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人如痴 心似海
    世间好梦易醒,噩梦也难醒。每一个人都会做梦,并且在一生当中,会做许许多多的梦。有些梦境也许会成为真实,有些梦中的美好,则永远不可能实现。/p>

    烧好几天神智已经有些迷糊的霍去病现在就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个头顶扎着两个朝天辫的丫头名叫小冰儿,她依然是那个在街头被几个大孩子欺负的女孩儿。/p>

    在那些记忆中,那个冷漠的母亲好像从来没有管过她的生死,只是生下来就完成了任务一般,任她自生自灭,也许倔强和坚韧的性格就是从那来的吧。那个冷冰冰的家中没有任何温暖,自从懂事起,她便整天往外跑。就算是在街头打架,也好过回去承受那些刻薄。/p>

    又黑又瘦的黄毛丫头,怎么能是几个身材壮实的半大小子对手,还有一个可恶的胖子,总是喜欢捉住她的胳膊,去採她头上本来就不多的头。不过就算是被欺负的再狠,小冰儿也从来没有哭过,她用尽全身力气与对方扭打。/p>

    见到她竟敢反抗,那几个名叫大牛、二牛、狗蛋之类名字的家伙,便会更加一边嘲笑着,一边把她一次次的推倒在地,几只脚在她身上和脸上踩来踩去,不一会儿就会鼻青脸肿了。/p>

    被欺负狠了的小冰儿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抱住了一个人的腿,恶狠狠地便张嘴咬了上去,这是她最后的武器,所以那牙齿咬得很深,死死的不松口。/p>

    忽然,天空就在这时候变了颜色,太阳不见了,乌黑的云层遮蔽了一切光芒,躺倒在地上的小冰儿看到刚刚和她打架的那几个家伙,面目开始变得狰狞,竟然变成了匈奴人的模样,而且在他们的身后,还出现了千军万马,奔腾汹涌着朝自己所在的地方踏过来。/p>

    大地仿佛都被震动的翻滚起来,小冰儿感觉到自己好像在往一个深渊里坠落,她可被吓坏了,惊吓的全身都被汗浸湿透了。可是她全身没有力气,躲也躲不开,喊也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即将到来的粉身碎骨,却无能为力。/p>

    那些狰狞的面孔犹如魔鬼一般扑过来,高头大马像一座座小山,巨大的压迫感,让她喘气都觉得有些困难。眼看得就要踏碎她小小的身体,却忽然有一双坚定有力的手猛然从天际伸了过来,把她牢牢的托在掌中,所有的一切从她脚底滚滚而过。然后随着一声霹雳般的巨响,都化为了幻象。/p>

    小冰儿忽地感觉到了什么,她知道是谁来救自己了,那一定是师父!虽然她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才开始有了师父和巨大的依赖,但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么认为的。/p>

    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使劲抱着那手掌,大声的喊了出来:“师父……!”/p>

    可是那声音是如此弱小,在辽阔的苍穹下,无边无际的黑色云层中连一点儿响声都听不到。她急得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可是真的要哭出来了呢!/p>

    就在她急得要昏过去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似乎是从天边传来,又似乎就贴在她的耳朵边。那声音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温暖。/p>

    “醒了就把眼睛睁开吧,睡得可真是,够久了呢!”/p>

    太阳终于刺破了云层,一束光芒打开了心灵的窗户。已经沉睡昏迷了八天时间的霍去病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想要从梦境中醒来,看到最真实的真实!/p>

    只是,当她第一眼看清楚了安静坐在身边守候的那个人时,很少哭过的倔强少女终于再也没有忍住,她哭了,而且是嚎啕大哭!/p>

    依然是一身黑鹰军校尉装束的少女哭起来用“梨花带雨”这个词显然是极不合适的,不过用“涕泪横流”又显得太埋汰了,那我们就马马虎虎,用“泪落如顷盆大雨”来形容好了,可以极其形象地展现这妞见到最亲切之人的委屈情绪了。/p>

    时隔一个半月之后,在这北疆的烽火前线,大病初愈的少女终于再次见到了她此生的领路之人。此刻,她不再是单骑冲阵力擒敌酋的黑鹰军校尉,也不再是那个令万骑丧胆的无敌英雄。在这个人面前,她只有一个身份,她是他的弟子和追随者。/p>

    时间大约是午后时分,落雪的天气里房间有些昏暗。到处已经经过彻底的通风,不再有那些残留的药渣气,当然,这是依照她的意愿去做的。这几天里,她尝尽了喝这些草药的苦头,如果可以的话,余生她绝对不想再去喝一口。/p>

    现在的房间里很安静,在当中的那张几案上,插在土瓶中的一束腊梅,在娇艳的开放,有淡淡的香气充满着四周,深吸一口,头脑很是清醒。她虽然一直是率直的性子,但在病后初愈的心情中,看到这新鲜的色彩,竟然心中感到异常欢喜。/p>

