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血凝花 满倾城
    也许,在世间所有的男儿梦想中,都曾经有过这样一种豪情:一诺千金重,五岳倒为轻。铁肩担道义,酣畅为英雄。遇有不平事,拔剑豪气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为文者,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为武者,当侠肝、义胆、铁骨凌云霄,除尽人间不公,护佑天地苍生。

    而能够真正做到这些的人物,在浩若烟云的千年时空里,如同最耀眼的星辰,虽然稀缺,但总有那么几颗,散发出独特的光芒,为世人顶礼膜拜,瞻仰向往。

    元召其实并不想做这样的人物。天意捉弄,时光逆转,让他来到这个千年前的世界。从一无所有两眼迷茫,到今天有了朋友、家人、志同道合者和为之想去做的事。许多人的恩情他都记在心底,这些人间情义自当以百倍还之。

    只不过有一些也许已经永远无法偿还。元召从来都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在人间已经偿还不了的,那么他们去了阴间,他也绝不会让他们怀恨含怨。

    江都王府的最高处,站在这里可以看到这座王府的全貌。雕栏玉砌,明灯次第,各处殿宇楼台绵绵相连。如果这样的一座王府,在今夜就此消失的话,会不会有些可惜呢?

    王侯贵戚富贵荣华与平民百姓寻常巷陌本来就不该有区别的!天地为洪炉,万物为刍狗,本就是公平的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是这样天经地义!

    耽搁的时间已经够久了,生死的界限,就在掌中这把干将剑上。这把曾经沾染过无数烈血的名剑,今夜将要再次用它的锋芒,绽放无数血花的盛开!

    “听说那长乐侯元召曾经令王爷受伤?这次我们烧了他的狗窝,下次只要王爷一声令下,我们兄弟必定取他的狗命……!”

    欢闹的气氛中,终于有人喝大了,开始豪言壮语。酒意翻涌之下,大声附和者众。

    “我等兄弟纵横关中,哪个不俯首听命!量那小儿有多大的能为?哼哼!是他没撞到我们手里啊……。”

    “王爷尽管放心!就是你不说,等他回来,我们也会去让他好看的!”

    “就是这个话儿!到时候也算我们几个一份儿啊……为王爷效命,义不容辞!”

    “哈哈哈!做这样的事怎么少得了某家?唉!可惜还要等上十天二十天的那家伙才能回来。如果他现在长安,某家现在就提刀去砍了他!”

    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江都王刘非兴致更加高涨,眼前仿佛已经看到了元召被打上门的江湖高手们乱刀分尸的情景,他大声喝令,赶快再去搬酒,今夜本王要与各家英雄们不醉不休!

    不过随后让他心中感觉不快的是,不仅宴会厅大殿之外伺候着的那些人没有回应,就连急忙跑出去催促的几名身边护卫也好一会儿没有回来。江都王也已经喝了不少酒了,正在兴头儿之上,怎么容得了手下人如此怠慢!脸上变色,大喝一声。

    “人呢?耳朵聋了眼睛瞎了还是都死了!岂有此理,赶快上酒啊!”

    听到王爷发怒,喧闹的声音暂时减轻了几分,有些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隔得远些的,却并不知道。不过看到又有几个王府护卫急匆匆的向门外走去搬酒时,许多人的目光还是追随着看了一眼。本来只不过是不以为意的事,然而这随意的目光扫过门口时马上就停住了,他们张大了嘴巴,心中都吃了一惊。

    异常的气氛是会传染的,很快,所有人都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发生了,于是,如同大风刮过人丛,带走了所有的喧哗,从门口到大殿内部的距离内,终于逐渐安静下来。

    “哦,刘非,看这边来!你的那些人啊,他们的耳朵没有聋眼睛也没有瞎,不过确实都成了死人呢。”

    说话之人的语气中带了轻松的调侃,直接叫的是江都王的大名,似乎他们是非常熟悉亲密的朋友一般,可以互相开玩笑。

    有些人,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来的这个人是江都王的什么亲近之人呢。然而,有许多曾经见过或者听说过这个人的在座者,已经都震惊的站了起来。大殿中响起各种稀里哗啦的声音,那是被带翻的几案和打碎的杯盏。

    只见大殿的门被缓缓的推开,夹杂着风雪,一股凛冽的寒气中带了杀气扑面而来,令所有人不寒而栗。亮如白昼的灯光下,正当中站立一人,星眸如电,束发墨染,黑色披风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白雪,横挽一泓长剑若冰,站在那里,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机笼罩了那周围。周身上下有令人不敢逼视的锐气,身前身后有震慑百步的威风!

