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死须臾分成败
    当刀剑惊破了繁华,鲜血染透了庭院,死亡之花逐渐在雪地上绽放,这惊心动魄,落在陈皇后眼中,却只是一幕幕无声的暗哑。

    前尘若梦,心字成灰,世间生死又与她何干?只是楚玉……她低下头,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子,终于还是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来握住了那只刚刚还要握剑杀她的手。只是,这双曾带给她另一种柔情的手,已不复往日的温度。

    “皇、皇后,那一剑、那一剑……不是真的要杀你的,只是、只是要引他过来……没想到……他好厉害……皇后,对、对不起……!”

    “楚玉……我不怪你。”

    在那些最寒冷孤独的日子里,曾经得到过楚玉许多温暖,至少那时候她是真诚的,对于这位生来就高傲无比的皇后来说,这就足够了。

    这简单的几个字,就是楚玉在流逝的生命最后,最想听到的话。她眼里流露出满足的神采,松开那只紧握的手,芳华碎尽,就此凋零。

    除了几个贴身侍女和妈姆围在皇后身边之外,这会儿没人顾得上这一角发生的事。不到半刻钟的功夫,远近死伤了一地,宫人们惊慌失措的看着前方的羽林军士越来越少,就连李敢将军都落败差点儿丧命,敌人如此凶悍,无不心中惊骇。

    等到李少君带着满面的煞气,凝聚全力掷出那一刀的时候,挡在皇帝身前的韩嫣和另外几个内侍,早已心中哀叹必死无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耳边一声大响,被一股大力甩到一边的韩嫣吃惊的睁眼去看时,从亭子一边转过来的那个青衣身影正用自己的剑劈中了那把飞来的刀。

    即便是李少君见多识广,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把佩剑当kan dao使的。如果是用厚背的汉刀斩劈,这一招“破刀势”还有可能会挡住自己尽十分内力掷出去的刀,这一把普通的薄剑怎么能够

    然而在元召身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是所有败在他手上的敌人的共识。李少君已经尽可能的高估元召的身手,面对他一点儿都不敢大意。但他没有想到,自己对他的认识还远远的不够!

    李少君身在半空,与元召不到三尺的距离,已经能够看清对方嘴角的冷笑。然后“啪”的一声响过后,五六点寒芒带着破空之声,直奔他周身上下射来。这一惊非同小可,根本无暇去细想发生了什么,李少君就在无所凭借的空中腰间摆了一下,横力陡生,硬生生的把身体漂移了几分,躲过了来历不明的暗器。

    他这一手功夫也真是厉害。元召也不禁轻轻的“咦”了一声,果然是有两下子的啊!对方的刀被自己附着在剑上的内力震碎成了十七八块,他把剑尖顺势一旋,这一招儿取自后世太极剑的“粘”字诀,在那剑身周围的五六块碎刀片,被这股力量所吸住,然后借力打力,随着剑身转了一个方向后,如同几把利锥一般,反射向了原刀之主!

    李少君躲过元召的这一杀招,落地以后,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心中的惊惧自不待言。他咬了咬牙,正要变幻刀招,忽见元召身影一动,他出手了!

    取自韩嫣手中的那柄普通长剑,在元召手中竟然变的威力无比,只不过是一剑平常的直刺,带动的乱雪飞卷,那股凌厉之气扑面而来,李少君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大骇之下连连往后退去,手中仅剩的单刀舞成了一团,即便用尽全力,似乎也挣脱不开这无形剑气织成的刃网。

    元召一剑刺出,双脚虚空踏雪而行,身形晃动之间,已经逼迫着李少君退出去十余丈远,正看到身边并肩的羽林军士们在负伤苦战不退,他脚下略一停滞,长剑变换招式,由直刺改为横斩,这招叫做“横扫千军!”。

    李少君胸中强撑的一口气堪堪竭尽,如果元召这一剑再追迫着他不放,他就真的支持不住了!正在气血翻腾之际,忽然觉得全身一松,压迫之感顿时消失。他连忙长出一口气,刀势一变护住面门,却听得耳边惨叫连连,一瞥眼间,已是魂飞魄散。

    元召正在大开杀戒!就在李少君喘口气儿的功夫,身穿羽林军服饰的人倒了一片,不过不是对方的人,而是自己手下的那些死士们。

    在元召想要立威的时候,他sha ren的手段很有些残忍啊!李少君虽然很早就听过他的威名,但他心中总是以为那是被夸大了许多。什么阵斩左贤王,一刀削三首这些,他认为是有很多水分的。然而现在他不再这样认为了,那个形如鬼魅的身影冲过来时,没有人能抵挡住他的一招。不是不想挡,而是根本就看不清他出剑的方向,而且他手中的剑当做了刀使,全是劈、砍、斩的招式。

    开膛破肚、斩成两段、头颅横飞、四肢皆断……元召一路杀过来,两边倒下的就全是这样的尸体!

