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生死事 殊难料
    在元召嘴里的什么王,自然就是统帅八千匈奴骑兵前来草原东部支援的屈射王了。屈射王名贺兰屠,算得上是匈奴单于王庭的心腹之臣。

    匈奴帝国在大单于王族之下,共有四个最尊贵的姓氏家族部落。他们分别是呼延氏、耶律氏、顼卜氏、贺兰氏。王庭最大的八个部落王大部分就是出自这四个家族之中,可以说是匈奴单于的左膀右臂了。

    能够占有如此地位,屈射王所在的贺兰部族自然实力强悍,麾下骑兵都是骁勇善战,即便是在草原数十万勇士中,也称得上强兵了。

    屈射王本身就是一员猛将,胯下马掌中一杆三尺长柄镔铁锤,双臂也有千斤的力气。沙场之上招数大开大阖,以勇猛难敌而著称。一般对手根本就扛不住他一锤之力,多年以来屡屡率部侵略草原四周邻国,为匈奴帝国的扩张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深得大单于倚重。

    也正是因为他的厉害,所以这次大单于羿稚邪亲自点名派遣此人出征去平灭进入草原的那股汉军,顺便以本部策应耶律王,共击雁门关守军,应当是万无一失的事。

    接到命令之后的屈射王贺兰屠欣然领命,整军而出,不过三日时间去东南三百里,来到山边王势力范围内,一边派人去与附近的金头王、山边王联系,一边停驻人马,暂时少歇。

    贺兰屠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身边一众军中都尉、当户陪同着,在临时铺就的毡席上围座,且烤得一只黄羊,吩咐随从搬过来烈酒,喝了御寒歇马。

    “王爷,要不要给那边也送过几囊酒去御寒?”有心腹都尉凑到跟前来,低声的问了一句。

    贺兰屠冷冷一笑,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一簇火狐身影,他本来就根本不情愿带他们一起行动,只是大单于之令难违,才不得不让他们随军而行。一路上早就对那些冷傲的家伙有些不耐烦了,这会儿才不会去管他们的冷暖呢!

    “不必!他们武功那么高,哪里还会在乎这点儿冷?这些家伙如此孤傲,我们何必去自讨没趣!哼!”

    都尉连忙称是,随声附和着自家王爷咒骂了几句。草原上的部落王们对只忠于王庭和单于的飞火,都从来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们为了忠心,不仅对敌人凶残,对草原上的匈奴人有时候也是非常残酷的。

    那边的人自然就是飞火统领莫哈带着的几十名飞火勇士了。他奉了大单于羿稚邪的命令来诛杀元召,虽然与屈射王的八千骑兵同行,却自重身份,并不与他们交流。此时下马在避风处休息,人人闭目养神,静默无言。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派去联络金头王和山边王的飞骑却还没有回来。草原辽阔,部落往往随时迁徙住所,一时间找不到也是有的,因此,屈射王并没有往别处去想。

    草原气候多变,那边阳光普照这边也许就会飞雪飘零,刚刚还朔风扑面,这会儿又晴朗的看到很远。正在歇息的莫哈忽然就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望着遥遥远方空中,一束赤色烟云可看的清楚,聚而不散,正是飞火间的特殊联络信号。

    “莫统领,这信号……会不会是有兄弟发现了汉军的踪迹?”

    彪悍凶狠的脸上是兴奋的表情,有飞火勇士对战斗早已经急不可耐了。

    “嗯,应该就是吧。”

    莫哈点了点头,做了肯定的答复。不过,他随即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汉军在这儿出没的话,那么情况就有些不妙了。”

    “此话怎讲?我们出发之前不是已经接到汉军进入草原的消息的吗?”

    “早就给你们说过要动脑子啊!你们想想看,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哪儿?这应该是山边王的地盘,再往前走,那就是金头王的势力范围了。汉军能在这儿出现,那说明了什么?说明元召率领的那支骑兵,已经突进到这儿来了!也就是说,那边的金头王很可能已经被打败了,弄不好连山边王都情况有些不妙啊!也只有发生了这样的事,屈射王派出去联络的那些游骑哨从一个都没有回来的。这么长时间都还联系不到驻扎在这块地方的匈奴人,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可笑那边的屈射王还在后知后觉的有心思饮酒!哼!”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莫哈别看长得古怪,可是此人的心机非常深沉,要不然也不会做到飞火统领的位置上。平日里在外部人面前并没有什么话说,一副冷冷令人生畏的样子,可是当着内部飞火自己属下,却是好为人师,解说详细。

