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寂若花开心似海
    李少君直到在雪地上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他都死不瞑目。因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元召到底是怎么穿过十把九臂连环弩的攒射,从天而降一般杀入他们潜伏之处,展开血腥屠杀的。

    元召受了伤,李少君亲眼看到一支弩箭终究还是穿透了他的身体。然而,受伤以后的猛虎,好像才是世间最可怕的。他,把他们全部杀光了……!

    这处靠近朱雀门的地方,是九州隐门在长安城内的一处秘密所在。宫内外消息的传递,就是在这儿完成的,具体是怎样的操作,外人不得而知,他们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在这条街上据点中的人,有着各式各样的身份。他们或者是小商贩,或者是挑脚的走卒,或者是府衙中的小吏等等不一而足。他们的唯一任务,就是配合李少君在宫中的行动。

    虽然外界对隐门所知者甚少,但其实他们在各个渠道都有很深的渗透。他们竟然有办法能够持有这几年才配备军中的利器九臂连环弩,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二十几个人死在了靠近未央宫朱雀门的地方,且死状惨烈,本来应该是一件轰动长安的大事件。然而很奇怪,长安府衙在第一时间严密的封锁了消息。

    那位平日里和颜悦色官声甚好的长安令姚尚大人,亲自顶风冒雪,领着人封锁了整条街。对住在这附近,听到或者看到一些事情的很多人,进行了严厉的训话。

    这些长安居民,有些吃惊地看到,长安令大人的脸色比天空的云层还要阴冷,这样的事在这位亲民官身上是非常罕见的。所有的人都被下了封口令,不许把知道的事泄露出去一字,否则全家下狱。

    带着全班衙役清理完现场的姚尚,看了看总捕头云猛,这位多年的老友与他对视一眼,两人的心头同样沉重。长安城内藏匿着这么穷凶极恶的匪类,而他们竟然毫不知情。幸亏这次被小侯爷全部铲除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虽然还不知道未央宫中发生的事,但紧闭的宫门和戒备森严的守护,以及在随后接到皇帝传出来的诏令,命令长安城全城戒备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但愿小侯爷的伤势无大碍才好啊,吉人自有天相!姚尚和云猛两人在暗中祈祷。与他们具有相同心情的人还有很多。得到元召受伤消息的人,反应也各不相同。

    元召的伤确实很重,换成普通人,恐怕这次就死于非命了。但他特殊的体质,自然与常人不同,几天的时间里,恢复的很快。当在某个夜深人静之后,一身黑色夜行衣的淮南郡主翻窗进入他的房间后,元召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

    “怎么,你讨厌看到我来看你啊?既然如此,那我马上走就是了!”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嘛,这么大脾气干什么?呵呵!”

    “那你是什么意思?哼哼!”

    “我只是受不了这种……跟你说你也不明白。反正就是感觉整天人来人往的探望,比去sha ren要累的多啊!都说了没事了嘛。”

    “解开衣服!我要看一下……。”

    “看、看什么?你想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想什么呢!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小贼,你解不解你不解我真生气了啊!”

    在对方的疾言厉色之中,元召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磨磨蹭蹭的把上衣解开,虽然伤口处敷着药,已经没有那么恐怖,但中箭位置被撕裂的血肉依然翻卷着,看上去触目惊心。

    刘姝的眼圈蓦然间有些发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如此关心,这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家伙,年纪比她小了五六岁,本来是不应该对他动心的,可是此刻看着那伤口,痛楚竟然感同身受。

    “你、你就这么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吗?皇家中的事少去掺和啊!那里面的凶险……你不知道吗?”

    一双纤软的手掌轻轻抚上那伤口附近,在寒夜中带来温暖的柔情。听到那略带责备的细语,元召感觉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在心中升起,在这一刻,他竟窘迫的有些无所适从。

    自从孤单无依的来到汉朝,到现在已经整整八年时间了。从最开始的漫无目的和迷茫,到逐渐开始融入这个时代,回首前尘,只如一梦。他一直没有空细想过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价值。

    直到在朱雀门外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这个时代,因为自己的到来,终究还是改变了许多。也许,由于自己的努力,一些遗憾的事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了。

    元召很清楚的知道,在千年之前的这片土地上,皇权还是不可动摇的最高统治,虽然在这样的制度之下,他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会有许多的障碍和无奈,但他还是尽量的想办法小心翼翼的绕过一些禁忌,在不动声色中迂回的去做成。