    世界上有的人也许不怕死,比如死士们。但死要死得有价值,要死的轰轰烈烈,要死在酣畅淋漓的拼杀中,要死在和自己对等的对手手中……但如果这一切都变成了被屠杀,变成了在强大的敌ren mian前毫无还手之力,那这样的死,没有人不感到害怕。

    这样的sha ren,不仅是死士们害怕,就连宫中得以喘息的羽林军侍卫们也都目瞪口呆,心中砰砰乱跳。每个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小侯爷……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强大!

    韩嫣杜周这些人和那些宫女内侍们一样,简直连正眼去看都不敢看了。这个时候的元召,不再是朝堂上那个笑眯眯的长乐侯,他是人间强者,铁血无敌!

    皇帝刘彻眯起了眼睛,就连他的心中都有着微微的惊颤。他是第一次看到元召sha ren,这样的场面,没有人不感到心悸。就算他是人间帝王,也不例外。

    当元召砍瓜切菜一般的血染十步以后,剩下的人终于心理崩溃了,他们开始四散奔逃。李少君长叹一声,大事去矣!他不再管别人的死活,纵身跃上大殿飞檐,先逃命再说。想跑哪儿有那么容易!首恶必诛,元召岂能放过他去。

    元召四周望了一眼,见经过刚才自己这一番打杀,那些叛乱者已经被消灭了二十余人,剩下的也已经都丧胆,在侍卫们和羽林军的围剿下,相信已经翻不起浪花儿来。他对李敢打个手势,羽林将军把剑一顿,示意他放心去追,剩下的残局不用他担心,自己一定会处理好。

    见李少君几个起落的功夫,已经消失在宫殿琉璃瓦之间,元召纵身而起,直追下去了。李敢恶狠狠的大声命令着终于得到消息从殿外冲进来的大队侍卫:“杀!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叛逆,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李少君在宫中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在暗夜之中,早已经对各处的地形非常熟悉,他避开当中正殿,从侧面的方向,直奔朱雀门。一路蹿房越脊,虽然有发现的宫中侍卫开始大喝着阻拦,却没人能挡得住他。

    眼见高大的宫墙就在眼前,只要翻出未央宫,自然会有接应他的人,到时候就如游龙归海,元召就算再厉害,他也休想找到自己。

    李少君从殿角跃上宫墙,想起为了今天的事而策划数年,耗费了无数心血,而今功败垂成,宫中潜藏势力都损失殆尽,师妹和那许多人料无生还的希望。他心中悲凉,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这巍峨的重重宫殿。暗暗发誓,今天的这笔账,将来一定会血债血偿的!

    他心中正大恨之际,眼角一跳,那个身穿青衣的身影蓦然出现在视线中,穿过雪花飞舞,疾如闪电的向他追了过来。李少君不敢耽搁,连忙翻身跳出宫墙之外,脚下发力,向紧贴朱雀门外的一条街巷间拐了进去,三晃两晃,消失在其中。

    元召远远的早就看到他的踪迹,见李少君进到这里面去了,料想是进去躲藏了起来。他却并未多想,随着几个飞跃,跳下房顶,落在街心,仔细听着附近的动静。他有绝对的把握,那家伙没有跑远,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雪已经落得很厚,加上这几天满城的搜捕刺客,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街上很少有人出来,家家户户的门窗都关得紧紧的。元召往前走了十几步,耳边听到有些特别的动静时,敏感的直觉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他正要纵身跃上房顶,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沿街房屋的一排土墙由里而外突然的倒了下来,烟尘弥漫当中,刺耳的破空之声穿透一切,直奔元召的全身激射而来。

    元召一惊,电光火石之间他看清楚了,射向自己的是十几支弩箭,自己刚才听到动静时心中的判断没有错,那种熟悉的声音,只有一种wu qi在上弦时才能发出,那就是九臂连环弩!

    “元召小贼!没有想到吧?这儿就是你的死地,看你还往哪儿逃!哈哈哈!”

    李少君得意的大笑从不远的隐蔽处传来,元召凝神静气,脑中急转,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九臂连环弩的威力,一匣九支连发,后面会肯定更加危险!自己就算本事再大,要说是以血肉之躯抗击这种利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难道今日要丧命于宵小之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