    众人连连点头,恍然大悟,莫统领说得非常有道理!恐怕真实情况就是如此了。

    “那我们要不要马上出发,赶过去接应?看那烟起处的距离,也就是七八十里的样子,打马即到,料想汉朝的军队也跑不太远。”

    莫哈脸色有些奇怪的看了跃跃欲试的部下们一眼,感觉这帮有勇无谋的家伙,要走的路还很远。

    “我们飞火勇士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军事上的对抗和拼杀,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先上了!飞火接到的命令是铲除元召这个人,而不是他统领的军队。那些冲锋陷阵的事,自然要交给屈射王和他的八千精骑去干啦!正好也探探敌人的虚实,我们随后见机行事就好。”

    果然是高见!众人虽然杀人是一把好手,却没有这些见识,免不了又是一阵称颂。于是,马上派人过去对屈射王通报消息,就说是已经在左近发现敌踪,应该就是汉军所在,请屈射王速速定夺。

    贺兰屠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站了起来,一口气把囊中剩余的酒喝干,大声喝令集合队伍立刻出发,不要让汉军逃跑了。对于飞火勇士他虽然从心底里不待见,但对于他们在探查情报这方面的本事,他还是很相信的。

    不得不说,常年在马背上生活的民族,行动还是非常迅速的。片刻之间,匈奴骑兵们已经弯刀胯马,整装待发。屈射王并不用多说什么,掌中大铁锤所指的方向,就是将要去战斗的地方!千骑纷踏,疾如风火,飞卷残云一般,向着飞火勇士所指的方向而去了。

    “走吧!我们跟在后面,到了该动手的时候,自然少不了你们杀人的机会!只希望元召那家伙不要轻易地死在乱军之中啊……哈哈!”

    语气很轻松,显示了莫哈心中的真实想法。不要说是草原上的飞火勇士们了,就算是他,也是很不相信元召有传说中那么厉害的。世间流传的,往往会有许多虚妄之处,毕竟没有亲眼所见过,让这些素来都对自己的身手抱有极大信心的人,又怎么会能够真正的服气呢!

    无论是在这草原还是天下,武学之道自然有人间巅峰的存在,而让他们这些桀骜不驯的人唯一心悦诚服的,只有大漠神墨云白一人而已。

    而墨云白以下的飞火四大统领,各自有各自的独特本领,也已经是少有敌手的存在。莫哈在马上得意的盘算着怎么样能想个办法把元召擒拿住,上次听大漠神的口气好像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如果自己这次真能办到的话,说不定大漠神心情大悦之下,传授一点秘籍绝技,那就受用不尽了。

    莫哈不认为元召有那么大的本事逃得脱,既然敢孤军进入草原作战,那也只能说明他太狂妄了。匈奴帝国可不是小小的真番国,想要凭借着个人之勇在草原上翻云覆雨,那只能是自取死路。

    不过这样的想法,注定只是他个人的想法而已。不久之后,飞火统领莫哈就会发现,自己所认识到的世界,终究还是太有限了!世间事,绝不是一个想当然就能全部概括的。等他明白这一点时,悔之晚矣!

    草原之上,并非只一望无垠的平阔,沙丘、山川与峡谷也有许多。尤其是在这东南一带区域内,受古燕山余脉的影响,有几处山峦阻隔,虽然不是很高,但在草原上来说,已经是有许多险峻之处了。

    屈射王的大军行进了半个时辰之后,转过几座沙丘,前锋忽然停了下来,已经做好了冲杀准备的贺兰屠和他的中军将士们心中一愣,想象中的汉军并不见踪影,唯有前锋军的骑兵纵马驱散了聚集的狼群之后,出现了微微的骚动。一名匈奴大当户打马绕行观察后,已经急急忙忙的来到屈射王马前禀报。

    “王爷,前面有刚刚战斗过的痕迹。汉军应该是刚走不久,现场留下了二十几具尸体。看装束好像是匈奴人……好像是、是飞火的成员!”

    “什么叫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难道匈奴自己人和汉人你们都分不清了吗?”

    屈射王有些发怒,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句。自己紧赶慢赶的还是慢了一步,要是让汉军逃跑了,确实让人气恼。

    “不是属下们分不清啊,王爷!实在是那些尸体已经被狼群啃得不像样子了啊……!”

    大当户的话还没有说完,从后面闻讯赶来的飞火统领已经带着他的人心急火燎的纵马而过。马背上的莫哈脸色铁青,心情沉重,眼中所见,前方雪地上那些火狐披风残破不堪,血迹斑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