    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有些事需要潜移默化润物无声,这样做,也许不如大刀阔斧来的酣畅,但却是最保险而不容易激起巨变的策略。在元召的野望中,也许有一天,等到他把所有的局面都能掌控在掌中,那时候他才有能力彻底的放开手脚,让这世界的巨轮转向一个所有人都未曾想到过的方向。

    虽然这一个目标还很遥远,但他有的是时间,他有信心也有把握,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会清楚的理出一个眉目,为后面的人开创出一个自己想要的局面,那他就无悔来此走这一遭了。

    在这一过程中,未央宫,这个大汉帝国的心脏,是绝对不能生乱的,否则一切都将无从谈起。皇帝刘彻的“英明神武”只要用在政事上就好,要尽可能的避免他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后宫,弄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来。

    在元召的认知中,西汉王朝之所以在汉武帝时期到达极盛后,又迅速地由盛而衰,一落千丈直至灭亡,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两个方面。而这一切的起源,都是由这位皇帝陛下引起的。

    开疆辟土,连年征战,耗费尽了库府的积藏。大汉近百年积攒起来的家底,文景盛世开始的蓬勃繁荣,都被他的赫赫武功所败光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根本就支撑不起一场场的国战。从此的衰落,也就成了必然。

    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宫闱之乱。可以说,未央宫中的祸乱伴随了这位多疑皇帝的一生。皇帝与太后之间的权利争夺,后妃美人之间的争宠宫斗,直到引起巫蛊之祸……。死在这其中的人,从皇后、太子、丞相到平民百姓,不可胜数!风云变幻,朝堂不稳,一番番腥风血雨,长安城中一次次的发生变乱。这一切归根结底,罪魁祸首就是巫蛊妖术和皇帝本人的猜忌之心。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实这句话套用在皇帝刘彻身上,也是非常合适的。他亲手开创了伟大的西汉强盛,开启了汉唐雄风的。却又亲手把这种大好局面推向了倾斜……。

    元召每当想起这些令人扼腕叹息的事,他都会为这次自己终结了未央宫的祸乱而感到无比欣慰。不管怎么说,巫蛊的幼苗被自己扼杀在了萌芽中,只要这种流毒没有在未央宫中生根,那么,后妃们之间就算是还会发生争宠暗斗,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起码不会动摇到朝堂大局,而这就足够了。

    至于自己为此身受重伤,甚至差点儿送了性命,他倒是没有看的太重。唯一让他心中有点儿担心的是,听主父偃说起九州隐门的势力那么大,而这次他们计划失败,那么多人死在自己的手上,这笔账,恐怕将来还会有的算啊。

    元召摇了摇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没什么好怕的。相比起这些,可怕的反而是养伤这几天他经历的事。人间最难还的是恩情啊!对于这一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元召来说,尤其让他感触良多。

    如果要说这八年来,他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元召会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不是功名利禄,也不是荣华富贵。而是有一批对他怀有真挚感情的人,聚拢在了周围,这些比什么都可贵!

    几天的时间里,该来过的人都来过了。就连太子刘琚,在宫中那么紧张的气氛中,也求得了皇帝的同意,在大批西凤卫的保护下,来过一次。混在其中的当然还有素汐公主,她想必在宫中已经哭过了一场,见到元召的时候,眼睛有些红肿。

    最难消受美人恩。元召当然能读懂她眼神中的担忧和牵挂,这样的深情,同样也曾出现在灵芝的眼中,还有……有些头大啊!这么棘手的问题,他不敢去深想。而且,现在的身前,正有一位身穿夜行衣的“女侠”在凶巴巴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说话了?我告诉,你再这样去做这些傻事,我就、就……。”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她轻抚他伤口的手,被他轻轻地握在了掌心,对面已是被她铭心刻骨记在脑海中的人,清澈的眼眸中竟然有罕见的温存。

    “谢谢你,姝姐姐。不过,我认为最不应该的是你,这样黑夜里跑来跑去的。”

    不过就是轻轻的一句话,却胜似春风拂过心矜,冰雪消融,柔情千种。

    “啊……小贼,我偏要黑夜里到处跑,要你管啊!”

    “有些担心呢呵呵!”

    “那……你,想要我今晚留下来吗?”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