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巾帼梦 梅花开
    云中郡黑鹰军驻地,接到从雁门关传来的最新消息后,车骑将军卫青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霍去病安然无恙,平安归去,而且大获全胜,创造了一个战争的奇迹。



    不过战报上的最后一句话,又让他有些忧心。霍去病回到雁门关之后,也许是在追敌激烈的战斗中侵染了风寒,有些发烧生病了。



    不过他虽然心中挂念,却也无法可想。身为一军的主将,在当前紧张的形势下,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需要做。尤其是今天从雁门关随军而来的这批辎重,让他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



    “这些,都是李将军令我们来转交给黑鹰军的,请卫将军派人清点核对,以便回报。”



    雁门关随军押送物资的校尉把手中的清单交给卫青,拱手施礼,态度十分恭敬。自从他们亲眼目睹那百骑黑鹰军创造的奇迹后,对这只黑色战袍的军队,便有了重新的认识。



    卫青致谢过后,派帐前校尉苏建领人前去交接,各种事宜不必多说。目送着他们离去后,卫青转过身来,脸上浮现出笑容,对旁边的一人招手示意。



    “赵兄,辛苦啦!多谢小侯爷的美意,这些保暖物资来得太及时了,有了它们,将士们就可以减少许多因严寒所致的伤亡了。这可比什么犀利的武器来的重要啊。”



    赵远也笑了笑,点了点头。他与卫青是老相识了,彼此也不需要太多的客套。



    “小侯爷在那边发现了这种棉絮,填充衣物十分保暖。平定真番大局之后,他便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先期赶制了这几万套棉衣送来北疆,后面的还需要分几批运来。保证在长城防线的十万汉军每个人都穿的暖暖的,免受风霜之苦,以最好的精神状态,打败进犯的匈奴人!呵呵,这可是小侯爷的原话。”



    卫青心中泛起暖意,在这严寒的天气里,这样的支援,比什么都要珍贵。闪舞小说网www他心中已经有过一个模糊的作战计划,之所以没有发动进攻,除了时机还未成熟之外,将士们能不能抵御得住突袭途中的严寒天气,也是让他难以下定决心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并不是他顾虑太多,而是对于汉军来说,客观存在很难克服的一个难题。落雪后的塞外,马上就会滴水成冰,到时候不要说克敌制胜,刀在手里恐怕都握不住。要是有将士因为寒冷而死,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正是怀着这样的重重顾虑,卫青就算是把那个综合各种情报而制定出的作战计划推演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能够彻底的下定决心。



    现在好了,看着面前的几个校尉穿戴上全套的保暖衣物后那种兴奋劲儿,卫青决定稍后再好好的与他们研究下与匈奴人的作战,也许,大战马上就会开始了。



    轻柔而保暖的麻布棉衣,填充的是厚厚的新棉絮,贴身穿在里面,外面再束上甲胄,一下子就暖和了许多。每个人都还有一套暖融融的耳罩、手套、护膝、棉靴之类,全部穿戴起来,曹襄、公孙敖这些人便在互相嘻嘻哈哈打闹着,气氛很是热闹。



    黑鹰军来到云中之后,还并没有与匈奴人进行过一次像模像样的战斗呢,反而是最不起眼儿的校尉霍去病,领着她手下一百骑兵,自己跑出去打了个大胜仗!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六七个黑鹰校尉们,心中的羡慕就不用说了。他们既为自己同袍取得的巨大胜利感到高兴,又都心痒难忍,出兵作战的心思已经急不可耐了。



    卫青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躁动,大战早晚会发生的,不过一切都要从大局出发,要联合好雁门守军之后,制定好详细的作战计划,才能一战必胜。身为一军主将的谨慎,使他决不允许自己打一次无把握的仗。



    “霍去病无大碍吧?赵兄,来的时候可曾见到”



    作战的问题,还需要稍后研究。卫青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第一次随军战斗的霍去病。这时身边都是自己人了,他也就不必顾虑别人说他过于担心。



    赵远收敛了笑容,真实情况,有些严重。



    “两天之前,我从雁门关出发的时候,曾经去看望过她一面。她身体没有受什么伤,就是发烧的厉害……据军中医者说,这就是伤寒之症,已经服了几次熬制的药物,只不过见效甚微。”



    中军帐里的人,心情都变得很沉重。伤寒之症,可轻可重,全凭个人身体素质和造化了,轻者十天半月就可自己好转,而重者就有可能殒身丧命,也是十分常见的事。



    “难道,会有危险吗?唉!她年纪太小了,从来没有吃过这些寒苦。如果因此……吾之过也!”



