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若许恩仇 也只淡若云烟
    大汉丞相公孙弘虽然也非常想去多吃些肉,但他毕竟是老了,牙口虽好,肠胃的消化功能恐怕接受不了,所以还是只吃些青菜和乳豆腐为好。当然,这个原因是元召说给他听的。他这几年总是感觉在吃食上越来越力不从心,在此时听完元召对他详细讲解人体各部位的功能后,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如此!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唉,年老不以筋骨为能,连吃点肉都消化不了,岁暮残年,老将至矣。实在是令人无奈啊!”

    元召见他一边不停地吃着碗里的东西,一边发出长吁短叹,嘴里却一点都没停下。不由得心中暗笑。在这个时代,像他这样大的年纪,还有如此好的胃口,已经是很少见的了。

    “丞相无需感叹,你的身体都算是很好的了。千里跋涉而来,而丝毫无损饭量,已经令人佩服了。只不过肉食之类,当适可而止,少食无妨,不可多吃,以免加重肠胃负担。这些事,还要自己在平日饮食上多加注意呢。”

    元召说的很耐心,老头子也不容易,作为大汉丞相,遇到个权力欲最重的皇帝,几年下来,手中的权利已经被皇帝剥夺的差不多了,成为了大汉朝开国以来,实权最小的一个丞相,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今,又被皇帝千里迢迢的赶到这儿来,查看自己的虚实,唉!也是值得同情的。

    “多谢元侯的关心了。看来世间在某些时期,文武之道还是有区别的。不说别的,只说在这饭量上,想那战国时的名将廉颇,虽年迈八十,尚能酒一坛,肉十斤,上马抡刀。老夫研究了一辈子经书,这还不到七十岁呢,吃点儿肉都消化不了……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公孙弘虽然举得这个例子有些不伦不类,但他其中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元召自然听得懂,老家伙这是在转弯抹角的发牢骚了。对于这样的话茬,他才不去接呢。公孙弘在历史评价中,可是著名的“笑面虎、两面派”!现在和你掏心掏肺的,说不定回到长安,在皇帝面前就出卖了你啊!

    “哦,老将廉颇啊,传说他是挺能吃的。不过他也太自不量力了,年轻的时候能吃十斤肉就算了,你说他都八十岁的人了,还这么逞强,结果怎么样?”

    见元召一本正经的脸色,说起这战国往事,丞相公孙弘倒是愣住了。做了这几年没什么权力的丞相,他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本来也就是拿廉颇的年纪做例子,顺便发发牢骚而已。元召这小子他还是了解的,他是绝对不会去搬弄是非的。心中的不平在这远离长安千里的地方,多少的发泄一下,料想没有什么大碍。

    “啊?此话怎讲?什么结果怎么样?老夫实在不明白……。”

    “本来赵国、魏国什么的还可以多支撑两年才灭亡的,怪就怪这廉颇,那么大年纪的个人了,整天吃肉,肠胃怎么受得了?这肠胃受不了的后果就是他吃一顿饭要去拉三泡屎!三泡屎啊!那怎么还能上马提刀呢……?”

    公孙弘边听着元召说话,却没忘了嘴里不停的吃着,他身边的随身侍从根据他的喜好从翻滚的火锅中挑选着老爷爱吃的东西,正把一块滚烫的乳豆腐放到口中,吃得津津有味儿的时候,忽然听到元召说出这些话来,“噗”的一声,老头子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这、这说的也太恶心了吧!

    “元侯!你、你……胡说八道!简直是乱解史书嘛!哎呀!不吃了、不吃了,让你说的没有胃口了。”

    公孙弘被他恶心的不行,放下来手中吃饭的家伙,在随从的侍奉下漱口擦嘴,然后又喝了一杯元召调制的奶茶,看着别人仍旧在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不由得感到很是遗憾。唉!元召说的没有错,即便有再多好吃的东西摆在眼前,可是自己也快要享用不动了,是比不了这些正当年少的后起之辈的,看来是到了摆正心态放手一切的时候了啊。

    元召才没有过多心思去顾虑他的心态呢,公孙弘别看年老,可一点儿都不糊涂,相反他的心思比谁都敏锐,知道在什么时候进退。这也是他在当今天子君临天下的漫长岁月里,最后能够成为仅有的几个得以善终的丞相之一。

    “元侯啊,别的事,就先不说了。皇帝陛下这次派老夫和太子前来,除了犒赏三军之外,却还另有一件关系到你个人的事,需要跟你好好的解说一下。希望你先不要多想,这件事是这样的……。”

