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紫禁之巅多悲凉
    历史的迷雾遮蔽千年时空,阻断了追寻者的目光。而宫闱深重,更是如同一道铁幕,隔绝内外消息,扑朔迷离,后人难以从中发现真相所在。

    《大汉帝国史》以寥寥数笔,记载下这年初冬日发生在长安未央宫重华门的事件,平铺直叙,未作丝毫评价。但,其中蕴含的重量,以及有可能因此而引发的严重后果,已经足以令所有多少知道其中内幕的人,心中颤栗。

    “帝在宫中,过重华门,有带剑白衣男子忽现,随之不见。宫中遍索无踪迹。帝怒,以手诏命长安闭九门大索,越三日,而无所得。长安妖言遂起,后渐及于宫中,巫蛊之祸生矣……!”

    无论是哪个朝代的帝王,要说是最忌讳的事有什么,其中之一恐怕就是变生肘腋,在宫闱帘幕之间发生不可预测的凶险。

    剑客死士之属,从古代就已经有之。到了春秋战国时代,达到最盛。各国君王公子豢养宾客,几百以至上千,用来做手中刀剑鹰犬,暗中行事,无所不用其极。

    其中最著名的战国四公子,赵之平原君,魏之信陵君,楚之春申君,齐之孟尝君。他们都收养了几千门客,对内以维护自己的势力用来对付政敌,对外与敌国作政治、军事上的斗争。搅动风云,波澜起伏,这当中就有大量的江湖剑客身影。

    其他诸国王室公子,虽然没有这四公子的势力庞大,但也都有各自忠心的死士。百年战乱中,死在这些江湖死士手上的臣宰、将军甚至君主,不可胜数。就连后来那位伟大的秦始皇帝,都经历了数次暗杀,好几次都差点送命。

    及至到了汉初,受春秋余烈影响,这样的养士风气依然盛行于世。不过这些江湖客效忠的目标,改成了分封于天下的诸侯。他们的准则,也不再以“义”字当先,而是受社会风气转化,变成了以“利”为主。

    一边享受着自家主子ti gong的荣华富贵,一边在暗夜里替他们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完全沦为了诸侯王和权贵们手中的爪牙,春秋侠义早已被抛在脑后,能否为自己争得最大利益,成了他们sha ren的唯一标准。

    武勇,不再是维护人间正义的手段,而是成了作恶的工具。这样的事,到先皇汉景帝时,终于显现了它的恶果。

    汉景帝削藩激起七国叛乱,在正面的战场上,千军万马厮杀,烽烟激荡大地。无数将士的鲜血染红了史册。这样的一幕幕悲壮,为后人所铭记。

    然而,在看不见的战场上,在没有只言片语记载的地方,发生的那些慷慨激烈,也并不比山河变色的血战逊色半分。

    七国诸侯联盟豢养的大批死士,被一次次的派遣往朝廷将士的驻扎地、两军阵前,执行各种暗杀任务。有许多将军,没有死在万马冲锋的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这些宵小之辈手中。

    当战事最激烈的时候,就连长安城中也被渗透进了许多来自叛乱者的sha shou。朝中大臣被刺杀,未央宫的安全也受到严重的威胁。有许多西凤卫的战士,就是在这个时期,死在了这些暗夜里的绞斗中。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未央宫开始对所谓的江湖豪侠、武勇之辈不再姑息。在全面扑灭七国的叛乱后,对曾经参与过其事的江湖门派和豪强世家,展开了无情的报复和残酷清除。

    江湖终究是江湖,当大汉军队箭如飞蝗、马蹄踏过的时候,剩下的便只是哀鸿遍野和一片破碎。这是朝廷对江湖的第一次打击,这一下子都老实了很多。

    然而此后不久,好了伤疤忘了疼,江湖豪强又开始蠢蠢欲动,以武犯禁的事屡禁不止。他们不仅勾结官员,聚敛财富。而且还依仗财富和暴力,对平民土地肆意兼并,逃脱赋税。甚至敢于对抗官府,sha ren越货,无恶不作。

    终于,在梁孝王因争皇位不成,一怒之下,派遣手中死士入长安,一夜之间接连刺杀十余位大臣之后,彻底激怒了皇帝。大汉劲旅的刀锋又收割了一茬……。

    在经过这第二次全国范围内的彻底打击之后,江湖,再难成气候 。朝廷诏令明文规定,再有敢私自蓄养死士者,以谋反罪论处!

