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锋销骨掌中藏
    往事缠绵,酒醒梦断,余生爱恨,弹指间。

    若胭脂血,浓转淡,红尘染却晓眉弯。

    凝眸细看,掌心朱砂嫣然,婉若新点。

    吻痕似伤痕,心字成灰各一半。

    旧梦重温,只怕容颜老于昨天。

    满城烟沙,玲珑醉,白马追不过流年。

    当时初见,手相挽,并肩拂落,雪花纷纷乱。

    深情负了光阴客,似如今,怎堪风吹散!

    北国大地上,雪花一片大似一片,飘飘洒洒,落在飞檐,落在枯树,落在重重宫殿的中间,静寂无声,谁家庭院。

    名叫楚玉的女子,就站在这宫殿的一角,失魂落魄的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雪花,眼眸中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是一片灰白和惨淡。

    她不记得曾经听谁说过,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她把滚烫的心掏给了你,你却用一把冰冷的刀割成了八瓣,并且把这种残酷,去展示给全天下的人看。

    因为受家族的影响,她曾经最痛恨这种背叛。而今,她却不得不去做这个自己痛恨的背叛者,亲手去终结一段真挚的情谊,把那位皇后推下无底深渊。

    在几天前的某个黑夜中,那个一身白衣的影子,就站在她的面前,亲口对她说出了即将要开始的计划。那一刻,她感觉到很冷,身体不由自主地打着哆嗦。

    “不能选别人吗?为什么是她……皇后,她……她……。”

    “她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早就跟你说过,要不然让你这么费尽心力的接近她干什么?”

    “可是、可是……皇后很可怜的!”

    “可怜哈哈,楚玉,你要记住,未央宫中的所有人都是该死的!那个无赖皇帝的这些子孙,他们,不配拥有这个天下!”

    “难道,非得用这么狠毒的法子吗?”

    “是的!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这些刘氏子弟,让出他们本来不该拥有的东西。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已经死去了那么多人,那些先辈,舍生忘死,策划了一场又一场隐杀和叛乱。可是阴差阳错,让姓刘的皇帝都xing yun地躲过去了,时至今日,江山社稷还掌握在他们手中。不用非常之策,实在难以撼动!所以,就不要怨我们出此毒计了……。”

    黑暗中的声音很冷酷,他说的这些事,楚玉也都知道。他们门中的每一个子弟,在正式开始修习之前,都会有门中的前辈,为他们详细的讲述那些先人的英勇事迹。

    原来,在大汉开国至今六七十年的岁月里,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件背后,都有这些先辈的身影藏在其中。

    只是,大汉越来越强盛了。而他们的人一代又一代的老去,却始终撼不动这颗大树的分毫。而今,这个重任,终于落到了他们的肩头。这副担子,太沉重了,楚玉感觉,自己就算是分担一点点儿,也沉重的要喘不动气了。

    雪落轻薄,雕栏玉砌的重重宫殿都已经被覆盖了一层。当这位南国女子抬起头,看着碎琼乱舞的苍穹,祈求上苍原谅她即将要去犯下的罪孽时候,几千里之外的大江之上,有一艘快船,正穿过飞雪苍茫,顺流直下,一日千里。

    经过改良好几次之后的这种船,扯起满帆,在江面之上飞速行进,速度惊人。立在船头的元召,负手看着两岸一闪而过逐渐远去的崇山峻岭,目光中含了深邃。

    抛下大队人马而提前回程的元召,并没有对张骞等人说起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层面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反而有害无益。不过,大家从他的神态上,也都已看出有重要的事发生了,否则,他是不会如此急匆匆离开的。

    “师父,真的会很严重吗?需要你这么急着往回赶。”

    船上的人并不多,除了几个掌船的大汉,跟着他一起回来的,就只有赵远和霍去病。此时依然是黑鹰军装束的霍去病把他肩头雪拂落,站在他的身后,有些担忧的问道。元召本来是让她随着船队慢行,在上面好好静养休息的,但是她哪里能待得住。

    雪花落在脸上,有些冰凉,可是元召一点都没有感觉冷。因为,心中热血,正如脚下江水翻腾。

    “是的,很严重。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次在未央宫中将要开始发生的事,将会是一切祸乱的源头。处理不好的话,将会死很多人……。”

