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当年少 在天涯
    李陵和陆浚其实非常想跟对面的人打一架。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才不管什么王爷贵人呢。不要说背后还有元召的支持,就只为了替灵芝姐出口气,也要揍那几个出言不逊的家伙一顿。不过,他们终究没能如愿。

    季英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明月楼。苏夫人和苏灵芝在元召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别人也许不清楚,但对于手眼通天的季家了说,早已经了解的一清二楚。

    据说元召最开始出现,就是被苏夫人带回长安来的。梵雪楼,可以说就是他的家。当初就因为流云帮的人劫持了苏灵芝,而招致了这个天下第一大帮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知道这其中底细的人,从来不敢去无故招惹梵雪楼。

    今天苏夫人、灵芝和两个孩子来明月楼做客,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季家都不能让她们受到一点儿怠慢。所以,即便明知道由此可能会得罪江都王一边的势力,但季英还是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她们的前面。

    河东季氏,轻生死笑傲王侯,从季布一脉相承,想当年季氏兄弟侠烈无双,就连汉高祖刘邦都差点死在季布刀下,何况得罪一个江都王呢!这个世界都是凭实力说话的,就算过后被迁怒,也要好好掂量掂量季家的分量。

    人的性格有时候往往会决定事情的走向。如果这件事到此为止,也许就不会引起后面的巨大波澜,更不会改变许多微妙的关系。但世间没有如果,该发生的终究还发生,有些人的命运也许早就注定,逃避不了。

    江都王刘非从来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更是一个心胸狭窄牢记仇恨的人。所以,对季家的表态,他马上就想翻脸。然而,大汉太子刘琚的到来,暂时延缓了矛盾的激发。

    虽然刘琚这位太子在某些汉室宗亲眼中仍旧有被轻视的成分,但在没有利害关系的人看来,他流传于未央宫外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自小聪慧勤奋好学,尤其是这一次又随军东征,为了国家的利益而不畏风险,平定抚远,亲自献俘归来,更是为他加分儿不少。

    太子者,一国之储君。刘琚虽然年轻, 并不知闻朝廷大事,但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自然不容得轻视。宾客众人俱肃立,季英领着季家的昆仲子弟下明月楼迎接。

    不一会儿功夫,在几十名东宫侍卫的簇拥下,身穿紫色貂裘的刘琚走了进来。他的个头儿并不高,在诸人目光的注视下,态度和蔼,随着季英的引领,一路登上楼梯来至二楼,鹤发童颜的季心早已经亲自在楼梯口笑眯眯的迎候。

    经过这一次漂洋过海远征的经历,刘琚明显成熟了许多。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知道读圣贤书的少年了。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总有几次最重要的蜕变。而刘琚的蜕变,就发生在东征途中他亲眼所见的刀兵激烈、荣辱兴衰、雄心与壮志,残酷与荣耀……。

    当从寒冷的辽东回到建章宫,重新偎依在卫夫人身边,向她夸耀般的讲起自己这两个月的经历,所知、所见、所闻、所感。看到这位即将母仪天下的女子眼中的惊喜和欣慰时,他心中的某些信念,便更加的坚定起来。

    如果未来的路,注定要当一位君王的话。那刘琚希望做一个仁德的君王。如同他最仰慕的汉文皇帝那样,能够始终秉承善政,在身后留下一个“仁”字的评价,那他就自觉无愧于许多人对自己的厚望了。

    “其实想做一个既轻松又赢得好名声的皇帝,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不折腾就行了!你啊,赶上了好时候,这些劳心劳力的事,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这一生自然都会料理好的。只要好好的按照你心里所想的去做,按步就班的等到时机成熟,一个太平帝王的位子,早已经在等着你了……。”

    “元哥儿,我怕到时候做不好……。”

    “怕什么?好好想想你现在拥有的基础,再想想即将得到的臂助……呵呵,去翻翻史书,比较一下,还有比你条件更好的太子吗?”

    “……那么,元哥儿,你会一直站在我身边吗?”

    “放心。不管是为了什么,我既然选择了支持你,就绝对不会改变的……!”

    想起在海上的那些日子,他和元召闲聊时说过的那些话,刘琚心中感到无比的安稳。 回来之后他果然好好的想了想自己的基础,心中更安稳了。

    明月楼上,太子刘琚向季心恭贺之后奉上贺礼,自然是极其丰厚,尤其是一双从辽东带回来的玉璧更是名贵。季心大喜,他倒不是因为贪恋礼物,而是难得太子有这份尊老之心,令人欣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