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王之怒 气如虎
    真番王卫右渠是在接见匈奴万夫长古牙朵的时候,接到永川口兵败消息的。闪舞小说网www当时宴会厅中酒意酣畅,谈兴正浓,众多贵族大臣尽皆在场。



    这位匈奴将军是在不久之前,奉大单于羿稚邪之令,应卫王的请求,统领着五千匈奴铁骑进驻真番国内的。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当然就是协助真番共同侵袭汉境,从侧翼牵制汉军,见机行事。



    在真番第一次与汉军的作战中,这些匈奴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汉朝北路将军荀羽的一万多人马,就是因为他们的突然出现,被截断了后路伤亡惨重,而没有办法退回辽东,这才败逃甘云岭,困守在那里孤立无援。



    这次古牙朵带着几个贴身亲信来到王险城面见卫王右渠,是因为他接到了从匈奴王庭传来的最新消息,十万匈奴大军在左贤王和耶律王的指挥下,分两路即将踏出草原,大举南下攻汉。



    他接到的是耶律王的命令,让他率领着麾下五千骑兵配合真番军队,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真番国境内的汉军全部消灭。然后不管用什么办法,会同真番军全力攻打汉朝的辽东沧海郡,尽最大的努力从这个方向进袭汉朝境,形成三线进攻的局面,到那个时候,胜算可期!



    接到这个命令的匈奴万夫长,既兴奋激动又感到责任重大。这虽然是耶律王的命令,但一定是经过大单于本人同意的方略,这就意味着,王庭和大单于羿稚邪会密切注意着自己这一线的动向,一旦自己能取得不俗的战绩,那么立大功的机会就来了!



    古牙朵来到真番国已经有些日子了,对于这个国家的很多情况已经很熟悉。他大约估算了一下,真番国全部军队加在一起也不下十万之众,就算卫王不会同意全部出动,那么打个折扣,说服他出动四五万人马去攻打汉朝,应该没什么问题。



    毕竟沧海郡那么大的一个诱惑摆在那里,他不相信真番王会不动心。www大单于已经答应一旦攻略汉地成功,就把这块地方送给他卫右渠,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个生性贪婪的卫王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当然,要想说动这位真番王出兵,首先的前提,肯定是要把真番国内的局势先稳定下来。因此,来的路上古牙朵就已经想好了,他会先答应卫右渠,统领五千匈奴骑兵帮他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所有出现在这儿的汉军,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掉。



    就是带着这样急迫的心情,他来到景阳宫见到了卫王右渠。果然,听到匈奴人的意思后,没有想到匈奴单于这么快就出兵的卫王大喜过望,当即一拍即合,马上就同意了匈奴万夫长的请求。



    只要是胸中存有野心的人,会抓住每一次机会的,即便是明知道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也会牢牢地抓住不放。卫右渠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是匈奴还是大汉,对于真番来说,都是实力相差悬殊的国家,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如果单独与其中的一个国家硬碰硬的作对,那下场会很惨。这一点不用别人提醒,卫王自己就看的比谁也明白。



    但是如果换一种思路呢?卫王虽然算是一个鲁莽残暴之人,但他也深谙谋略之道。在汉家文化中,有一句话如果用在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中,他认为非常精辟,最合适不过。那就是“四两拨千斤”或者是叫做“借力打力”!



    在卫右渠和他身边谋臣的秘密策划中,只要能把握好其中的分寸,在匈奴与汉朝这两个庞然大物的战争中间为真番国谋取最大的利益,完全是可以办到的。



    “火中取栗”在于火候与时机,先王卫满之所以能够白手起家创立这三千里山河的基业,不就是利用了秦末战乱和汉初的无暇顾及嘛!卫右渠非常自信自己也有这样的能力,在汉匈两国即将展开的大战中,凭着自己的眼光和手腕,从中取得大大的好处。这是他的野望也是他最大的信念!



    为了提前预祝大单于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盛大的宫廷宴会是必不可少的。www宫中饮宴,这是卫王的习惯,更是他一向奢侈无度的表现。



    来自草原的将军虽然是海量,但也架不住卫王手下臣子们的轮番劝酒,怀着即将大展威风的慷慨,哈哈大笑的古牙朵喝的有些醉醺醺。眼中所见,那些酒宴当中跳舞助兴的歌姬影子都有些重叠了起来。



    就是在这样的热烈气氛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真番王听跪在面前禀报的信使说完后,脸上仍旧挂着得意洋洋的笑。不过在片刻之后,当他大脑反应过来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变得很精彩。



    下面互相敬酒的群臣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在嬉笑嘈杂声中,忽然听到一声大响,惊愕地抬头看过去,发现是卫王站起来踢翻了面前酒案时,都有些惊愕。甚至有的人并没有在意,还认为是自家王上喝多了耍酒疯呢!



