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应有雄城虎踞 威震草原
    赞曰:

    雪落长安,风过北平。这次第、万里鹏程。

    烟尘未散,战鼓稍停。

    醉曲中意,剑中境,关山情。

    策马逐梦,谈笑风生,似仙侠、淡看浮名。

    赫赫功勋,此间英雄。

    揽一天云,九天月,满天星!

    草原上的夜晚又来临了,熊熊的篝火在落满白雪的草地上燃烧着,一轮圆月清冷的挂在夜空。远近热闹的气氛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汉军大营的庆祝活动,最后结束的很圆满。醇香的美酒,丰盛的各类美食,令将士们忘了这是在曾经两军厮杀的战场,酒到酣处,有人拔剑起舞,纵声长歌,余人刀击战甲,齐声相和。其慷慨悲壮之声,令黄河呜咽,飞云变色。

    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心情也变得纯净起来,各种机谋算计似乎也都暂时抛去。看着将士们都各自回营休息,只有极少数的将校留了下来,丞相公孙弘收敛了神情,侧脸望向那个刚才还在与大家一起慷慨而歌的人。

    “如此看来,元侯真的是把恩怨都放下了?不会在心中纠结了吧?”

    “当然!作恶的人,既然已经得到了该得到报应。我又怎么会抓着不放呢!”

    “这样就太好了!皇帝陛下交给我等的两道意旨,也算是全部圆满的完成。哈哈,也不枉了老夫拼着这把老骨头千里迢迢的跑了来一趟。元侯心胸,令人佩服!”

    公孙弘的感叹是发自内心的。如此棘手的一趟任务,自从出来长安他就已经在心中暗自为难了。对于能不能按照皇帝的意思,把事情摆平,他心中并没有把握。而今看到元召知道所有之后,竟然神态轻松地表示这件事到此为止。公孙弘的所有担心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甚至暗自庆幸,那江都王死的可太是时候了,他一死,满天乌云都散了,大家都感到轻松。真是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啊!

    至于未央宫中王太后是如何的伤心,那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长乐侯为了守住刚刚夺到手中的河套草原,可是殚精竭虑的很!不仅亲自带领着在此驻守,还为了振奋士气,不惜亲自操刀为将士们宰羊杀牛烹煮犒劳。如此忠贞为国之士,又怎能受到丝毫的猜疑呢?

    这不仅是公孙弘的真实想法,更是凤彦之、李敢等人的真实想法。大家的看法都出奇的一致,如果回到长安之后,还有人会为了江都王的死而把责任牵连到元召身上的话,那无论是谁,都一定要坚定不移地站出来,为他作证。

    “元哥儿,这儿的草原那么辽阔,我们汉朝的军队是第一次攻打到这儿来。那如果不久之后匈奴人要大举反攻的话,我们能不能守得住呢?”

    太子刘琚既然心事尽去,自然也兴奋起来。他虽然还没有正式参与国事,但博望苑的那些太子属官们没少给他讲解天下形势,对于汉朝和匈奴之间的力量对比,他还是了解的很清楚的。

    元召微微地笑了笑,这样的问题,第一个曾经问过的并不是眼前的太子,而是皇帝。当初定下河南战役的最初计划飞马报送长安的时候,皇帝刘彻就已经派人来这样问过。元召当时让他们带回去的回答是,汉军既然有能力攻战河套草原这块重要的战略要地,就一定有能力把它牢牢的守住。

    “大汉要想战胜匈奴,首先考虑的不是要怎么守住夺取的地方,而是要怎样的去进攻!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只有不断的进攻、胜利、再进攻、再胜利……才能彻底的把匈奴人打败。呵呵,我说的打败可不是只把他们的势力打败,而是指打败他们的意志,征服他们的内心,让他们从此以后,彻底的归附在大汉意志之下,并且永远不敢再升起悖逆之心!”

    元召把他在奏章中对皇帝曾经说过的这段话,原原本本的重新对眼前的这些人讲述了一遍。尤其是这些军中将校,必然是在以后对匈奴作战的最主要力量,他必须要让他们明白这个宗旨,并作为最高的指导方向,让他们尽管去释放自己的野心和能力,向这辽阔大草原的前方去征服吧!

    有幸在今夜篝火堆旁边聆听他讲话的所有汉军将校们,从卫青到公孙戎奴、曹襄……一直到小冰儿,都把这几句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在随后几年的汉匈战争中,他们耀武鹰扬马踏草原,长刀所向,从天山到祁连山,从河套到狼居胥山,几乎踏遍了除大漠之外的大部分草原。大汉帝国的马蹄声,终于成为了令匈奴人闻之颤抖的噩梦!