    元召没有回头,他看着滔滔的江水,说出来的话非常肯定。身边的这几个人都是心腹,他说话并不需要顾忌。

    霍去病挠了挠头,她喜欢的是拔剑纵马和听师父的话,而这些烧脑筋的朝堂问题,她从来不太关心,也不喜欢去想明白。

    “可是,我听说的只是未央宫中发现了不明身份男子而已……元哥儿,最多也就是抓个刺客嘛,难道说这背后还有许多隐情”

    说话的是赵远。他第一时间接到来自未央宫中的密报后,凭着心中的敏感,觉得应该把这件事报给元召知道,这才不远千里而来迎上往回走的船队。其实他心中倒是没有把这件事想的太严重。

    元召想了想,他觉得应该让他们知道的再详细一点了,这次多亏了赵远来送信,他还能争取点时间提前回去,应该还能挽回一些东西。

    “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或者是一个团体,最大最危险的敌人,不是来自外面的强敌,而是来自自己的内部。大汉四周的邻国就算是都与大汉为敌,那又怎么样?匈奴人再强悍,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慢慢来,只要团结起来,坚定信心,总是能打败他们的。可是如果在长安城内,在未央宫中,在帝国最核心的部位,发生了变乱,那样的后果,将会比外敌入侵严重十倍、百倍!”

    说到这里,觉察到了自己语气中的激动,看着眼前两人惊愕的目光,他慢慢的平息了一下。

    “你们要知道,我之所以不辞辛苦的去做一些事,并不是为了哪一个人,也不是为了……刘皇汉室。我们既然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就要让它尽可能变得更好一些,尽我们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力使多大力而已。这既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我们的后人。所以,任何可能破坏这一局面的人和事,便都是我的敌人。这条路,你们,愿意跟随我一起吗?”

    “师父!小冰儿不会去想那么多了,反正你走到哪儿都别丢下我就是。嘻嘻!”

    乱花飞舞中,绽颜一笑,着男装的少女已经初显飒爽英华。

    而额角有一道浅浅刀疤的男子,也随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豪言壮语,只是把别在腰后的一根竹笛抽出来,试了试音。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当初的梵雪楼都是我们共同的家,我们所有人都会一直跟在你身后的。这根竹笛,还是那年你做给我的呢。呵呵,今日江上雪景正好,元哥儿倒不妨吹奏一曲,且来听听,如何?”

    元召哈哈大笑,这位被他私下里称为“小马哥”的英俊青年,却是个音乐爱好者。虽然每次开玩笑这么叫他,赵远总是一脸懵懂的样子。

    来到大汉朝这几年,结识了这么多有真情意的人,有这些,就足够了!

    元召很明白,如果他这次开始参与到宫中争斗,那么,以后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惹上身来。因为他早就有一种预感,在这些看似偶然发生的事件背后,有一股庞大的势力在暗中操纵着。那股力量很强大,强大到贯穿了整个西汉王朝的历史,终于把这个国家拖向了灭亡!

    而这一切的开端,也许就是从现在这次不起眼儿的刺客事件开始的。随之而来的巫蛊之祸,持续了皇帝刘彻的余生岁月。巫蛊,就如同一颗最毒的种子,深深地根植在了未央宫中,流毒再也难以除尽。

    前后为之殉葬的,将会是两位皇后,一位太子以及皇室的其他十几个子女,还有几十个个丞相、将军、朝堂大臣,无数的将士平民生命……!

    这将会是一场不亚于战场拼杀的战斗,自己有能力去把这恶之花在它还未绽放的时候就扼杀吗?元召接过了赵远手中的竹笛,看了一眼江水与峭壁激起的波浪。

    我自来时,孑然一身,天意弄人,虽万千艰难险阻,又何足畏哉!

    风雪中,清越的笛音破开迷雾,响彻天地。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飞花龙马白,碧血丹心照!

    英明神武的皇帝刘彻,现在还并没有取得那些荣耀四海的功勋,他现在,也还不具备那种天下归汉的胸襟。他没有元召看透迷雾的那双眼睛,因此,当他把天子剑摘下来亲自握在手中的时候,心中的愤懑已经使他想要sha ren。

    “韩嫣!诏李敢、杜周随朕来,去椒房殿!皇后……如果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朕的事……!”

    韩嫣脸色煞白,他连忙答应着往宫殿外走的时候,腿肚子都有些发抖。皇帝是什么样的性情,他作为从少年时代就跟随在身边的人,比谁都清楚。

    皇帝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啊,未央宫,大变将生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