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气凛凛 马萧萧
    代号为夜猫的男子,当年能够做到流云帮堂主的位置,自然有他独到的本事。尤其是加上这几年在草原上磨练出的心智,论起单打独斗,他却也不惧怕任何人。/p>

    不过,当彻底的卸去了伪装之后,一路拼杀下来,他才现,想要从飞火手中逃脱,是件很困难的事。对方那些人的身手,没有低于自己的,如果不是他舍却了性命拼着身体受伤,采用了以命搏命的方法才杀伤了几个,恐怕根本就逃不出王庭的范围。/p>

    然而还是不可能活命的,连夜逃亡至此,离着大汉的边境还有二三百里路程,而索命者已经追到了马后,被杀死的结局,也许就在下一刻!这儿终究是敌国的草原,没有人会来救援。/p>

    阴冷的笑声是那个与自己交过手的敌人出来的,夜猫知道他很厉害,只这个人,现在身受重伤的状态下他恐怕一招都挡不下,更何况,身后跟随的是同样厉害的一群人。/p>

    耳边听到斩木的惊呼时,夜猫有些微微的愣神,不过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正在奔跑的马匹忽然一声长嘶,已经被后面旋转飞来的钩镰刀斩断了右后腿,连人带马朝一边倒了下去。/p>

    夜猫抱紧了斩木,重重的摔在地上,踏过来的强敌马蹄溅起残雪,脸上冰冷刺骨。他心中一痛,知道完了!头顶精光耀眼,明晃晃的弯刀瞬间笼罩了一片。/p>

    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反而轻松,夜猫用最后的力气翻身挡住斩木,虽然明知无济于事,却也可让他晚死片刻。/p>

    想象中的乱刀齐下没有来,有锐利的锋芒刺破空气从远处疾射而至,遇到人的身体如中败革,随着几声痛呼夹杂着惨叫,战马惊鸣慌乱,四处躲避。/p>

    夜猫惊愕的睁开眼睛,现有两三具尸体从马上跌落在自己周围,他们每个人的胸口、咽喉等致命部位都深深的被弩箭穿透了。在看到这种弩箭的一瞬间,连他自己都没有觉,身体竟不由得激动颤抖起来。/p>

    “……原来不是金甲的神兵啊……夜猫叔,是我看错了,他们是黑色的呢!”/p>

    斩木那孩子的头上和脸上也满是鲜血,不过那不是他的伤,是夜猫身上流出来的。他的脸正对着那个方向,终于看清楚了先前匆匆一眼看到过的那支突然出现的队伍模样。/p>

    辽阔的草原上当然不会出现从太阳里出来的军队,人间也不会有金甲金马的神兵,不过在这一刻,同样看到了霞光里那一片黑色层云的夜猫,却觉得即便是从天而降的金甲神兵,也不如这熟悉又陌生的一袭黑色飞鹰战袍来的让人安心!/p>

    已经没有人再顾得上来杀这一大一小两个逃亡者了,猝然受到袭击的火狐身影即便是武功高强,可还是有几个人没有躲得过射自九臂连环弩的致命弩箭。/p>

    就连身手最好的离火,百忙之中使劲拉起了马头,才躲过了射向自己头颅的那道冷锋,不过他的那匹战马就惨了,替它主人送了命。/p>

    等到惊魂未定的慌乱队伍重新聚集起来,看到死去之人的惨状,惊惧之中夹杂着怒火,一起严阵以待的向来敌的方向望去。/p>

    东方朝阳初升,在连绵起伏的一片沙丘中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闪现出一支骑兵队伍的影子,他们就停驻在半坡上,静静的朝这边看着,肃杀之气迎面而来。/p>

    虽然还从来没有与黑鹰军直接打过交道,但只看了一眼对方的阵容,离火马上就意识到,这肯定就是那支已经开始被匈奴人忌惮的汉朝骑兵军队了。只是他们什么时候跑到这儿来了?行动竟然这么迅!/p>

    刚才趁着他们的慌乱躲避,夜猫已经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一手拄刀一手拉着斩木,勉强拖着伤口流血不止的身体,迅地向前面连滚带爬的逃开去。/p>

    几个飞火勇士正要再打马追上去杀之,为的离火伸手制止并撤退了半程,因为对方最前面百骑手中的那种令人胆寒的弩箭,正冷森森的对准了这边,如果他们继续追杀,对方一定会马上射狙击的。这种平射而至根本就无法招架的弩箭太厉害了,不是凭人力可以阻挡的。/p>

    他们远远地看到,汉军中有一小队十余骑打马而出,接应到了那逃跑的两人,然后好像略微询问了几句,就带着他们回到骑兵队伍前面。离火与七火互相对视了一眼,吃惊的皱起眉头,因为他们看到那死里逃生的汉朝细作,竟然拜倒在那队伍为的一匹马前,对那马上之人行的是跪拜大礼。/p>

