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酒意多 人成魔
    天上开始下雪了,虽然只是零星小雪,但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对于在异国他乡征战的黑鹰军来说,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敌国的军队,也不是行军的艰苦,而是天气的变化。/p>

    临海气候本来就是多变,早上出时还是红日初升,这只不过半天的功夫,就开始雪花飘零。元召在马上看了看彤云密布的天空,皱了皱眉头,看来要加快行进度了,必须要抢在大雪落下之前赶到大同江边,与大汉楼船汇合。否则在这样的天气里长期暴师在外,对于骑兵来说,是致命的伤害。/p>

    听到大将军的命令,说是要暂时分开行动,让左将军荀羽带领着四千汉军步卒随后赶路,而黑鹰军骑兵要独自行进时,荀羽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恭敬的以属将的身份接受了命令。/p>

    自从甘云岭战役黑鹰军大获全胜,被困汉军全部被救出以来,左将军荀羽和他原先的那些部下们,就一直跟在黑鹰军后面共同作战。这一路千里行来,亲眼目睹英勇无敌的黑鹰军骑士们过关斩将、勇不可挡,连败敌军如入无人之境。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大起波澜,这才是真正的世间强军啊!/p>

    只不过短短三五日的时间,在真番国土上接连攻破数十座关城,到得后来真番地方军队几乎就是望风而逃,听到黑鹰军的马蹄声早就跑的没影儿了,穿州越县兵不血刃!/p>

    打仗打到这么威风,紧紧跟在后面收拾残局的荀羽早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不仅是他,四千汉军步卒将士皆是如此。现在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也要加入黑鹰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p>

    这样的心思,在将士们的撺掇下,荀羽在元召的马边已经说过好几次了,但元召每次只是笑笑,不置可否。这些经过残酷环境磨炼劫后余生活下来的汉军,都积累了宝贵的作战经验和顽强的心理素质,是一些真正的好苗子,黑鹰军的扩充当然需要他们。/p>

    但元召不是一个单纯的将军,他还是朝堂上的重臣,在对待这样的事情,他一向把握的很有分寸。荀羽毕竟是皇帝亲自任命的左将军,在没有回到长安经过皇帝允许之前,他是不会擅自越权做出任何收编决定的。再说了,黑鹰军这支必将越来越强盛的军队,他不想染指太深,这是大忌!/p>

    不过,在这个需要将士们共同团结效命的时刻,元召也不会冷了他们的心。他答应了荀羽,只要大军平定真番回到长安后,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达成他们的心愿,让他们成为真正的黑鹰军骑士。/p>

    荀羽自然是满心振奋。这几天仗打得这么酣畅,终于彻底的解了被困甘云岭的憋屈。对于元召此时轻骑飙进的提议,他身为领兵将军,当然知道这是最稳妥的办法。距离王险城不过只剩了三百多里的路程,此刻分头行动,正当其时。/p>

    “黑鹰军只管前进就是,后面的局面,末将自会料理的好。祝大将军马到之时,攻克王险城,建立殊世功勋!”/p>

    荀羽和手下部将一起拱手送别。元召拍了拍他的肩膀,互道珍重,然后飞身上马,黑色飓风重新席卷飞雪而去,残影后唯余蹄声飒沓……!/p>

    同一时刻,匈奴万夫长古牙朵正把一碗酒大口喝完,然后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米酒的味道自然比不上草原的烈酒,更不能与汉朝的美酒相提并论,但能在这个行军途中喝到,已经是很不错了。部下匈奴骑兵们马不停蹄的赶了几百里路程,骑在马上早已经感到很疲乏,是应该好好休整半天了,这儿倒是一个好地方,有吃有喝的,关键是……还有这么多标致的真番女子!/p>

    这片三面临海的半岛地区,在卫满称王建立真番国之前,中原对它的统称其实是叫做高丽,当地的大部分民众被称作高丽族。/p>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许是山海灵气的孕育,高丽族中的女子大多都生得肌肤白嫩、颜色动人。又素来能歌善舞,出过许多难得的美人。/p>

    在中原历代王朝中,一些帝王慕名于高丽女子的美艳,往往会强令其国君把美人当做一种贡品进贡,为此甚至不惜大动兵戈,酿成了许多人间悲剧。这其中就包括千古大帝秦始皇和雄才大略的汉武帝。/p>

    高丽女子的美,在于自然淳朴。就如当前古牙朵和他的部下们眼中所见的一样,那些因为见到大军害怕而躲闪到街边屋檐下的女子,虽然穿的都是布衣钗裙,但却难掩其美。/p>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人变成魔的话,那一定就是酒了!/p>

