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强兵遇 杀对决
    同一个夜晚内,王险城景阳宫,如同崔明贞猜想的那样,真番王卫右渠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接到了确切的消息,从永川口登陆的汉军骑兵,在前进路上与真番军队进行了第一次接战。www



    “你说什么!我们的三千步卒竟然为一千汉军杀的片甲不留这、这怎么可能!”



    卫王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赶来禀报此事的三王子卫无忌,眼光像是要吃人。



    也不怪他感到如此吃惊,虽然先前永川口的损兵折将让他非常愤怒,但也只是愤怒而已,他的念头只是报复。汉朝的楼船虽然厉害,但那只是在海上,他从来不相信千里长途跋涉而来的汉军会在陆地上讨得便宜。



    自己的手上有十万军队,又有匈奴人的帮助,汉军不来则已,既然来了,必定让他们有去无回。上次的三万汉朝大军都被打败了,这次的四五千人,又能济的什么事?



    卫右渠并不认为这件事应该自己亲自操劳,把它交给三王子去办就可以了。这个无论从性格还是行事手段都非常类似于自己的儿子,卫王现在的心思已经越来越偏向于他。



    前几天,在大殿之上当着群臣的面,卫右渠亲自把那最精锐的两万御营兵马指挥权交给卫无忌的时候,已经透露出了很多信息。他的心思在许多人心中已经看得很明白。



    没错,卫右渠想做的事,就是和朝中一些人猜想的一模一样。他要借着这次与汉朝军队交战的机会,树立起三王子的威望,让他统领着这支最精锐的军队,去打败入侵的汉军,从而真正地确立他的地位。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不错,但是很可惜,仿佛老天也不愿意帮助这位三王子啊!先是他的最大助力,那位青瓦山庄的玄刀神败亡身死。然后又出兵不利,派出去的三千先锋被全部歼灭了,只有两三个逃兵跑回来报信。www这是一个不祥之兆!



    三王子卫无忌是在青瓦山庄祭拜师父的时候,接到兵败消息的。他在吃惊之下,顾不得再与那些人商议怎样找仇人报仇,带着护卫们飞马急匆匆地赶回景阳宫,来报信与卫王知道。



    “父王,此事千真万确。据回来报信的人说,那支骑兵人数虽少,但装备精良,极其彪悍。看来,我们的预先估计不足,是要好好的重视起来了。这次来入侵我国的,也许是汉朝一支最精锐的军队!”



    卫无忌虽然平日里桀骜不驯、盛气凌人,但并不表示他是一个没脑子的人。恰恰相反,此人与他的父王一样,都算得上是枭雄之辈。



    卫右渠皱着眉头来回走了几步,儿子说的没有错,看来是要好好的抽调出兵力,把这支汉军骑兵去尽快的消灭掉,否则他们在境内乱窜,还不一定会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危机。



    “无忌,你马上统帅王险城外御营兵马,亲自去南路迎击那支骑兵,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死,绝不能让他们跑掉!”



    “父王,不可!”



    听到卫无忌大声抗令,卫右渠不禁一愣,他盯着自己儿子的眼睛,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你怕了吗?不敢去与他们交手了?”



    景阳宫外宫灯摇曳,黑夜的光影中,有零星的雪花开始从半空中坠落飘舞。也许,冬天的大雪就快来到了。卫无忌收回目光,他最怕寒冷,不喜欢冬天的雪。



    “父王,城外的御营兵马不能动,城内的万余守军更不能动。孩儿不是怕上战场厮杀,而是要在此牢牢地守护好王城和父王的安全!”



    “此话怎讲?形势何至于此!”



    卫王缓和了神色,淡淡的摇了摇头,他不相信汉军四五千人这么薄弱的力量,会对王险城构成什么威胁。



    “有备无患,不可不防啊!骑兵作战来去如风,汉军虽少,也须加以防备。毕竟父王万金之躯,身系国运,不能有丝毫的闪失。而且据打探来的消息说,汉军楼船已经从永川口沿海北上,看样子是要走上次的老路,入大同江顺流而下,直到中游来攻取王城。所以这城内城外的几万人马绝对不可轻动,需要积极备战以逸待劳才是。”



    听到他说的如此肯定,卫王略微思索片刻,不由得点了点头,很是赞同三王子的见解。



    “无忌,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可有御敌之策”



    卫无忌在来的路上,已经暗中筹划过一番,此时他胸有成竹,并不迟疑,马上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父王,如果汉朝的楼船真的从大同江上来,并不足惧。上一次的汉军船队是怎么覆灭的,这次就让他们重蹈覆辙就是,这一点暂时无需多虑。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那股已经窜入境内的汉军骑兵消灭掉。他们从永川口登陆后,要想往北来袭击王城的话,起码要经过三四十道关城,我们在这些关城内驻扎的兵力,加起来起码也有五六万了。有这么多的军队,在这一路上难道还围剿消灭不了区区的千余汉军吗?呵呵!”



