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倾城立 有佳人
    冬至无雪也无妨,温酒梨棠玉生香。

    梅花不知芳华短,相思更比情丝长。

    海阔天空人归后,青鸟飞鱼应成双。

    为君绾却云鬓改,今日画个胭脂妆。

    雁门关正烽火连城,大汉帝都长安,依然繁华平静。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现象,在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惊涛骇浪正在悄悄地酝酿和发生。

    长安很多天没有下雪了,无论是巍巍宫阙还是民间巷陌,都不免显得寂寞。冬至到来的时候,终于开始热闹起来,许多庆祝祭祀活动在长安城内外举行着。

    冬至庆祝,由来已久。在遥远的西周王朝,名叫姬旦的贤者带着他的弟弟姬奭来到洛水边,经过祭祀、占卜与“相宅”,用“土圭测景”之法测得“天下之中”,并在这片“土中”之地开始兴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级中心城市——洛邑。

    而用“土圭测景”之法,姬旦、姬奭同时测量发现了一年中“日影”最长的一天,于是,孔子的偶像、伟大的政治家周公、召公兼伟大的科学家姬旦、姬奭,便把这一天定为后来延续千年的中国二十四节气之首——冬至!并把这一天作为新王朝新年的开始。

    所以,冬至虽然开始进入“数九”严寒,却是阳气始生,蕴涵希望的开始,是最早定下的节气,是古时候二十四节气的第一节。

    千年已过,传至大汉王朝,虽然已经没有那么隆重,但相对来说,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无论是宫内宫外,庆祝活动一大早就开始进行。当一些热闹的声音,越过高高的宫墙传进来的时候,名叫素汐的女子正在对镜理云鬓,细细描红妆。

    建章宫后院的小楼旁,几株腊梅开的正好,只是可惜没有白雪的映衬,似乎连娇艳的色彩也消减了几分。

    素汐公主轻轻把垂下的一缕青丝掠过发髻,镜子里的那张容颜,豆蔻年华,美得不可方物。心中自觉喜悦却又有着微微的落寞,纵然芳华绝代,喜欢的那人却远征天涯,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了。

    深宫九重,难得自由。从前的时候,还可以找得借口跟随太子刘琚偶尔出宫一次,不过,自从今年以来,皇帝对太子的学习要求日益严格,已经很少能够自由自在出宫去游玩,尤其是他这次随军出征辽东归来,取得巨大声誉的同时,也便开始承担更多的责任。不仅皇帝和东宫的那些属官、教授们看的紧,就连卫夫人也每天都叮嘱几遍,要他认真修身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储君。

    在这样的情况下,素汐公主想要出宫一次自然成了奢望。她现在期盼的是,今天冬至日,如果灵芝能随着苏夫人进宫来看她就太好了。

    每年的几个重要节日,她们都是会来建章宫做客的,冬至自然也不例外。卫夫人在宫中的交好并不多,素汐除了与弟、妹两人相伴外,这几年就只有灵芝这个好姐妹了。

    对于灵芝,素汐的心中其实很复杂。她早已经过了豆蔻初开的年纪,儿女情长也逐渐的了解。元召与灵芝是怎样的感情,她心中清清楚楚。随着那些无忧无虑的岁月逐渐远去,她们终究都渐渐长大,一些烦恼和忧愁在心中暗暗滋生。

    元哥儿喜欢的人应该是灵芝吧?自己本就不该对他动心的!但如果要为此而埋藏心中的情愫,素汐自问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自从那年匈奴和亲,他在千军万马之中把她救回来后,她芳心所系,别无所属!

    每当想到这些,素汐便有些烦躁,又有些不安。这样的情绪无法找人诉说,妹妹云汐还小,母亲卫夫人羞于开口,只有弟弟刘琚多少知道点她的心思,但也无法倾诉。好在未来还远,岁月悠长,彼此相见的机会还有很多,一切总会有办法的吧!

    虽然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自我安慰,素汐还是会心安理得的想象着会有一个圆满的未来。如此慢慢梳理心情,消磨时光,不过等到午后时分的时候,灵芝和苏夫人并没有来建章宫,这不免让她感到有些奇怪。派宫中侍女去前面打听了好几次,却没有什么消息。

    卫夫人也并不在建章宫,想来是去操持宫中的祭祀活动了。现在她虽然还没有正式正位中宫,但这几年许多事本来就在她手上,当下更是责无旁贷。

    无风无雪,宫阙安静。有隐约的丝竹之音从远处传来,听声音是来自隔了两处宫殿的漱玉宫方向。素汐公主知道那是宫中最受宠的李夫人居处。她心中有些默然,想必这个时候父皇又在那边了吧?后宫中的大小事务这几年都有自己母亲打理,不免分散了对皇帝的照顾。父皇来建章宫的次数也有些疏懒了些。倒是那李夫人正是艳丽无双的年纪,听说色艺双绝,得到皇帝的独宠,也就不足为奇了。