    不过,有些机灵的臣子意识到可能出事了,因为,卫王的脸色很怕人,他不仅踢翻了酒案,而且还不解恨,又拔出身后的佩刀,狠狠的砍碎了身边的几个酒坛。巨大的声响中,所有人都清醒了,四周霎时安静下来,没有人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



    “父王,这是为何?是什么事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离得最近的三王子卫无忌连忙扶住他,一边看着他的脸色一边不解地问道。



    “打败了!都死啦!死了个精光……永川口的五千水军连人带船都葬送进大海里去了!”



    也许是因为喝酒的原因,也许是忽然听到的消息让他有些无法接受。卫王有些神经质的大声喊了出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这怎么可能?传来的消息不是说,来的这支汉军是七凑八拼起来的杂牌儿军吗?他们远渡大海来到这里,难道不是自寻死路吗?怎么会把以逸待劳的五千真番水军全部消灭掉的呢?这也太离谱了吧!



    看到众人吃惊中带了些不相信的神色,卫右渠用手指了指伏在地上颤抖着的那个送信使:“你!起来跟他们说,把你看到的都告诉他们,本王的五千水军精锐到底是怎么死光的!快说!”



    名叫崔生的永川口水军伍长直起了身子,他的脸色煞白,开始从头至尾把真番水军从永川口出海后与汉家交战的过程,又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作为目睹了整场战役的幸存者,崔生他们几个人被从天而降的玄刀神救得性命之后,没命的逃回岸上,进得永川城内见到将军崔被,哭倒在地把情形简略诉说一遍。崔被早就担心的事终于变成现实,他手脚冰凉,心如死灰。



    这位差不多已经成了光杆将军的人,什么话都没有再问。他只是无力地摇了摇头,吩咐他们这几个人立即飞马去王险城,把永川口发生的事报知卫王知道,让王上早做准备。至于他自己的下场,他已经没有勇气去想了。



    崔生不敢多问,忍着巨大的恐惧感马不停蹄的跑到这里来,带回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现在怎么办?情报有误啊!这哪里是什么杂牌军这分明是汉军精锐中的精锐!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把我们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一只水军全部消灭干净,谁能告诉我这是怎样恐怖的战力你们说啊!现在怎么办!”



    卫右渠暴戾的性格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握着手中的佩刀,额头青筋暴露,没有人会怀疑,如果这时候有谁会不识趣,一刀戮死,他决不会犹豫半分!



    “卫王,切勿乱了分寸。汉军虽然厉害,但那是在海上,他们倚仗的是楼船之威力。如果他们胆敢踏上真番国土,区区四五千人马,又何足惧哉!难道有我们草原的五千勇士在此坐镇,卫王还不放心吗?”



    古牙朵是个真正的草原猛将,他铁塔般的身躯站了起来,酒意上涌,胸中有着恨不得即刻上马开战的豪情。



    果然,卫右渠听到他的话,脸色变得缓和下来。他并不是害怕汉军,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五千水军就那么一下子没了,他心疼的厉害啊。



    “好!古将军果然是真英雄!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汉军既然敢来,本王就让他们来,这次调集全部大军,要不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难消心头之恨!到时候把那些楼船都夺过来,本王要重建一只更厉害的水军。哼哼!”



    “父王英明神武!这些汉军不足为惧,孩儿愿为将军,统领王险城外大营中的那两万驻军,为国御敌!”



    主动上前请命的自然是最知道卫王心思的三王子了。见他如此忠勇,卫右渠大喜,马上同意拜他为将,城外御营兵马归其指挥。听到这个任命,在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国相崔明贞低下头去,眼中掠过深深的忧虑。



    “对了,你从永川口来时,可曾看到我师父玄刀神的身影”



    卫无忌信心满满的接过将军令符,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了那报信人一句。



    “对对对!确实见到了。好叫三王子得知,身穿白衣的玄刀神救了我们之后,他独自驾船去与那汉家将军决战了!”



    “啊!……那、那可知胜负如何”



    “……不、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