    “王儿言之有理!好,我马上就派飞骑传令晓谕各处驻军将军,以王令牌督战,让他们全力探知汉军踪迹,尽快地消灭。如果在谁的手中放跑了他们,本王绝不轻饶!”



    卫王心中大定,在五六万人马的围剿下,他就不相信了,孤军深入的一支疲惫之师 ,难道还能逃脱得了!



    “另外,匈奴人既然这次要求我们帮他们侵袭汉朝,那么在此之前,他们当然应该全力帮助我们真番解除后顾之忧。那位匈奴将军古牙朵不是在酒宴上也说过嘛,父王但有所命,他一定会效力。话说那五千匈奴人被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过了这么久,也该到了他们活动活动的时候了!”



    “无忌,还是你想的周到!你不说,父王还真忘了有这么一支厉害的力量在我们真番驻扎着呢!对,汉匈本来就是天敌,既然他们的骑兵在此有机会相遇,怎么能不好好的较量一番呢?此事想必古牙朵万夫长也是十分愿意的。哈哈哈!”



    卫王心中大悦。汉朝的骑兵再厉害,能厉害的过匈奴铁骑吗?五千对一千,胜负那还用说吗!吾无忧矣!卫右渠用赞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儿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无忌,父王没有看错你啊!可恨满朝文武贵臣,平日里阿谀奉承,紧急关头却无有可担大事者。能解忧者,唯有吾儿无忌也!这件事就委托给你了,一切准予以本王的名义行事。去吧,好好干!”



    卫无忌大喜,连忙拜倒在地,恭敬应命。有了父王的这最后一句话,他手中的权力就太大了。除了调度军马杀灭汉军之外,有些他很久以来就想做的事,不妨都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了结了吧!



    景阳宫宫闱间的暗斗与别的王朝没有什么两样。一些矛盾由来已久矣。只不过在卫王的巨大权威下,那些暗涌都浮在水面下,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罢了。但遇到外来的激流时,终究会突然爆发的,那时的破坏力,将会无比巨大。



    第二天,匈奴万夫长古牙朵听到卫无忌带来的出兵请求后,果然非常痛快的应允了下来。这位匈奴人当中的猛将,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儿,这次好不容易独领一军来到真番国,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这个独当一面的机会他岂能放过。上次引着五千铁骑包抄后路大败汉军,杀的还没有过瘾呢。



    “请三王子转告卫王知道,此事无需他再挂虑,只专心安排好征伐汉朝的事就好了。区区千百汉朝骑兵,只要匈奴勇士一到,管教他们尸骨无存!哈哈哈!”



    匈奴万夫长兴高采烈的召集起全部人马,分享了卫王赏赐的大批犒赏三军之物,然后拔营出兵,去寻找自己的猎物去了。



    卫无忌率领着一众心腹们看着这些匈奴人烟尘滚滚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心中暗自得意。真番国力虽弱,但只要善于利用这种“火中取栗”的手段,在强国夹缝中间生存,也未尝不可以博取最大的利益。



    正要转身回城之际,却忽然见远处有一众残兵慌张狼狈的逃窜而来,卫无忌心中不由得有些惊疑,果然,片刻之后,他就得知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



    甘云岭大败!三万多真番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大将军金太中死于乱军之中,汇合后的汉军总计五千人马正杀奔王险城方向而来!



    刚才还自以为得计的真番三王子和属下们面如土色,彻底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他们的心中油然而生起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汉军竟然三战三胜,加起来差不多已经有四万真番军队葬送在对方手上了啊!这真是一支只有千骑的队伍干出来的他们都是三头六臂飞天遁地的人物吗!



    卫无忌已经顾不得再想其他了,谁能想到几天的功夫内,巨大的危机就骤然来临呢!如果那些匈奴人也挡不住这支汉朝骑兵呢……?他一边打马如飞回城报告卫王这个惊天噩耗,一边心急如焚的做着最坏的打算。



    同一时刻,在离此几百里外,雪花飞舞中,如同黑色的飓风卷过大地,头戴红缨战盔的黑鹰骑士们纵横驰骋过旷野阡陌、流水人家、城镇与关卡……千山暮雪尽在身后,前方敌人无不望风披靡!



    在昨夜飞夺的渌口关休整一夜之后,元召率领着意气飞扬的部下们踏出关口,将旗之下抬头远望,前方平野阔红日初升,光芒万丈。挥刀指向处,三百里外王险城,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