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红缨染 当纵横
    《大汉帝国史?名将录?霍去病传》记载:“……汉匈相持,大战未。寒月末,霍去病以随军校尉率队出击,遇匈奴白羊王部众万骑于雁门关外。去病先斩其白马护军将,后以百骑冲阵,大破之,遂马踏敌营,追亡百里,擒王而还。此破局之战,为河南战役第一功也……!”/p>

    在大汉帝国平灭匈奴的战争中,双方一共进行了三次大的战役。分别为河南战役、河西战役和漠北战役。/p>

    而这一次河南战役的开局,谁也未曾想到,就是有一队汉军百骑的自主行动而开始的。在冷兵器时代,领着一百骑兵去冲杀一万匈奴铁骑,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昭昭青史铭刻无误,后人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它就在这雁门关外,漫天的飞沙扬雪中,真实无比的生了!/p>

    在两军对阵的战场上,如果说兵器的犀利和力量的对比是决定胜负主要因素的话,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也同样的至关重要,那就是信念和勇气。/p>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样的道理,每一个领兵作战的将军都会知道。但军心锐气一旦挫动,就很难回身再战的道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明白的。这需要明察秋毫、审时度势。/p>

    其实认真说起来,现在不过刚刚十四岁的霍去病也还并没有这种敏锐察觉全局的能力,她所凭借的,是一往无前的气势和毫不退缩的勇敢。而对于眼前的形势来说,有这一点儿就足够了。/p>

    白羊王的部众们纷纷拨转了马头,开始往大营的方向回去。天气的寒冷加上心中的沮丧,就连几个部将千夫长都有些垂头丧气。无论那前面汉军有没有埋伏,他们都不想再战了,还是回到大营去好好的呆着饮酒取暖,等到耶律王统帅制定好了作战方略,再共同出击吧。/p>

    飞雪连天,枯砂荒草,朔风夹杂着雪花,打在他们裹紧皮裘甲胄的后背上,撤退的阵型显得有些杂乱。不过并没有人在意,匈奴人一贯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章法,不管是冲杀还是撤退,积习难改。/p>

    雪下得有些密了起来,几片雪花落在了白羊王的脖子里,他不禁缩了缩肩头,低声咒骂了几句。正要打马而行时,忽然就听到了有呐喊声从身后传来。白羊王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汉人在后面为他们自己呐喊壮胆呢,可是随后听到的密集马蹄声,让他心头一跳,感觉到了不妙。/p>

    和这位部落王一样察觉到情况有变的匈奴人还有很多,只是当他们急忙回头想要准备迎敌时,却已经来不及了。/p>

    一声宛若龙吟的长啸彷佛就在耳边响起,那是狂奔之下的天山龙马出的振奋之音。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马中之王的嘶鸣,匈奴骑兵座下的许多战马一下子就炸了锅,乱踢乱蹦的想要挣脱开大队奔跑,整个的骑兵队伍开始乱了起来。/p>

    匈奴骑兵们心中惊骇万分,不明白自己这些一向驯服听话的战马是怎么了,骑兵连马都控制不住,还怎么和敌人打仗?有的匈奴人便随着马匹奔跑起来,有些则乱糟糟的挤成一团,一时间晕头转向。/p>

    然而,死神是不会给任何人时间的。在这生死关头,黑鹰军更是没有人会心慈手软。被热血和激情鼓舞起来的巨大杀敌勇气,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大的释放。/p>

    挤在一起乱糟糟的匈奴骑兵队伍,承受了九臂连环弩全部的杀伤力。黑鹰军连瞄准都不用瞄准,在驰马临近的途中,只管以最快的度射出去,然后装匣,再射击,再装匣……每一个人在与匈奴骑兵接战之前,都已经把随身所带的弩箭全部射光了。/p>

    对于混乱中的匈奴骑兵来说,这样的杀伤力是巨大的,而对他们所造成的威慑力,更是巨大。成千上百的匈奴人就在这如雨的弩箭攒射中死去了,悲惨的呼喊造成了一片惊惧,许多匈奴骑兵根本不敢去看后面究竟来了多少敌人,他们开始打马没命地逃窜。/p>

    白羊王早就在心腹护卫们的保护中当先走了,他的心中同样是惶惶惊惧,马也慌人也慌,已经无暇去看敌人情况了,既然失败已经难以避免,那还是先率众逃命吧,能逃回多少算多少,先回到大营安全了再说。/p>

    终于追上了最后面的人群,黑鹰军骑兵们抡起了手中的汉刀,开始收割生命。眼睁睁看着一百倍于己的敌人在眼前四散奔逃,任凭宰杀,这种感觉,简直就是让黑鹰骑士们都忘记了生死,只管杀吧!/p>

