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灯杀照 霜雪明
    同一时刻,坐落于东城大街上的江都王府中,一场夜宴正进行到热闹的时候。不管是为了笼络人心,还是为了庆贺出口怨气,江都王刘非为了召集这些人,还是煞费苦心的。

    来的人很多,王府那座装饰辉煌的大宴会厅,都坐得满满的,足有二三百人之众。这些人当然都曾经参加过突袭长乐侯府的行动,但不是全部,他们都是江湖游侠中的有名人物或者是曾经那些没落的勋贵将门后世子孙。当然还有一些来历隐秘的人掺杂其中,他们怀着不同的目的,来到江都王府,但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复仇目标。

    江都王刘非贵为当朝最得意的亲王,他的封地虽然在江都,这座长安城内的王府平时极少回来住,但这并不能稍减它的奢华。

    因为夜晚的关系,整座王府并不能一窥全貌,但来的众人只在这宴会大厅眼中所见,其金碧辉煌,陈设之华丽,就已经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

    这等富贵场面,不要说是令那些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江湖豪客们口中咋舌不已,就算是一些勋贵后人门客,也是大开眼界。酒席宴上,纷纷在心中暗自盘算,以后要怎样找机会投靠到这位王爷的门下,荣华富贵还不是小菜一碟儿。

    面对着众人热切的目光,江都王刘非哈哈大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归附与他的人只要肯出力,听从指挥,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几杯酒落肚,在大家恭贺江都王的声音当中,百余名精干的王府护卫按照王爷的意思,把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抬了上来,打开来时,金光耀眼,富贵逼人。

    所谓“财帛动人心”,又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些道理,江都王比谁都明白。有钱任性,简单粗暴,收买人心就是这么容易!把这些玩意儿扔出来,比什么都好使。从很多人贪婪的目光里,他知道这一招很奏效,并且屡试不爽。

    听到王爷说人人有份儿,都有重赏,更是让酒席间的气氛达到了**。在酒意的推动下,大声表忠心者有之,感激零涕者有之,恨不得立马提刀去替王爷卖命者有之,大声赞颂王爷仁德洪福齐天者有之……一时间,阿谀奉承之词如涌,马屁高帽满天飞。

    江都王刘非还就是吃这一套。在他简单粗暴的性格中,拿我的钱去给我办事儿,就是这么痛快!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人中什么样的背景也有,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替他杀人办事儿,就可以了嘛。至于说破费些钱财,那就更不叫事了。

    江都之地,有铜山铁矿,朝廷发行天下的钱币,有将近一半儿的份额是出产自江都。用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这位王爷手里有铸币权,没事儿随便造钱玩儿!这样的主儿,会在乎钱财吗?

    拥有铸币之权,这可是一个了不得的权力。在汉朝的历史上,能够据有这个权力的人,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那都是得到皇帝极度宠信者,才能为此。

    比如汉文帝时的宠臣邓通,因为个性温和谨慎,又善于了解他的心思,因此很得文帝的欢心。给他无数的赏赐,家中累计亿万钱。

    不过后来有一次,文帝叫一个善于看相的术士给邓通面相的时候,那人竟然直言不讳地说,皇帝的这位幸臣以后将会饿死在街头!汉文帝一听就龙颜不悦,虽然说这看相的被天下人称为“神算”,可他就还不信这个邪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想要谁终身富贵,那他想不富贵都难啊!

    于是,汉文帝下令,把蜀郡的大小铜山都赏赐给邓通,授予他铸币之权,掌管天下大半钱币来源。哼哼!朕赏给他一座金山,难道还能饿着他?

    这样的权利可太让人眼红了。如此一来,邓家的财富,就算是王侯也不能与之相比,可以说是富贵俾睨天下。不过,谁能想到,祸福相依,吉凶难料!

    汉文皇帝也是个短命的,他驾崩之后,邓通就倒了血霉了。早就对这头“大金猪”垂涎不已的太子继位之后,二话不说马上就剥夺了邓家的全部财产,邓通潦倒街头,果然就冻饿而死了。

    这位前朝宠臣的遭遇,江都王自然也听说过。不过在他心里,自问那邓通岂能和自己相比。就算是后来因为拥有铜山盐池之利而被未央宫所猜忌,最终造反的吴王刘濞之类也不能和自己比较。因为,他是和当今天子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从来没有谋反之心,就算是胡作非为跋扈一些,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大的干系。

    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思,他才不惜想以重金收买大批的归附者,想要仿效战国四公子故事,成为大汉朝新的“贵公子”!

