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河上诫 曾听闻
    草原上黑鹰军驻地的庆祝,算得上是一种狂欢了。胜利后的喜悦,得到了彻底的释放。酒肉美食管够!这些英勇的战士,当得起任何待遇。

    元召做出来的那些奶油美食,早就被一扫而空。数量虽然不多,但基本都人人品尝到了一些。平生第一次吃到奶油制品的许多人,差点儿连自己的舌头都吃下去。

    元召随手把制作的过程和注意的方法写了下来,交给了聂生。这样的小生意就扔给聂家去做吧,下一步即将要建设在河套草原上的几座城市中,聂家力量将成为主要的经济主宰者。这也是元召对他们巨大付出做出的回报。

    聂生眼中亮起光芒,他如获至宝一般把元召递过来的东西揣入怀中贴身收藏。然后意犹未尽的吃光了手上拿着的一块奶酪,心情激动。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得到了元召的认可,父亲聂壹的一片苦心没有白费。聂家的重担从此以后将逐渐压上他的肩头,追随着眼前这个人的脚步,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明日之后,汉军大军来到镇守此地,自己也许就应该踏上回长安的路程了吧。离开这么久,对有些人很是牵挂。当悠扬的笛声在草原的夜色中响起来的时候,元召心中有着淡淡的想念。

    此时夜近更深,他吹奏的笛音中带着婉转的曲调,身边人有些明白,小侯爷想家了。

    蓦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另一种曲音,那声音有些奇怪,带着悲凉的语调,让人听了很不习惯。显然,是有人听到了元召所吹奏的玉笛,想要以此相和。

    元召放下手来,横笛挽于臂间,侧耳倾听的片刻,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然后挥了挥手,制止了已经站起身来抽刀张弩想要去查看究竟的崔弘等人。

    “有客人来了,此人没有恶意,你们不用理会,去好好吃你们的就行,我自会料理。”

    众人听他如此说,便不再理会。虽然暗中仍旧怀了警惕,但小侯爷既然有把握,就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有小冰儿却不放心,抱了赤火宝剑,跑到元召身后的位置待着,准备一旦来人对师父有恶意,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剑先砍杀了再说。

    元召不去管她,只是盘膝而坐,面前一张临时用木板搭就的几案上,随手揭去泥封,打开了一坛酒。眼前人影闪过,有人从黑暗中穿越出来,坐到了他的对面。

    小冰儿微微吃了一惊,手中握住的赤火剑紧了紧。她天赋异禀修为进步神速,到得今天,不要说马上杀伐冲锋陷阵果绝无敌,就算是单打独斗刀剑相交,除了师父元召之外,恐怕也已经很少能遇到对手了。可是她凭直觉就可以知道,来的这个人武功修为很高,自己恐怕难于相抵。

    元召却连头都没有抬,一手托起酒坛倾满了一碗,屈指一弹,那盛了一斤酒的细陶大碗打了一个旋就滑向了对面,酒水纹丝不动连一滴都没有溅出来。

    那人眼疾手快,伸出左掌轻轻一挡,然后三个手指就势把酒碗端了起来,一仰脖子点滴不剩,烈酒入喉,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声音洪亮,显得十分豪爽。

    “元侯敬酒,却之不恭,这头一碗却必须要喝了!哈哈哈!”

    元召不动声色,他用手指弹了弹酒坛边缘,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露出孩子般的笑。

    “这酒从中原千里迢迢运来,却是不容易的。不过既然来的是客,想喝几碗便喝几碗就是。那么,你能饮几何”

    “一碗不够,一坛才好!元侯可舍得吗?”

    “随便喽,只要你能一口喝得下!”

    “好!美酒当前,需痛饮,点滴难舍!”

    只见来人一伸手,接过元召手中的酒坛,高举过头顶,如长鲸吸水径直入喉,片刻的功夫,把一坛酒喝的干干净净,竟然一口气都没有转换,果然是一口喝下的!

    围观的众人见此人单身至此,竟然如此豪爽,虽然知道他是敌非友,却不由都心中升起几分佩服。唯有小冰儿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中敌意满满。竟敢在师父和自己的面前如此装逼,一会儿非让他吃点苦头不可!

    酒坛重新放到案上时,元召终于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来人一眼。

    “既然喜欢喝敬酒……呵呵!那就好办了。说吧,暗夜来此,有何贵干?”

    只见那人长得十分高大,长手长脚络腮鬓的胡须,一身草原人寻常的翻毛皮氅,却没有携带兵器,只在手中握了一根短短的雕孔粗竹,是为羌笛。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上下仔细的打量了元召一番,发出轻轻的赞叹。

    “既蒙以好酒相待,我当不必隐瞒。本人莫罕,这次来,是奉大漠神的命令,好好看看元侯的。呵呵!”

