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红颜若梦 为卿不悔倾城
    事实证明,是元召自己有些想多了。并没有人要对他怎么样,来的人只不过是要给他在胸前佩戴上大红花而已。

    没有想到啊,以“披红挂彩”的形式来搞欢迎仪式,竟然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元召摸了摸脑袋,幸亏没有再在他头上簪花一朵,那可就糗大了!

    不过,如果现在真的要给他头上插花的话,好像他也没办法拒绝。因为,他的目光对上马前之人眼中的一泓清澈时,已经被那柔情融化。更何况,具有同样眼神的,是两个同样芳华初绽的女子呢。

    在这样的场合中,有些话显然是不方便说的。穿了一身淡藕色衣裙的素汐公主,外面只罩了一件火狐皮裘,她主动的退后了半步,把手中捧着的绸制大红宫花交给苏灵芝,让她去给他亲手带上。

    除了身边亲近的人和散布在暗中严密保护着的宫中侍卫外,远处普通的长安百姓并没有人认出这位大汉长公主。红花是她亲手在母后和宫女们的帮助下做成的,耗费了她一夜的功夫。

    在片刻之前,苏灵芝还并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事要去做。她们所有人今天从长乐塬回到长安来,不过是想要在第一眼看到元召而已。

    当她被素汐挽住了手臂,在她耳边轻声说要出去代表他的这些亲近之人迎接时,灵芝并没有多想就过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素汐竟然把这个让人难为情的任务交给了她!大厅广众之下,灵芝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素汐公主其实非常想亲手把那花绶佩戴在心中英雄的胸前,可是她还是把它交给了苏灵芝。看着自己这个最好的姐妹终于鼓足了勇气,穿越人丛,掌中托着那红的似火的宫花,伸出了修长的手臂。

    元召看着在万众瞩目中通红脸色又有些微微发白的灵芝,暗自轻叹了口气,他并没有跳下马来,也没有放低身子,而是轻舒猿臂捉住她的胳膊,提上马背,眼中含笑看着她,微微低下头来,示意她不要紧张。

    苏灵芝即便是平日里再大方温婉的性格,在此时此刻,也已经羞得不行。她窘迫的手臂都不听使唤了,有些僵硬的勉强把那花绶给他佩在了胸前,低声地说了一句,快放我下去!然后就低下头,不敢再看他一眼。

    沿街两旁的民众看到这一幕,禁不住都大声欢呼起来。素白衣裳的少女被一身黑色飞鹰战袍的凯旋将军半抱在胸前,红缨盔束,花色崭新,策马而行,神采飞扬,美人如玉,英雄若梦!

    素汐公主看到元召对她点头微笑致意,心中又甜蜜又失落,羡慕的看着马上的那一对儿,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策马而行十几步之后,感受到身前少女身体的僵硬,知道她紧张的厉害,元召伸手替她把一缕垂落的青丝理好,只在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回去好好安心,很快我就回来!”。灵芝有些软弱的点头,马经过明月楼前时,元召把苏灵芝放下,冲站满台阶的众人挥了挥手,然后继续往前而行。

    灵芝有些呆呆的站着,脸上的红晕仍旧没有消退,她还有些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他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中公开的半抱自己共马而行?这、这家伙……哼!

    “灵芝!小侯爷他、他刚才对你可真是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嘻嘻!”

    生性活泼的泠雪早就抱住了她的手臂,大呼小叫着。伤还未曾痊愈的泠霜也在笑了起来。这样的英雄如梦柔情似水,恐怕是所有少女的梦想吧!

    在她们身后,梵雪楼的众人、长乐塬上的一大帮子人还有明月楼季英等都在微微点头,脸露笑容。

    “小侯爷自然是重情重义,所以这些老将们才甘愿为他牵马开路啊。灵芝,他只不过用这个细微的动作,就已经向全长安的人表明了态度。以后谁再想打你的主意,就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呵呵!”

