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青史铭刻最深处
    平津侯公孙弘蹉跎大半生,在这么大的年纪终于登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个宝座,本来是踌躇满志,想有一番大作为的。可是自从拜相之后,他才知道,在当今天子面前做个合格的丞相,是多么的难。

    不要说想做个权臣了,就是想完全履行大汉丞相该有的职责,都是束手束脚限制颇多。刚开始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平之气的,丞相的权力竟然会受到一些新设部门的制约,这根本就不符合高祖皇帝设立的朝廷制度嘛!

    他也曾经暗中有过抗争 ,但在经过了许多事情以后,公孙弘终于看懂了当今天子的心思,皇帝是想要打破陈规,皇权集中,不容染指,欲成就一番大业。于是,久经世事的公孙弘及时改变了策略,迅速转变角色,成为一个事事迎合皇帝的循规蹈距之臣。

    通过他的暗中观察,皇帝陛下果然对他态度的改变非常满意,不仅对他变得和颜悦色,一些丰厚的赏赐也随之而至。公孙弘知道,自己猜对了,“尊其位而减其权,富贵操于天子之手中”,这就是他当初得以先拜相后封侯的原因。

    其实做个富贵的太平丞相也是不错的,公孙弘常常这样安慰自己。他早些年饱经沧桑的阅历,使他对这样的事,倒是非常看得开。其实,在原先的历史上,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心态,才得以在丞相之位上善终,死后还得享安荣。

    而他以后的那些丞相,就没有他这么xing yun了,在汉武皇帝叱诧风云的几十年岁月里,竟然走马灯一般的换了十多位丞相,而且大多数都没有得到好下场。到了后来,丞相不仅没有什么权力,而且作为名义上的百官之首,在很多时候,反而成了代替皇帝承受失误罪名的替罪羊。大汉丞相,几乎已经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这就难怪后来因为无人愿意担任这一职务,皇帝强行宣布少为宫中侍卫,积军功封侯,七次拜将军出击匈奴的公孙贺为丞相时,这样一位驰骋疆场的宿将竟然惊呆了。当侍者把相印捧到他面前时,他都毫无察觉,直到冰冷的丞相大印放到他手上,他才如梦方醒惊的连连后退,不肯接受。见皇帝不肯答应,他竟然扑通跪倒在地,泪水横流,不住地磕头,请求皇帝另选他人,否则他就长跪不起。皇帝刘彻却并不管他,一言不发,自己拂袖而去。

    面对匈奴铁骑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头的这位重臣,万般无奈,捧着相印走出大殿的门口后,仰天长叹:“我从此就完蛋了!”

    他的预感一点儿都没有错。果然,没过两三年,公孙贺便因为儿子犯罪受到株连,被夷灭了三族。丞相大位变成这样令人可怕的一个官职,也算是历朝历代的奇葩了。

    公孙弘今天在朝会上附带提出的禁止民间持gong nu的建议,其实也算是一次揣摩圣意。不管怎么说起来,这都是对朝廷统治有利的事,他相信,一定会得以实行的。

    然而,满朝唯唯,却有一人谔谔!面对皇帝的询问,大汉尚书令、长乐侯元召站了起来,走到了大殿正中。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下,有一些话,他想说。在大汉王朝即将要开始奋激四海,威震八荒的前夜,有一些事,他想要正本清源,为后世开启一个正确的方向。

    听到元召问出的问题,含元殿上有片刻的安静。很多人不明白,他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皇帝陛下是问他对禁弩一事的态度,这位小侯爷一下子把话题转到人类起源去干嘛?

    “元卿,朕也曾熟读史书,虽然上古先民不知道确切起源于何处,但从茹毛饮血任凭野兽侵袭,到开始学会制作简单的木石之器物保护自己,这些古书上还是有过记载的,朕也略知一二。”

    见臣子们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半天没有人说话,皇帝刘彻终于忍不住,他怀着心头的迷惑,看着神态自若的元召,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出怎样的一番道理。

    “陛下博闻强识,令人钦佩!不错,人类开始学会制作wu qi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在先民时代,没有房屋村社,更没有城堡的庇护。人们衣不蔽体,依草木树丛为居。男人们用树枝和石块儿制作出简单的wu qi,用来抵御野兽的袭击,保护自己和妇孺弱小的安全,同时还可以用来杀死猎物,充当食物赖以存活,这就是人类最先wu qi的由来……。”