    名叫莫罕的人坦坦荡荡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元召也笑了起来,重新接过崔弘递过来的一坛酒,放到面前。

    “那么,有何所见又有何所得呢?”

    “果然是慧灵之根,天下集大气运者也!”

    莫罕说这句话时神色很郑重,像是真的能从元召脸上看出什么秘密似的。

    元召心中一愣,但他并不动声色,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着对方,语气中带了调侃的意味。

    “世间都说西域胡商能忽悠,是经商做买卖的好手,却没想到你一个匈奴人,竟然也善于此道。好了,就不要来这些虚头巴脑了,既然喝了我的酒,就好好的把来意说明白吧。”

    没想到这家伙看似是草莽中藏着锋芒,却竟然是个自来熟的性子。他先不回答元召的问题,反而用眼睛四处贪婪的看了一遍,闻到那食物的香气时,使劲地咽了几口唾沫,脸上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搓了搓手,嘿嘿笑着欲言又止。

    元召对小冰儿使了个眼色,她知道师父要让自己干什么,怀着老大的不情愿,把那些吃的东西都搬了一些过来,放到案子上。却按剑站在旁边,瞪眼瞅着那家伙,看他怎么吃的下去。

    莫罕大喜,见元召打了个手势让他坐下,他都已经等不及了。先伸手抓了一大块牛肉,狼吞虎咽几口吃完,看到元召又推了一坛酒过来,他毫不客气,咕咚咚灌了几口,然后又伸手去吃别的东西。他吃的速度极快,又肚量奇大,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把所有的东西都一扫而光,吃的什么都没有剩下。直到把坛中酒的最后一滴倒入口中,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模样甚是舒服。

    众人有些目瞪口呆,被他的吃相吓住。这也太能吃了吧!那可是一大盆子牛肉,几盘烧烤的野味……还有两大坛酒啊!这人不会是个饿死鬼托生又几年没吃饱过吧?哦,这当然是小冰儿的恶毒想法。

    “真是人间美味呀!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过了……呵呵!今日来此,本不欲现身惊动元侯的,不过刚才被笛音所动,一时手痒才相和了几声,虽然自惭不如,却也是同道中人。”

    元召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此人一定还有话要说。果然不出他所料,莫罕神色一整,变换了语气。

    “我们飞火勇士身为草原王庭的守护者,受大单于可汗召唤,奉命来此,想要元侯立即带领人马,退出草原,恢复汉匈两国原来界限。如此,当可以暂熄兵戈,求得安宁。如何?”

    闻听此言,在旁边侧耳倾听多时的公孙戎奴等人脸上现出怒色,就要拔刀而起。元召眼神淡淡的扫过,众人连忙又坐正了身子,不敢乱动了。

    “你大半夜的跑这么远的路来,就是只为了说这个吗?”

    “这是传达的大单于王令。当然,大漠神也让我来好好看看你,在以后的某个合适时候,他会亲自来会你的。”

    “如果你吃饱喝足了,就可以回去复命了!嗯,就对你们的单于说,黄河,是汉家的,以后如果来饮马,是要交钱的了。”

    “……什么、什么意思?”

    元召端起一碗酒,站起身来,走过熊熊燃烧的篝火旁,穿过草地,来到不远处黄河岸边。水流汹涌,洗却征尘,大汉的猎猎雄风终于吹到了这里,黑鹰军将士们追随着他们主将的身影,都转过头来。

    “从今天起,这条黄河在草原上流经的地方,就是汉匈两国的界限。匈奴人再有无故踏过一步者,杀无赦!至于未来,如果匈奴心有不甘,那汉军马蹄与弩箭所至之处,天山、阴山、祁连山……将没有界限!到时候诛灭无噍类时,勿谓言之不预也!”

    话音不高,回荡在黄河两岸,却已经被这片土地所深深地铭记。自蒙恬、李牧驱逐北胡以来,这是中原来的将军又一次在这儿立下的誓言。而这一次,将会与从前的截然不同。

    说完之后,元召把手中的一碗酒泼洒而出,无数的酒花落入黄河奔腾水中,流向东方,转入中原,终归入海。天高地厚,黄土为鉴!

    飞火四大统领为首的莫罕微微叹了一口气,对元召拱了拱手,转身重新隐入黑暗中。有一句话,远远地传来。

    “无论未来怎样生死为敌,今夜酒,多谢了……!”

    元召面无表情的看着黑夜里的一群人迅疾远去。忽听有厉声鹰隼鸣叫声音从南而来,他倏然抬头,目光穿透夜空,锐利如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