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生死叹 杯酒间
    甘云岭绵延几十里,多是陡峭山壁断崖。山下只有西南和正南两个方向还算是开阔平坦。这些日子里,分几次汇聚过来的真番人,把这片能通行的地带,封锁得水泄不通,几个将军查看了四周的形势后,曾经得意洋洋的笑言,在三万多劲卒的包围下,就算是一只鸟也飞不出来。&/p>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事,如果被这些真番人知道,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早已经有人来去自如的进去过好几趟的话,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这么想。&/p>

    这么多从各地汇聚而来的军卒,有这几个将军分头统领着,驻扎在连绵相接的帐篷里,本来已经做好了要在这山区里度过冬天的准备。不过既然最新的命令是让他们速战速决,那就明天尽力一战,打完这一仗后好去领赏。&/p>

    金太中身为领兵将军,虽然对明天消灭汉军已经有着必胜的把握,但行军打仗的各种措施还是要去做的。比如暗哨警戒游骑小队四处巡查什么的,这也是最基本的军事素养。&/p>

    名叫金日丸的什长,是个肥壮的真番人,今夜,他负责带领一个十人的小队,在方圆几十里内巡查情况。这个任务相比较来说是个苦差事,谁也不想舍弃帐篷里和火堆旁的暖和,冒着风寒四处溜达。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军令难违,每晚的巡查任务谁抽到谁倒霉。&/p>

    好在所谓的夜间巡查,也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那些被困的汉军在山上又不敢不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敌情可探查。再说这是真番人的地盘,交战的军事禁区内,不相干的人也不敢靠近。就连较近的几个村镇上的人,也早已经拖家带口的暂时逃离,刀兵无情,谁也不想遭受无妄之灾。&/p>

    这些夜巡的兵卒们,早就有了经验。按照将军们划定的范围早早的巡视一遍后,就会寻找地方倒头大睡,然后一觉到将近天亮的时候,再按原路返回,一切无恙,任务就算完成了。&/p>

    今夜的天气却有些沁寒入骨,单薄的皮甲冷意难耐。明天就要大战了,今天夜里当然不会有什么事发生。胖子金日丸缩了缩脖子,忍不住低声咒骂了几句。然后毫不犹豫的吩咐手下兄弟们,找片树林生起火来,把在巡查途中用弓箭射得的几只野鸡弄干净了,架在火上烤熟,从怀中摸出偷偷带着的酒葫芦来,几个人一人一口喝了御寒。&/p>

    这种当地人自己的土酿滋味当然不会太好,不过也聊胜于无。身上暖和起来之后,金胖子开始夸夸其谈对几个手下吹嘘起自己的经历,这是他一贯的嗜好了,大家都已经习惯。反正长夜无聊,就全当是听着解闷了。&/p>

    不过等到听他说起上次立功曾经有幸被将军赏赐了一壶酒的经历来时,众人还是很感兴趣的。有几个也喝过那种从中原贩运来的烈酒,此时回味起来,只觉得喉咙里有些发痒,刚才喝下去的那种土酿,顿时觉得有些寡淡无味,两者对比天壤之别。&/p>

    “如果能让我彻底痛痛快快的喝一顿那烈酒,就算是战死沙场,也没有遗憾了!”&/p>

    火堆旁有人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士卒往往刀下死,将军难免阵前亡。既然上了战场,无论胜负如何,死亡和意外随时都会在眼前出现,每个人的心中想到这些,还是难免有些唏嘘的。&/p>

    “是啊!汉朝人酿制出来的那种酒,才真的是人间的绝品。这次打了胜仗,如果立下功劳,我也不要将军赏赐什么钱财,如能得到一坛烈酒,也心满意足!呵呵。”&/p>

    “不过是酒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说的也太夸张了吧……。”&/p>

    “呵呵!兄弟,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喝过那种酒。如果你有机会喝过一次,就不会这么说了。”&/p>

    “却是不信!……还是钱财来的实在嘛。还有啊,想喝酒,想发财,最起码先把命保住再说喽……!”&/p>

    熊熊燃烧的火堆旁,这一小队真番人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不时的互相嘲笑几句。没有人愿意打仗,更没有人愿意死亡,今夜还在喝酒谈笑,明天却不知道会不会阴阳相隔。这不仅是他们的悲哀,也是所有战士的悲哀。&/p>

    在这样的气氛中,有一些轻微的响动在四周慢慢靠近时,他们并没有人发觉。直到耳边有轻轻的冷笑声响起,金胖子和手下们大吃一惊,摸起身边的战刀翻身爬起来,紧张的看过去时,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群身份不明的劲卒已经包围了他们。&/p>

