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毕其功 于一役
    一刀逼退劫杀者,打马回到黑鹰军驻地的元召,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他现在需要重视的是,刚从王险城中传递回来的一条最新消息。

    计划中的行动时机已经定下,就选在明天晚上的宫中宴会上。到时候四大家族和卫离人王子早就联络好的人,会在宫中突然发难,劫持卫王。同时,会打开王险城南大门,到时候举火为号,希望汉军能够及时接应。

    元召卷起来那张写满字的布条,满意的笑了,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在进行着。如果行动顺利的话,后天早晨,汉军的大旗就将在王险城城头上飘扬了。

    虽然其中的变数,不可不防。但元召在心中早已预定了胜利。事到如今,他将要考虑的不再是怎样去与守城军队作战,而是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服民心,迅速的把局势稳定下来,以便于为下一步把这三千里地山河划归到大汉疆域内,提前打好基础。

    征讨胜利以后,把真番之地归于大汉,这是早在元召离开长安之前,就与皇帝陛下定下的国策。这块域外之地,与其等到后来带给中原无数麻烦,还不如现在就把它掌握在手中,按照自己的方法,好好的改造掌控起来。元召很有把握,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彻彻底底的改造成汉人,让他们从此以后成为大汉帝国的助力,而不再是累赘。

    元召终于对全体汉军下达了备战的命令,这当中既包括黑鹰军,也包括荀羽率领的四千汉军步卒。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自然尽皆振奋。这么顺利的就要攻陷敌国王城了,连同离开长安时候开始算起,现在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这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

    将士们自然没有元召想的多,在他们的心里,只要能打胜仗就行了,朝堂上的那些事,不是他们需要去考虑的。这次征伐真番,只要再拿下王险城,那可就是灭国之功,封赏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的。最主要的是一种荣誉感,这么难得的大胜利,日后说起来,曾经参与其中,与有荣焉。

    有赵远率领着“玄机”精锐人员在王险城内运筹,元召非常放心。即便是有什么别的变数,他相信他们也一定能够克服的。曾经经过自己亲手培养的这支精英队伍,如果连这一点儿都做不好,那他自己只能承认自己输。

    不过,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元召笑眯眯的看着夜色中王险城的方向,很期待那里即将进行的精彩大剧。

    王险城内外的气氛还是很紧张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谣言在城里到处流传,那些普通的民众在这样的氛围中,也都已经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汉军就要打来了!那支战无不胜的黑鹰军据说已经离城不到五十里了。未来的命运究竟会怎样,这些王城中的居民,心里都没有底。不过那些传言,还是很让人安心的。汉朝军队从来不会乱杀无辜的民众,他们的敌人,是作威作福顽固不化的卫王和他手下的贵族大臣们。

    不光是普通民众,一些城中上层人士的心里也有很多慌恐,卫王的军队到底能不能打败即将到来的汉军呢?谁的心里也没有底。

    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卫王在景阳宫中召集了一次盛大的宴会,为将到来的大战打气。被召集而来的人包括一些军中将军、朝廷大臣、还有一些王室贵族等。为了应对危机,卫王打算做出一定的牺牲,该封赏的封赏,该鼓励的鼓励,总而言之,为了消灭来侵犯的汉军,钱财官爵他已经都不在乎,只要能继续维护他的统治就行。

    该来的人都来了,就连据说已经卧病的国相崔明贞也抱病前来,坐在自己的席位上,虽然脸色有些不太好,但也勉强支撑着。

    卫王扫视了一遍坐好的人群,心中多少有些安稳下来。他今天之所以要这样做,却并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听从了身边幕僚们的建议,说是应该借这次机会,给臣民们一个鼓舞。他想了想,也有道理,所以才答应了下来。

    被他倚为臂膀的将军金太中已经死了,座中的四五位将军统领着城外的全部兵马,而城中一万守军由玄朴将军率领,守卫南半城。两万御营兵马则交给了三王子卫无忌,戍守北半城,严防汉军楼船军队突袭。

    酒宴之上,卫王进行了大批的封赏,来参加的这些重要人物,几乎人人都得到了赏赐,各种称颂之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都在大表忠心,一时间,倒是十分热闹。