    “元、元召!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这绝不可能……这怎么会!你……来人,快来人!”

    江都王刘非早已经从主席位的几案后蹦了起来,见鬼一般的瞪大了惊骇的眼睛,他用手指着门口的方向,话音有些颤抖的大声喊护卫们赶快过来。

    听到江都王喊出这样的话来,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知道还是不知道的人,这下子都明白来的人是谁了。

    统领大军纵横草原的长乐侯元召,大家刚刚还在用极度藐视的语气谈论的那个人,突然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在他脚下,横七竖八的王府护卫们躺满了一地,鲜血与尸体蔓延开去,直到台阶之下,庭院深处。

    人的名,树的影!无论是先前怎样豪言壮语的说要杀他,然而当这个人真正地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曾经亲眼目睹过或者是听说过他从前所作所为的人,便都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胆寒。

    在座的这几百人中,有些只是江湖上的游侠豪客,有些是已经覆灭了的那些勋贵家中子弟或者是豢养过的门客,还有些暗中身份为九州隐门中的人。无论是谁,都直接或者间接与元召有着刻骨的仇恨,他们都有故旧朋友或者是家人死在他的手上。元召是怎样的厉害,只要是真正了解过他所为的人,都有着深深的诫惧。

    这座用做宴会厅的大殿,整个木质结构,十几根一抱多粗的立柱撑起了殿顶,里面容纳了几百人,却还是显得很宽阔。侍立在殿角周围等处的王府护卫们听到自家王爷的召唤,早已经知道大事不好,纷纷拔出随身携带的刀剑,围拢了过来,先把江都王严严实实的保护在了当中。

    田少重、朱雄等人也早已经站了起来。他们虽然一时想不明白元召怎么会突然出现的,但他既然来了,今夜的局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看来是要有一场血战了。

    相比起其他人,此刻的田少重心中没有害怕,只有仇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刻他脸色狰狞,两眼血红,元召来的正好!如果在今天这个局面下,还不能把他杀死的话,那想要为父亲和弟弟报仇的愿望,也许就永远再也无法实现了。

    朱雄身为九州隐门在长安的布局者,他当然更了解元召的一切,虽然没有直接与他交过手,但心中一点儿都不敢轻视。其他的人各怀心思,但都在片刻之后就下定了决心,既然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那就在今夜此地做个了断吧!

    “今夜人不少嘛!想必去我家放火杀人,你们都人人有份儿了?既然如此,在上路之前还没吃饱喝足的,就赶快吃完这最后一顿吧。不过要稍快一点啊,我赶时间呢!”

    元召把剑上血在脚下的一具尸体上擦了擦,眼睛平视前方,脸上无悲无喜,迈步走进了大殿,转身把两扇沉重的殿门关了起来。隔绝了外面的风雪,隔绝了外面的世界,也隔绝了生与死之间的界限。

    听到他这么嚣张的说话,同样年轻气盛的朱安世回手就把刀拔了出来,他刚要第一个冲上去开打,却被身边的朱雄一把拉住了。他正要说什么,却见自己的父亲脸色凝重地对他摇了摇头,在他耳边轻轻的低声说了一句。

    “一会儿你要见机行事!如果形势危急……当以保住性命为第一要务,我们朱家不能绝后啊!切记!切记!”

    朱安世心中吃惊,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朱雄有这样凝重的神情。他还就不信了,几百江湖高手在此,难道那元召不是来自投死路的?他还能逆天不成!

    江湖上刀口舔血的汉子,自然都有自己的尊严和气血,虽然知道对方名声的厉害,但这样轻蔑的语气,哪里还能忍得住!厉声断喝中,刀光剑影闪动,离得门口最近的十几个人同时围攻了过来。

    元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手中的干将剑既长且宽,迎着砍过来的刀剑,他连头都没有转,眼睛依然盯着最前方王之所在,他之所以马踏千里不停歇来到长安,就是为了赶在皇帝意旨传到他手中之前,取这王者之头尔!

    至于其余的这些帮凶,曾经既已为恶,剑底难容,除恶务尽,今夜当雪地染红,尽数诛杀……。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