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夙日之恨 当以鲜血相酬
    当站在终南山的一块巨石上遥望远方的时候,熟悉的高原平地重新跃入眼底,在这样的晴朗天气里,就连长安城那巍峨的城墙也清晰可见。

    一个人心中的仇恨到底有多大呢?如果眼中能喷火的话,就让漫天的火焰烧毁那座城市吧!如果能够只手托起这座山,那就把它狠狠地砸过去,让那座城市和里面的人都化为齑粉!

    脸上有着两处明显烧疤的男子,此刻就站在这里,看着长安的方向,有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了?一些身份不明的身影散布在四周的密林中,他们已经潜伏在这儿好几天了,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的到来。

    名叫朱安世的男子脸上伤疤是在江都王府被烧的那天晚上留下的。他被烧伤了脸却逃得了性命,成为这世间唯一活着的亲眼目睹那夜杀戮场面的人。

    曾经英俊的面容添了疤痕,平添了几分狠厉之色。而他整个人更是性情大变,原先还有几分侠义之心,现在完全占据他心间的,就只剩下了满满的仇恨。

    自从那夜从江都王府大火中逃脱后,他凭着曾经练就的身手和心中复仇的信念,终于在朝廷下令大索长安的时候拼命的逃了出去。从此以后浪迹天涯,去往遥远的地方,寻找给他复仇力量的存在。从那时到现在,即便经受过种种磨难,复仇的信念却一点儿都没有变淡。

    长安,在离别四年之后,他终于又回来了。带着复仇的怒火和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这次他要把所有仇恨的人,都全部的送进地狱。而排在首位的,就是那个名叫元召的家伙!

    朱安世的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意,他终于收回了目光,又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脚下的长乐塬。一切早已经探听明白,再有三天,在这儿将会举行一场大的活动,一些朝廷官员和他们的皇帝都要来此。

    “不管能不能杀得了你……元召,这次我一定让你追悔莫及!”

    他把掌心的枝叶狠狠的揉成了碎末,从高处下来,向密林中走去。穿过树丛,行不多远,在一处天然形成的山洞前停了下来,这就是他们这些人在此处的暂时落脚地了。

    夕阳已经落山,暮色渐渐降临,这处地方显得有些安静,似乎周围并没有人迹。但朱安世却知道,在这方圆十几里之内,遍布着大批的身手超绝之辈,虽然寂无声息,其实遍布杀机。

    朱安世的脚步有些兴奋,对于这次随着他来到长安将要图谋大事的这些人众力量,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元召就算是再厉害,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也无济于事。

    九州隐门虽然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但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凡是加入到这里面来的,无不是与朝廷和皇家有着深仇大恨的人。这里面包含了复国无望的六国后人,高祖时期被诛杀的功臣后裔,以及在历次内乱中侥幸逃脱的勋贵豪门子弟们。来历复杂,却目标一致,那就是毕生以祸乱未央宫为目的,希望能够令朝廷大乱,好有机可乘。

    当朱安世走进山洞的时候,目光掠过周围或躺或坐倚着刀剑休息的人群,看到靠洞壁的地方,那盘膝打坐的老者睁开眼睛,显然是刚刚修炼完毕。他连忙走了过去,躬身问候。

    “师叔祖,您醒来了?且请稍待片刻,一会儿就可加餐了。”

    那老者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光芒闪动之间,有些妖异的色彩,令人不敢与之直视。他的面容生的有些奇怪,头发白的似雪,两道眉毛如霜,然而脸面上的皮肤竟然异常红润,好像是初生婴儿的模样。却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嗯,好。这几日辛苦你们了。呵呵!长乐塬和长安城中可曾有什么动静?”