    匈奴人好饮酒,而且好掠夺和占有,遇到好的东西,就要抢过来受用一番,这是他们长期与野兽为伍而习得的一种天性。/p>

    而且,匈奴人遗传自祖先的血液中,满含了暴虐的成分。暴力的因子占据着他们的身体,刀、箭和烈马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鲜血和杀戮才是他们感到快乐的源泉。/p>

    美,就是用来破坏的!那种亲眼看着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在自己手中破碎、陨灭的感觉,也许才能安慰匈奴人那种天生孤独的心灵。/p>

    片刻的功夫就喝完了一大坛酒的匈奴万夫长,决定让部下们在这儿好好的休息半天,养精蓄锐后再去寻汉军决战,反正这是在别人的国土上,战斗,没有那么急迫。这段空隙里,到时不妨趁机放松一下。/p>

    当已经带了几分醉意的古牙朵,斜眼看到从一户高门楼的大宅子里走出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十分俊俏的女子时,他的嘴边掠过了一抹邪恶的微笑。/p>

    朴家集的所有人都在大街两边呆呆地站着,看着眼前那些匈奴骑兵大吃大喝的场面,虽然心中充满了怒意,但没有人敢于说什么。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本来是一件自己人庆祝的大喜事,却未曾想招来了这些不之客,把好好的酒席都糟蹋了。/p>

    朴家老太爷在族人们的簇拥中,安静地站在自家门口。从那些带队的真番随从们进来交涉开始,他就已经命令族人们去暗中告诉所有人知道,都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p>

    朴老太爷经历过太多事了。不过就是舍些钱财而已,让他们好吃好喝一顿,然后打他们心满意足地离去也就是了,这点损失不值得什么,只要别节外生枝的出什么事就好。/p>

    然而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往往你怕什么它就会来什么。有些该生的事,是怎么躲也躲不过去的,这是劫数,更是命运!/p>

    下着小雪,天气有些清冷,朴家大宅中的夫人们见老太爷出去了这么久还不进来,怕他的身子骨受不了,就打家中的一个女子抱了裘皮袄出来,给老太爷穿上御寒。/p>

    大家族都是子女众多,出来的女子是大少爷朴永烈的表姐。老太爷接下衣服后,就使眼色让她赶快回去,在这样的场合下,家中女子抛头露面的多有不便。/p>

    然而,变故就在这时候生了。匈奴万夫长把手中的酒碗重重的在桌子上一顿,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伺候的真番随从们,那领头的人会意,连忙走过来问匈奴将军还需要什么?/p>

    古牙朵对附耳过来的那名叫李顺的三王子随从低声说了一句话,李顺神情稍微一滞,然后又连连点头答应,直起身来,径直走到了朴家大宅的台阶下。/p>

    “老爷子,匈奴将军看上你家刚才出来的那个女子了,让她过去伺候吧。要是伺候高兴了,说不定有重赏,这也是你们家的福份。听到没有?赶快去叫人吧,休得怠慢了!”/p>

    听到这话的人当时都神情大变,朴家太爷更是心下一沉,他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生了。/p>

    “官爷,那怎么能行!请去将军面前好好的解说一番,家里人都怕生,姿容丑陋,不敢近前伺候。如果将军不嫌弃,我们愿意供奉一笔钱财,以供军爷们路上享用。”/p>

    李顺皱了皱眉头,他虽然心中有些不耐烦,但看到对方眼中的祈求之色,他还是转身回去了。大家毕竟都是真番人,还做不到那么冷酷无情。/p>

    但他没有想到,等他陪着笑传达完了对方的条件后,古牙朵当时就把眼瞪起来了,他一脚就把面前的桌案蹬翻了,站起身来,借了酒意,怒气勃。/p>

    “怎么?我们匈奴勇士为了保护你们免受汉人的侵略,不辞辛苦来到这里征战,难道连这点儿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岂有此理!今天本将军必须要那女子过来伺候,不仅如此,所有的匈奴勇士们也需要安慰,去让他们好好挑选一下,送些容貌上还看得过去的过来,算是作为大战前的犒赏了!哼!”/p>

    李顺和旁边那些真番人的脑袋都嗡了一下,感觉今天这朴家集的人要倒霉了。但他们也没有办法,更不敢出手阻拦。如果真的惹恼了这些匈奴人,不要说他们会翻脸无情,就是回去后三王子也饶不了自己啊!两相比较,还是先顾及自身安危要紧吧……。/p>

    同一片天空下,西山飞雪中,练完刀的朴永烈开始穿越山林,往家的方向走来。而另一边转过山脚处,迎着雪花扑面,有十几匹马的影子出现,马上骑士红缨玄甲,黑袍汉刀。/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