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刀藏笑 袖底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上人,自有多情所在。往往在不经意之间,惊鸿一瞥发现至美,然后为之痴狂,不能自拔。这原本也算不得什么坏事。

    李延年这几年在宫中内外行走,见过的美貌女子也有不少。但他素来自负才华,眼界清高,那些胭脂俗粉,能入心者却无有一人。

    未曾想,今日在明月楼头,一见灵芝就怦然心动,为她清丽容颜所折服。及至听到她用玉笛吹奏出的委婉悠扬之音,更是大有知音之感。如此善于韵律打动人心的女子,可遇不可求。

    因此,在听到江都王刘非的提议后,李延年自然是欣喜难耐,对这位新近结识的王爷好感度直线上升。又听他说肯帮忙玉成,李延年觉得,江都王就是自己最好的知己了!

    他心中并不认为在这儿当面提出此事有什么不妥,且不说对方只不过是商贾之家的身份,也不说江都王亲自说合,只凭着李家新近崛起的声望和自己的才华,世间任何女子当皆可手到擒来。

    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李延年满怀信心的安稳而坐,嘴角带着自信的笑意,眼睛似有似无的瞥向那名叫灵芝的少女方向,想着带回家后怎生的好好调教,到时候一定把她培养成为色艺无双的绝代佳人。

    然而,他预想的情形没有出现,在江都王刘非说出那句话后,明显感觉到宴席间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有许多人的脸上显出奇怪的表情。就连明月楼的主人季英和季家老爷子季心,在稍微的错愕之后,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

    苏红云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冒昧,她并不认识对面这什么江都王什么李公子的是谁,但也知道他们的身份一定很不简单。虽然心中羞恼,却没有失了礼数,站起身来,神色淡淡的说到:“今日至此,只为祝寿。王爷所言,多谢美意。不过小女年幼,尚不及此,请王爷休怪。”

    身后的灵芝虽然素来落落大方,但此刻听到有人当面以那么轻佻的口气对自己说话,脸色早已变得通红。低下头时,忽然察觉李陵和陆浚似有异动,连忙伸手拉住他们的衣角,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苏红云话一出口,江都王脸色一僵,收敛了笑意。他没有去管别人,只是盯着苏红云冷冷一笑,语气也开始变得冷淡。

    “难道本王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是这位李公子看上了你家的这妞儿,这是她的福气,一般人还求之不得呢!哦,忘了和你说了,看到没有,就是我身边这位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李公子了。他可是最受当今天子宠爱的漱玉宫李夫人的亲弟弟,圣上面前的大红人!怎么?这个身份难道还配不上你们吗?哼!”

    风度翩翩的李公子也配合的笑了笑,做出一副优雅的姿态。这个来头果然有些吓人,先前众人并不知道,这时再看过来的目光里,就有了许多不同寻常。季英朝着季心看了一眼,见老爷子依然不动声色,他不禁暗暗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不安,一个跋扈王爷再加上一个受宠的外戚……他预感到今天的事可能会有些麻烦了。

    “王爷见谅,这不是身份配不配的问题。我已经说过了,小女年幼,还不到谈论这些的时候。因此……。”

    苏红云的话还没有说完,早有几个跟随在江都王和李延年身边的帮闲跳将出来,开始阴阳怪气儿的说话。

    “你这妇人,也太不识抬举了吧!我们王爷的面子也不给?”

    “你们那梵雪楼还想在长安城内开下去吗?这么点小事就推三阻四的……哼哼!”

    这几个长安纨绔子弟也是些平日里斗鸡走狗之辈,他们哪里晓得其中的厉害。为了得江都王和李延年的欢心,自然是极尽讨好附和之能事。

    眼见三两句话的功夫,江都王这边的人开始露出咄咄逼人的态度,季心看了季英一眼,季英会意,连忙就要走上前找借口岔开这个话题,然后再慢慢的劝解,以防矛盾激化。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呢,明月楼上早已惹恼了两位“小霸王”!

    李陵和陆浚一样大的年纪,他们又是在差不多时间拜在元召门下的,两个人在长乐塬上共同习武,倒是情投意合,很合得来。

    他们两个人来历不同,李陵乃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亲自托付给元召,让他代为调教。陆浚身世悲惨,自从那年老父和姐姐身死,元召替他覆灭长安勋贵报仇雪恨后,便把他收留在了身边。

    李陵天赋极高,陆浚在于刻苦,因此,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年时间,却都已经练成了一身不俗的身手。虽然年纪尚小,但寻常武者三五个根本就不是对手。

    在长乐塬上,除了师父元召之外,他们两个人最惧怕的就是师姐小冰儿,而最亲近的就是经常过来这边的苏灵芝了。

    灵芝姐身上具有柔美的亲和力,使得这两个小家伙最喜欢跟在她身边做事,对待灵芝,自然如同自己的亲姐姐一般看待。今日却忽然听到有人如此羞辱她和苏夫人,他们两个人哪里还能忍耐的住!

