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何为先 孰当重
    汉朝几位先帝的陵墓,离长安城并不太远。除了文皇帝霸陵在东郊渭河南岸的杜东塬之外,其余的都安葬在渭河北岸的咸阳塬上。

    汉文帝刘恒一生崇尚简朴,时时刻刻以百姓福祉为念。大去之日特意留下遗诏,身后事不用按照皇家制度另外建陵寝,以山为陵、棺可容身即可。这位伟大帝王被后世尊崇为仁德之君,是名副其实的。

    当然,身后之事任何人都不能自己完全做主。他的子孙臣民也不可能让帝王陵寝如此寒酸。虽然最终有违其遗愿,依山而建的霸陵还是雄伟壮阔,但帝国的威严和皇家的脸面却正是体现在这些方面,正是马虎不得。

    死者长已矣!无论怎样的身后名声都已经不再知道。百年易过,草木成灰,贤德的帝王长眠在地下,无论听不听的到,他们的继承者,还是会按时来祭告,告诉这些先祖们一些圣德或者是荣耀。

    作为冬至节后的一部分,祭告陵庙本来就是一项重大的内容,更何况,最近以来大汉朝取得的一系列赫赫功绩,更是需要来向祖宗们好好的告诉一番了。

    一系列繁琐的仪式完成后,皇帝刘彻志得意满,他从小怀有大志,立下誓愿,既然身为帝王,继承列祖列宗传下来的这万里河山,自然要好好的施展一番。高祖皇帝的功业算得了什么?秦始皇帝的功业又算得了什么?当必超越之!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局面,方不负这九洲之主的尊荣。

    从汉高祖的长陵来到汉文皇帝的霸陵,他站在高处,俯瞰关中平原,落雪苍茫平阔千里,胸中豪气顿生之际,长安飞骑奔至,首先送来了雁门关大捷的消息。

    皇帝仰天大笑,随扈之臣皆山呼万岁,踊跃祝贺。胜利来得如此酣畅淋漓,一雪当年马邑之围的失败耻辱,更是为高祖皇帝白登山之围报了一箭之仇。大汉帝国的雄风霸业从此开始,脚下的祖先们也当欣慰了。

    不过,在驻跸之处的庆贺还没有开始的时候,羽林将军李敢单骑赶来了。他带来的消息,让气氛一下子静止了下来。身边亲近侍从偷偷看向皇帝陛下的脸色时,都感到一场风暴也许就要来了。

    紧急赶来报告消息的李敢并不知道太多背后情况,即便如此,皇帝刘彻也已经从这些简单的信息中察觉到了许多不同寻常之处。挥手之间,风云突变。很快,派出去的“西凤卫”侍卫们就搜集带回来了他想要知道的各种信息。

    刚刚听到雁门关大胜的喜悦被沉重的乌云所遮盖,无论是皇帝本人,还是身旁的亲信臣子如东方朔等人,都立即敏锐地意识到,如果不把这件事处理好了,也许后果会很严重。

    皇帝刘彻揉了揉额头,扫了一眼表情各异的几个臣子。元召那家伙是怎样的性子,通过他从前的所作所为,大家已经都深深地了解。而今他在前方亲自领兵浴血奋战,败强敌,开疆土,自己的家,却被人放火烧了……?此事如何收场,恐怕他回来后难以善罢甘休!

    不过现在最需要处理的,是赶快制止这件事的继续发酵,别的一切容后再说。于是,皇帝当机立断,命令李敢马上率领随驾的一部分羽林军,以最快的速度马不停蹄去长乐塬,防止发生更严重的冲突。

    没有天子的命令,竟然连北军大营的人马都出动了?这件事的性质已经很严重了。在身侧的东方朔近前一步,低低的说了一句。

    “陛下,北军大营的人素来桀骜不驯,李敢将军就算是及时赶到,恐怕他们也……。”

    这句话正戳到皇帝刘彻心头的那根刺上。北军大营,正如同一个顽固的堡垒一样,倚仗着盘根错节的势力,结成了一个个利益集团。营中的某些将军,就连皇帝亲自派去的主将都阴奉阳违,拉帮结派,已经换了好几位主将了,可都是困手困脚打不开局面,无法彻底做到如臂指使。皇帝早就有心思要加以彻底的整顿,只是因为种种的阻力,而没有能够实现。今天倒是一个好机会!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对东方朔点了点头,然后向暗中招了招手。

    “老凤,你跟着走一趟!带上此剑,知道该怎么办吧?”

    “遵陛下旨意,老奴明白!一定不负使命。”

    名叫凤彦之的西凤卫大统领躬身接过了天子剑,铁掌如钩,握中的此剑虽然轻飘飘的,但一旦出鞘,当震怒雷霆,重若千钧!

