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人北顾 烽烟暮
    永川口外海面上的汉军并没有马上登陆进攻,因为元召先前的布置还没有完成就被金永吉打断了。www他是一个喜欢谋定而后动的人,第一次作为主将征伐敌国,他的最低要求不是取胜,而是怎样胜得干净利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再次回到楼船上的元召受到了所有人最崇敬的致意。黑鹰军和长乐塬上的人自不必说,在他们一贯的认知中,小侯爷当然是无敌的存在,这一点,他们从不怀疑。受到巨大震撼的从南方来的那些诸侯国将士。



    不管元召从前的名声多么响亮,毕竟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所见过。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无论再怎么从别人口中听说,也不如自己亲眼目睹来的真实。



    元召与那个真番高手的对决,从淮南王刘安、一大帮诸侯王室公子到普通的士卒,都在楼船上看得清清楚楚。心中的情绪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儿应该是一样的,那就是从内心到身体的颤栗感。



    在传说中,古代的猛将有万夫不挡之勇者,称为“万人敌”。这样的人是不世出的人物,十分稀少,最近的就是那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了。



    不过,如此人物,百年难见,毕竟是缺乏了一些真实感。然而刚刚发生过的那一幕,在他们所有人看来,元召的真正实力可能比那种无敌猛将还有可怕的多。



    一把普普通通的汉刀,在他手中就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普通人可能只是觉得厉害,只有在那些身具一定武功的人眼里,才知道那样的修为意味着什么。怪不得那位称为玄刀神的宗师级高手,即使战败而亡,却自称死而无憾,是因为他在临死之前,终于见识到了一层从前想都不敢去想的境界。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这确实是死而无憾了。



    金永吉虽然躲过了元召那一刀的正面锋芒,却被他那股刹那间通彻天地的至罡之气震碎了气海丹田,已经是无药可救。www这位被真番人称之为刀神的人物,就这样黯然而逝在断裂的永川口石涯下。临死之前,他对跟随的两位弟子留下了遗嘱,让他们回去晓谕青瓦山庄的所有人遵从。



    那把尚存的短刀金永吉传给了最小的弟子朴永烈,让他等料理完自己的后事后,就可以去中原了。因为,元召已经答应下那个条件,这是他付出生命的代价得来的,他希望这个天赋极高的弟子能够好好珍惜。



    金永吉逐渐黯淡的眼神中,其实已经看到了朴永烈眼中那满含复仇的光芒,不过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一个人成长的心境,需要自己不断的磨砺。心中怀有仇恨,也许反而对他的进步有着极大的好处。至于想在元召手底报仇,那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



    这样一场也许会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决战,在元召眼里,却并没有看得多重。象金永吉这样的高手,凭着自身的刻苦和天赋取得这么高深的修为,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在世间练武之人当中,怕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但在特殊体质的元召面前,还是没有可比性的,这是一种胜之不武的较量。



    现在,他思考的是怎样快速的利用手头上的这些人马,救援被困在甘云岭的汉军残部,然后踏平真番,铲除卫王右渠的势力。



    二三十名汉军将校面带恭敬之色,听着站在那里的元召分派任务。有一张涂画在白布上的简单地形图,非常清晰的标注出了真番一些主要地方的位置。元召在上面画出了几条行军路线,把自己的作战意图详细的讲解给他们听。



    看着元召手中小木棒在地形图上指点着移动,规划出一条最便捷的进攻路线,然后以肯定的语气预测出可能遇到的敌人数量和来自的方向,分析出胜算的多少,会用多少时间突袭到王险城……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真番国的失败在此时此刻就已经注定,现在只不过是去检验汉军战斗力的强弱罢了。www



    “大将军,这些情报是从何而来?可准确吗?”一名偏将终于按耐不住心头的疑惑,壮着胆子问了出来。



    元召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而是在王险城的那个位置重重的画了一个圈,然后把手中的小小木棒扔在桌子上。



    “不必怀疑,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取得大胜的最便捷方法。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听到他说的这么肯定,首先跳出来的是公孙戎奴和张次公,这俩人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已经大声允诺了一句。



    “此战必胜!恭听大将军分派,末将等万死不辞!”



