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长安夜 乱风云
    大汉高祖皇帝刘邦开国,因为吸取了秦朝苛政暴法而使天下大乱的教训,为了养民生息,迅速恢复社会局面,听取丞相萧何等人的建议,采用了一套较为宽松的法律模式,来治理天下。

    汉朝法典最初的几条总略非常简单,那就是高祖皇帝定鼎关中以后所提出来的“杀人者死,盗及伤害抵罪。”而后来的文、景二帝治政也务求宽缓,数次减免刑法,遂得人口增长,天下繁荣。

    这样的做法,认真说起来,是有利也有弊。其最大的弊端,就是因为刑罚的减轻,而使臣民对朝廷律法的敬畏之心减弱,个人骄矜之心日盛,从而勇于私斗,扰乱社会秩序,造成了不少的危害。

    当今天子继位以来,他早就认识到了这样的弊端,并且也开展了几次对江湖豪侠之类帮派人物的重点打击,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在整个社会层面上,却并没有得到全面的改善。遗传自春秋侠烈的私斗现象,还是时有发生,虽然规模不大,但也很让人头疼。

    现行的律法,对因为某些原因而引起的这种私下的争斗,还并没有明确的条文制止,这就使得许多人有恃无恐,倚仗着自身的势力或者武力,去为所欲为行凶作恶。

    就如同江都王刘非这样,敢公然在长安街市上劫人行凶,一方面除了他自身飞扬跋扈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旦事情闹大,他们完全可以把这样的事归结为私下里因为争风吃醋而引起的个人恩怨,到时候就算是闹到朝廷上,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更何况,江都王还怀揣着一些另外的目的,所以他才这么不肯善罢甘休,一直追到了长乐侯府门前。在他想来,即便是苏家母女躲避到了这里,元召不在的长乐侯府,难道还有能力能庇护的了她们吗?

    不过他有些想错了,即便元召不在,长乐侯府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令江都王和一帮长安子弟没有想到的是,长乐侯府的护卫们会这么生猛,他们连对方的身份问都没问,就直接杀了过来。

    双方在街上一场混战,侯府护卫人数虽少,却个个勇猛,尤其是后来从府中气势汹汹冲出来的两个小妞,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双人双剑,模样生得无比俊俏,下手却异常狠辣,几乎是招招见血。不到片刻的功夫,江都王一方就顶不住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见势不妙,众人一起狼狈而逃。

    元一见好就收,见他们跑远了,招呼兄弟们勿要追赶。对这些人的身份,他心中有数,刚才开打的时候已经叮嘱过不要杀人,所以他们都手下留了情。当下收拾东西回府,去苏夫人那里了解详细情况。

    江都王刘非心中的窝囊劲儿就别提了,领着一大帮子人,跑过两条街口,才停了下来。回头看看,见没有人追来,不由得怒气冲冲喝止众人的脚步。检查了一下,却是有许多人身上都带了伤,虽然不是太严重,也是血迹斑斑,十分狼狈。

    没想到长乐侯府中竟然藏龙卧虎啊!只凭着自己手下的这些人马难以成事。这些长安纨绔子弟们更是跟着虚张声势还行,要真刀真枪的较量起来,也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

    江都王想了想,心中暗暗有了计较。这件事既然已经开了头,就绝不能半途而废。看来是到了应该请一些帮手的时候了。想到这儿,见暮色降临,他遂不动声色的遣散了众人,让他们各自回家去处理伤口。只留下几个心腹亲近的,与李延年一起回到自己在长安的王府,暗中商议对策。

    长安,这座辉煌的王朝帝都,入夜以后,万家灯火次第亮起,汇成了人间的星河。就在这繁华盛景之下,有许多人间的悲欢离合开启了上演的序幕。

    长乐侯府门前大街上的打斗,发生的时间很短,又是在薄暮时分,因此还并没有传扬开去,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元召虽然已经是震动朝野的人物,但他现在并不在长安,无论是怀着何种目的对他关注的人,此刻的目光,也只都逡巡在遥远的北疆,他不在的侯府,便不再是被人瞩目的焦点。

    长乐侯府中的人,其实也并没有把刚刚发生的打斗太当做一回事,不过是一次长安纨绔的好勇斗狠罢了。这笔账,他们已经记了下来,等到小侯爷回来,参与这件事的人,自然会得到该有的惩罚。

