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百舸争流战永川
    真番之地三面环海,一面毗邻辽东境。这样的自然地域,使生活在这里的人,以水为生者不在少数。出海口自然也有好几处,但要说是地理位置最重要的一处港口,自然就是永川口了。

    真番国用作军事用途的较大型船只,也有千八百艘,虽然都是些征集自民间的木船,满员装载不了百名士卒,但也足够用了。偶尔出动到近海,也不过是为了杀灭几个胆大包天劫掠来往商贩的海盗而已。

    弓箭、刀、石块、长勾杆……这些,就是他们在船上的wuqi。这些船,都停泊在永川口外的海面上,有一支五千人的海上军卒,就驻扎在永川口。这也算得上是真番国仅有的一支水军力量了。

    要说起来,这么薄弱的海上力量,对于真番国是远远不够的,这四五十年的时间以来,无论是卫满,还是卫右渠,他们的最大愿望,当然是建立一支能够纵横在这片水域的船队,从水陆两个方面,保障真番国的安全。

    但没有办法,综合全部的国力,他们也建造不出多少真正的大船。每当想到这个问题,卫王都会有些烦恼,看着三面浩瀚无边的大海,想要借助海运之力来增强国力的雄心,便一天比一天强烈。

    当又一轮朝阳,开始升起的时候。永川口内外已经是一片紧张的肃杀气氛。五千真番驻军早已经在领兵将军的大声喝令下,全副武装的登上了他们的战船。而负责留守的,一面加紧戒备,一面紧急派人飞马去报知王险城中的卫王知道,汉军的大批战船来到,请求派兵支援!

    其实,名叫崔被的永川口水军将军,在昨日傍晚就已经得到这个消息了。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太过于重视。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并不十分准确,还达不到全军临战的程度。

    昨天暮色平西时分,在海边巡逻的一小队士兵发现了一艘自海中漂流而来的小舟,上面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带回营地经过随军医官简单救治之后,那个人终于醒了过来。而他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们所有人大吃一惊。

    虽然崔被和他手下的士卒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半死之人就是那位名头甚大的“真番英雄”金雪哲,但本着对青瓦山庄和玄刀神的崇敬之意,他们还是派出了十几个人连夜把金雪哲送回了云头山。

    人送走以后,真番的水军将军虽然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对于要不要立即布置兵力封锁永川口海面有过犹豫,但经过与部下们商议一番之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天已经黑了,再说了大汉的船队不一定直接来到这儿,就算来了也不怕他们,自己手下这么多兵马战船,地形有利,本土作战,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一支渡海而来的汉军

    有些兴奋的崔被将军,甚至夜里还做了一个梦。汉军果然来到永川口,而自己率领真番水军一战成功,尽数消灭了他们。汉军被全部杀光,所有战船都被自己俘获,卫王传旨,加官进爵……。

    可惜,梦终究是梦,而且越是美梦越往往反而成了噩梦。崔被是在黎明时分被手下副将唤醒的。永川口瞭望台上的士卒,远远的发现了大批不明船只,看方向正是朝着这边来了!

    还沉浸在美梦回味中的崔被,听到这个消息后,不仅没有感到惊慌失措,反而有些兴奋起来。他一跃而起,一边在侍从的帮助下穿戴齐甲胄,一面大声命令着副将去集合人马,准备打一个大胜仗。

    然而,这样的兴奋劲儿并没有维持多久,当他带着人马来到海边,登上高处亲自观望的时候,崔被的心中忽然感觉有些发紧。他隐隐的觉得大事不妙啊!

    天光大亮,朝霞初升,一轮红日从海面跃出。光芒斜射在海面上,无数的海鸟盘旋飞舞的,越来越近的船帆之下,一列列巨大楼船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它们如同是海底的远古大鱼忽然浮出水面一般,就那样缓缓地移动着,带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夹裹着波涛汹涌,直直向永川口碾压过来……。

    崔被感觉自己喊出口的话都有些嘶哑之音,心中的幻想早已经丢到了九霄云外,他声嘶力竭地催促着所有的兵卒赶快登船,散开队形赶上去迎战,那些巨大的汉朝船只肯定不灵活,瞅准机会靠近之后用弓箭射杀船上的汉军,勇敢的登船作战,也许是唯一的取胜之道。

