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伏兵起 烈火烧
    《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既定计,去雁门关,元公以三千骑自草原东部突进,与雁门、云中诸军遥相呼应。闪舞小说网www一路势如破竹,锐不可挡,先破金头王部万骑,斩杀王于军中,临部山边王闻之惊惧,不敢与之战,率众而逃亡。汉军自辽东入匈奴境,不过五日之间,败二王,进三百余里,士气大振。月末,风雪日,遇来援之屈射王八千铁骑,元公设伏于猎狐岭,以火攻大破之,王身死,军尽没。



    夜,有匈奴异士至,驱虎狼之属袭元公,伤士卒,公怒,奋神威尽诛杀之。得知匈奴单于龙城所在,遂整军疾驱,欲往擒之也……!”



    史书中所记载的杀灭屈射王之战,就是这次黑鹰军与匈奴骑兵的猎狐岭战斗了。这是一次经典的伏击战,黑鹰军利用此地独特的地形优势,以火攻与弩箭攒射的方式,把屈射王所部的八千骑兵全部消灭在了这儿,竟无一人逃脱。此战过后,附近五六家匈奴部落王闻风丧胆,尽皆不战而逃,此去一路阻碍甚少,这为元召带领着三千飞骑直袭龙城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猎狐岭,是古燕山山脉的余脉延伸至此而形成的,顾名思义是一处地形极为复杂的地方。在草原之上,类似这样的地方并不多见。几条纵深的山谷蜿蜒盘旋,高高的山陵两侧壁立,从中间经过的道路时而宽阔时而狭窄,除了狩猎者之外,一般人平时是不会从这儿经过的。不过此处的宁静,今天将会被打破,随后发生的那场战斗,已然注定把猎狐岭的名字深深的刻在史书上。



    大地开始震动起来,那是万马奔腾的声音,匈奴骑兵队伍果然奔这边来了。斩木与夜猫待在一块巨大山石的后面,从这儿可以居高临下,看到远近山谷中的一切情形。这孩子感觉自己心跳的厉害,他既兴奋又害怕,头一次经历这样即将要发生剧烈战斗的场面,他不知道一会儿将要亲眼目睹什么,也许是胜利,也许是失败!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心中有些稍稍的安定。闪舞小说网www斩木抬起头去看时,只见身体同样有些微微发抖的夜猫虽然手上满是血迹未除,眼神中的光芒却愈发的明亮。



    “别怕!更不要弄出动静……此战,黑鹰军必定全胜!”



    出于心底对他的巨大信任,斩木重重的点了点头,用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抵御着身体的寒冷和心中的害怕,他要认真地看着,看着那些可恶的匈奴人是如何灭亡的!



    如果说世间人对黑鹰军的认知是从他们骑兵作战的厉害开始的,就此认为他们只是善于马上作战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在长乐塬上养精蓄锐的这几年里,除了训练骑射战术外,他们进行的最多的,就是不分任何气候条件下,去终南山那些山谷密林间一次次的模仿拉练对战了。



    上马可冲锋陷阵,下马可迅速集结变换各种步战打法,是每一个黑鹰军士卒的基本训练。而今天,就是检验他们曾经流血流汗训练成果的时候了。



    所有的战马都被集中在了山岭后面的隐蔽处,占据有利地形已经埋伏好的黑色战袍下的身影不畏严寒,他们手中的弩箭闪着夺命的寒芒,他们心中的热血却在翻涌滚烫!



    没有人会对即将取得的胜利抱有丝毫怀疑,只要有元召在他们的身后坐镇,所有的黑鹰军将士便都满怀百倍的信心。他带领着他们从辽东杀到这儿来,已经诛杀了一位部落王,驱逐的另一位山边王如同丧家之犬,连部落的帐篷家当都没有来得及收拾,就领着人跑得无影无踪了,也不知道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怎么活下去。



    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黑色战袍上已经落了一层雪白,元召在一丛灌木边轻轻地抖了抖,拂落肩头的雪花。闪舞小说网www在这样的天气里,本来是不适合设伏作战的,之所以退回到这个经过的地点埋伏,只不过是他脑中的灵光一现。



    这样的地形,正是打埋伏的好地方,已经得到情报说有一支匈奴骑兵奔东路而来寻战的元召觉得,可以在这个地方一战,因为,在黑鹰军中带得有一种从真番而来的东西,当可在这样的伏击战中助一臂之力!他有七分把握。



    终于,第一个匈奴骑兵开始出现在视野中,然后是大队人马涌现。夹裹着一种铁血的气息,弯刀与弓箭闪着寒光的屈射王八千骑兵来到了山谷外。



    屈射王贺兰屠是部落中的王者,几万人的生杀大权握在掌中。同时,他又是一员猛将,率领着麾下骑兵纵横来去侵袭四邻,难遇敌手,手下兵将们也以凶悍而闻名。



    在中原汉人中流传的一句话叫做“手里有锤子,看什么都可以用来砸的”。这句话说得非常形象,只要自身的力量强大无敌,任何挡在面前的对手,都直接碾压过去就是了,根本就不需要那些什么策略。