    殿内群臣听他侃侃而谈,有些人便微微点头。他们中不乏饱学之士,对于这些事,自然知道的很清楚。即便是一些不通史书的武官们,权当听故事,倒也觉得有趣。

    “……我们的先民祖先,就是依靠着简陋的木棍和石块做wu qi,进行着防御和狩猎,才得以繁衍生息,开始逐渐的进化。随着时光变迁,岁月流逝,人类逐渐的壮大,手中的wu qi也在渐渐的变强。从木石终于演变成了青铜、镔铁等材质。开始出现刀、枪、戈、锤、斧这样的利器,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含元殿一角的台案后,名叫司马迁的年轻史官在一字不漏地记录着,他的心中很是惊讶。他从小博闻强记,利用太史令署中的便利条件,得以阅读大量的上古典籍,已经算得上是知识渊博之人,可是现在听着元召说起这些事,连他都觉得很新鲜。小侯爷还这么年轻,他肚子里的学识,究竟是从哪儿得来的呢?

    “……由此可以看出,人类制作出wu qi的本意,不是用来伤害同类的,而是用来禁暴讨邪的!它们不是害人的,而是保护人的。安居乐业的时候,就用它们来狩猎以备非常之需。如果有了危急之事,就依赖它们来保护安全……。”

    元召的话回响在大殿中,越来越多的人心中开始有些触动,他们心中觉得似乎开始明白了元召想要讲述的道理。却听的元召的话锋一转,变得逐渐激昂起来。

    “只是,到了三代圣王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生产力的逐渐提高,人类开始产生私欲,自商周开始,为了争夺资源和权力,忽起兵戈,开始自相残杀起来。wu qi,从此开始显露出它冰冷嗜血的另一面!等到周朝逐渐衰落,天下分裂成千百诸侯国,互相攻伐,以强欺弱,以众凌寡,天下大乱。春秋战国绵延几百年,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没有了正义和道德之分,只以杀场交锋胜利为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军wu qi械得到大力发展,血流成河,千千万万的人死在了曾经用来保护人类的兵器之下……!”

    皇帝刘彻神情微动,兵者,不祥之兆也!这一点,他早就知道,因此,他现在的心中,对出兵征伐还是很慎重的。不过,他也知道,元召今天说这番话,不是用来说战争残酷的,而应该另有目的。

    “长乐侯,你说这些,又与禁弩之议有什么关系呢?哼!管子商君这些先贤说过,天子之道,所谓牧民,天底下的民众,就如同是羊群,需要朝廷以法牧之。要让更加他们温顺听话,就不能让他们长出犄角,wu qigong nu之属,就是他们的犄角了。陛下,在微臣看来,不仅gong nu要禁止私人持有,就连刀剑之类也要好好的加以限制才行啊!”

    旁边一人傲然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元召,打断了他的话。却不是别人,正是御史大夫张汤也。

    元召轻蔑的瞟了一眼这位政敌,从刚刚踏上大汉的朝堂开始起,这家伙就开始和自己作对,双方的矛盾由来已久。他一有机会就找茬,虽然已经吃过几次大亏,却还是越战越勇,也算是一个狠角色了。

    “张汤大人是以擅长大汉律法而闻名的,却没有想到,说出的话来却如此愚蠢,简直是食古不化,令人可笑!”元召对敌人向来毫不客气,不管是政敌还是杀场的敌人,从不手软。

    两人已经是老对手了,彼此之间的地位都差不多,相互间的冷嘲热讽,也都已经习惯。张汤听他反唇相讥,并不生气,只是哈哈大笑几声。

    “哈哈!元召,那你倒是说出令人信服的道理来呀?只说一些空泛的大话,又有何用?禁弩之议,是令天下安稳的大计,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哼!怎么,难道你忘了自己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吗?”

    张汤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别人不知道前些日子发生的事,他却早已听廷尉杜周对他详细的说过。对元召受重伤差点儿送命,幸灾乐祸了好长时间。

    听到他的嘲讽,元召并不在意,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好,既然如此,远的就不去说了,那我们就说近的。我想,秦朝是如何的强大,大家都不会忘了吧始皇帝兼并天下,一统六国,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王朝后,为了千秋万世的基业,以无比暴横的手段,废王道,重刑罚,灭仁义,杀豪杰,焚书坑儒,禁止私兵,聚天下九州之铁,熔铸为鼎,以防止天下人以兵甲为乱。可是后来呢?不过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法令不行,盗贼遍地,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最先揭竿而起灭亡秦朝者,难道还用得着刀剑甲兵吗!”

    司马迁手中记录的笔都激动的在发抖,大汉未央宫含元殿内,有堂堂正正之音,振聋发聩,铭刻青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