    丞相公孙弘终于开口了。虽然这件事很难开头,但总是要跟对方说的,这也是皇帝派他来的主要目的。太子以情,而他就要以理,来把长乐侯府被烧这件事委婉的告知。

    听到他开了头,太子刘琚、李敢、凤彦之等人收敛了笑容,暂时停止了和将士们的互相敬酒,气氛忽然沉默下来。周围不知内情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随着向这边看过来。只有卫青、崔弘、小冰儿三个人心中有数,不过他们并不动声色,在元召身后不远处静静地观察着动静。

    元召脸上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在笑眯眯的伸手从火锅中捞出一块最肥嫩的牛肉,放到太子刘琚的面前,示意他趁热吃。然后转过脸来,听这位奉命而来的丞相诉说着那件事的前因后果。

    虽然江都王刘非已经死去,参与此事的很多人也都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可以说,作恶者已经得到了加倍的报复。但这件事还是必须要和元召说清楚的,因为,他在人们的认知中,是对千里之外发生的这件事还是一无所知的,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没有人可以确定。

    “……元候啊,我们奉了皇帝命令从长安出发之前,所知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唉!这也算是事出有因,种种误会才造成的,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皇帝陛下的意思……唉,元侯是个聪明人,我想你早就明白了吧?”

    公孙弘终于把事情的经过说完了。虽然说的有些简略,但前因后果都明白清楚,没有丝毫的隐瞒,既然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任何的遮遮掩掩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丞相公孙弘诉说的过程中,太子等人都低下了头,不管是他还是李敢,都感觉很是惭愧。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预想中元召会勃然大怒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这位小侯爷依然在那儿安安稳稳的坐着,平静的一直到听完。

    他暂时没有什么表示,不代表别人无动于衷。旁边早就惹恼了一帮人!只听得“嘭”的一声,有人拍案而起,语气中带了压抑不住的愤怒。

    “小侯爷!这他妈的也太欺负人了吧。你在外面为国厮杀,有人竟然欺负到家里去了!管他什么狗屁的王爷贵戚的,这件事绝对不能跟他们善罢甘休!回去后一定要到天子面前分个黑白,放心!我们兄弟就算是拼的富贵功名不要,也要站在你的身后支持到底!”

    第一个站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早已经世袭了平阳侯爵位的曹襄。作为开国元勋曹参的孙子,此人最是心高气傲,少年时在长安城内也是一霸啊。成年之后心性大变,尤其是认识元召之后,这位比他还要年轻七八岁的长乐侯,早已经成为了他的偶像,岂能受人如此折辱!

    与他同样气愤的大有人在,苏建、周霸、公孙敖等这些黑鹰军校尉皆是义愤填膺。尤其是公孙戎奴,这位从兵出长安就追随元召的汉子酒也不喝了,“咔嚓”一声把刀劈在了木案上,怒意勃发。

    “某家等级低下,那什么王爷咱惹不起,可是北军大营那帮兔崽子跟着凑什么热闹?回去后看我不去好好的收拾收拾他们!什么玩意儿啊,打匈奴人的时候不见他们的鬼影子,在家里耍横倒是威风的紧。哼!”

    “对!也算我老张一份。不去打的他们跪在地上叫爷爷,我张次公这几个字倒着写!尤其是那什么宫中贵人的两个兄弟,这罪魁祸首,绝不能轻饶!”

    众人乱七八糟嚣张地叫嚷着,打了大胜仗之后这些黑鹰军校尉们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听到他们素来敬服的长乐侯也有人敢来公然踩,那和踩到他们头上没有什么两样。不要说是他们了,就算是其余的那些北疆汉军将校,听到这样的事,大多数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不平的神色。

    听到他们的大声喧哗,元召却仍然是一声不吭,不仅是他,就连黑鹰军的主将卫青和行军司马赵食其也是默然无语,竟然没有出言大声阻止。公孙弘暗自吃了一惊,恐怕会闹出什么事端来,他也顾不得去细想元召究竟是什么态度了,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先不要激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果然,片刻之后,听完他的后续,所有人一下子都静了下来。还有这样的事?那为首作恶的江都王和他手下的帮凶不过几天的功夫就被追魂夺命了?!这、这如果不是从大汉丞相口中亲自说出来,谁会相信呐!

    虽然心中各有猜测,但所有人再偷偷看向那个听完全部事情的始末仍然是云淡风轻的人,心中的敬畏,又提高了三分。

    “元哥儿,对不起,我本来可以制止这件事发生的,只是没想到……!”太子刘琚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红,终于对元召表达了深藏在内心一路的歉疚。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