    在刚刚结束的海上大战中,黑鹰军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杀敌立功,早已经都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登陆作战,那里才是他们纵横无敌的主场。



    “我等谨遵号令!愿意听从大将军分派,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其余的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抱拳听命。



    元召点了点头,他很满意自己的威令得行,看来先前逞威震慑军心的作用还是很大的,这就好。只要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外,取得最后的胜利,用不了多长时间。



    当下他并不犹豫,马上下令分兵两路。由他亲自带领韩嫣、公孙戎奴和张次公统帅一千黑鹰军从永川口登陆,按照早就探明的路线,直驱甘云岭,去救援被困的汉军。而大汉楼船继续从此处转而沿海向北,百里之外,从江海交接处进入大同江,沿大同江直下就可以到达王险城临江北岸了。



    元召给暂时负责带领这支船队作战的元十三下达的命令是,如果有条件,就从那里强行登岸,如果登岸有困难,就在大同江上暂时停住,等待陆上人马的到来,到时候合兵一处,共破王险城。



    他这样的分兵而进,考虑的很周全。太子刘琚和淮南王这些人,都让他们跟船行进。在楼船之上,安全绝对没问题。真番仅有的一支水军已经全军覆没,就算沿途再碰到一些零星小型舟船侵袭,在已经露出了周身獠牙的汉军楼船面前,估计还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由元召亲自率领,一千黑鹰军自然是战意高涨。不过在他们登陆之前,还需要动用几艘楼船小小的活动一下。看到大将军座船上发出的旗语命令后,排在最前面的五六艘战船早已经争先出动。既然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永川口上的守军还没有打出白旗投降,那就不必客气了。



    其实,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永川口城墙上早就空无一人。自从看到那场惊心动魄的决战后,仅剩的那百余名守军连同他们的将军,胆子都差点吓破了。连真番人尊崇的玄刀神都被对方杀了,那还有希望吗?!



    不用说等到汉军那些排列成阵的高大楼船来攻打了,就只刚才那一个人过来,他们也将死无葬身之地。一刀连临海石涯都能劈开的人,永川口这半边城墙,估计更扛不住哇!



    因此,等到楼船行到附近用投石机发射了一通,黑鹰军士们连人带马被送上岸去后,才发现这里早已空无一人。这座不大的城里城外,守军连同居民,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元召跨上马背,看着一座空城不禁撇了撇嘴,回首对楼船上的人挥了挥手,拨转马头,带着麾下一千生龙活虎的黑鹰军勇士们,正式踏上了这块海外的土地。身后斜阳晚照,海天交接处云霞如血般鲜艳!



    直到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了,楼船上的人才收回了目光。随着旗语的指挥,所有的楼船开始调整方向,排开最新的阵列,劈波斩浪,一路向北而行。



    回到船舱中离开的少年曾经休息过的地方时,名叫刘姝的女子绝美容颜上,写满深深的牵挂。他虽然是那么厉害,可是孤军深入敌国境内,情况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万一事有不谐……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时,她连忙擦去了眼角的泪珠,回过头来时,自己的父王脸上正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在看着她。



    “姝儿,说说吧,那小子……你们的事还要瞒父王多久呢?”



    “什、什么啊!没有没有……什么事都没有!父王啊!你……。”



    刘姝郡主的脸色刹那之间变得通红,她大羞的低下头去,不敢去看淮南王了。



    “痴儿,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你的那点儿小心思,难道能骗得过父王的眼睛吗?我女儿的眼光可真是不错呢,不过,那小子的本事太大了,将来可是有些难以把握住啊。要不要父王给你出出主意呢呵呵!”



    刘姝终于忍住羞涩,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到淮南王刘安眼中满含着的鼓励和慰藉神色,她含眸的幸福笑意也满满的溢了出来……。



    大队楼船自海面上平阔而前,船上将士在警惕的观察着前方,他们的战争还需要一段时日后才能发生。



    如血残阳中,马蹄卷过土地的烟尘,大汉的龙旗和黑鹰旗下,英勇的汉家战士拔出了汉刀,身形矫健,前方,他们即将为荣誉而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