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朱雀门外人未发
    太史令在《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中,曾经不吝笔墨记载了这年冬天发生在长安的这件事。闪舞小说网之所以把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在元召波澜壮阔的一生中单独列出来,是因为他帮助过的这个人,在多年以后的某次惊心动魄的宫廷巨变中,给了他最丰厚的回报。

    “……时韩嫣随侍帝侧,出入宫闱不禁,称为心腹。嫣素忠心皇帝,王太后有所托者,辄不回应,太后由此深怒之,隐而未发。江都王入朝,从帝猎上林苑。天子车驾未至,以韩嫣乘副车先行,从数十骑驰视走兽。江都王远望见,以为天子至,辟从者,拜伏道旁。韩嫣驱驰而过,视若未见。江都王刘非因此而大怒,归长安,哭诉与皇太后之前,具言韩嫣无礼状,请求归国入宿卫,比韩嫣。太后益怒,派宫中使诏韩嫣,欲赐死。嫣惶恐,求天子,帝为之求情终不得免。会元公拜将东征,帝以韩嫣属之,遂得以脱难……。”

    当今天子与王太后之间的关系不睦,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个皇帝儿子自从独掌大权以来的所作所为,深深的伤害了这位皇太后的心。所谓爱屋及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好了,连带着看对方身边的人也是好的。而相反的,如果心中存有怨恨,连带着对方的身边人,便也成了发泄怒气的对象。

    元召听完缘由,暗自撇了撇嘴,他对王太后素来没有好感。上次田、窦两家争斗的时候,她想治自己于死地的事,他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放心!跟在我身边,去到军中,没有人敢怎么样。整天在宫中有什么好的好男儿志在四方,你的弓马骑射也算是一等的,不要辜负了这副身手才对。”

    听到元召的话,韩嫣心中一股暖流涌过,在落难的时刻,得到这样的帮助,对现在的他来说,是极为难得的。他是个心思机敏的人,本来都已经有些绝望了,认为这次劫数难逃,必死无疑。因为他暗暗从皇帝的眼神中看到了犹豫不决,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说明在王太后的逼迫下,皇帝想保住他性命的心思已经动摇了。

    韩嫣在宫中多年,深深地了解皇家的无情与冷酷,有些时候,在利益的权衡中,所谓情义,一文不值。其实他的预感一点儿都没有错,这次如果不是元召帮忙,他的生命就是消逝在了这个寒冷的冬天里。

    然而,韩嫣感激的话还并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未央宫朱雀门外,有一群锦衣箭袖的贵公子拦住了去路。

    “韩嫣,哪里走!今天你可没有皇命在身了吧?哈哈!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让你也长长规矩。”

    为首一人三十多岁年纪,正是江都王刘非,跟在他身边的,除了贴身的护卫就是长安城中的一些皇室子弟,脸上都醉醺醺的,明显是在哪儿正喝着酒呢,不晓得怎么就知道了消息,跑来打架了。

    韩嫣心中暗自吃了一惊,上次他在车上是真没注意到这位跋扈王爷,没想到无意中和他结下梁子,对方还不依不饶了,竟然告到王太后那儿去,要致自己于死地。

    “王爷,请恕罪!韩嫣今日确实有公务在身,请不要阻拦去路。”

    韩嫣看了一眼身边的元召,见他似笑非笑的停下脚步负手而立,只得硬了头皮拱手搭话。他知道江都王这家伙很不好惹,不仅性情粗暴,而且据说有扛鼎之力,凶猛非常,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撕破脸。

    “你有个屁的公务!不就是依仗着小白脸又能说会道的,在当今圣上面前邀宠嘛。你们韩家,打从你爷爷那一辈就惯于溜须拍马这一套。哈哈!来,从本王的裤裆底下钻过去,就饶恕你无礼之罪。否则,今天非把你打的你妈都认不出来!”

    酒壮人胆,又早就得到过王太后的示意,刘非还有什么可怕的?就算把这韩嫣一顿拳脚打死了,然后拍拍屁股回江都,料想皇帝也不会把自己这个哥哥怎么样。

    和他一起来的,也都是些王公贵族子弟,都是些属于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在一边跟着起哄,极尽羞辱之词。韩嫣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羞恼至极。

    “王爷,说话请勿辱及先人!我已奉皇帝钦令随长乐侯出征辽东,却无暇顾及其他。告辞!”

    说完,韩嫣拉着元召就欲转身沿宫墙向侧面而走,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这个嚣张的家伙还是不要与他纠缠为妙。

    然而,元召纹丝不动,反手拽住了他,示意不必害怕。韩嫣大急,江都王的身份非同一般,他就是怕再呆下去万一再把元召扯进这件事里,闹大发了不好收拾,这才忍气吞声的。他正要再用力拉着元召走,却听对面的人都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长乐侯长乐狗的,不过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你也拿来做挡箭牌韩王信的子孙什么时候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了,啊哈哈哈!”

