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飞骑走 肝胆照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火勇士虽然尽皆是高手,不过要领着这手头的三十多人去黑鹰军中杀元召,莫哈还没有自大到那种程度。

    在大规模兵团作战的时候,兵法战术中有劫粮断绝敌人给养的方法,是一击毙命的极好手段。莫哈选择这么做,他倒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他想要的只是借此把元召引出来杀之,好完成此行的使命。

    莫哈并不知道元召会不会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方法能不能奏效。不过他还是想试一试,如果是黑鹰军全部出动来救人,那么他自然会杀人烧粮之后迅速远遁。如果元召真的如约前来的话,那他有绝对的把握,让他逃不出自己设下的生死局!

    这是一处高矮起伏不一的山丘,在后面的一座狭窄山洞里,关押着的就是汉人俘虏。本来这一路附近的匈奴人已经都逃亡的干净,所以紧随在黑鹰军后面押运随军辎重的这二百多人应该是安全的,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潜伏在暗处瞅准时机的飞火统领袭击了他们。

    山洞内很干燥,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神情,每个人都被反绑着塞住了嘴巴,无法交流也无法行动。惊慌与恐惧弥漫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虽然冻得浑身哆嗦,但现在却顾不得这些,不久前刚刚被袭击的惊恐还没有安定下来,现在所有人心头所想的,就是到底还有没有机会从这些厉害的匈奴人手中逃生。

    其中年轻的聂生今年不过二十多岁,他是聂壹的大儿子。作为聂家的公子,他之所以不畏风霜艰险主动接下这个任务,亲自带队赴草原为黑鹰军运送辎重,这既是遵从父亲的命令,又是他内心一直想要做的事。

    聂生知道,聂家的这副重担,早晚会交到自己的肩上,所以他做事一直很认真,父亲聂壹对他也很满意。一直以来,聂生其实非常羡慕自己的小弟,因为那孩子被聂壹送到了长安,待在长乐侯元召身边可以时时得到教导,而他却没有这种机缘,不免遗憾。

    受到家族和父亲的耳濡目染,那位小侯爷在聂生心中早已经是高山仰止般的存在,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有机会跟随身边,讨教一二,那一定受益非浅。因此,这次有这个机会,他自然不想错过。

    在傍晚时分对他们突然发动袭击的这些匈奴人很凶残,他们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只要敢于反抗者,诛杀绝不容情。北地太守派出来的那二百名汉军一开始还要拼死抵抗,不过在眨眼间的功夫就被杀死三四十人之后,尽皆束手被擒。

    既然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拼命也没有用处,那就保存实力,静观其变。这是从商多年的聂家行走江湖的经验,面对着敌人手中滴血的弯刀和虎视眈眈的表情,聂生马上命令聂家跟随的那些人手停止抵抗,以留得性命为第一要务。

    聂生是个聪明人。他们遇袭的地点,离着黑鹰军暂时的营地也不过五六里的距离,而且对方的人并不多,这已经说明他们并不是正规的匈奴作战军队,也不是只为了杀掉自己这些人而来,一定是另有目的。

    果然,他的猜测没有错。在停止抵抗被全部绑起来后,那些身穿飞狐披风的匈奴人并没有再胡乱杀人,而是把他们全部押送到这里来,塞进了这山洞里,便无人再理睬他们,都离开去自行其事。

    在来的路上虽然匆忙之间没有看清楚,不过也大体知道这地方是一处山陵所在,到处杂草丛生,深可及膝。到得夜色降临,远近狼嚎虎啸不时可以听到,令人心惊胆颤,寒意陡生。

    聂生并不怕死,但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不过所有人都被绑得很结实,想要依靠自己逃脱根本就办不到。有几个身上受伤的不时发出痛苦的声音,虽然口都被堵着,但听在耳中,更显得难受。洞口有清冷的月光透进来,不时可以听到附近有脚步走动的声音,那自然是负责看守他们的匈奴人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聂生忽然听到外面有时断时续的说话声传来,他连忙凝神去听时,却不由得心下一惊,转而又有些隐隐的期待感生起来。

    “……费了这么大的劲,到底能不能成啊?那个汉朝侯爷他会来吗……?”

    “不管他来不来,我们都做好准备就是了。看守好洞里的这些家伙,大统领已经吩咐过了,一旦情况不妙,就马上放火,把他们烧死在这山洞里,让汉人也尝尝被火烧死的滋味儿!哼!”

