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仇与怨 转念间
    真番国三王子卫无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那位如神一般的师父,会在与敌人的决战中死去。他在青瓦山庄学艺八年,对金永吉有着怎样的修为,知道的非常清楚。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认知,当他带着手下心腹们兴冲冲地来到王险城外大营中,准备调兵遣将,去围歼在永川口那儿登陆的汉朝军队时候,听到突然传来的金永吉已经身死的消息,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这怎么可能?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然而当他听完详细的汇报之后,一颗心沉了下去,他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玄刀神果然死了,死在更强大的对手之下。



    卫无忌继承了卫王右渠的狠辣与残酷,被自己的父王期许为一个能干成大事的人。但这并不表示他没有人类的感情。早些时候金雪哲的死,已经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恨,本来以为师父亲自出马,一定可以报仇雪恨的,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如果说五千永川口守军的死,是属于国家仇恨的话,那么,现在添加上这两笔血债,真番与大汉军队已经是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卫无忌胸中怀着巨大的仇恨,命令最先准备好的三千先锋军先行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去永川口方向迎击出现的汉军,他咬牙切齿的下达了必杀令。对于出现在真番土地上的汉人,不要俘虏不留活口,要全部杀光,方能解心头之恨。



    卫无忌把这三千人派出去后,又命令心腹部将们,抓紧时间把大营剩余的近两万人整备完毕,随后出发。而他自己则骑了快马,在几十名护卫的簇拥下,风驰电掣的来到了云头山上的青瓦山庄。



    这个时候的青瓦山庄,已经是哀声一片。师尊金永吉的遗体被弟子朴友南背了回来,放置在了平日里众人聚集听师父讲解武学奥义的厅堂中间。几个同门正在一边哭着,一边给他整理遗容。



    无论金永吉生或者死,进到了青瓦山庄,卫无忌便不再是王子的身份,而只是众弟子的同门。大放悲声自然是免不了的,在生死面前,无论身份如何,一些感情会变的单纯。



    朴友南已经详细的把过程讲解了一遍,敌人的强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点,即便心中不服,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但对于师父最后留下来的遗言,大多数人的心中却并不赞同。



    “要青瓦山庄的所有弟子都不要提他报仇,从此后不理世间是非,专心研究武事……师尊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卫无忌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满脸悲伤的大师兄朴友南,问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朴友南神色很平静,他自从用不带任何感彩的话,原原本本的说完玄刀神与那个汉人少年的决战过程后,便低头静默着,没有再多说什么。此时听到来自同门的疑问,他也只是略微抬起头,看着躺在那儿的金永吉遗体,点了点头。



    “这句话是师尊临去时亲口所留。想来他的本意,是为了要大家不要去无妄的送死,我想,我们自当遵从。”



    卫无忌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玄刀神金永吉门下三千弟子,遍布真番国内各地,并且都是武艺高强之辈,这是一股庞大的力量,他正盘算着怎样好好的利用起来,又怎会因为一句话轻易罢手呢!



    “师尊不幸为奸人所害,我们正应该齐心协力,想尽一切办法去把那汉人元凶诛杀授首,为他报仇雪恨!如此,方不负他老人家教导一场。如果就此撒手不管,任凭敌人猖獗,又怎么对得起这些年师尊的恩情呢?身为青瓦山庄弟子,枉生于天地间矣!”



    他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鼓动性的,练武之人,胸中的血气遇到难平之事,终归是有愤慨郁积,虽然有师尊遗言在先,但在大部分人的心中,还是觉得要去报仇的,否则真的是余生难安。当下就有许多人大声附和起来。



    “三王子,师父这么做,是有深意的,不可鼓动同门妄自违背。想必师尊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们这样做。”



    朴友南虽然看到大家都已经是愤愤难平的神色,预感到有可能很难说服他们,但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又劝说了一句。汉军的强大,还有对手的武功之高,使他清醒地认识到,真番国这次可能要有劫数了。