    听到江都王如此粗鄙的言语,韩嫣心中一动,他不相信对面的这些人会没有人认识元召。看来今天的目标,并不单单是对准自己的啊!

    “好了,你们这群废物,该干嘛干嘛去吧!别挡路,军情紧急,不耐烦搭理你们,都滚吧!”

    一个冷冷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对方的一片哄笑声中,每一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韩嫣心中开始振奋,他预感到元召要出手了。

    不仅是江都王刘非,就连那十几个王室子弟,把目光转到说话这人身上来时,脸上都露出怒色。这是什么口气?好像是一个大人教训一群不懂事的孩子一般,对面这显得人畜无害的家伙,也太狂妄了吧!

    元召这几年声名鹊起,名头极大,但那是对于普通臣民来说的,在这些皇亲贵戚王爷眼中,却算不了什么,而且大部分都对他怀有敌意。江都王这次来长安,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好好的教训元召一顿。

    起因很简单,元召把他的国相董仲舒挖走了。别看刘非虽然喜欢舞枪弄棒不学无术,但此人却极其注重虚名,再怎么说董仲舒也是天下有名的大儒,他虽然有些烦这个老头儿的古板,但有他给自己担任国相撑场面,刘非还是感觉超有面子的。

    没想到前些日子董仲舒来了一趟长安,回去之后跟他说要“跳槽”了,皇帝陛下已经批准,交代完江都的后事后,就会去长乐侯元召那儿去报道了。这跋扈王爷一听就怒了,还有人敢从虎口拔牙从江都这儿挖人经过本王允许了没有?元召小儿,欺人太甚!

    江都王虽然是武莽之徒,但也颇有些心机。他没有主动去长乐塬上找元召的麻烦,而是在长安城等待时机。果然无巧不成书,今天就让他遇到了,而且是和他正想收拾的韩嫣在一起,这倒省事了,正好两个人一块儿收拾!

    “元召小儿!休得猖狂!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你以为自己得封了个侯爷,又当上了个什么尚书令的破官职,就了不起啦!尾巴翘上天了既然朝中臣子们不与你这小儿一般见识,那本王爷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这大汉朝可是刘家的天下,做臣子的要守规矩,懂吗?”

    看着刘非那一副得瑟劲,元召皱了皱眉头,他还要急着回去筹划出征的诸般准备呢,这帮家伙像狗皮膏药一样在这儿粘着不让开,让他本来压下去的那股因为东征将士之死的怒火又在心中开始升腾。他对韩嫣低语了一句,韩嫣眼神一亮,撤步回身急忙向就在朱雀门一侧的司隶校尉署而去。

    “呵!想跑你们两个今天都走不了。你们几个,去把韩嫣那小子给我抓住,先打断他的腿再说。”

    手下的护卫和几个帮闲的王室子弟不容分说,飞身而起就要打人。然而下一刻,他们真的都飞身而起了!当然不是自己飞起来的,而是有人帮他们起飞了。

    “嗨嗨!哥几个快看,没想到这江都王手下的人还真厉害啊!一跃几丈高,这功夫……。”

    “王六!你什么眼神儿?那是他们自己功夫高吗?好好看看小侯爷在干嘛啊!”

    “……我去!原来是小侯爷一人赏了一脚啊!……小侯爷威武!”

    “这还用你说!没看到大家都在这儿焦急地盼了半天了就等着看小侯爷出手呢!好好看着,什么狗屁玩意也敢来招惹小侯爷,真是活该!”

    且不说守卫朱雀门的羽林军侍卫们在幸灾乐祸的议论,江都王刘非见元召竟敢胆大包天在未央宫门口当众殴打皇室子弟,这还了得这是大逆不道之罪呀!

    刘非也是练过一番苦功夫的人,他“呛啷”一声拔出身边侍卫的佩刀,用尽全身力气一刀直下斜劈元召胸腹之间。这厮就是这样蛮横,出手就杀人。见刀来势如风,元召连躲都没有躲,他存心要对方吃些苦头,因此全身气机流转,聚于右臂,亢龙有悔,横渡无涯!紧握的右拳如流星一般后发先至 ,这一拳正横击在砍来的刀身上!

    在刘非的练武生涯中,还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凭着血肉之躯与刀剑对抗。见元召就在自己的眼前似缓实快的挥出了一拳,他还感觉有些发愣,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自己找死。

    然而下一刻,他知道自己想错了。拳头打在刀身横面上时,江都王感觉好似有十匹马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他身体甩了出去,晕头转向之间,胸前一阵剧痛,那把钢刀被打弯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刀尖插进他身体里,随着一起跌落在几丈之外的尘埃中,大口喷血,再也爬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