    屈射王现在的手里就有一把锤子,而且是一把大号的长柄镔铁锤。他虽然没有听过那句著名的话,但他一直就是这样做的。匈奴人崇拜的就是这样的力量,铁骑上的勇士冲锋起来,就绝不再回头,直到把对手赶尽杀绝,不死不休。



    说起来,无论在草原王庭中,还是在匈奴骑兵军伍中,具有屈射王这样行事风格的人占了大多数。虽然也有几个匈奴将军和部落王受汉朝的影响,略通一点儿兵法韬略,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并且被左贤王、屈射王这些勇猛过人之辈嗤笑为夸夸其谈的家伙,而被人所瞧不起。



    四蹄乱乍的草原烈马仿佛已经嗅到战场的气息,看到深谷中间雪地上那些杂乱而踏过的马蹄痕迹,屈射王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就纵马进入了山谷,前方大约半里距离外那道陡坡后,早些时候看到的那束烟云已经渐渐地飘散,但从风中偶尔传来的战马嘶鸣,可以判断出,汉军必然刚刚打这儿经过,就在前面不远处,也许转出那道陡坡,就可以纵马冲锋展开杀戮了!



    在屈射王贺兰屠和他手下的这些骄兵悍将心里,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意识到,来去如风的匈奴骑兵会在草原上遭到伏击。他们不知道,在中原春秋战国时代的兵法战术中,这样的奇谋密计简直就是数不胜数,随便找出一个来,就是现成的例子可以套用。



    元召不是兵法大家,他既没有那样的作战经验,也没有那样的军事天赋。不过他有着任何这个时代的将军都无法企及的优势,那就是阅尽几千年的所知所闻。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呵呵!对付这些一根筋的匈奴人,还需要太高深的计谋?看看,他们这不是已经进入我们的包围了吗!韩嫣,交给你的那个最光荣的任务,能不能完成”



    看着几千匈奴骑兵在片刻的功夫就已经大部分进入了山谷,略微放缓了速度正在纵列而过,元召对在身边已经焦急的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的韩嫣,以轻松的口气下达了命令。



    韩嫣什么话都没有说,站起身来,神色激动的从背后摘下了长弓。看着匈奴人全部进入了埋伏圈,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小侯爷设下的陷阱已经足够完美,而猎物也已经如约而至,接下来的收获如何,就看他和公孙戎奴、张次公三个人的表现了。



    韩嫣虽然骨子里有柔媚的一面,他其实长得非常帅,可以说是个标准的美男子,要不然也不会得到皇帝刘彻的宠信,成为他的身边幸臣。



    也许,每个人都有其两面性,刚烈与柔静可能并存在一身,勇敢与怯懦也可以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体现。历经一路战火烽烟的洗礼,韩王信的这个长孙已经重新找回了先祖的勇烈。韩嫣善射,祖传的那张硬弓从不离身,他熟稔的搭弦认扣,挽弓如满月,部从手中的三支雕翎羽箭,即将有他射出,从而开启这场战斗的序幕!



    也许是人迹罕至的缘故,进入山谷时,屈射王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大量的灌木和杂草丛生,枯藤老树随处可见,有些动物的尸体已经腐烂干枯,此处却正是风口,朔风随时卷起乱七八糟的一些东西,夹杂着飞舞的雪花打在人和马的身上。好在谷底的道路还算宽敞,四五匹马可并马而行,最多一刻钟的功夫,就可以穿谷而过了。



    当最前面的屈射王和他的心腹骑从们已经可以看到山谷口外汉军旗帜的时候,他们心中大喜,加快了速度,就要冲出谷口,弓箭瞄准,弯刀举起,杀杀杀!



    然而忽然的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匈奴骑兵队伍的中间位置,三支利箭从头顶的山梁上带着尖锐的呼啸射了下来,没有射人也没有射马,而是深深的射在了匈奴骑兵头顶的半坡灌木丛中。



    三支箭的箭簇上,都带着燃烧的火苗,有一支在半途中因为风力的原因而熄灭了,另外两支箭却没有受到影响,那两点火苗依然闪烁。附近的匈奴骑兵不禁吃了一惊,有人偷袭!这是他们的第一反应,好在没有伤到人,汉军弓箭的准头也太差了吧!



    不过,就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弓箭落处几百米范围内忽然就燃起了大火。而且好像以此为信号,在山谷的出口和入口处也同时有弓箭引燃了火势。一时间三处火起,浓烟滚滚中,从两侧山岭上忽然出现的汉军喊杀连天,万弩齐发!



    “汉军……竟然有埋伏!而且,雪中的枯草树木怎么会燃烧起来了……!”这有些出乎意料的突然袭击,令屈射王大惊失色,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