    “元哥儿,明天我们就一起回长安吧!母后让我带话给你和舅舅,希望在马上就要举行的封后大典上,能够看到你们的身影。”

    太子刘琚眼中闪烁着亮光,他身后跟随的那些属官们则心情无比激动。在这一刻,任何人都可以预见到,在军中有这样强有力的臂助,这位当朝太子的未来之路,将会是如何的平坦和宽广。

    元召点了点头。是啊,该回去了,此间事已了。匈奴人经过这一番打击,在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轻易的来触犯汉军锋芒的。当然一些小股的侵袭是避免不了的,如果有机可乘,也许还会发动突然的袭击。但自己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吗?

    “好!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后,我们就可以启程了。不过,公孙丞相,在发出你手中的奏报之前,不妨再多添上两句。呵呵!”

    “哦?元侯请讲。”

    在一边的公孙弘知道皇帝等着紧急的回报,他早已经把情况书写明白,正要派羽林军飞骑星夜赶回长安,听到元召还有话要说,他示意使者稍待。

    “河套草原作为重要的战略地点,需要大军驻守,我们的将士们怎么能长期在帐篷中居住呢!是时候在此地修筑几座雄城了。筑城而守,等于把雁门关前线推进到了这黄河岸边。匈奴人的马蹄将无法从此逾越,而我们下一次再征伐他们,就可以大军集结,从此地出发了。这就叫做攻守之势互换!”

    什么?筑城?没听错吧!元召此话一出,不仅丞相公孙弘大吃一惊,就连太子刘琚和其他所有人也都有些呆愣。

    “元侯,你是说,要求皇帝陛下批准在这河套草原上筑城?”

    “没错,正是如此。丞相难道觉得不行吗?”

    “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可能!元侯可知,这其中的难处和风险可太多了啊……。”

    “呵呵,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就看能不能找到最合适的办法。丞相,不必顾虑太多,你所说的那些困难,我都知道,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嘛。现在时间紧迫,先来不及多做解释了。请丞相大人在奏章中以我们两个人的名义提请皇帝陛下,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人手,北出塞外,开赴到河套草原来。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冬季大生产运动,呵呵,也未尝不可嘛!”

    公孙弘感觉脑袋有些糊涂,不过他看到元召虽然语气中有些调侃,但他所说的这件事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不禁心中一动,难道他真的有办法克服重重的困难,在这草原上建成雄城?

    “元侯,实不相瞒,这其中的困难真是太多了。大兴土木,周转运输,征发民役……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秦始皇帝筑长城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你想过没有?秦朝的灭亡与此可是有着很大关系的啊!”

    “好吧!就知道你不会放心。别的你就先不用管,我只告诉你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是不存在的,我自会有别的办法。而征发民役嘛,当然是避免不了的。不过,这个问题也不需要操心,因为我觉得有些人可以好好的废物利用一下嘛!”

    “废、废物利用?此话从何说起?请元侯明示!”

    丞相公孙弘简直想要抓狂,眼前这小子说话云山雾罩的,即便他这久经世事的人也把不住他的脉了!旁边的人都竖起来耳朵,一副惊奇的模样。元召哈哈大笑,他用手朝着远方画了一个大圈,从脚下直到黄河水汹涌的地方,彷佛有一座巍峨的雄城已经拔地而起,出现在了面前。

    “第一座城,就从我们所站的这个地方开始吧!丞相啊,你说我的长乐侯府好好的就被人家烧了,府中的人无故身死,难道不需要有人负责任吗?可怜的江都王既然已经寿归正寝了,可是那些参与此事的帮凶们和他们的背后势力,难道能就此逍遥法外吗?我元召一心为国,不想因为私仇而破坏了当前安定的大好局面。可是,大汉律法却不能就此估计姑息养奸纵容犯罪吧?”

    听到他这样说,许多人好像明白了什么,频频点头,正该如此!小侯爷大肚能容天下事,可是那些作恶未死者却决不能让他们逃脱法外。公孙弘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的心头猛然想起了眼前这个人在某一方面恩仇必较的性格。

    “大汉尚书令元召请旨,请皇帝陛下批准,先期修筑朔方、五原、镇北三城,以拒匈奴……另请命廷尉府追查长安作恶多端之豪强匪类,赴塞上筑城出力,以赎其罪!公孙丞相,我与你一起署名具奏,可有意乎?”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