    汉刀、长枪、腕弩……所有的武器都用上了,一百黑鹰骑兵在那袭猩红披风的率领下,化身成了一只可怕的怪兽,在后面紧紧的驱赶着狼群,匈奴人只要跑的稍慢的,马上就会死于非命。就这样一直衔尾相接的追杀了下去……。/p>

    雪花飞卷着扑入怀中,朔风吹的披风猎猎作响,龙马不知道已经越了多少马头,手中的那杆梨花枪,枪头也已经与那簇红缨一样被血染的殷红。十四岁的霍去病所向披靡跨越千军,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跑在最前的那股人马,她已经记住了那个曾经立在匈奴王旗下的身影。/p>

    擒贼当擒王!元召教过的这个道理,她一直牢牢的记在心中,不管那个万骑主将是什么人,今天,她势必擒之!/p>

    眼看着前方大营已经到了,在几十骑簇拥下的白羊王长舒一口气,心中稍定。他此刻简直是羞怒万分,怎么也没有会想到,措手不及之间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落到这么狼狈的下场,还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人马呢,回营以后安定下来可要好好的清点一下,如果损失太多的话,下一步在部落间的生存就有些艰难了。/p>

    不怪白羊王想的多,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这就是**裸的现实。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的部落,早晚会被别人吞并的,这就是狼群的生存法则。/p>

    不过,事实证明,白羊王确实是想多了。因为,也许从此以后,这些事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遇到霍去病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克星,注定是他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事。/p>

    万骑出动以后,留守在大营中的人并不多,此时看到自家王爷狼狈的逃回来,他们心中惊骇莫名,早已经都跑了出来迎接。下一刻,他们看着败兵身后的场景,马上脸色都变了。/p>

    白羊王的一口气还没有喘上来呢,在手下们的惊恐大叫中回头看时,不禁魂飞天外。该死的汉军,竟然、竟然一直紧跟着追到大营来了!/p>

    继续跑吧!白羊王连马都没有下,径直穿营而过,一路怒吼咒骂着向北,继续逃亡之路。/p>

    白羊王的一万多骑兵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除了死去的那些,在这一路败逃中,四散而去的多,只有一少部分还紧紧跟着他。虽然偶尔也会有停下来的勇敢者试图阻挡住黑鹰军的追赶脚步,但无一例外都被秒杀了。/p>

    白羊王刚刚跑出大营范围,霍去病的马蹄已经踏进了前营,纵马之间刺死两名挡路的敌将,梨花枪在雪花中如同银蛇出洞,在所及范围内出现的敌人纷纷倒地毙命,都是一枪锁喉的招数。/p>

    龙马踏营而过并不作停留,即便是黑鹰骑士们还并没有能跟上来,她心中也无丝毫的惧意。已经能看到前面那些人马的背影了,她用膝盖轻轻顶了顶龙马冠军的肚腹,在它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p>

    “加把劲儿哦!我们一起去捉前面那个穿锦貂裘的家伙吧。”/p>

    冠军仿佛听懂了她的话,昂长嘶了一声,四蹄力,疾若闪电,一跃数丈,直奔而前!/p>

    白羊王又听到那震慑人心的马嘶声,已成惊弓之鸟。连忙大声喝令赶快分派人手去拦住来将,千万不要让其追上来。/p>

    身边一员心腹偏将一咬牙,招手率领十几骑左右一分,然后迅回转马头,各执手中弯刀一起砍向势若奔雷而来的那一人一马。/p>

    霍去病马势不停,手中梨花枪抖起几个硕大的枪花,带马而过之间,惨叫声响起时,死尸早已纷纷倒栽于马下。这杀人杀的太溜了!那几个侥幸躲过者,吓得刀都举不起来了,是真正的亡魂丧胆,打马就往远处逃跑了。/p>

    这些小喽啰,霍去病现在已经没有兴趣去追杀了,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敌方主将白羊王。说是迟,那是快!天山龙马的爆力,可以说是当世无双,眨眼之间,就已经追了个马头接马尾,梨花枪舞动如缤纷乱雪,保护在白羊王马旁边的那些匈奴勇士们死伤落马者众。在真正拿出十分本事的元召嫡传弟子面前,马上骑兵没有人能挡得住第二枪!/p>

    最后只剩下的十几骑,在又怒又怕之下大吼着一拥而上,企图合而杀之。霍去病单手执枪遮架弯刀,一手拔出赤火剑,回手砍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此番激战,当真骇人心魄。/p>

    白羊王听着身后部下们的惨烈声音,心都要蹦出来了。忽觉身子一轻,已经飞离马鞍,重重跌落在雪地上,他痛苦的喊出声,却见硕大的马蹄踏在了头边,冰冷的雪溅在脸上,马上笑吟吟犹带稚气的人正在看着他。/p>

    “还要跑吗?”/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