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飞雪迹 刀痕轻
    留守在长乐塬,未曾去北疆战场的五千黑鹰军统兵校尉有两位,李望和张括。虽然这次征伐辽东和出兵北疆他们都没有能够去,不过两个人并不埋怨。小侯爷早就说过,大汉朝强国盛世即将来到,开疆扩土、西征北伐的机会,有的是!

    从别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也许还要怀疑,但既然是元召这样说了,那未来的局面,一定就是这样的。元召从不妄言妄语无的放矢,这是经过无数事实证明了的。

    出征的同袍连续取得的胜利,他们都听说了,无论身在何处,这样的荣誉是属于全体黑鹰军将士们的,所以,这段日子他们的心情同样振奋。

    金戈铁马,沙场争雄!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去经历的。所以为了将来的光荣和荣耀,刻苦的训练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样的日子,直到今天被打断。

    雪花轻舞飞扬,落了一层白。远近山川河流,层林尽染,马上骑士们黑色战袍上也有了白雪的痕迹。在不远处偶尔会传来有人打斗或惨叫的声音,那是守护这片长乐塬的人与突袭进来的高手间的过招。飞雪飘零时,正是刀剑杀人地!

    “李哥,将来……你会后悔吗?”

    战马轻轻的嘶鸣声中,名叫张括的黑鹰军校尉侧过头,问了与他并马而立的人一句。他比李望小三岁,两人搭档,张括以勇,李望以稳健有谋而称。

    话虽然问的没头没脑,但李望自然知道这其中包含的意思。他迎着张括的目光,嘴角泛起微笑,战盔下的脸上神色很坚定。

    “男儿行事,本就无需顾虑太多。但求无负义气,无愧于心就好!”

    听到他这么说,同时感受到身后黑鹰军兄弟们的凛然之气,心中略微有些动摇的张括收起了刚才的犹豫。没错!男子汉大丈夫,何必瞻前顾后,今日,管他与谁为敌,当尽力!

    李望、张括也是长安子弟出身,与曹襄、韩嫣等俱是勋贵后人,在某些突然发生的事情上,他们的嗅觉自然比寻常人灵敏。在对面四处聚集而来的那些满怀敌意的人当中,他们早已经发现有许多曾经熟悉的面孔出没。

    每一家勋贵豪门,如同枝繁叶茂的大树,树虽然倒了,但在深层下牵扯的藤蔓纠缠,外人根本就理不清。当年元召覆灭大批勋贵后,无数依附者风流云散,时刻窥探,曾经的深仇大恨,一旦有机会报复,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因为纠集他们而来的人是江都王刘非。那位王爷已经派人自报过了身份,并且以严厉的口气命令黑鹰军不要多管闲事。这次是他以亲王的身份,来捉拿从长安逃出来的谋逆嫌犯的,有敢无故阻拦者,当以同犯论处!

    对于这样的威胁,李望和张括都装作没有听懂。长乐塬上有重要的各种设施,黑鹰军奉命在此驻守,没有皇帝陛下的亲自命令,谁也无权进来搜查,更不要说来抓人了!这就是他们的回答。

    不管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为了报答元召,还是为了维护黑鹰军的威严,想要在他们的马前进入长乐塬为所欲为,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他是当朝最跋扈的王爷也不行!

    那些蹑影潜行进来的江湖高手,自然会有人对付他们,五千黑鹰军在两位校尉的命令下,进行了严密的分工防守,江都王刘非带来的人想要大举进入,却被对方手中闪着寒光的弩箭逼退了。

    不过,刘非并不气馁,因为他有更厉害的杀招在后面!在未央宫中力量的策应下,已经秘密地调动了北军大营的部分兵马。而且更有人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他们争取了半天的时间。江都王看到东北方向涌过来的大部队汉军时,他的脸上冷厉而残酷。

    北军大营,作为拱卫长安城的外部力量,素来是一些勋臣武将的势力范围,骄纵成性不说,里面盘根错节关系复杂,虽然主将都是有未央宫亲自任命,但军中的少壮中坚力量,却大多都是将门后代,往往有不法之事发生,却难与治罪。

    北军大营的汉军已经多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厮杀了,战斗力未知如何,但他们的装备确实不错,全是重甲长刀,第一眼看上去很是威风。

    江都王刘非见这一彪几千人马气势汹汹而来,暗中喝令手下这些江湖客们分散两边,等到为首两将过来见礼之后,他用马鞭遥指着前面黑鹰军封锁的道路,示意他们不必多说,直接冲进去行事。

