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临危受命披戎甲
    长安未央宫宣室阁内,元召终于把手中沉重的资料放下,他的心中有一团火开始升起。他之所以劳心劳力的做一些事,积累财富发展军备,尽可能准备得充足些、再充足些,最终的目的,就是一旦大战突然发生,可以尽量的少死一些人。

    战争没有不死人的,可是可以想办法用wu qi装备的优势去少死一些人,三场战争才能解决的事,争取打一仗就能解决。一个王朝的兴盛,需要生产力的发展,需要物质水平的提高,更需要财富的急剧积累,而这一切,最终的决定因素在于人。

    在这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落后的时代,战乱、疾病以及乱七八糟的自然因素,导致人口的增长是十分缓慢的。广阔的大汉疆域内,除了城郭附近的人口比较集中之外,千里荒无人烟的地方,还是占了一大部分。

    元召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等到北驱匈奴开通西域的大业完成之后,如果没有充足的人力迎接即将到来的盛世局面,那么社会的发展百业的振兴,将会被大大的拖后腿,到那个时候,就算他也没有办法弥补这个遗憾。因此,人的生命被他看得无比重要。

    一次性两万五千多将士的死亡,这不仅是汉王朝的耻辱,是大汉帝国不能承受的损失,更是元召不能接受的事实。然而,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眼前,它已经发生了,逝去的生命已经无法再挽回。大汉将士魂葬异国造成的悲伤,相信不久之后,就会传到无数家庭中去。

    “朕没有想到……这次过于轻率了。朕将会下旨,对于这次为国殒身的将士们给予厚恤。只是可惜了他们的生命,皆朕之过也!”

    许久的沉默之后,皇帝刘彻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嘶哑,带着不加掩饰的沉痛,可以看得出,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对他开始膨胀的雄心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元召轻轻的舒了口气,压住心头的情绪,在这件事情上,皇帝当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世间事,无风不起浪,当初真番人刚开始出现异动的时候,朝廷就应该重视起来,派人去搜集详尽的情报,查清对方的意图,制定相应的对策,也许就不会闹到今天不可收拾的地步。但臣不言君之过,在这个时代,要想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成一些事,这条界限元召一直记得很清楚。

    “陛下无需自责,发生这样的事,是谁也不想看到的。现在不是寻找起因和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要赶快想办法去稳妥的解决它。如果情报属实的话,匈奴人既然参与到其中,那么他们一定是蓄谋已久,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如果不赶快派兵增援,那么辽东危矣!更何况,在真番国内还有我大汉幸存的几千将士在等待着我们去救援。臣请陛下,赶快下旨出兵吧,此事绝对耽搁不得啊!”

    看着元召严肃的神情,皇帝微微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神色中似乎有许多期待又有许多难以言说的苦涩。

    “元卿,不瞒你说,在接到辽东急报的那一刻,朕很痛心。第一时间就召集几位重臣商议了此事,大家的意见很不统一。丞相和九卿几位大臣的意思是,真番国远僻三面临海的孤岛上,我们就算大举兴兵把他平灭了,汉朝也并得不到什么太大的好处。如果派兵少了,劳师远征胜负难料,更是得不偿失。因此,朕心中也是委决不下啊,所以才派内侍把你急召回来问策。元卿,你觉得那块孤处海外之地,值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呢”

    “陛下不必再犹豫了!中原疆域虽大,但物产终归有时会竭尽。我们千年以来都只注重在陆地发展,很少有人把目光投向大海之上。臣早就对陛下说过海洋之利胜于陆地百倍,我大汉要想开创前人未曾有过的伟业,就不能只局限于前人短浅的眼光和经验。将来征服海洋,像真番这样的地方,正是我大汉舰队的绝佳出海口,怎么能说是寒僻无用之地呢?”

    皇帝被元召说的有些愣神儿,他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大汉……舰队朝廷仅有的那支船队,这次都葬送殆尽了!朕还哪儿来的舰队啊?”