    要认真说起来,崔被将军还是有些水上作战经验的。自己一方的船只在对方的那些大船面前,如同小舟一般。如果不积极出战,等着汉军逼近过来的话,那根本没有抵挡之力,要让对方趁机登上岸来,万一有个好歹,再把守卫的永川口丢弃了,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真番五千水军士卒都是些水性极好的勇猛蛟龙,只要自己的这些船靠近了汉军楼船,那么利用它在水上行动笨拙的弱点,登船作战,崔被对于手下士卒的战斗力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永川口是一座半边临海的水城,这边的城墙,就建造在山石上。崔被手握宝剑,紧张地向海面上张望着,他身边只留下了不到百人的军卒,其余的全部打发出去战斗了。

    真番勇士从来都是不怕死的好男儿,越到这样的时刻,他们越是奋不顾身。大冷的天里,水手们赤膊划开大木桨,一船二十个水手把船划得飞快,一道道水线劈开大海,如同一条条水蛇蜿蜒向远方的敌人而去。每条船上满载的勇士们已经刀出鞘、箭上弦,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此时此刻,不管对方是蛟是龙,在这儿,真番健儿才是真正的主人!

    东方的地平线已经遥遥在望,真番人的城墙、街市、兵士、行人甚至兵器耀着朝阳的反光,在“望远镜”中都看得清清楚楚。见对方密密麻麻的船只满载了士卒开始出战,元召低声对身边的随军校尉下达了准备迎战的命令。

    大将军主战船上的五色旗帜开始摆动起来,所有船上负责瞭望的军士精神一振,他们都经过专门儿的培训,对这一套旗语的每一个动作所表示的意思,都在心里记得一清二楚。这是征东大将军特意教授给他们的一套海上联络方式,行军作战、协调指挥非常实用方便。

    果然,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作战命令就通过旗语传达到了每一艘船上,船队开始慢慢的变形,渐渐形成一个环抱形状的样式,在辽阔的海面上排开来,如果从高空俯瞰,会看到这边就如一只大鱼张开了巨大的嘴巴,等待着前方那些密密麻麻的小鱼慢慢的游进来,然后一口吞下!

    此时无论是六家诸侯国的将士还是其余的汉军士卒,无不心情振奋。经过这几天海上航程的磨合,整个船队的近三百艘战船已经配合得非常默契,而且元召从长乐塬带过来的那些wuqi装备都已经安装到位。此前大家都已经见识过其威力如何,这会儿都恨不得赶快开战,好亲手体验一番。

    元召静静地站在船头,有片刻的凝思。这片水域,对于他来说其实非常熟悉。那些遥远的记忆中,也曾经有亲密的战友在这儿为了国家的忠诚洒过热血。更有历朝历代的东征将士在这儿壮烈殉国。滔滔东海,蔚蓝天空,时光逆转千年,今天自己站在这里发起战争,也许正是为了避免今后的千百年里无数华夏忠魂的牺牲!

    “元哥儿,那些向这边来的船,都是真番人的军队吗?是不是我们马上就要开战难道不需要等到真番王派来的使臣什么的吗?”

    在一边问话的自然是太子刘琚,他先前看元召把那个真番武士放回去,还以为是让他带信给卫王先商谈一下条件什么的呢。他在未央宫中,听那几位老夫子反复讲过的一句话,叫做“大国兴仁义之师讨伐,必先礼后兵,不失风范!”所以,见元召下令准备迎战,这才有些疑惑地发问。

    元召微微一笑,他觉着这倒是一个机会,可以让这位将来的皇位继承人好好的明白一个道理。此时的船头上围绕着很多人,淮南王父女、几家诸侯王公子们、偏副将军、两位黑鹰军校尉以及许多军中将士。

    “太子,各位,从今天开始,我想请大家记住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本来就没有公平合理可言。世间真理千千万,适用于邦国间关系的,唯有一条尔!”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茫茫大海,见最前面的前锋船相隔对方的船只已经不到三五里的距离了,大战马上就要开始。

    “道理只在刀锋与马蹄的范围之内!太子,就在这条船上好好看着,看我大汉男儿是如何的摧锋破敌,威震东海吧!开始喽!”

    元召说完,亲自跃上楼船顶端平台,抄起鼓锤,抡圆了胳膊,重重擂响了第一声得胜鼓!鼓声远远的在海面上震荡出去,然后,上百面战鼓应声而起,东海潮生,碧波翻涌,大汉前锋船发射出了第一轮弩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