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最难消受 美人情深意重
    赞曰:

    策马斜穿章台柳,晓风残月百花羞。

    关山万里人归后。

    无所求,抛却闲愁。

    醉酒百花洲!

    长安城的盛景,在于春秋。春天的时候,百花开放,草色回青,灞桥吹柳,渔舟唱晚,正是一年好风景。而到了秋天,落叶飘零,满城尽带黄金甲。不过,现在却是冬残时分,眼前所见,也不过是萧瑟。

    长安的夜晚,原也没什么好看的。在穿城而过的河畔,却是有些热闹。已经年关将近,今夜正是十五,有些寻常百姓在这边把扎制好的莲花灯放入河中,任他们随水漂流而去。以祈福拜祭。

    虽然天气有些冷,但皇帝刘彻走到这里时,却好像对这种民间习俗很感兴趣,不由得立足观看。护卫们立即分散开来,做好了警戒。素汐公主的一张小脸儿冻得有些红,不过她却兴致勃勃,有些跃跃欲试的想要去河边亲自放流一盏。

    元召感到有些惊奇,这种临近节日“放河灯”的活动,没想到在此时就已经有了,他原先还以为到了几千年后才盛行的呢。可见中华大地文化民俗之悠久,从很早就开始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生活在中原大地上的先民们,早就开始了在水上寄托祝福和祈祷的活动。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渔猎时代。

    那时的人们,限于对大自然认识的局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认为火才是万物之源,烈焰燃烧的形象,被当做顶礼膜拜的图腾,吉祥温暖的象征,战胜寒冷饥饿的神灵。那些驾着木筏下水入湖捕鱼者,为了免受风暴或者险滩大浪的伤害,就用木板编竹为小船,点起火把放置祭品,放入水中任其漂流,以向水神祈保平安。

    再到了后来,这一水中祈福形式,发生出好几种演变。其中有文字记载的,是西周时期,周公辅佐成王在都城洛邑,于曲水之上设宴庆祝,流水泛酒,羽觞随波流。夜以继日,在酒盏的边缘点灯,河间饮宴。这也正是成语“曲水流觞”的由来。

    再到了后来春秋战国时期,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不断,尤其是南方的吴越等地,水战频繁,在大型的战争中,往往会用火船攻城拔寨,战争结束后,便会对阵亡的将士进行水葬,船筏上放置鲜花燃起灯火已经成为惯例。

    而到了秦汉之际,便逐渐演变成了这种“放河灯”的形式。每当节日临近初一十五的时候,夜晚来临,人们将一盏盏河灯点亮放入河中或湖中,让其顺水漂流,以此祭奠先人,寄托缅怀之情,表达对幸福平安的祈求,并希望随着如水东流,去除疾病灾祸、子孙幸福安康!

    素汐公主看着河中那一盏盏流动的灯笼,都成莲花形状,仿佛是天上的星河坠落了人间。她的眼里早就放出光彩。皇帝刘彻终究拗不过她的请求,只能笑着答应她下到河边去亲自放河灯。

    对于公主的要求,护卫们自然不忍违背,早就去想办法弄了几盏河灯过来。素汐眉花眼笑,看着自己的父皇,又用眼光偷偷的瞥了瞥旁边的那人,却又有些扭捏的欲言又止。

    “元召,朕把你这么快就放了出来。可全是看在素汐求情的面子上的。去,好好陪她把河灯放完。难道这样的事,还要朕亲自动手吗?”

    皇帝瞪了瞪眼睛,看着跟在后面的元召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中不由的来气。没点眼力价儿!难道到了现在,你小子还不明白素汐的心思吗?

    元召有些苦笑,他当然明白素汐眼神中的含义,也读得懂那其中的深情。不过皇帝你这也太明显了吧?还跟着一大帮侍卫们呢!这些人虽然脸上都带着严肃的表情,可还不一定在心里怎么笑呢。没看到那凤彦之眉毛抖的跟老鼠尾巴似的,都快要掉下来了。

    “呃……陛下,这个……好好好,马上去!”

    元召刚要随口敷衍几句,见皇帝眼神不善,连忙答应下来。不就是放个河灯吗?这个可是最拿手了,保证放的又亮又稳,顺着河跑到东海去都翻不了!