    真番人的第一个念头是遇到山匪了,但在下一刻,他们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一认识。不要说现在的甘云岭附近地方已经是战争区域,那些盗匪早已经跑得远远的。就算是遇到山匪出没,他们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赶主动凑到官兵眼前来找死&/p>

    而且,对方眼神中的凌厉杀气和手中所持对准了他们的锋利弩箭,让他们心中升起一种恐惧。&/p>

    “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胆敢、胆敢……。”金胖子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一句话没敢说完,因为他看到对方为首的那人把手中弩箭慢慢的抬了起来,正在用嘲讽的眼神儿看着他们。他毫不怀疑,对方会在下一刻一声令下,用弩箭把他们全部射死的。&/p>

    “喂,胖子,让你的人先把刀都扔下再说话!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对方说话毫不客气,大声命令着。&/p>

    听到那个年轻人带了敌意的话语,再看到四周那些人手中泛着寒光的箭弩,金日丸忽然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们是汉人!他毫不迟疑的就带头把刀扔到了地上,随后所有人也都扔掉了手中的兵刃。生死面前,保命要紧。&/p>

    韩嫣非常满意自己的收获,不用他吩咐,训练有素的黑鹰军战士早已经过去把真番人都捆了起来。在大战即将爆发前,能捉到十个活口,回去好好审问一番,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呢!&/p>

    黑鹰军驻扎的小镇,就在前面不远处。就在刚才,有派出去的夜间暗哨回去禀报说,有一小队真番士卒从甘云岭方向朝这边过来了,看模样应该是例行巡查的。&/p>

    这样的小事,当然不必去禀报给元召知道。正与公孙戎奴和张次公两位校尉在谈论事情的韩嫣听到这个消息后,却是十分兴奋,他马上自告奋勇带了二十几个黑鹰军哨卒,来捉生口。&/p>

    真番人太大意了,不过这也不怪他们,谁能想到有汉军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呢!虽然他们也已经听说过有汉朝的楼船渡海过来了,但在将军们口中,那支七凑八拼起来的汉朝队伍估计不用靠近永川口,就会被驻扎在那儿的五千水军解决了,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份儿。&/p>

    然而出乎意料,汉朝的军队竟然已经摸到了离围困甘云岭的大军不到二三十里的地方!在被押解着默默按照对方的指挥往前走时,金日丸和他的手下们心中都涌起无言的恐惧。虽然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但每个人都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p>

    行不多远,在月光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金日丸知道,他们被带入的是曾经巡查途中进入过的那座小镇。真番人在前几次的巡查中是在这儿休息过的,所以有些印象。&/p>

    每个人都被反绑了双手,带入到一个空荡荡的院子里。那个带头的年轻人大声警告了他们一句,不准高声喧哗,然后就进到唯一亮着灯光的那间房子里去了。&/p>

    每个真番人的心中都很惊惧,因为他们在静谧的夜色中听到了远近有马匹吃草料、打响鼻的声音,还有偶尔士卒的打鼾声,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们,有一支军队,就在这些附近的低矮房子里休息。&/p>

    负责看守他们的汉朝士卒手中钢刀泛着寒光,使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老老实实的坐在冰冷的石阶上,等待着未知的命运。就在他们忐忑不安中,过了不长时间,房间里有轻快的脚步声传来,有一个很年轻的声音轻笑着说了一声什么,然后在几个人的陪同下,从那处光晕之中走了出来。&/p>

    几支火把照亮了庭院,金日丸偷偷抬头去看时,只见在几十名精锐的汉军劲卒簇拥下,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边走边对身边的几人小声说话,仿佛是怕惊醒了熟睡中的其他人。&/p>

    “不用这么麻烦的,没什么必要……让你们好好休息睡觉的,跑出去捉人呵呵!精力有些旺盛嘛。”&/p>

    那少年说话很随意,带了玩笑的语气。可以看得出来,周围的人对他十分恭敬,听到他这样说,也便附和的轻声笑起来。这么轻松的气氛,好像他们不是来打仗,而是来游玩儿的一般。&/p>

    “小侯爷,既然人都已经抓来了,不妨问上几句嘛,说不定有些用处呢。”&/p>

    听到身边的人这样说,那被尊称为小侯爷的少年,无所谓的笑了笑,脸上竟然露出顽皮的神色,指了指为首的那个最胖的真番人俘虏。&/p>

    “喂,那个胖子,就你吧。说说……你现在最想干的事是什么?”&/p>

    名叫金日丸的真番什长有些愕然的抬起头来,他不明白那少年侯爷问自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是在自己临死前戏弄一下吧?想到这里,神色间带着满满的悲伤和苦涩,他喃喃自语了一句。&/p>

    “……临死之前,如果能喝上一壶你们汉人的烈酒……也算是没有遗憾了。”&/p>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