    日色渐晚,天已薄暮,掌上灯来的时候,卫王已经带了五六分酒意,说起当前的局势,却一句话也不提兵败之事,只是大肆吹嘘匈奴单于的允诺,派去的使者已经传信回来,马上就会有几万匈奴铁骑兵发辽东来解真番之困。区区汉军不用怕他们,只要能把王险城牢牢地守住,用不了几天,这些汉军就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许多不明真相的臣子贵族自然是大为兴奋,随声附和着卫王的腔调,谴责着汉军的可恶。当然也有许多人已经通过某些渠道知道那五千匈奴骑兵灭亡的消息,此时再听到卫王对匈奴人的依靠,心中就有些大不以为然。

    崔明贞今晚滴酒未沾,旁人知道他生病,自然不便劝他。听着卫王和群臣们的高谈阔论,他与附近邻座的四五人暗中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有些略微的波动,既有希望又有淡淡的悲凉。

    也许今夜过后,真番国就将不复存在了。自己这些人将要做的事,在后人眼中也不知道是义举还是叛逆。约定的时辰就快到了,成功与失败就在此一举,也不知道等卫王成为阶下囚之后,又是怎样的表情?

    今晚却有着明亮的月光,虽然有些清冷,不过在这样的月光下进军、入城、杀人,应该也是一件很特别的事吧!起码在现在的韩嫣心中有着这样的激动。

    黑鹰军与四千汉军步卒,都已经埋伏在离王险城南城门不足十里的丘陵起伏间,他们在静静地等待着某个时辰的到来。

    “城内已经策动了内乱,就在今夜,举火为号后城门将会大开,毕其功于一役,也只在今夜!”

    在临行之前,元召当众对他们讲过的这句话,每一个汉军将士都记在心里。怪不得大将军都兵临城下了还不慌不忙,并不急着攻城,原来早已经都安排好了啊!

    远处的山林寂静,今夜无风,战斗前的等待是无聊的,元召倚在一棵树边,边想着事情,边用一把匕首把砍来的竹子作成竹笛,借此来消磨时间。真番平定后,汉军的楼船,就可以交给淮南王他们出海去闯荡一番了。自己已经画出了一副详尽的东海诸岛图,反正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就让他们去探寻吧。

    至于自己和属下汉军的行止,他也已经有了决定。在几天前,从长安远道而来的那位使臣,带来了皇帝的慰问和赏赐。同时也带走了元召给皇帝的一封奏章。

    在这封奏章里,元召已经明确的表达了自己对真番归属的想法,那就是彻底的划归汉域。请皇帝和朝廷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出制度,划出所属郡县,派遣官员前来接收安抚民众。

    今夜潜伏在此准备夺城的兵马有五千人,除去黑鹰军之外,荀羽那四千多汉军也已经都配备了战马。这些马匹,是来自上次的那支匈奴骑兵队伍,人被活埋了,战马当然不能浪费,这些可都是草原上的烈马,正好用来装备荀羽的步卒。

    看着部下一色的高头大马,左将军荀羽就别提多兴奋了,加入黑鹰军的想法便更加强烈。此时他心中暗下决心,待会儿进城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表现,绝不能逊色了黑鹰军将士半分。

    当元召把竹笛的最后一个音孔掏完时,他手上的动作微微停了一下。片刻之后,有一个人影蓦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看得出此人是极速奔来的,神情间带了焦急之色。元召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元侯,楼船上出了点儿状况,就在刚才,有大批来历不明的高手夜袭,把郡主掳走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淮南王刘安身边寸步不离的韦陀,见到元召后,客套话来不及说,直接就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元召心中一惊,他忽然有一种预感,这应该是那些找自己寻仇的人做的。

    “怎会如此!那些人说过什么没有?”

    “来的都是些高手,我为了保护王爷安全,与十几个人缠斗,分不得身,却没想到他们会把郡主捉走。临走时他们留下了话来,王爷命我立刻来找你,让你想办法救回郡主。”

    韦陀边说着,边伸手递过来一块布条,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想要救人,让元召亲自来青瓦山庄!”

    自己的预感没有错,果然是那些人阴魂不散,自己有心放过他们一马,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刘姝身上!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所有身边亲近之人的安危,就是元召的不能触碰之处。既然如此,他便不再容情。

    “回去保护王爷吧。顺便告诉他,郡主自会安然无恙的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