    但青瓦山庄弟子们心中的仇恨,已经被卫无忌成功的煽动了起来。没有几个人再理会这位大师兄的话,一时间群情激奋,复仇的怒火已经燃烧在每个人心中。这样的气氛,在听到外面传报,说有大批来自中原的武人请求来祭拜玄刀神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这次来的人很多,有二三百之众,其中的几个面孔,朴友南和几个同门认了出来,他们就是几天前来青瓦山庄拜访过师尊的那些人,据说是来自于九州隐门的一股庞大势力。



    卫无忌大喜之下,以真番王子和青瓦山庄主事者的身份接待了他们。一番密谈之后,达成了某种共识。青瓦山庄将与这些人合作,寻找机会,共同诛杀那个名叫元召的汉人高手。



    听着他们的谋划,朴友南用白布把玄刀神的身体严严实实的包裹好,然后起身默默的退了出来。抬头仰望着青瓦山庄连绵起伏直到山顶的建筑群,心中涌过无言的悲伤,青瓦山庄,也许不久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永烈师弟,你……为什么也出来了难道你不想跟他们去为师尊报仇吗?”



    一声不吭跟在他身后的,是与他共同见证过汉人少年那无敌气势的朴永烈。这个最年轻的青瓦山庄小弟子,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抽出了玄刀神传给他的那把短刀,雪亮的刀光,反射出他眼中的寒芒。



    “师尊的仇,我要亲手报!但不是现在,而是在将来……。”



    大师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却没有再说什么,领着这个小师弟,心灰意冷的向后山走去,也许等到师尊归葬以后,替他守护好那处坟墓,就是自己余生的归宿了。



    复仇者们的密谋,还需要过些日子才能见成效。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共同仇人元召,正带领着意气风发的黑鹰军,穿越刚刚结束的战场,血色染红了黑土荒草,马蹄踏过满地尸骸,继续向前行进。



    此前的那场遭遇战,黑鹰军可以说是胜得毫无悬念。刻苦磨炼、养精蓄锐这么久,一旦得到释放,那种破坏力是十分可怕的。



    从开始进攻到结束战斗,也不过用了短短的一个时辰时间而已,三千真番步卒没有一个人逃脱。整个过程,在后面观战的元召骑在马上连动都没有动,这样的杀戮面前,他面色平静的犹如一池秋水。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韩嫣,忍着浑身颤栗的冲动,终于也拔刀加入了战团。当第一个真番人的头颅被他砍掉,一腔鲜血冲天而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上的战意也高涨起来。将门之后的因子在他体内复活,刀锋所向,绝不容情!



    元召没有杀一个人,但这三千真番士卒的性命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非是他残忍好杀,而是因为他深深地知道真番民族骨髓深处的品性。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片曾经被那位大贤箕子散播过仁爱种子的土地,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教化,反而培育出了许多魔种,无论是千年之前还是千年之后,在与华夏的交往中,狡诈多变、忘恩负义、投机取巧……这样的事一直在这里延续。



    由于地缘关系的缘故,历代王朝都把这里作为屏障华夏东北方疆土的缓冲带。无论是作为属国还是邻国,也无论是现在的真番还是后来的高丽以至再远些的朝鲜,因为他们的原因,在漫长的历史上,曾经很多次对华夏民族的安全造成过重大的影响。甚至有几次,严重的阻碍了华夏的发展进程,造成过不可估量的损失和伤害。



    这个地方生活着的人,是该给他们好好的立个规矩了,为了避免后代子孙的许多麻烦,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养虎为患今日成”这样的事,在元召的手底下永远不会发生。



    第一场胜利过后的黑鹰军士气大涨,这样的战争,简直是太爽了!大将军已经把一切都策划周详,根本就无需后顾之忧。所有将士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前进、前进!把挡在前面的敌人统统消灭就是。



    如同一股黑色旋风,夹裹着无可阻挡的气势,一日之间,突进二三百里,却并没有再遇到真番的大军。这一方面是因为兵贵神速,王险城中的卫王根本就没有想到,汉军会来的这么快,调兵遣将不及。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奉元召之命令,提前进入真番国探听清楚一切敌方情况的某些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当又消灭掉几股小队的真番地方士卒后,距离前方甘云岭还有很短距离的一处空无一人的小镇上,元召停下战马,看着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故人,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