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风去疾 识劲草
    无论是雁门还是云中,汉朝的将士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都得到了紧急动员,做好了临战前的最后准备,战争的号角即将吹响!

    而与此同时,从匈奴王庭派出的援兵正在奔赴草原东线,同样是三路攻击的打算。随后,遵照大单于发布的命令,飞火勇士开始出动,按照平时掌握的蛛丝马迹,开始在草原上展开对汉朝细作的全面清查。

    不得不说,国师张中行的判断还是十分准确的,这次大军出动的消息之所以被提前泄露,而使汉朝军队提前做好了防备,没有取得突袭的效果,归根结底,就是有大量的敌对势力潜伏在王庭内外,通风报信所造成的。

    这其中既包括汉朝派来的细作,也有匈奴内部对单于羿稚邪不满的人。当初羿稚邪发动变乱,杀死他的父汗而篡夺单于之位,为了消灭那些反对者,进行了残酷的杀戮,在这一过程中,大批的草原民众包括一些贵族都悲惨的死去。而那些幸存者们,在选择屈服的同时,早已经把仇恨的种子埋在了心底,如果当机会来到的时候,他们自然会选择复仇。

    流亡在外的余丹王子,才是当初老单于可汗指定的王位继承人,这一事实,王庭内外的人都知道。因此,通过这几年余丹那些追随者的积极渗透,在王庭的高层贵族们中间出现几个叛徒,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些人的叛逆行为,虽然一直都进行得很隐秘。但在这一次的彻底清查中,他们却都没能逃脱。因为这一次出手的是飞火,在这个神通广大的组织开展行动后,几乎没有什么黑暗角落能逃得过他们的眼睛。

    本着宁可杀错,不能错过的原则,大批被有所怀疑的人都没能幸免于难。落入到飞火手中,基本上没有能够活下去的可能。一时间风声鹤啸人心惶惶,许许多多的匈奴人在这次行动中被清洗掉,从中原而来的潜伏者,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杀戮、屠灭、追捕、逃亡、血泪、壮烈……短短几天时间之内,这样的较量,在许多黑暗中进行着,鲜血染红了信念,生命祭奠了忠诚!

    就住在离王庭不远的那个部落某贵族门下的奴仆中,有个姓夜的中年男人,已经在这户主人门下五六年时间了,平日里负责放马牧羊打理棚圈的一些杂活。

    匈奴贵族畜养的奴隶们是不能有自己名字的,因此在五六十个奴隶当中,姓夜汉人的称呼便是夜老六。与那些名叫阿七阿八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在黑暗当中,夜老六却是有自己名字的,他的名字叫“夜猫”。这当然是一个代号,是他所统领的一个二十多人的小队对他的统一称呼。

    在六年之前,夜猫还并不知道国家和民族的定义是什么,也不明确自己身上的一身功夫有什么用处。那时他还是中原第一大帮流云帮的一名堂主。

    就在那年冬天,在大雪之后的长乐塬上,流云帮主郭解被废去武功,然后天子亲自下旨问斩诛灭三族,从此以后,他们这些人从昔日作威作福的江湖中人一下子变成了阶下囚,成为被某人“劳动改造”的对象。

    那惶惶不安的最初几个月里,夜猫和所有从天下各郡县押解到长乐塬上的流云帮众一样,是戴罪之身。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是什么,也许不久之后终究免不了一死吧?势力如此庞大的流云帮在一夜之间就真正的风流云散,使他第一次认识到何为国家的力量。

    不过夜猫后来很幸运,他和很多身手敏捷的帮众被主宰他们命运的那个人亲自挑选了出来,分别赋予了他们新的生命。

    经过长达一年时间多的专门训练之后,连同夜猫在内的第一批二百多人加入了一支新成立的军队,那军队的名字叫黑鹰军。不过,他们不是正式作战的士卒,而是属于一个有些奇怪的部门。当时他们每一个人并没有真正了解自己将要接受的是怎样的使命,直到有一天长乐塬的那位侯爷对他们亲自说了一番话后,所有人才明白属于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去做这件事,会有很大的危险,也许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永远没有机会再回到中原,也许会付出自己的生命。如果决定了的,我会亲自负责你们的一切。只要你们不负大汉,我也绝不会负你们……!”