    “你们两个不必多说了。大统领既然说有把握,那就一定不会错的。只要那元召敢来,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大统领的手段你们还不知道吗?听到虎狼的声音没有?那一定是他在召唤猛兽了……哼哼!元召就算是再厉害,能有什么用?”

    “对极!对极!大统领的这种手段,那真是厉害!管他是谁,必死无疑……!”

    听声音在外面看守的应该是三个人,那两个人听到这为首之人的话,竟然好像十分赞同的样子,呵呵轻笑了几声,便又走远了。

    虽然有些话听不真切,但山洞里的人也大体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被当做了诱饵和人质,对方并且已经把消息通知了黑鹰军中的元召,就看他敢不敢来救人了。而且听话外的意思,好像是在这附近已经安排下极为厉害的杀招,是专门儿用来对付元召的!

    聂生和大多数人的心思一样,都有些复杂。他们既希望元召赶来相救,又希望他不要轻身冒险,最好是率领着三千黑鹰军来把这些匈奴人都杀掉才好。可是那样的话……大家用惊恐的目光看了看洞内和洞口堆积的那些枯草杂木粮草辎重。匈奴人一旦举火,这儿将在救兵来临之前被付之一炬,无人可以幸免于难!

    黑沉沉的夜色中,星光与月光尽皆黯淡,远近的黑暗中布满杀机。飞火统领莫哈闭目在山丘半坡的树丛上,看着墨黑的苍穹,他在等待着,等待着宿命中的一战,成则扬威于草原大漠,败则身死名灭,化为尘埃!

    这些年来,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不计其数。这里面既有汉人、西域人,也有匈奴人。为了一个古老的传承,保护着草原王庭的安全,只要是大单于的命令,飞火都会无条件的去执行。杀过的人,做过的事,他并不去想是善还是恶,这就是飞火的使命。

    其实他有时候也偶尔会想过,除了杀人,自己还会干什么呢?想起这个时他会很迷茫,不仅是他,飞火勇士们,草原上的匈奴人,恐怕都会有些迷茫。活着的目标,难道就是只为了杀人和抢夺吗?

    不过每当想到这里时,莫哈便都会强迫自己停止继续深思。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了,既然接受了飞火的使命,那就只为了杀人而杀人吧!何况,今天晚上他即将要杀死的,是已经对匈奴人做下极大罪恶的一个人呢!

    有隐约的马蹄声忽然踏破了夜色的宁静,从远处的方向飞奔而来。莫哈精神一振,他猛的从树上跃身而起,没错了,是马蹄声,而且来的方向,正是黑鹰军驻扎大营处。

    不用他发出命令,同时听到声音的三十多名分布在各处的火狐身影,已经全神贯注地做好了戒备。那个人终于来了,而且是一个人,因为,单调的马蹄声可以听的出来。

    莫哈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黑鹰军没有出动,来的此人不管有多么厉害,自己也有必胜的把握!因为他已经召唤来了虎狼猛兽,杀局布好。

    马蹄声越来越近,径直进入了这片山陵的范围。借着暗淡的月光可以看到,几十丈之外,一匹战马的影子闪现出来,不过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马背上并没有人!

    那匹战马在主人的催促下来到这里,忽然身上一轻,不知道背上的人去了哪里,同时嗅觉到有野兽嗜血之气从黑暗中传来,它不安的刨了几下蹄子,然后长声嘶鸣着斜刺里奔跑了出去。

    几个在前方黑暗中潜伏着的飞火勇士,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不过看到战马朝自己的这个方向而来,他们还是闪身从树上跳了下来,用绳索套住了这匹惊马,持刀戒备着近前,想要看个仔细。

    “怎么没有人?人呢?人跑到哪儿去了!”

    “大统领,是匹空马!什么也没有啊。”

    然而他们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只听到有人在山陵一侧的山洞那儿哈哈的笑了几声,然后带着讥讽的语气在说话。

    “哦,原来都是匈奴人中的勇士啊,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

    语声未歇,在此间片刻之前还没有一丝察觉的三个飞火勇士大吃一惊,只见一道淡淡的身影忽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底,一晃而过,并不停留。平日里自诩高强的身手在来人面前竟然没有一点儿用处。

    “……草原第一的飞火,也不过如此!只会**鸣狗盗的勾当吗?”

    当这一句话说完的时候,来人已经走到了洞口外,并不去看身后死不瞑目倒下去的那三个人。而是侧头往里面瞅了瞅,好像在如此暗的光线中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形似得,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别怕,大家……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

    虽是少年的语气,但在这寒冷的塞外冬夜里,却令人心中大定,如沐春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