    元召有些神秘的一笑,并没有给他解释什么,而是继续顺着自己的话头说下去:“更何况,陛下,臣听人说过一句话,叫做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随着我大汉将来兵锋所至,不仅是真番、南越、东瀛等等这些临海相望的邦国,就算是匈奴、西域这些强盛的陆地之国,都将会成为听从大汉帝国意志的属邦。陛下,这就是臣为陛下策划的未来蓝图,陛下可有意乎”

    狮子的咆哮只有猛虎才能应和,巨龙的雄心,也只有无尽的苍穹才能匹配!听明白了元召话外之意的皇帝,眼中蓦然放射出骇人的光芒。在旁边小心翼翼侍立伺候的韩嫣,在这一刻忽然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两个人的身影十分高大,有一种无形的浩然之气,冲出宣室阁,盈荡长安城,直上九天云霄,自己需要仰视才能平息心中的颤栗。

    “可有必胜把握”

    “陛下若授全权,臣必全胜而还!”

    “可有何条件?”

    “放手任臣所为,不受任何约束,只此足够。”

    “需朝廷出兵几何粮饷多少”

    “无需动朝廷一兵一卒,粮饷臣自筹之……但将来收益也需要准许臣自专。”

    “……朕要的是灭其国,收其土地子民,对屠杀我大汉将士者,血债血偿之!”

    “如陛下愿,臣将十倍还之!”

    听到这响亮而坚定地保证,皇帝转身回到御案前,几丈远的距离,脚步竟然显得有些急促。

    “韩嫣!拟旨,自即日起,拜长乐侯元召为大司马,征东大将军,一切征伐辽东事宜,全权委托之!……钦此!”

    韩嫣心头大震,不敢怠慢,连忙躬身上前,片刻之间草拟好旨意,皇帝见与自己意思丝毫无误,用印之后,亲自递给元召。

    “元卿,一切委托与你,愿你此行,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辛苦你了。”

    元召连忙行礼之后,用双手接过来那黄绸帛书,躬身再拜!

    “臣敢不竭尽全力,以竟其功!”

    韩嫣心头突突乱跳,作为皇帝身边最亲信的人,他当然知道皇帝新设的这个官位意味着什么。本朝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大司马这个官职,而今天突然就加封给了元召,可以说,元召终于拿到了朝堂上最重的权柄。大司马,相当于太尉之职也!

    以不到十六岁的年纪,爵封万户侯,官拜尚书令兼大司马!当今天子对他的倚重和信任已经是无以复加。这样的惊才绝艳,在史书上简直就是闻所未闻。韩嫣在这一刻突然想通了,元召的未来,自己是万万不及的。这是一个绝对不能当做对手的人,如果有可能,他想要与他好好的拉近关系了。

    “陛下,臣想请求陛下旨意,这次愿跟随长乐侯远征辽东,为国出力,恳请恩准!”

    见是韩嫣忽然拜倒在皇帝面前,主动请旨出征,元召心中一愣,这家伙素来对自己暗怀敌意,他早就有所察觉,这又是闹哪一出?

    却见皇帝刘彻眉头动了动,似是想到了什么为难之事,他瞥了一眼元召,又看了看韩嫣,见自己的这位宠臣眼中露出祈求之意,终于点了点头。

    “元卿,朕知道你心胸宽阔……呵呵,韩嫣自东宫就追随在朕身侧,对朕忠心耿耿。这次他遇到些小小的麻烦,就让他随你去辽东一趟吧。也算是帮朕排忧解难了。”

    皇帝脸上的笑有些意味不明,却不多做解释,以目示意韩嫣自己找机会对元召说明情况吧。皇帝能为了臣子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元召心中暗自嘀咕,是小小的麻烦才怪!既然连皇帝都感到棘手,把这个烫手山药扔到自己手上,那只能说明韩嫣这家伙遇上da ma烦了!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点头答应下来。韩嫣虽然从前对自己有些小小的嫉妒心,却也不算个坏人。有什么事情,自己帮他一把也无所谓。

    见皇帝和元召都答应了,韩嫣彷佛是卸下了心头的一块巨石。回过头来时,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元召先行告退,既然已经拜将出征,他必须回去抓紧做好各种准备了,千头万绪,时间紧迫啊!

    转过宫墙时,韩嫣从后面赶了上来,脸上带着羞愧之色重新谢过元召之后,两人边走着,韩嫣低语对元召诉说了他最近遇到的da ma烦。

    原来,就在几天前,江都王刘非从自己的封地赶到长安来了。据说是因为王太后想念自己的这个儿子,特意请旨让他来的。来到长安待了两天之后,这位王爷却是个闲不住的家伙,听说皇帝这一天要去上林苑狩猎,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提前就带着自己手下的随从们和一帮长安子弟去上林苑等候着了。

    却没有人会想到,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狩猎,却因此而惹出了一场大波澜,进而又引发了一连串的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