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情意重 仇恨深
    这些汉军楼船的船舱,与从前的那些船有很大的不同。剑湖船坞的建造者们,根据元召所画出来的图纸,又进行了一番合理的改造,里面显得更宽阔,也更加实用。

    淮南王自从见到这种楼船以后,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们。还在淮南的时候,就经常坐在船上随军演练。这次横渡东海,乘风破浪,尤其是在见识到楼船装配上武器之后的威力后,他更是感觉,自己拥有这样的一支楼船水军,是多么让人感到豪迈的事。

    舒适的船舱中,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绣毯,四周装饰豪华,这是淮南王自己的座船,当然要显得与众不同一些,才与他的身份相符。

    一张宽阔的几案,两人对坐,有淡淡的酒香充满了这片空间。四周有几人相陪,正在听自家王爷和征东大将军谈论。

    自永川口分别这几日之后,再度见到眼前的少年,众人目光中所包含的内容,已经与从前又大大的不同。就连淮南王心中也是涌起无限的感慨。

    用文武双全、智计无双来形容这位小侯爷,现在已经没有人觉得过分,因为这是一种最公平的评价。以前大家听闻的都只是他的敢作敢为,虽然也是佩服,但终究只是个人武勇罢了。

    然而这次不同,马踏敌国千里山河,连战皆胜,攻克数十座关城,真番国十余万人马无有敢掠其锋芒者。现在逼近王险城下,聚集备战的敌军竟然畏之如虎,没有一个将军赶来主动挑战的,都做消极防御之守势。这样的威风,在他们的所知所闻中,可与比肩者寥寥无几。

    淮南王的感慨又与别人有些不同,他心中羡慕皇帝刘彻可真是有福气啊!竟然能够得到这样的人相助。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早些遇到他呢?这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

    不过,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己女儿在不远处角落里,不时偷偷往这边瞧过来的目光时,心中又有些暗自欣喜。没想到,这小子与姝儿会有缘分,那就好办了,以后要得到他的助力,想必他绝对不会推辞的。

    船舱中的气氛,很轻松。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顺利的平定真番国,任谁都有了必胜的信心。现在就看最后这一战怎么打了。不过,听元召刚才语气中的意思,他好像已经制定出了什么攻克王险城的办法似得。让大家的心中有些好奇的很。

    “小侯爷,楼船的作用,恐怕对攻打王险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啊!大同江南岸离的城墙太远了,投石机的威力达不到。床弩好像还能起些作用,如果船上汉军登岸,真番大营的军队来江边作战的时候,倒是可以让他们尝些苦头。”

    元十三挠了挠头,有些很不情愿的样子。他知道元召一定不会让他领着从长乐塬带出来的那些水上兄弟上岸作战的。真番国的水上军队早已经被消灭的一干二净,已经用不着他们再动手了。这岂不是说,接下来,他们就只能在楼船上看热闹了嘛!

    果然,不出他所料,元召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楼船水军的作战任务到此为止。你们只要好好的看守好这些座船,不要让真番人有机可乘来趁机放火就行了。攻打王险城,是用不到你们上岸的。”

    元十三耷拉下头来,低声咕哝了几句,终究不敢反驳元召的意见。这是小侯爷的一片好心,自然不能不知好歹。

    儿就要离开,并没有得到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刘姝郡主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大战当前,他身为主将,自己也无法可想,更不能随意任性。只得委委屈屈的跟在后面,元召见无人注意,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包裹递给她,然后一笑之间径直去了。

    刘姝却先没有打开来看,仍旧是盯着他的背影,见他上岸之后马蹄踏踏逐渐走远,这才收回目光,微微叹了口气。连忙回到船舱中,打开那小包裹时,却见是一副分开五指的粗布棉絮手套,戴在手上,大小合适,甚是温暖。风华正茂的女郎紧紧的抱在胸口,心中甜蜜无限。

    大同江南岸就是真番三万大军的军营,元召行走的路线,是绕过王险城西,从山岭之间小道穿行而过,到烟鹰军驻地,不过几十里的路程。

    冬日里天烟的早,此时早已经是暮色四合时分。元召飞马转入山间时,道路崎岖,只能缓缓而行。他抬眼四望,远处山林莽莽苍苍,在这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一人一骑显得格外渺小孤单。

    蓦然,他神色一动,停驻了战马。前方十余丈外,许多潜伏在烟暗中的人影开始出现。灌木丛中、大石头后面、树冠之上、道路两旁,涌现出来的影子烟压压一片,点燃了火把后,这片空间的形势逐渐显现出来。

    元召骑在马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并不说话。他的身影,被火把拉的很长,在五六百人的包围中,像随时就要被淹没一般。

    来的都是高手,从那些人的身形纵跃之间,可以看得很清楚。元召眯起眼睛,无数的刀光剑影在火把照耀下发出寒光。这些人中,有一大部分都身穿白衣,束发间系得一根白带子,这身装束,倒似是与他不久前交手过的玄刀神金永吉一模一样。

    另外,夹杂在其中的是一些身穿汉人服色之辈,人人手执兵刃,面色不善,呈一个半圆形把他紧紧的包围了起来。

    在最前面的几人显然是领头者,火把的光亮照耀下,看的明白,马上那少年正是他们共同的仇人元召!为了等现在的这个机会,他们已经跟踪筹划了好久了。现在终于等到他,都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今天必须把他的性命留下来!

    遗念,不再理会凡尘中事,在云头山专心修炼武学。不过,师尊之仇不报,却怎能立在这世间!更何况,尔等大汉军队凭借弓马之利,在这片国土上肆意杀戮,我等身为玄刀神弟子,岂能袖手旁观不闻不问。今日便先诛杀你这首恶,以警示汉人!”

    青瓦山庄的一众弟子也随声相和,群情激奋。看架势就是要一拥而上对其乱刀分尸的局面了。

    “你们确定?真的能杀得了我吗?”一个嘲讽的语气打断了他们的话,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