    “真是岂有此理!朕不过出宫两日,就发生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李敢来报,朕还被蒙在鼓里呢!这是想要干什么?哼!也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你们做得好大事!”

    皇帝声音低沉,带了愤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左右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东方朔偷眼看了看他的脸色,叹了口气,心中有着深深的担忧。具有大智慧者,察言观色,细致入微,能见人所不能见,查人所不能查。皇帝没有立即表态对罪魁祸首之人怎样处置,就已经说明很多东西了。

    江都王刘非,当今第一跋扈王爷,从小与皇帝一起长大的兄弟。李延年,后宫最受宠的美人李婉玉亲弟弟,同时还是侍奉皇帝身边的宠幸之人。更何况,这后面还有王太后的影子在内……面对现实,在怒意之外,皇帝陛下的心里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倾向于和稀泥了吧?

    果然不出他所料,李敢与凤彦之走后,经过稍微沉默,皇帝稍稍舒展了眉头,似乎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他命令侍卫去分头传召,让随驾而来的十几位重臣马上前来议事。

    冬至节祭告高庙这样的重大活动,朝中重要大臣无特殊原因,一般都是要伴驾随行的。本来一系列的仪式都已经进行完毕,待到午后下半晌就可以返回长安了,忽然听到皇帝陛下又紧急召唤,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要这么急。难道是雁门关大捷的事?那也完全可以等到回去之后在朝堂上再计议嘛。因此,心中各怀猜测,来到皇帝处。

    “诸卿,雁门关大捷,我汉家将士大败匈奴,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众臣心头一松,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虽然皇帝有些急躁,但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前所未有的大胜利,值得提前祝贺。早些知道皇帝意图的东方朔等人则心中暗赞皇帝手段高明,不动声色以雁门关大捷为契机开始布局。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一起赞颂贺词呢,皇帝刘彻又已经先开口了。

    “好了,别的话先暂时不用多说。现在朕有几个决定,需要诸卿马上去办。”

    众臣咽下到嘴边的话,抬头静听皇帝陛下旨意,不明白有什么吩咐需要这么迫不及待。这时帘幕微动,太子刘琚走了进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在后面和卫夫人说笑呢,皇帝派人把他也叫了过来。未及行礼,刘彻摆了摆手,让他站那儿听着。这位太子自然是一头雾水,规规矩矩的站在了旁边。

    “朕已经决定,对于这次参与北疆匈奴作战的将士都予以重赏。丞相,你们要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在朕的得胜将士班师之前,这件事一定要做稳妥。记住,是重赏!就不要仿照前朝的那些旧例了,要破格些。明白没有?”

    丞相公孙弘点头允诺,表示明白。他与几位同僚对视一眼,都在心中暗自艳羡。听皇帝话中的意思,这次是要顶格赏赐啊,如果参照东越、西南夷等前几次平叛的封赏规格,那么这次军中可能会有一大批有功者得以封候进爵了。血染簪缨,马上封候,果然是令人又羡慕又赞叹的事!

    “另外……无论是平灭真番,还是大胜匈奴,有一人居功甚伟啊!唉,如果不是高祖皇帝给后世立下了白马之盟,非刘氏不得封王……朕却是有些为难呢!丞相,御史大夫,你们说说,对此该如何封赏呢?呵呵!”

    什么什么?没有听错吧!皇帝想要打算以王位酬功?虽然话中意思有了转折,但只要有过这个念头,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他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在场的所有人,当然都知道这说的是谁。

    “陛下,长乐侯元召虽然这次功劳卓著,但他本身已经是万户侯的封爵,不宜再加以爵位之赏了。何况,他年纪尚幼,拔得太高,恐怕非福啊!望陛下明鉴。”

    丞相公孙弘眼珠转了转,心中一动,没有立即说话。御史大夫张汤却早已经忍不住了。听到元召又立下如此盖世功勋,他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几乎把眼珠子都充血红,就差脱口而出咒元召早早短寿夭折了!

    太子刘琚听到这里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雁门关彻底大败匈奴人了啊!元哥儿,你太厉害了!他心情激奋眉飞色舞,看着张汤那副嫉妒的样子,不由得嘴边露出讥笑。不过,皇帝随后说出的话,却又让他大吃了一惊。

    “张汤啊,这件事就不必多说了。既然无法封王,朕就再赏他一个侯爷吧!双候之荣,当为特例。那个……元召的侯府昨夜失火被烧了,朕要给他另建新的府邸,这件事就交给你去督办吧。另外,太子,朕命令你与丞相马上启程,去雁门犒赏三军,顺便看着那小子,把朕的意思说给他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