    既然是各怀心思,又一拍即合,江都王府夜宴上的气氛自然是极其热烈。在众人推杯换盏之间,赞颂王爷仁德的同时,江都王也放下了架子,亲自频频敬酒,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尤其是对几位江湖豪客的领头人物,大加赞扬,许下承诺,如果以后肯为本王效力,会如何如何厚待云云。

    围在江都王身边附近的,都是几位重要人物。其中短须虬髯的雄壮大汉,名叫朱雄,暗中身份就是长安城左近三县江湖道的瓢把子。这一方的江湖人物,都听从他的调遣。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并不为人所知,那就是他是九州隐门安插在长安城内的一枚重要棋子。

    长安城历年来发生的大事件中,背后都有隐门力量的影子在内。而朱雄就是统领全局的关键人物。包括上次未央宫发生的叛乱,在外接应传递消息者,就是出自朱雄的策划安排。

    虽然九州隐门早已经被未央宫和朝廷列为重点铲除的对象,明里暗里发生过许多次的较量和搏杀,但直到如今,并不能够把他们彻底摧毁。这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广布天下力量的强大,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隐门与朝野间的许多人有着丝丝缕缕无法斩断的关系。这样的渊源甚至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祖辈,可谓盘根错节很是复杂。即便是宫中西凤卫对上他们,也是头疼的很。

    当然,今夜王府在座者,并没有人知道这位朱雄的这层隐秘身份,众人所知者,也只不过是此人为统领江湖道的大豪而已。

    既然想要收归这些力量为己用,江都王刘非对这样的人物便格外重视,因此,杯盏之间对他很是热情,赏赐也格外的丰厚。朱雄自身修为既高,眼界又广阔,对这些珠宝金银自然看的不是那么重要。他结交江都王,却是奉隐门长老们的命令,存了另外的心思。

    江都王存心接纳,见朱雄身后站着一人,却是十**岁年纪,生的英姿勃发,面目甚是英武。早些时候已经听朱雄说过,这是他的儿子,名叫朱安世,却是一个年轻一辈中的英雄人物,已经凭着自己的能力在道上创出了不小的名声。他遂回头对身边的侍卫吩咐了一句,那侍卫出去后不久,再回来时,手中已经捧了一个锦盒。

    “朱大侠,本王早就久慕你的名声,这次你又协同令郎率领着手下人出了大力。普通的财物难以酬劳,这些软甲还是不错的,就赏与令郎吧!呵呵!”

    朱雄闻听,连忙站起来致谢,双手接过来打开看时,果然是一件做工精细的金丝宝甲,可避刀剑弓弩,当是无价之宝。这样的厚赏,果然是很贵重了。

    “王爷,这太贵重了!朱某……。”

    他刚要推却,江都王早已经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客气,唤过那朱安世,让他当场穿上,看看怎么样。练武之人尤其是经常刀剑厮杀之辈,对这样的宝物自然是极其喜爱,关键时候说不定可以救命啊!朱安世穿上之后,父子两人再次拜谢江都王的重赏,态度热切。

    其余的人非常羡慕,齐声道贺,然后满座再次举杯痛饮,人人心中充满期盼,这位王爷果然是出手大方,以后抓住了机会做好他交代的事,自己也会得到这样的赏赐也说不定呢!

    名叫朱安世的男子绝对没有料想到,正是因为他穿了这件宝甲,在马上就要发生的雷霆巨变中保住了一条性命,成为今夜整个江都王府唯一活着的人。并且从此以后,改变了他余生的命运……是福是祸,现在却无法说清。

    “真是有些可惜!没有能够借这次机会,把元召那厮拖下水……王爷!那家伙最多再有半个月就回来了,在此之前,还能不能再想个办法对付他?”

    说话的人就坐在江都王身边,看关系应该很是亲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卸去甲胄之后的北军大营偏将军田少重。他和江都王刘非都是王太后的亲近晚辈,关系自然不同一般。

    “少重贤弟,皇帝陛下已经明确了态度,暂时不宜轻举妄动啊……。”

    江都王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稍后再说这些。然后举起杯来,大声劝众人再饮胜一杯!一时间笑语喧哗,气氛热烈。

    宴会厅大殿之外,落雪飘洒庭院,一盏盏的宫灯把到处照的亮如白昼,时候已经到了入更天,守卫严密的远近,却没有人注意到,一道身影倾立在大殿最高处的檐顶,黑色披风包裹下,春秋名剑“干将”在他掌中终于出鞘。

    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地之间,杀机勃发!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