    “小浚,如果人好好的说话,有野狗扑上来咬怎么办?”

    “李陵,师父早就教过的啊,难道你忘啦?人有人言,兽有兽语。人是不能与狗讲道理的,对待它们,只有拳脚棍棒!”

    “我当然没忘啊!是怕你忘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有人敢在我们面前欺负灵芝姐啊!她可是我们未来的小师母……师父要是回来知道了,那我们岂不是无颜以对!”

    话未说完,两个人心意相通,早已同时出手,只听得“哎呀”、“哎呀”两声惨叫,却是刚才最嚣张的两个家伙捂着脸倒了下去,随后是碗盏落在地上跌碎的声音。这两个长安纨绔子弟也是倒霉,被打了个满脸开花,鲜血直流,门牙都被打掉了。

    这一下满座皆惊,这说动手就动手啊!季英停住了脚步,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而季心则不同,他反而饶有兴致的露出笑容,朝这边看了过来。

    “是谁?谁扔的东西!赶快站出来。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了这是……找死啊!”

    几个同伴连忙扶起那被打伤的两个人,看到他们脸上破相,皮开肉绽,打的不轻。不由得大怒,不等江都王吩咐,早已经怒喝着围了过来。

    李陵和陆浚早已经一左一右把苏夫人和灵芝护在了身后,两个人身量虽矮,但气势却不同。赤手空拳就敢出来应战。

    苏红云暗自叹了口气,早知道会惹出麻烦,刚才就应该早早的带着灵芝离去的。现在倒好,还需要这两个孩子的保护,对方身份特殊,万一事情闹大了,却是有些不好收拾。而灵芝心中感受又不相同,听到李陵和陆浚早就把她和元召当做了一对,想来长乐塬上的所有人也是如此。她一时间感到既害羞又有些莫名的喜悦。

    “就是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刚才扔东西打人的?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啊!王爷和李公子在此,赶快过来磕头认错,要不然打的你们爹妈都认不出来!”

    听到对方的恐吓,李陵、陆浚互相对视一眼,不屑一顾的哈哈大笑。元召门下弟子无论年纪大小,这种面对敌人的傲慢却是一脉相承的。

    “什么亡爷死爷李公子李狗子的……我呸!小爷我们不伺候!也不去好好打听打听,梵雪楼是什么所在。你们刚才所有口出不逊之词的人,赶快过来磕头认错,这件事我们就权当没有发生过。等师父回来,也不会告诉他。否则,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两个人胸脯抬的挺高,指手画脚神态嚣张,这句话出口,差点儿没把以江都王为首的几个人气个半仰。真是小儿无知,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李延年满脸黑线,一家小小茶楼,也敢这么大的口气说话?真是岂有此理!话说自从他显贵以来,还没有经受过这种待遇呢。更何况还当着心仪女子的面,这口气哪里咽得下去!

    看到他脸上隐隐升起的怒气,江都王自以为得计,对他使了个眼色,表示自己会把这件事处理好。一切不用他操心,一定挣回这口气来。李延年点了点头,表示心中明白。

    “两只狂妄的小狗儿乱哮!你们几个,过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厉害。哦,顺便儿把那女子带过来,本王想做成的事,还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住呢!”

    江都王显出了跋扈的本性,随手招呼在身后侍从的护卫们,五六个人答应了一声,就要上前动手。却忽见得有人上前两步,肃然喝止。

    “住手!今天来到明月楼的都是我季家的贵客,但如果有人不守规矩,想闹事的话……也要问问季家同不同意!哼!”

    一人站到苏夫人几人面前,冷然面对着扑过来的王府护卫们,不怒自威。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会想到,这个有些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是季家的传人,在黑白两道都具有极大影响力的人物。

    季英的态度,这是明显的要偏袒梵雪楼了啊!这下不管是江都王还是李延年都心中大怒,今天如果在这儿丢了面子,那可就真是贻笑大方了,在长安城内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他们正要不顾后果的发作,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喊了一声。

    “太子驾到!来为季家老爷子贺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