    “你的病刚刚好,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安静的环境和良好的心情,唱唱歌儿,看看花什么的,好好休息,争取快点儿好起来啊。哦,我先去给你弄点儿吃的。”/p>

    房间中的这些自然都是元召的布置,想起他那会儿出去前说的话,小冰儿悄悄的抿起嘴巴,无声地笑了。不过随即想起元召胳膊碰到门边呲牙咧嘴的样子,她的脸又慢慢地红了起来,缩了缩身子用被子包起头,在慢慢的想着此前生的事。/p>

    自己的牙齿很锋利,咬起人来一定很疼,不过很可惜,这厉害的武器咬的不是梦中的敌人,而是元召。/p>

    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抱着他的胳膊牙齿狠狠地咬在上面,这一幕,每当让她想起来,简直就想有条地缝钻进去算了。这简直是太可恶、太难为情了!/p>

    那两排深深的牙印,都渗出了血渍,可能会留下伤痕。可是他却怕惊吓到自己,就那样忍着,一动都没有动,直到她彻底地从噩梦中清醒过来……少女的眼中又慢慢地涌出了泪珠儿,这半天的功夫,她流过的泪,可能比她这十几年的总和都要多。/p>

    肚子里终于又咕噜咕噜的乱叫起来,好饿啊!师父既然赶来了,他一定会做可口的饭菜给自己吃吧不知道会是什么好吃的呢……如果现在有一头牛也会吃得下啊!整整瘦了一圈儿的少女舔了舔嘴唇,心中无比期待。/p>

    被“病人”寄予无限期望的“厨师”,现在正在将军府后院里精挑细选着食材,他要做一顿可口的营养餐,给大病初愈的弟子好好的补补身子。/p>

    说起来,元召能够及时赶来,还是多亏了天山龙马的功劳。所谓病来如山倒,霍去病烧那么严重,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如果不好好救治,伤寒的后果也许会很严重。这几年跟着元召也粗通一些药物之理的崔弘,马上就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危险。/p>

    同门学艺六七年时间,崔弘与小冰儿的感情早已经形同兄妹,虽然她总是倚仗着师父的宠溺欺负自己,那也只是他们的日常打闹而已。此时间她病的如此严重,崔弘自然心急如焚,不由分说就跨上龙马冠军飞驰而去。/p>

    顶风冒雪,不畏严寒,马儿仿佛也精通人性,知道此行是去救自己主人性命,因此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力奔跑起来,神骏非常,一路踏雪凌霜越岭过河,终于在第二天下午时分,寻得了元召和三千精骑的踪迹。/p>

    听到崔弘焦急的说完她的症状,元召马上就判断出小冰儿这就是在战斗中受了风寒,导致邪侵入体,即后世俗称的“重感冒”。在医疗条件落后的这个时代,其致命性非常高,因此他不敢怠慢,马上对公孙戎奴三人交代了一下,命他们先暂停行动,做好警戒,原地待命。他自己则跨上龙马,直奔雁门关而来。/p>

    等到连夜赶到雁门关后,与李广见面简略叙述几句,一切来不及细说,便直接来到后院房间,见到了已经昏睡几天病势愈加沉重的霍去病。/p>

    看着躺在那里全身滚烫两颊赤红的这个弟子,元召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史书所载去病“骄而不自省,轻战而不惜己身,以至于英年早逝”这样的评价,看来还是很中肯的。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又如何能够保持生命的长久呢以后还是必须要强迫她逐渐的改正啊!/p>

    虽然这么重的伤寒对于普通医官来说已经是束手无策了,但到元召手里,那还是有办法可以医治的。聂壹早已经按照元召的吩咐准备好了所需的一切,于是在长乐侯的神医圣手之下,当夜烧症状就有所缓解,而到了这第二天午间,虚热消退清明渐生,霍去病终于慢慢的清醒了过来。/p>

    所有人对长乐侯高明医术的惊叹与佩服自然不必多说。元召细心的给这个立下大功的弟子烹制好了几样精致的食物,亲自看着她慢慢吃完,精神也渐渐好转,他终于放下心来。又从随身所带的行囊中取出特意给她带来的一套棉衣,吩咐她穿上保暖,身体还没有恢复之前千万不能再反复受寒,要不然就麻烦了。/p>

    终于吃了一顿可口饭菜后,身体已经初现婀娜的少女战士脱去了束身的紧衣,心中砰砰乱跳着换上温暖的棉絮战袄,心中一面胡思乱想着,一面偷偷抬头去看时,却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元召早就不在了。心中不由的又失望又羞涩又怀恋……。/p>

    将军府议事厅中,注定是大汉帝国开启盛世时代的三个军魂人物李广、卫青、元召,坐在了一起。一场伟大的战役即将开始!/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