    这条穿城河并不是很宽,虽然时候还是冬天,春来还尚待时日,不过河面上并没有上冻,因为一盏盏流动的光芒,竟然在这夜色中让人产生一种梦幻的感觉。起码在现在的素汐公主眼中就是如此。

    从下午时分到现在,素汐的心中情绪经历了巨大的波澜。她为了替元召求情,不惜抛却了女儿家的矜持和骄傲,为他哭诉在地。虽然面对的是自己的父皇和母后,那也已经足够难为情的。

    好在一切

    有惊无险。父皇终于答应自己的请求,赦免了元召的罪责,亲自把他从诏狱放了出来。那会儿在建章宫,在父皇的询问和母后的目光中,她忍着巨大的羞涩,点头承认了自己对他的喜欢。虽然那是她有生以来做过的最大胆一件事情,但是她相信一定不会后悔的。

    素汐并不去多想父皇会怎样处理这件事。反正自己把心中的喜欢已经说出来了,他既然答应了的事,就不会再反悔了吧!父皇是皇帝嘛,对天下的臣民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对待自己的女儿,当然就更不能食言了!

    每一次出来未央宫,她的心情都是高兴得紧。也许这外面的天地,才是真正的人间吧!素汐手中捧着那盏最小的莲花灯,心中的喜欢,就如同盛开的花瓣,听着身边的脚步声,在一瓣一瓣的绽放开来。如果这河水也能称量,那么她想把自己的好心情溢满整条河!

    “元、元哥儿……寄托在这灯河里的愿望,真的会实现吗?”

    河水中的星星点点和深邃夜空的璀璨星辰在这一刻仿佛连成了一片,天上地下,云水无尘。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清澈无瑕的仿佛只是一滴水,深情的又仿佛怎么也看不到底。

    元召轻轻点了点头,他把袍襟撩起来,蹲在地上,手中的几盏灯放在脚下,看着青丝绾落的女子把莲花灯一盏盏的放入河中,然后双手合十在胸间,轻敛双眸,如桃花瓣一样的朱唇在喃喃的低语着什么,神态虔诚。

    “素汐,其实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的。元召一介凡夫俗子,何得如此……。”

    几个护卫自觉离得河边远远的,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元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婉转含情的目光打断了。素汐用白玉般的手掌掩住他的嘴巴,然后又迅速地拿开收回去,在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大胆,夜色之中,一双明亮的眸子中,似乎有小小的火苗在闪动。

    “不许说这些见外的话啊!元哥儿,你知道吗?下午的时候忽然听到你被父皇打入诏狱的消息时,我是多么的慌恐和害怕……如果、如果这次真的弄得不可收拾的话,我不知道 该怎么办……好在,原来父皇本来就没想怎么样你的。元哥儿,我好喜欢……喜欢你。自从和亲那次夜里,你带我从未央宫出来看这长安夜色的时候,我就、我就……。”

    亲眼看到心上人安然无恙的从诏狱中走出来,而且和父皇之间并没有留下什么难以化解的芥蒂,她早已经放松了全部的担心。激动的心情让她终于鼓起巨大的勇气,当面对他说出了自己的喜欢。说到后来,借了夜色的掩护而来的勇敢还是不足,羞怯的低下头去,声音几若蚊蝇。

    元召感觉心中某处柔软的地方被这带了怯意的表白所深深地触动。眼前的璀璨星河,不是他原来世界的那一片,可是这光芒,并没有丝毫的消减。大地轮回,时光逆转,山河沧桑,乾坤巨变,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模样,唯一不会改变的,也许就只有这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吧!

    元召伸出左手,握住了素汐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却没有说什么情深意重的话,只是在她耳边轻声笑着问了一句:“那你刚才许的什么愿?告诉我,帮你实现哦。”

    素汐身子一颤,感觉到从手掌中传来的温度,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那是一种巨大的依赖和安全感。这双手曾经带着她穿越皇宫高大的围墙,带她领略这夜色中的世界。也曾经带着她纵横万马军中,俾睨匈奴铁骑如无物……她在未央宫中的岁月里,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他们会有怎样的未来,无尽的思念充满了芳华正茂的年纪,现在他终于主动的牵住了她的手,她宁愿时光就静止在这一刻,从此任凭他带她去何处,都不要再分开!

    “才不要跟你说呢!今夜许下的愿望……我一定会拼尽自己全部的力气,也要去实现的!”

    “哦?原来你是这么厉害的公主啊!那看来是我一直想错了,还以为你只会种种花,修修草呢。呵呵!”

    “……你!讨厌……我打你呀……哼!”

    虽然知道元召是故意化解两人之间的气氛,免得她太害羞,素汐还是假装有些生气的样子,有些不舍得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心里抽了出来。因为,她看到父皇在那边等的不耐烦,往这边走过来了。

    “小子!朕给你这个机会和时间,可不是让你油嘴滑舌的。说吧,朕的长公主,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就给朕说明白!”

    身为皇帝和父亲的双重威严压迫下,素汐公主此刻乖巧的低下头,红着脸屏住了呼吸,想要听元召做怎样的回答。却不知道有人心中此刻已经抓狂……尼玛!哪有这样问的!这让人怎么选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