    按照大汉制度,想要调动北军大营和细柳营这两处军事重地的汉军,没有皇帝的虎符是绝对做不到的。但什么事都有例外,有未央宫中的重要人物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带了王太后的亲书懿旨,来到北军大营,称长安生变,有匪类作乱,危及皇宫安全,如今天子不在宫中,为了以防万一,需调动一旅之师,协助护卫九门外城。

    这样不同寻常的命令,令北军大营主将大吃一惊。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呢,帐前早有两位偏将军上前请命,主动要求带兵前去。这位主将也是个聪明人,看了看宫中来传旨的那位大总管脸上的神色,又想了想请命两人的身份,他心中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既然是紧急从权,又只是在长安城外协助防卫,更有王太后亲笔书写的懿旨在此,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于是,两将整军而出,兵发北军大营,方向却不是长安,而是直奔城西南长乐塬!

    这两位将军可不是等闲之辈。面色阴鸷年纪稍微大上两岁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死去的前丞相田玢的长子田少重。而另一个就是宫中最近正是得宠的漱玉宫李夫人之兄李璇玑了。

    原来,当年田玢死后,田家迅速没落下去。昔日权倾一时的这个大家族,没有一两年的功夫,就不再被人们所记起。虽然还有王太后的关系在那里,但世间事就是这样,失去了巨大权力的田家,已经不再被人们所需要。

    武安侯田玢的两个儿子,失去巡武卫将军职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长子田少重继承了他的爵位,后来还是借助了王太后的关系,进入北军大营做了一个偏将。而小儿子田少齐,就比较悲惨了,可能是他在田家如日中天的时候太过于嚣张,惹下的仇恨太多,在一次喝酒归来的路上,被人在黑暗中一刀毙命,死的糊里糊涂,至今都没查到是谁干的。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这样的事本是寻常,不过,父亲和兄弟相继死去后,这深仇大恨,田少重却都记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便是当初在朝堂上力挺窦婴,致使田玢落败的元召!正是因为此人的参与,才使田家从天上掉到地下,落到了今天的地步。这笔账,他无时无刻不记在心中。

    因此,今天有这样的机会,田少重又怎么能不奋勇向前,力求通过突袭长乐塬封地而有所收获,给元召以致命一击呢!至于另一位将军李璇玑,就更不用多说了,他早已经接到自己的亲弟弟李延年派人传递的信息,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管是为了弟弟李延年还是妹子李婉玉,他更是会全力以赴,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做成这件事。

    长乐塬上,两军对垒,忽现杀机!让江都王刘非和田、李二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已经用措辞严厉的口气,传达了王太后的懿旨,命令挡住去路的黑鹰军马上散去,回到他们的驻扎地,不得轻举妄动阻碍行事。然而,对方根本就无动于衷。不仅没有丝毫的退意,反而以更加嚣张的态度,说除非有当今天子亲自下旨,他们才会允许其他军队进入这块禁地,除此之外,其他命令概不遵从!

    江都王大怒,对方领头的,只不过是两个小小的校尉,竟敢公然抗命!他大声喝令李璇玑和田少重,带领手下人马冲进去,看他们哪个敢阻拦!

    面对着北军重甲长刀的步步紧逼,李望和张括打了个手势,所有黑鹰军战士一起放下了面甲,汉刀出鞘,无人退却一步。既然决定了的事,管他什么后果呢!何况无皇帝钦令,本来就是乱命。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见血。忽然有紧急的马蹄声从长安来的方向响起,几百名白羽红袍的轻甲骑士如飞而至,当头一将军大喝一声“天子令下!任何人无故不得进入长乐塬半步,违令者,斩!”

    所有人都心中一惊,表情各异,回头看时,正是羽林将军李敢率领着大汉羽林军赶到了。

    李敢来的正是时候,他的身后除了护卫在皇帝身边的亲信羽林军侍卫之外,还有一位四五十多岁的宫中太监。他却不是旁人,乃是现在的“西凤卫”统领凤彦之!

    “西凤卫”大统领的威风可不是吹出来的。随他而来的统一服饰装扮的二十几人,奉了皇帝刘彻的紧急派遣,从高庙陵园御驾身边直接来到的这里。他目光俾睨的扫视了一下四周,从江都王脸上掠过时,神色冰冷,一点儿多余的表示都没有。

    “天子剑在此,所有汉军将士有敢参与私斗者,杀无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