    两个人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禁惊疑。两天前他们的大统领莫哈从王庭出随军赶往东部草原,说的是要来对付率领汉朝军队从东路进入草原的一个重要人物,难道就是此人?/p>

    “对方是黑鹰军!那人是元召……?我们去擒住他吧!”/p>

    七火回头瞅了一眼随着赶到的二十多名飞火部从,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p>

    “一定就是他了。莫统领临行前说过此人的厉害,他这次亲自前来,就是奉了大单于的命令,取元召性命的。应该是还没有碰面,却没想到我们竟然在此处误打误撞的遇上了。还是先赶快信号吧,如果莫统领在这附近的话,应该能够看到。”/p>

    听到他这样说,早有一名飞火勇士从背上取下一个圆圆的牛皮筒,触动里面的机关,一缕赤色烟云直上云天有几十丈高,却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十分显眼,在这样的天气里,远近几十里之内应该都能看得见。/p>

    这就是飞火在大漠草原上联络时专用的信号了。这是大漠神墨云白在游历西域各国的时候,从那里学得的一种神奇手段,经过他的巧手改造之后,便成为飞火各成员之间在紧急策应时所用的一种联系方式。/p>

    “哈哈!只要莫统领他们在这附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的。至于现在嘛,七火兄弟,我们就不远不近的监视他们的行踪就好了,不必去以身犯险,汉人的弩箭十分厉害,免得兄弟们多所损伤。”/p>

    七火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情愿,但离火毕竟是这一队人的头领,飞火组织里最重要的是上下之间的服从,因此他的话还是要听的。不过他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手上功夫自视甚高,曾经得到过墨云白的亲自点拨,他内心深处是非常想过去挑战一下那名叫元召的家伙的,说不定对方就会接受自己的挑战,那么他有很大的把握斩杀或者生擒元召,那才叫一个痛快!/p>

    也不怪他如此之大,七火具有很高的练武天赋,他具有草原狼一般的残忍性格,在飞火组织中,为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极得墨云白赏识,因此年轻骄傲的心中,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是在所难免的。/p>

    “离火,你说对面的人看到我们出招援信号,会不会吓跑了啊?那样的话,我们追还是不追呢?”/p>

    “跑与不跑,都没什么区别!他们既然敢胆大包天进入草原深处来,就要做好随时被歼灭的准备。据我所知,此处正是金头王与山边王共同的势力范围。他们两家虽然只是草原上的中等部落,但两家兵力合在一起,总共也有一万多兵马吧,怎么可能会允许有汉军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们的地界上?”/p>

    “莫非……这些汉军是钻了空子,跑到这儿来的?”/p>

    “应该就是这样了!草原太辽阔了,他们这三两千人,又是骑兵,确实很难现他们的踪迹。没想到却被我们遇上了,却正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啊!哈哈!”/p>

    “不错!只要我们紧紧的盯住他们,等到金头王与山边王的军队合围过来,再加上莫统领与屈射王的支援军到来,哼哼!茫茫草原上,看他们往哪里逃!汉军全军灭亡之时,擒获元召的功劳自然少不了我们的!”/p>

    “离火领高明!一会儿我可要多杀几个汉人,为刚才死去的兄弟报仇……!”/p>

    这些人在远远的一边持刀戒备一边得意盘算,却不知道对面这会儿是另一种情形。他们没想马上出手,黑鹰杀神却不会放过遇到的狼群。/p>

    猎猎战旗下,三千劲骑勒马待战,最前面的那匹马上,名叫元召的少年将军跳下马来,亲手扶起了趴在地上泣不成声的中年男人。/p>

    “你受苦了!且先治伤止血,其余的容后再说。”/p>

    从夜猫颤抖的手中接过一枚铸有雄鹰形状的铁质小牌,那上面沾满了鲜血,还带着紧贴胸膛的体温。元召握在了手中,这样的信物,他当然认得。当年他亲自训练派遣的这二百潜伏者离开长乐塬的时候,是他亲手设计铸造后一个一个给他们的,别人根本就仿造不来。/p>

    “……侯爷!匈奴王庭遵照单于的命令展开了大清查,这次我们的人损失惨重啊……后面那些追杀的人就是飞火成员,我亲眼看到他们的马脖子上挂满了汉人兄弟们的头颅……呜呜呜!”/p>

    话未说完,想起这些年的辛苦和死去之人的惨状,夜猫已经是泣不成声。/p>

    元召拍了拍他的肩头,命令后面的黑鹰骑士马上给他敷药止血。然后站起身来,一面用衣襟擦干净那铁牌上的血迹,一面看着那束在空中久久未曾散去的烟云,对身后早已跃跃欲试的人下达了命令。/p>

    “匈奴人放的烟火不错……既然是凶手,那就让他们都去殉葬吧!”/p>

    /p>

    /p>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