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白衣如雪血中伤
    未央宫的初雪果然很美。看过四季风景后,当繁华落尽,那些姹紫嫣红都逐渐褪去,这一片洁白的天地,反而更让人心情平静。

    椒房殿后面庭院中,有一座精致的小亭,落雪之后,陈皇后兴致勃勃的命宫人们在里面铺设好几案毡毯,生起木炭火炉,慢慢的烹茶赏雪。

    皇后娘娘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十几个宫女内侍在旁边伺候着,也都心情放松。当楚玉被拉着坐在皇后旁边时,并没有人大惊小怪,因为椒房殿中的所有人都知道,楚玉是皇后的禁脔。

    楚玉并不是太过倾城的女子,但她的身上仿佛就是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好感。她自从入得宫来,得到陈皇后的宠信后,并没有做过一点儿仗势欺人的事,反而对椒房殿中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就连皇后,也受了她的许多感染,性情比从前温和了许多。

    因此,椒房殿中的上下人等,对楚玉姑娘都是暗中存了几分感激的。虽然她和皇后娘娘坐在一起,有些违反宫中礼制,但既然没有外人在,却也无人敢多说什么。

    一身大红宫妆的陈皇后,本身就是极美的女子,她从小就喜欢打扮,只是前几年因为与皇帝的不睦,她失去了那份闲致。最近因为心情大好,盛装之下,在白雪映衬中,更加显得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

    纤巧的手,用丝帕托起小小的茶盏,清香逸动,流淌在这方空间中。虽然心中有着万千波澜,脸上却并不动声色,楚玉一身素白绣锦裙装,看外表,却是十分柔弱。

    “楚玉,我自小就在府中成长,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儿。及至到了宫中,就更加没有出过这长安城半步。那外面的雪中天地,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广阔吗?”

    皇后接过楚玉奉上的茶来,感受着那丝缕的沁香,想起楚玉曾经对她说起过的那些外面的情形,不禁随口问了一句。

    “皇后娘娘,外面的世界自然与宫中不同。在这样的落雪天气里,一眼望不到边的都是素白,天地都成了一片空荡,便是有些淤积的心事,也都尽可放下了。”

    袅袅清香拂过眉间,眼中有些向往的目光,陈皇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和这儿比起来,我倒是更愿意去过那样的生活。无牵无挂,少些烦恼,日子也过得舒坦。”

    “这样的事,皇后只在心中想想也就是了。您是金枝玉叶,尊贵无比的身子,又怎么能吃得了宫外民间的那些苦呢”楚玉轻声的说着。皇后的心事 ,曾经都对她说起过,她知道她这不是随口说说,而是心里起过许多这样的念头。

    “世人都只知道皇家赫赫,富贵无极,却不晓得这风光之下,其中的苦楚,又怎堪诉说还要时时争夺算计,勾心斗角。哪里比得上普通人家和和美美,无拘无束!”

    楚玉感觉她今天情绪似乎有些异常,偷偷的瞟了一眼,见陈皇后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凄苦,眼中似乎有晶莹在闪动。

    楚玉自然不会知道,对面这位身份尊贵的女子,不过是触景生情,想起在曾经青梅竹马的岁月里,有一个少年郎,在这样的雪地中牵着她的手,细数过雪花的六瓣……。

    雪渐渐大了起来,飞花碎玉,似乎无休无止。身份不同年纪相仿的两个女子,对坐相谈,红妆似血白如雪,分外妖娆,这本来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隐隐约约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踏破了这片宁静,也踏破了白衣女子的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蓦然中碎裂了,楚玉仍旧低着头,不动声色的斟满最后一杯茶,重新放到一无所知的陈皇后面前。该来的,终于来了……!

    这场大雪整整下了三天,长安城被厚厚的覆盖了一层。当天晴以后,世界重新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倒处都是一片银白。白皑皑的雪,掩盖了所有的一切,包括宫阙、城墙、街道、民居,还有不为人知的悲伤、鲜血和残酷真相。

    长安城中的普通民众,并不知道在这场大雪中,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事情。他们打开房门,开始打扫各家庭院和门前的积雪。日子一如既往的平常,城门封锁了好几天,听说今天终于打开了,有事情要出远门的便都开始准备。