    听着主父偃先生在身边的含笑而语,所有人便都明白了元召此举的用意,原来就是要给长安城中的某些人看的。苏灵芝,就是他的禁脔,任何人的痴心妄想都趁早打消才是。

    灵芝心下既感动又安慰,忽然想到素汐公主时,连忙回身去寻,却看到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那个善解人意的美丽女子正在向她招手示意,然后车帘放下,容颜隐没,在大批便装护卫们的保护下远去了。似乎她好不容易出宫一次,就只是为了来成全这一对璧人似的。想起那双隐含着落寞的眼睛,苏灵芝心中忽然感到怅然若失……。

    朱雀大街尽头,大汉未央宫巍峨高耸,朱雀门外,当今天子亲自出宫,带领着文武百官、九卿重臣在此等候胜利归来的将士们。

    从元召他们踏上长安的地界开始,关于他们的一举一动当然都瞒不过皇帝刘彻的眼睛。

    太子刘琚和丞相公孙弘一行在一个时辰前已经提前回来,并对他做了简单的汇报。而且各方面传过来的消息,自然有专门的人收集整理,提取有用的报与皇帝陛下知道。

    皇帝心中有些感叹,眉头间的疑虑好久都没有散开。元召,他的成长速度太快了。他竟然无形中有一种感觉,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恐怕将来自己这个皇帝都有些难以把握住他了。

    刘彻从来就是一个多疑的人。在他内心深处,是不会真正的放手使用一个人的。尤其是作为皇帝来说,在朝中大臣们之间运用好平衡术,才是保证皇权安稳的王道。如果让一股势力不受约束的壮大起来,这对维护皇帝的权威并没有什么好处。即便是臣子再忠心再能干,那也是不行的。

    竟然连窦婴等这样的一帮老将也出来给他站脚助威……这样的表态,即便他是皇帝,也不得不重视了。

    “元召这小子,是该让他沉寂两年了。也算是打磨打磨他的锐气……。”

    皇帝自言自语的轻声说了一句,自无人听到。抬起头时,朱雀大街转角处,隐约的民众欢呼声传来。将要迎接的功臣们,终于现出了身影。

    “诸位爱卿,我大汉的英勇健儿们回来了,随朕出迎吧!朕要代表皇室和天下人给他们一个最隆重的欢迎仪式……。”

    鼓乐喧天,龙旗招展,皇帝陛下大踏步的向前,臣子们跟随在后,钦趋迎接。周围民众山呼万岁,齐声赞颂大汉昌盛。如此荣耀的时刻,人生又有几何!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宫阙一角高处不胜寒。名叫李延年的皇帝宠臣远远地看着朱雀门外的盛大热闹,在嫉恨的作用下,紧紧握住栏杆的手掌已经被边缘的尖刺扎破了也没觉得疼。

    自从那日在明月楼上惊鸿一瞥,那个女子的身影在他心中就再难以抹去。虽然在那之后为此而发生了这么大的波澜,他却是始终都没有甘心。

    到得现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是想要对苏灵芝志在必得,到底是真的爱煞了她,还是心中的执念放不下。不过,他不会去想这么多,心底所有的也只会是怨恨。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但她即将要成为的倾城倾国不是为自己的啊!想到这里,李延年嫉妒欲狂。如果阴沉的目光能够化成利剑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刺向那个在马上出尽风头的家伙,碎尸万段犹不解恨!

    “元召,你等着!别看你今天得意,总有一天,会让你匍匐在地,求到我们李家头上来!”

    咬牙切齿的低低话语中,白衣潇洒的李延年在心底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假以时日,必将开出噬人的花叶。

    “英勇的汉家儿郎们!今天,你们带着对战匈奴大胜的荣耀回到了长安……朕要重重的奖赏你们……!”

    未央宫外,皇帝以至高的赞誉表彰了所有参战的大汉将士们后,站到高处,面对着聚集在朱雀门广场的臣子、军士、民众,眼光俯瞰过所有人激动的面庞,开始了他极为罕见的当众演说。

    冬日午后,阳光温暖。不时有高呼万岁的声音传入禁宫深处。漪澜殿中的老妇人早已经知道了皇帝即将要颁赏的内容,她愤怒的打碎了一地的珍宝。自己的这个皇帝儿子终于不再在乎她的任何一点意见,所谓的“以孝治天下”只不过是一个笑话!王太后,病倒了。

    而漱玉宫中,在经受了担惊受怕的几天后,见皇帝陛下的恩宠未曾因为最近变故稍减半分的李婉玉,不仅彻底的放下心来。而且,就在刚刚,迎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宫中御医已经确诊,她身怀龙胎已三月矣!欣喜若狂的李美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那颗已经暂时熄弱的争宠之心,重新又熊熊燃烧起来。上天赐恩吧!她要给皇帝生一个皇子,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为他去挣一个光芒万丈的未来!

    同一时刻,回到建章宫的素汐公主扑进卫夫人的怀抱,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哭出了声来。

    “母后,我好喜欢他!可是……他已经有灵芝姐了……我该怎么办啊……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