    现在让大家感到难过的是,灵芝的悲伤。苏夫人虽然也是伤心,但她终究经历的事情多,却不似这单纯的少女一般,悲伤的无法自抑。自从傍晚到现在,灵芝连饭都没有吃,眼泪总是止不住。陪伴着她的泠霜泠雪姐妹想尽办法劝解她,却终究是难以释怀。

    这样的情绪也感染到了所有人,大家虽然对那死去的汉子了解不多,但都从心底存了一份钦佩。在关键时刻能够舍身护主的人,足以当得起“忠义”二字了。

    当元一接过那支从马七身上拔出的箭,仔细看时,见这支加重分量的铁箭上铸刻着“江都”二字,联想到苏夫人的诉说,他的态度有些沉默。其余的人对视一眼,也感觉心中沉甸甸的。

    他们这些宫中出身的人,多少了解一些宫闱间争斗的秘密,对于几位跋扈王爷的所作所为,也都有过耳闻。而他们跟随元召日久,自家的这位小侯爷是怎样的护短性子,更是无比清楚。如果小侯爷回来后,矛盾僵化起来,到时候弄得不可收场,却也很是令人担心。

    大家研究议论了片刻,决定先不去管这些还未发生的事。当前的任务是,先保护好苏夫人和灵芝的安全,静观其变,如果就此风平浪静,就不用多事,一切等到元召回来之后再处理。如果再出什么事端,那么他们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即便舍却性命不要,也要让她们毫发无损。

    梵雪楼当然先暂时不能回去,长乐侯府中自有苏红云和灵芝的住处。她们从前也会偶尔在这边住下,此时由泠家姐妹替她们收拾好一切,陪伴劝解着。

    等到夜色更深的时候,元一安排好了府中的警戒。出了这样的事,心中总是有些莫名的不安。为了以防万一,这几天还是要好好的警惕一些才好。

    前半夜值守的人是元十八和元九。两人巡视几圈之后,跃上后院的房顶,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府邸的大半部分。时近三更,夜来风寒,元九从怀中掏出一壶酒递给十八,这位侯府中最年轻的护卫昂头站起身来喝下一大口御寒,一口酒入喉还没有咽下,在楼脚灯笼的光影中,几个夜行人的影子忽然就掠过了眼角。

    元十八大惊,酒壶随手扔出,条件反射一般的已经探手把刀拔了出来。元九虽然还没有看到异常,但两人心意相通,他马上就意识到有情况发生了。在拔刀的同时,他口中发出示警的厉声呼哨,提醒府中的人,有敌来袭了!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只见从那边院墙一带,一波一波的黑影开始大批出现,刀光剑影,杀气腾腾,经过周密的策划后,受人指使的夜行者几百人,就这样涌入了长乐侯府中。然后火光突然升腾,杀声骤起,动荡不安的黑夜开始了……!

    长安乱生,暂未停歇,而此刻的草原,烽火早已熄灭。当又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一片显得有些宁静。元召领着黑鹰军大败右贤王的军队后,放了一把火彻底的烧毁了龙城,然后率领着全部人马退回黄河以南,据守河套草原,等待着后续汉军支援力量的到来。

    元召心中很清楚当前汉匈之间的形势,如果胃口太大的话,以现在汉军的力量,还根本就吃不下。这一次,河南战役胜利后,只要把河套草原这块地方重新夺回手中,就已经完成了制定的作战目标。匈奴人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想要凭借一次或者两次战争的胜利就把他们消灭或者让他们彻底屈服,那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雁门关的大捷,元召已经接到了战报。取得的胜利战果,让他很是欣慰。雁门守军虽然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但十万匈奴骑兵基本被消灭殆尽,这已经算得上是一场汉匈战争以来最大的胜利了。

    此战之后,从自己脚下的这片河套草原一直到雁门关,这方圆三百多里的土地,再没有匈奴人的存在。雁门、云中、上谷各军已经抽调了大批的军事力量,开始往这边聚集,最迟明天午后就可以赶到了。把战线推进到这里,以黄河为界,汉朝与匈奴暂时对峙,这就是在以后几年里即将形成的最新局面。

    明月在天,草原辽阔,黄河的滚滚流水从不远处奔涌向东方。到处燃起熊熊的篝火,大胜之后的黑鹰军终于得到轻松的休息。

    率领着手下百骑追击残敌一直到得此处的霍去病,和所有的将士一样兴奋。他们都在等待和期待着,因为,师父元召说了,他要做一些好吃的东西,来犒劳大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