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昨日仇 今朝恨
    素汐公主虽然年纪不大,但这些年在宫中,懂得的人情险恶自然会比普通女子多些。何况卫夫人为了这几个孩子的安全成长,也没少在无人时悄悄教导。她虽然一时间还想不透这背后会有如何的玄机,但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此事必须马上让父皇知道。

    素汐一面在心里暗暗祈祷保佑,希望灵芝和苏夫人千万不要有事。一面轻手轻脚的从侧门出来,穿过长长的宫中甬道,再转过几道宫殿后,来到宫中羽林军将军值守处。李敢正在这里,现在也唯有求助于他了。

    雁门关大捷的消息已经迅速传扬开来,守卫未央宫的羽林军将士们也在纷纷议论着,脸上都挂着兴奋的神色。他们虽然没有机会上前线,但这样的胜利,凡是身为大汉军人,都与有荣焉。尤其是身在雁门关的飞将军李广曾经作为未央宫卫尉统领羽林军多年,深得大家的爱戴,这次参与战事立下如此大功,自然是值得祝贺。

    于是,这会儿的李敢,便代替自己的父亲接收到无数来自同袍的真诚道贺。他的心情同样激动,一面还礼,一面叮嘱大家,皇帝陛下不在宫中,也不可懈怠,要好好的巡守警戒。

    就在这样的空当中,他见到了紧急跑过来求助的素汐公主。温婉大方待人随和的这位利安长公主,很少有这样惊慌失态的时候。当她面对李敢这位皇宫忠诚的守卫者,说出事情的原委时,李敢果然也变了脸色。

    不要说宫中有人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法有些不同寻常,就算是只凭了李家和长乐侯府的关系,他也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李敢当机立断,他安慰素汐不要担心,先回去建章宫等候消息。然后安排好部下们严加把守各处,谨防有什么异常。他飞身上马,直奔城外皇家园陵而去。

    素汐满心焦急的看着李敢出宫远去,她往回走着,心中则是慌恐不安。她不知道这件事是怎样发生的,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现在唯有盼着父皇赶快接到消息,去迅速的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府邸烧了就被烧了吧,那里面的人……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长乐侯府昨夜大火几乎被烧成了平地,雁门关大捷。这两个消息,几乎是同时在长安城中传扬开来。许多刚刚知道的人,惊得目瞪口呆。各种各样的情绪开始蔓延,风云骤起,八方雷动!

    当苏灵芝在一间安静的房间里终于醒来的时候,她感觉到头疼的厉害。稍微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天气有些阴沉,虽然是白天,房间里却依然有些暗沉沉的。

    片刻之后,记忆慢慢恢复,许多惊心动魄的画面浮现在脑中,她想起了昨天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

    虽然感觉到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还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刚刚直起上半身,却又一下子软倒了下去。旁边守护的人连忙站起来,见她醒了,似乎是终于松了口气,声音中带了欣喜。

    “灵芝,你、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可要吓死我们了。”

    疲惫中掺杂喜悦,名叫泠雪的女子伸手扶住她的身子时,还是穿的昨日的衣衫,显然是一直在旁边守护着她的。

    灵芝又倔犟地挣扎着坐起来,心中的担心,让她充满了力气。见泠雪云缎裙衫上的血迹隐约可见,灵芝抓住了她的手。

    “雪姐姐,你受伤了吗?怎么样……要不要紧?”

    “我没事的!只是没来得及换衣服而已。灵芝,不要担心。”泠雪神色中掩饰了很多东西,脸上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

    “可是,我昏过去之前,明明看到有好几把刀向我们砍过来的啊!……啊!霜姐姐呢?她……?”

    身为妹妹的泠雪一直以来都是个乐天派,开心活泼,素来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她借转身的机会努力的把脸上悲伤隐去,倒了一碗水端过来,递给灵芝。

    “啊,你说姐姐啊?她受了点伤。在旁边的房间里,好些的时候就会过来看你的。灵芝,先喝点水,然后再躺下休息下吧。”

    “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还有……我娘亲呢?”

    苏灵芝脸色白的似雪上霜,嘴唇有些颤抖,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终于问出了隐藏的担心。

    泠雪的手停止了动作,有些不知所措。她是一个单纯的姑娘,还没有学会怎样去善意的欺骗。反应过来想要再去敷衍时,聪明的灵芝已经察觉了端倪。她手中的水碗掉到了地上,紧紧抓住泠雪,话未出口,泪已成双!