    素汐公主猜想的一点都没有错,皇帝刘彻此刻正在漱玉宫李婉玉处。他早朝罢后,一上午时间进行完各种宗庙祭祀参拜活动,精神疲乏,身体懈怠,遂来至漱玉宫略微放松休憩。

    见到皇帝陛下来到,李夫人自然是笑语嫣然殷切接待,亲自去准备了各色精致的菜品,清酒温热,婉转相陪。原来她不仅才艺在身,还做的一手好厨艺,深得皇帝欢心。

    李婉玉生的美艳无比,此时年纪正是女子最好的年华,她的出身也只是平民小富之家,一朝被选进未央宫来,集皇帝万千宠爱于一身,可谓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因此,她心中有些别样的心思,也并没有什么意外。

    皇帝刘彻舒服的半躺在美人榻上,笑眯眯的品尝着那双玉手为他夹过来的美味,心中惬意满足。在这儿,他可以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放松。眼前美人给他的是全方位服务,可以满足他的任何要求,妖娆风情**蚀骨,这是他在别的宫中嫔妃那里体会不到的感觉。

    李婉玉媚骨风流明眸善睐,见皇帝微微摆了摆手,知道他不要再吃了,遂吩咐宫女重新收拾干净几案,端上各色奇珍异果、清茶飘香,她净手熏香,半跪半伏在皇帝身后软榻上,轻轻替他松骨解乏,笑语轻聊。

    铺设了锦绣绒毯的堂前,早有丝竹管弦响起来。皇帝好华服美食狗马声色,这在朝廷内外不是什么秘密,宫中各处自然也会投其所好,以讨欢心。这样的事,身为君主帝王,无论贤德还是愚蠢,都难以避免。

    李婉玉既然精于此道,漱玉宫中的奏乐班子水平自然也是极高的。各种乐器奏响时,今日演绎的却是新谱曲的一曲新词。

    几名宫妆女子翩翩而舞,舞在当庭。只见一身白色纱衣的男子,独据一案,手挥五弦琴,神态潇洒,口中朗声吟唱起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连续吟唱数遍,曲音相随,响彻漱玉宫内外,甚是悦耳动听。皇帝刘彻的头倚在李夫人一弯玉臂间,斜眼瞥了身后玉人一眼,轻轻抚摸她柔软的手掌,颌首微笑。

    “这曲词说的可是卿么?呵呵!李延年这家伙倒是毫不谦虚,自己写词赞颂亲姐。”

    话语中虽含了戏谑的成分,但其中的亲信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却没有想到,李婉玉神色微动,嘴角轻轻扬起,眼神若无其事的与正在弹琴高歌的李延年对视了一下,然后话语中带了一丝娇嗔。

    “陛下,快休得如此说了。妾身那里有那么好呢!更何况,人家这词中挂念的,却是另有其人哦……。”

    她这柔媚之态落在皇帝刘彻眼中,他这位好色的大汉天子心中却甚是受用。不由得哈哈大笑了几声,一边握住了她的手臂,感受着那柔夷,一边嘴里却流露出不相信的语气。

    “朕却是不相信,这世间除了婉卿,哪里还会有如此绝代佳人嘛!”

    “陛下,臣妾绝对没有相骗,此事千真万确。这首曲子的由来,臣妾却是略知一二。前日延年出宫时候,在长安市上无意之间遇到一位绝色佳人,他一见之下为之倾心。回来之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所以才有感而发,谱写这首词曲,今日在陛下面前这是第一次弹奏呢。”

    听到她说的详细,再看抚琴的李延年那副专注深情的模样,皇帝心中不由得信了几分。不过他并没当做多大一回事,这样的事在他看来,不仅不唐突,反而可以当做一桩风流雅事来看待。当然他之所以这样想,还是因为李家姐弟正受宠幸的缘故罢了。

    李婉玉察言观色,见皇帝脸上神情怡然,她便在耳边悄悄地说道:“延年自小与臣妾相依为命,却并没有遇到一个情投意合之人。难得他有倾心的女子……陛下,臣妾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陛下成全。”

    皇帝哈哈大笑着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自己宠爱的美人想要说什么,这确实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不要说李延年长得一表人才在宫中伺候周到,眼看前途无量,就只凭了李婉玉的隆恩专宠深得圣心,不管李家看中的是谁家的女子,想要收到身边也都没有问题。

    李延年听到姐姐替自己求得皇帝亲口应允,他不禁大喜过望,连忙俯身拜谢。既然有皇帝背书,如此一来,就算是为此惹下天大的祸事,他也不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