    老者的话音有些尖细,如同夜枭,让人听了身上感觉很不舒服。朱安世和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敢怠慢。

    “哪里哪里!能请得动师叔祖出山,已经是晚辈们莫大的福分。些许微劳又算得了什么呢?长安城中洛长老已经派出了大批的人手,早已打听的明白,当今皇帝在三日之后就会离开未央宫来这边了。至于长乐塬上,还没有敢轻易地提前派人进去,怕的是万一打草惊蛇,反而不美。”

    朱安世恭恭敬敬回答的很详细,眼前这个被他称作师叔祖的人,虽然不管这些细枝末节,但他既然问了起来,必须要让他知道清楚,否则,此人脾气极其古怪,说不定为了哪一点儿就发作起来,那可是性命攸关的事。

    果然,那老者长长的白眉斜挑,有些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过问这些事。他这些年避世隐居在青城山深处,专心修习从西域妖僧处学得的异术,修为突飞猛进,早就不再理会世间恩怨。这一次出来,是在九州隐门的七大长老共同邀请下,他才答应帮忙的。当然,这也是看在和隐门的渊源以及他们一直以来供应不断面子上。

    朱安世见老者调匀气息站起身来向山洞深处走去,他早已会意,连忙回头招了招手,两个身形矫健的人提了一个布袋随之而去,逐渐隐没在转角处,稍过片刻,两人空手而回,然后又立刻消失在洞外的密林中。

    朱安世稍微犹豫了一下,终于克制住了想要跟去偷偷看看的冲动。他知道那布袋中是什么,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助纣为虐去做恶事是大大的不该,但为了能够借助于这位绝世武者的力量,仇恨终于还是泯灭了仅存的良知。他不再犹豫,走出洞口时,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又对着黑暗中的人低声吩咐,今夜再去捉一个来,然后从明天开始所有人都要好好潜伏,不能再随便行动,以免泄露行踪。有几人拱手听令,然后密林中有轻微的响声远去,随后又平静下来。

    山洞深处,有一丝微微的火把光亮,那老者走到了刚才放在石板上的布袋面前,伸手如利爪打开来时,只见露出来的赫然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儿模样。

    老者名叫山月老人,当然这不是他的本来名字。他的原名根本就已经不可考,这世间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岁数。唯一知道行踪的隐门中人也只知道现在的七大长老,也都是他的晚辈。

    山月老人的本事究竟有多么大,也没有人具体知道,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他自五六年前从游历的西域各国归来后,就避居在青城山深处,踪迹难寻。后来隐门长老们探听到他的消息,终于寻找到时,才震惊地发现,这位在多年以前就已经垂垂老矣的前辈,竟然开始返老还童,不仅长出新牙,而且衰老的面目逐渐开始蜕变成童颜模样。

    后来几番交往才知道一点端倪,原来山月老人在西域偶然的机缘之下得到秘术,不仅修为大涨,而且脱胎换骨一天比一天年轻起来。隐门长老们得知真相之后,简直是惊为天人!不仅把他尊为超出所有人的供奉,而且密令手下弟子承担了为他采集世间童子的任务。

    原来,传自西域妖僧的这种功法,根本就是一种邪魔异术,修为高深之人习练此功法后,的确可以令身体潜能发生大变,但它需要世间极其珍贵的东西为药引,那便是未成年童子的心头血!

    火把的昏黄光亮中,山洞深处的老者鹤发童颜,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冷若獠牙,此刻,他如同化身成了传说中的上古妖魔,舔了舔嘴唇,自从出山以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尝到新鲜血液的滋味了。手中锋利的匕首伸向昏睡中小儿的心口时,巨大的黑影笼罩了整个山洞的顶端……原来,人间果然有恶魔!

    同一时刻,离此几十里外的山间密林中,分成十几个小队的黑鹰军正在此处进行夜间训练。这种训练对抗方式是黑鹰军自从成立以来的传统,白天的场地是平原沙丘策马纵横拼杀,夜晚的训练就是穿越丛林在山间进行。他们的训练方式在汉军当中是独一无二的,能成为当世第一强军,与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在骠骑校尉霍去病指挥之下的这种训练,便更加严格苛刻。一夜之间不停歇必须在规定的时辰克服重重障碍到达指定的地点,有时候甚至要翻越半个终南山,这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却没有人敢叫苦叫累。在霍校尉眼中,这点苦算什么啊!想当年,她和崔弘两个人在元召手中吃的苦头儿,比这些难度要高上十倍不止。

    好在,几年坚持下来,所有的将士们也都习惯了。在不知不觉之间,一支彪悍的军队就在这山林间培养出了霸气无比的气势。等到它越出这片困囿之地的时候,必定是飞舞黄沙,所向无敌!

    不过今晚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训练当中,他们出了一点儿小小的意外,由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对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