    “苏姨挡了一刀,伤的很重。她……她还没有醒过来。呜呜呜……。”

    厮杀大半夜,终于在城门刚开时冲出长安,拼了命的逃到长乐塬来。一路经历,如一场噩梦。姐姐和苏夫人都受了重伤,元一和那些叔伯们……想到这些时,泠雪抱住身子瘫软的少女,也跟着哭了出来。

    在外面廊间方寸之地,负手而立的青袍老书生,两鬓染霜,听到了少女无助的悲泣,微微叹了口气。天上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看那边云层厚密,一场大雪即将降临。在此紧要关头,元召远征北疆千里之外,自己自当义不容辞,竭尽全力,让脚下的这块长乐侯封疆之地 ,万无一失。

    “主父先生,现在我们怎么办?”

    来到身边的汉子左腿一瘸一拐的,面目狰狞,已经不复往日里侯府大管家的模样。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侯府被毁,兄弟死伤!元一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下如此狠手。

    主父偃拍了拍他的肩头,对这些元府护卫很是敬佩。要不是他们舍了死命,保护着苏夫人和灵芝拼杀到这里来,想必在长安城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即便如此,也已经是损失惨重,元家十八护卫,尽皆带伤,其中五人的生命永远的留在了从长安到长乐塬的这段路上。

    “留在此处,全力戒备,静观其变!此事没那么简单,在小侯爷没有回来之前,什么事也不要去做。皇帝陛下的态度,想必很快就会见分晓……给小侯爷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了吗?”

    “嗯!已经发了。千里的路程,如果没有意外,晚间就会传到小侯爷的手上了。”

    接话的人坐在庭院中一颗光秃秃的树下,面色阴沉,用手中的匕首在慢慢的雕刻着一个小木人,眉眼已经渐渐显露出来。这种手艺还是四哥马七亲手教给他的,而今大变突生,阴阳两隔,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他了。

    赵远是梵雪楼几兄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没有想到,自己跟着元召去了一趟辽东,把他交代给自己的事完成以后,昨夜刚刚回来,就遇到了这样的局面。

    赵远很想领着他手底下的那帮人现在就冲出去,把潜伏在长乐塬附近伺机发动的所有敌人全部杀光。可是理智告诉他,那样只会是去送死。对方不仅人多势众,而且皆是身怀绝技的高手,不知道是些什么来路。连元一他们都不是对手,可知对方的厉害。

    现在暂时的平静,是多亏了驻守在长乐塬上的那些留守黑鹰军出动了。他们接到主父偃在第一时间的紧急求援后,五千骑兵马上全员出击,封锁了进出长乐塬的所有出入口。

    当然,能够顺利的接应到从长安来的逃亡者,有另一股强大力量的援手,更是功不可没。而且正是因为他们的出手,才及时的清除了已经侵入长乐塬来的一部分追击者,在干净利落的杀戮面前,震慑了余者,令他们暂时退却了。

    秀鱼和原长乐宫中的那十几位守护者,窦太后离世后被元召请旨奉迎到长乐塬养老。在此危难之际,这些已经封刀多年的老家伙,重新挺身而出,时光的风尘虽然锈迹了宝刀,但雄心不老,肝胆相照,杯酒之义,也可当之赴死!

    夜袭长乐侯府的,有几百人之众。他们的来历很复杂,但强烈的杀戮气息扑面而来,一看就都不简单。看到这么强大的阵容,即便是通过某些渠道来召集帮手的江都王刘非都有些吃惊,他没想到长安城附近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可怕力量,好在,他们背后的主使者都是恨元召入骨的人,这次和自己想要对付的是相同敌人。这让他信心大增!

    事实正如他所料,在这么多江湖高手的大举进攻下,长乐侯府难以抵挡。只不过,府中的那些家伙也真够警觉和厉害的,一番激烈的拼杀下,虽然杀死了府中若干人,但都是些不相干之辈,那苏家母女一直被他们牢牢保护着。后来大火四处烧起,他们护着马车夺路而逃,竟然跑到长乐塬上来了。

    江都王见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经过与几方势力商议之后,决定利用皇帝不在长安未央宫的这段时间,把事情彻底的解决掉!长乐塬,长乐侯元召的这块封地上,据说有着许多秘密,何不以此为突破口,直击其命脉呢!

    长乐侯府私藏兵甲、勾结匪类、居心莫测……用这样的借口,大罪栽赃,应该足够了吧?!

    江都王暗自得意,长乐塬就是安全之地吗?哼哼!想的美啊!勒马回头远望,密云与雪花起处,北军大营的援军,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