    卫青声音低沉,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确实,如果刚刚崭露头角的霍去病因为感染伤寒而有不测,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卫将军不必如此伤感,对此类疾病虽然军中医者没有什么良方,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就在我动身来此时,崔弘兄弟已经骑了那天山龙马,飞奔去找小侯爷求救了。因此,大家请勿挂心。”



    卫青霍然抬起头来,其他人也一起惊讶地围拢过来。性子急些的公孙敖已经一把抓住了赵远的胳膊,大声急忙发问。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小侯爷已经从真番国回来了他现在就在北疆”



    赵远肯定的点了点头,刚才只顾着别的事,最重要的事却还没有来得及说呢。



    “真番国大局已定,全部归附汉域。小侯爷早就已经上奏天子,划郡为治。因此,等到朝廷派去的官员接手以后,他安排好一切事宜,便率领着三千骑兵护送着辎重队伍,从辽东沧海郡入境后,派我和崔弘、聂壹领人押送辎重来此军前。而他亲自领着骑兵队伍,将要穿越匈奴东部草原而来,因此,我的另一个使命,就是来对雁门李将军和卫将军通报此事的。”



    听他说到这里,卫青的心中开始剧烈的跳了起来,他有一种预感,元召一定有了一个稳妥的作战计划。那会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吗?



    “如此说来,他是想领着部下们从匈奴侧翼一路杀来了”



    卫青压下心中的激动,问出了大家都翘首以待的问题。



    “具体小侯爷是怎样的作战意图,他还并没有明说。不过听他的意思,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他必然会派飞骑来通报的。这一点,卫将军到时候自然就会明白。”



    卫青略一沉吟,心下了然。他深知元召素来行事都是最善于把握时机,一旦被他敏锐的觉察到最合适的战机,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出手,一击必中,这就是他独特的风格。



    既然有东路这支精锐力量在策应,那这场仗就更好打了,说不定会取得意想不到的巨大战果,出于对元召的绝对信任,所有人都振奋起来。



    “但愿小侯爷能够及时赶到,只要他出手救治,任何病症,都绝对手到病除!”



    元召的医术,那还用怀疑吗!当初他是怎样开始被世人所知的不就是以无双妙手为窦太后祛除眼疾之苦而得来。只不过这些年,医术通神的本事,被他那些别的光芒所遮盖住了,倒似乎是被世人遗忘了一般。



    “看来,大战之前,自己很有必要去一趟雁门关了。除了亲自看一眼霍去病才放心以外,下一步对匈奴人开战,是到了该好好与元召、李广碰碰头的时候了……!”



    两万黑鹰军的主将、车骑将军卫青终于下定了决心。



    雁门关将军府中,单独辟出了一处院落,几天之前单骑擒王的英雄霍校尉,现在就在此处养病。院子里的雪已经有半尺多深,映得到处一片银白。有一株腊梅,就在院角静静地开着,雪中梅,梅中雪,娇艳的格外让人心疼。



    聂壹负手立在房檐之下,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自从他来到雁门关后,霍去病就已经发烧的很厉害。全身滚烫,偶尔会剧烈的咳嗽,这是逐渐加重的病症。



    这种有可能致命的伤寒,军中医者根本就治不了。聂壹动用了家族的力量,请到了附近百里内最好的医士,可是各种药物手段,依然没有见效。那些苦涩无比的草药,本来就难喝的紧,对于此时已经几天没有好好进食的霍去病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到得后来,她即便是已经昏昏沉沉,也咬紧牙关,一滴也不再喝了。



    聂壹实在是束手无策了。他深深地知道元召对这个嫡传弟子是如何的钟爱,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意外,他不知道元召会怎样的伤心。现在最大的期盼,就是崔弘赶快找到率军突进草原的元召,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昏昏沉沉躺在房间里的霍去病,现在已经不是那个绽放出无敌锋芒的英雄,几天时间就瘦了一圈的脸颊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平日里那双灵动的眼眸此刻却不想睁开。因为她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师父就坐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怕睁开眼,这个梦就醒了……。



    却正是:



    风动暗香来,小萼琼枝绽粉腮。



    点点寒英盈翠袖,情似初开,意似初开。



    疏影覆苍苔,万里江山绾玉钗。



    眼底光阴无限好,花落谁怀,心落谁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