    城中的主要街道上,也有不少人影出现,这么早就开始组织人手打扫街市积雪的,自然是长安府衙的姚尚大人和他手下的衙役们。

    转过朱雀大街不远,那条宽敞的巷子中,就是长乐侯府所在了。府中的人虽然很早都起来开始忙碌各自的事情,但每个人都轻手轻脚的,避免发出太大的响动。管家元一领着人,在到处打扫着积雪,一边轻声嘱咐着事情,一边不时的回头看自家侯爷的房门开了没有。府中所有人的心情都和他一样,在没有亲眼见到小侯爷如同往日那样活蹦乱跳地站在眼前,心中便总是忐忑不安。

    长乐侯元召受伤了,是重伤,一支劲弩贯穿了他的右胸部,透体而过,要不是偏离了几寸,就正中心脏了。弩箭是从九臂连环弩发射出来的,大约元召自己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差点死在自己亲手研制出来的wu qi之下吧!

    府中的人并不知道小侯爷是怎么受的伤,当他被赵远背回来的时候,鲜血已经染透了半边身体。势若疯虎的赵远背着他,在纷纷大雪中从朱雀门一口气跑回来,元召强行运气压住气机,不让血脉翻腾,以免伤势加重。他只对惊慌跑过来的元一吩咐了一句话:“从现在起封闭府门,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

    然后,就回到自己房间敷药疗伤去了。

    看着由远而近在雪地中滴落的一路血迹,自动围拢过来的元府护卫们,看到一向温和的管家元一眼中射出骇人的光芒,脸上峥嵘毕露。他,不是平庸的守门人,乃是当年在腥风血雨中闯荡过来的西凤卫故旧。

    “打开武库,小侯爷配备给我们的刀剑gong nu,也该见见血了!”

    元召是什么样的身手,他们都很清楚,能够令他身受重伤,对方的心智武功可见厉害。从长乐宫中出来的十八个高手,除了元十三被元召带到船上外,其余的都在这儿。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报答小侯爷恩情的时候到了!

    然而,他们的忠勇没能用得上。不久之后,大队的巡武卫劲卒开到了,奉皇帝的命令,在巡武将军公孙敖的亲自带领下,把长乐侯府重重的护卫了起来。长安之夜,大雪满弓刀!

    不知道什么原因,预想中的敌人并没有再出现。三天后,雪晴,小侯爷紧闭的房门打开时,衣不解带一直伺候在侧的冷霜拿着一些换洗的衣物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了?小侯爷的伤势……”大家都围拢过来,面色焦急,担心的问到。

    赵远已经连夜出城回长乐塬送信去了。冷家姐妹这几天几夜便一直在里面照顾着元召。冷霜的脸色有些憔悴,不过看到大家的担心,她连忙流露出宽慰的笑意:“没有事的!小侯爷昨天就已经自己huo dong了,真是不敢相信,竟然恢复得那么快。嗯,他让我告诉你们不必担心,他只是需要静静的想些事情,伤势已无大碍。”

    听到她这么说,所有人的心终于放下。谢天谢地,只要没事就好!小侯爷吉人自有天相,在匈奴人的万马军中,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在这长安城中,就算再凶险,也不会夺走他的性命!

    当然,这是大家的一厢情愿。其实在他们心底深处,都知道这次小侯爷一定是遇到了非常危险的事,否则他绝对不会受那么重的伤。

    他们料想的一点儿都没有错。就连元召自己都没有想到,长安城中,竟然好似龙潭虎穴,暗中存在着一股那么厉害的力量。他这会儿正斜倚在睡榻的一边,静静的看着斜插在案头的那只弩箭。

    “呵呵,九臂连环弩……从前听人说过,走得山多终遇虎。又道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我还一直不信,却没想到,这次却差点儿丧命在此。这算是传说中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

    看到他嘴角自嘲的笑意,在旁边正添旺炉中碳火的冷雪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那天她和姐姐看到小侯爷浑身是血的样子,吓的她心都快停止跳动了。那只锋利的弩箭,整个的贯穿了他的身体,这样的伤势,简直太可怕了。

    这几天夜里,看着元召包裹着的伤处渗出的血迹,而他在沉睡的样子,她都不知道偷偷哭了多少次。现在好了,他终于又和从前一样的笑。只要看到他的笑容,天大的事都不再怕!

    “那些坏人真可恶!竟然敢暗中偷袭,他们是从哪儿得到九臂连环弩的,小侯爷,可要好好的查一查!”

    冷家姐妹的手上就有元召特别给她们定做的小巧腕弩,这种弩箭的威力,她们知道的很清楚。

    元召微微地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无从查起。相比起追查这些,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未央宫中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