    虽然过去了这几年,可是在派遣他们来草原的前夜,长乐侯当众讲完一番关于国家和民族的定义后,对他们最后说过的这几句话,夜猫依然记得很清楚。当时并没有人退出,他们全部义无反顾的上了路。

    到今天为止,一同来草原的那二百人,夜猫并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还活着多少,那不是他需要去操心的事。他只是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的按照秘密联络人的吩咐,搜集自己所能知道的全部重要信息,然后把它们传出草原,送到遥远的汉家国土上。

    暗中行走的危险,自然充满了刀光剑影,有许多次差点就葬送了性命。他都凭着高超的身手和机敏渡过了劫难,把许多有用的信息成功的传递了出去。包括这一次的匈奴十万铁骑突袭,最开始的情报就是出自夜猫的手中。当然,消息是从自己的匈奴贵族老爷那儿得来的。

    如果说最开始几年的时候夜猫心中还有些迷惘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心志已经非常坚定。尤其是听到过的几次关于黑鹰军威名的消息,竟然有一种叫做自豪的东西在他胸中嬴荡。因为,他也是属于黑鹰军的一员!

    跟着夜猫在草原上牧马的有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主人唤作斩木,是匈奴人掳掠人口而来的孤儿,之所以是孤儿,那是因为他的父母亲人被匈奴骑兵的弯刀都杀光了。听完他的遭遇之后,夜猫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自己暗藏的唯一一把短刀送给了他。斩木对夜猫很亲近,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把他当做了唯一的亲人。

    夜猫没有亲人,在匈奴没有,在中原也没有,他有时候会想,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够有命再回去中原的话,他一定会把斩木当做自己的儿子带回去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或者说是他没有想到催命的时刻来的这么快。当夜猫统领下的那二十多人在一夜之间失去联系或者失踪之后,他感觉到了惊恐和不妙。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厄运就来临了。

    寒夜清冷,雪落无声,出动的飞火勇士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清除。这户匈奴贵族是老单于效忠者的秘密终于还是被发现了,暗中为流亡的余丹王子通风报信的事自然藏不住。而今晚领人负责行动的是飞火组织中的两位厉害人物,离火和七火。

    一袭火红的天山野狐皮裘就是他们的醒目标记,只要看到这种装束的人出现,没有人不感到心惊胆战。并没有费多大功夫,在砍掉几颗人头之后,他们就得到了他们想知道的一切。

    有汉朝的一条大鱼就潜伏在那座不起眼儿的帐篷里,离火和七火这次想捉个活的。他们悄悄的超四周打个手势,几十个轻捷如同火狐的影子迅速的形成了包围。月光照得雪地惨白,那些坐骑的马脖子下悬挂着的一颗颗汉朝细作头颅同样惨白而且死不瞑目。

    帐篷整个被用套索拉倒的时候,里面却并没有人。雪地上一行淡淡的几乎看不出来的足印直直的去向了后方的灌木丛中,性情暴烈的七火飞身而起如同一头夜鹰扑向那边,几声兵刃相格的声响过后,两个人同时闷哼了一声,有一道背负了孩子的身影迅速的没入树丛消失了。

    “嘢呵!没想到哇,这汉朝细作倒是个高手,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七火甩了甩受伤的手臂,用嘴尝了尝鲜血的滋味,呲了呲牙,露出野兽嗜血般的狰狞笑意。刚才他第一时间发现对方的踪迹,扑过去交手之际竟然发现对方与自己的功力不相上下,两人各自受伤,这让他又惊又喜,果然,这是一个重要人物无疑。

    有马的嘶鸣声从那边响起,然后,马蹄声踏破雪夜草原的宁静,直向东南方向跑去。离火与七火对视一眼,冷笑着招呼众人上马,随后追了下去。在这茫茫草原之上,要想从飞火的手上逃跑,那是势必登天还难!

    凭着自己的敏锐察觉和从来没有落下的一身功夫,终于逃得性命的夜猫辨别了方位,俯身在马背上拼命地向大汉所在的方向逃去。在他身前坐着的是那个孩子斩木。夜猫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要想从飞火的手上逃的性命,也许是件很难的事。但只要有一份希望,他也要去拼命。这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斩木的性命!

    从黑夜到黎明,几百里的草原之路上马匹在亡命奔跑,间或的战斗不时在进行着,追上来的飞火勇士已经有七八个死在了他的手上,而这位逃亡者也已经受了好几处重伤,只是他拼命的咬牙坚持着。夜猫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看着那太阳升起的地方,好像那里就有他的希望。

    马匹已经非常疲惫,眼看就快跑不动了,身后追兵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已不到几丈距离,斩木惊恐的把身子缩在他的怀里,也许下一刻死亡就快来到了吧!

    “夜猫叔,快看,有一队金甲金马的神兵从太阳里飞出来了啊……!”

    蓦然,那瑟瑟发抖的孩子瞪大了眼睛惊叫起来,仿佛看到了一个奇迹。

    老铁!还在找&ot;汉血丹心&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