    当然,要想彻底铲除是不可能的。一些漏网之鱼,还是会偷偷的依附在权贵门下,但已不敢再如从前那般明目张胆。

    当今天子继位以来,更是吸取从前的教训,对一些江湖游侠严厉打压,甚至连一些地方豪强门派,也成为打击的对象。就如同前几年的流云帮那样的帮派,那么庞大的势力,一夜之间就彻底瓦解了。这固然是因为他们惹到了元召,自找倒霉,更是与皇帝趁机出手清除有关。

    自从皇帝亲自执掌大政,他对天下郡县的地方豪强,运用了两种手段进行打击和削弱。一是继续推行汉初以来迁徙豪强富户的政策,把他们都迁到关中来,安置在中央政府的眼皮子底下,以天威加以震慑,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当初除掉流云帮后,元召在宣室阁对“十策”时,提出的其中一条建议。所谓“天下豪杰兼并之,乱众民,横行不法。为今之计,皆可徙茂陵,内实京师,外销奸滑。此为弱枝强干,不诛而害除也!”

    如果说这第一条办法,皇帝采用实行后,还算是比较温和的话,那么第二种圣意独裁的手段,就铁血无情了。

    皇帝给廷尉府很大的权力,允许他们在加强对地方豪强的控制这些事情上,可以采用一些必要的手段。简而言之,就是任用酷吏诛杀豪强,手段残酷,绝不容情。

    经过这一次次的清洗,那些游侠豪强辈,已经很少见他们在市井间出没了。皇帝刘彻曾经很为此自得,以为在他的治理下,绝对不可能再出现有朝中大臣被刺客暗杀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然而,现实给了他一个耳光。有不明身份的剑客,就出现在了大汉未央宫中,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每当回想起那白衣男子在头顶的冷笑,皇帝的怒火就格外的升腾。因为,他从中听出了轻蔑和挑衅的意味。

    当各处都一无所获的消息报上来时,他把这些废话连篇的奏章扔了一地,战战兢兢的几位相关大臣,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脸,免得惹火上身。

    当晚值守的羽林军副将和几个侍卫头领,已经被就地免职,下廷尉府待罪。虽然他们也是很无辜,但职责所在,守卫不利,只能自怨倒霉了。

    廷尉杜周在下面暗自揣摩着皇帝话中的意思,想从中发现些什么,也好让廷尉府在这次的事件中立功。他本来就是以善于揣摩上意而起家的,察言观色趋于应和,是他的长处。

    在长安城中接连的大搜捕中,杜周主动请缨,配合巡武卫和长安府衙的行动,已经抓了许多有疑点的人,这些人都被他的手下强行带回了廷尉府。严刑拷打逼问,试图从中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杜周是个有名的酷吏,他信奉的法,就是“三木之下,无可不求!”凡是落到他手里的人,想问什么没有问不出来的。虽然这次事关重大,他不敢随便屈打成招,弄虚作假。但杜周相信,只要按照他的办法来,总会查到真相的。

    一个大活人,不管怎么说,终归是来有踪去有影的,只要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手到擒来。除非那个白衣人真的是神仙或者妖怪!可是,这个世间真的有神怪杜周虽然不会去抬头看皇帝,却也暗地里撇了撇嘴,心里一万个不相信。

    皇帝发了一通火,余怒未消,他正要再下一道命令,派李敢拿着虎符,去北军大营调五千精兵来,把长安城再给朕翻一遍!

    内宠韩嫣从一边走了过来,伏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皇帝的脸色一变,他有些不相信似的转头看了韩嫣一眼,见自己的这位心腹脸色郑重的点头,他的眼中有厉芒一闪而过,不耐烦地冲下面挥了挥手,众人如蒙大赦,连忙退出殿去。

    “此人现在何处?速把他带进来!”

    韩嫣连忙跟着出去,亲自去领那报信之人前来。皇帝来回走了几步,感到心中一阵烦闷,刚才的消息给他很大的震动,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一定要亲自问个明白。

    “陛下,小的段礼参见陛下!”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时,看到一个宫中太监模样的人,正拜伏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行礼。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必隐瞒,朕在这儿听着呢。”

    大殿之中空荡荡的,只有在旁边伺候的韩嫣和下面的太监,皇帝刘彻听到自己的话音在殿中回响,冰冷而无情。蓦然不知何故,感觉心中有些绞痛起来。

    “陛下,小的是椒房殿皇后娘娘那边的副总管。这会儿之所以冒了杀身之祸来告之陛下,是因为这几日宫中为了刺客的事纷乱不休,而小的虽然身份低微,却素来对陛下忠诚不二。因此,这才找了个机会出来,把我知道的事情,来告知陛下知道……。”

    未央宫没有风起,却很冷冽。外面天色阴沉,开始飘起了零星的雪花,长安城,今年的初雪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