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飞弩杀敌 赤火疾若流星
    外号叫做“飞云子”的中年男子在九州隐门中算是轻身功夫极好的,所以这次大举汇集长安行事,领头的长老洛云升便让他带领着挑选出来的一部分高手,作为机动力量,随时来往活动。

    那会儿接到他们这些潜伏的负责人朱安世之命令后,要去山下再去寻找小儿捉来,今晚本来不用他跟着出来的,不过在山洞中实在是憋闷,他便亲自带着五个人,想要去溜达一圈,顺便探探长乐塬上到底有什么虚实。

    对于朱安世口中说起过的那元召有如何的厉害,说实话,飞云子这些人从心底里是都有些不以为然的。毕竟都是传说,没有亲眼所见过,练武之人的骄傲,容不得对敌人如此忌惮。

    能被洛长老亲自挑选出来作为尖锋力量的,自然都是身手不凡。那其余的五人本事也比飞云子差不了多少,所谓艺高人胆大,因此在林中忽然与云猛他们相遇,飞云子这几个人才起了杀心,想要把对方的百余人全部消灭掉,以免走漏风声,坏了大事。

    对方除了为首者还有两下子之外,其余的都是些乌合之众,全部杀死好像也费不了什么多大的事。然而,正在他们杀得酣畅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十几道人影就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一个照面儿,就把去追敌的一人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这不免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只见这些出现的人行动非常迅速,一看就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在往前行进的过程中,隐隐形成了一个战斗队形,防御进击攻守两便。云猛在火把光亮中看的明白,他早已认出这支如同冷锋般袭来的小分队为首之人的模样,不禁心中大喜。

    “大家马上退后,让出地方!霍校尉,这些江洋大盗来者不善,在这里不知道想要干什么,可不要放跑了他们!”

    为首一袭飞红披风的人却并不答话,只是向他打了个手势,示意明白。然后随着手指的方向,身后十几人左右一分,成一个小小的扇面包围形,云猛等退到后面的这些人只听得耳边“嗤嗤”轻响,随后对面有人惊呼。

    “小心!有弩箭……啊、啊……!”

    飞云子等人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手中竟然持有汉军中最厉害的武器九臂连环弩!而且上来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就痛下杀手,这、这也太尼玛的不讲江湖规矩了吧!

    江湖道上的人自然是应该讲规矩的,不管武功高低都应该先刀剑拼杀,然后实在不是对手的时候,再施放暗器嘛。可是也活该他们倒霉,对方可不是捉对儿厮杀的江湖好汉,他们是在进行夜间训练的黑鹰军!

    狭路相逢,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合适的手段杀死敌人,就是他们进行过千百次训练的最终目的。这也是每一个黑鹰军将士都牢牢记在心中的准则!

    六个人,眨眼之间死了四个,好像再厉害的身手,在对方臂弩的密集攒射之下也失去了意义。随着为首的年轻校尉一摆手,一轮弩箭射罢停止下来的时候,云猛领人举着火把聚集过来,看着片刻之前还龙精虎猛的那几个江湖高手彻底歇菜,脸上呆滞了片刻,不禁朝着霍校尉和部下们竖起了大拇指,干净利落,目标全中,厉害!

    霍去病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部下收起弩箭。他们随身带的只是射程距离较短的腕弩,最厉害的那种长臂弩是在马上所用的。大家的准头还是可以的,除了两个要留下的活口在大腿上射中了几支外,其余的每人身上都中了几十支弩箭,这样的活靶子,可真是太难得了!

    飞云子和还未死的另一个人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伤痛,手中的剑都快握不住了,抖的厉害。他低下头看了看死在脚边的几个人,死状惨烈,连还手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家射成了刺猬。再抬起头时,他看到那为首穿着大红披风的人听旁边的人大略介绍几句情况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了过来。

    “你们,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所以要听好了!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问话的声音清脆而年轻,虽然有些看不清模样,但可以感觉到这个人一定长得很清秀。如果不是对方刚刚进行了铁血无情的杀戮,飞云子几乎要认为这不过是个对人问路的少年人罢了。

    飞云子感觉到腿伤疼的厉害,有鲜血顺着在往下流淌。他并不想回答对方的问话,现在考虑的是,能不能有机会逃脱并且坚持到跑回山洞那边求救,他相信只要自己人得到消息,今晚在树林中的这些家伙一个都别想活命!

    “问尼玛的话啊!爷爷会告诉你们吗?趁早放我们走啊……啊……!”

    旁边中了三支箭委顿在地的大汉早已经忍不住了,破口大骂。然而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呢,只见一道红光出鞘,锋利无匹的剑刃过处,这大汉的一条手臂早已齐肩而断。

    火把照耀之下,名叫霍去病的年轻校尉脸上闪过一丝邪魅的笑,单手挽着那把出鞘的赤火剑,上面一点血珠都没有。

    “不说吗?今晚我可没有耐心的!”

    话语很淡,在那大汉的哀嚎翻滚中,只不过如同一缕穿过夜色的风。飞云子脸色大变,此子手段竟如此狠毒!

    “……啊、啊,疼死我了!小杂种……折磨人的不是英雄好汉……卧槽……啊!”

    赤火剑像是随意的划了一下,又一条胳膊便掉在了地上。霍去病一脚踏住了那痛苦扭曲的身体,冷冷的俯视着那双怒火喷涌的眼睛。居高临下的声音如同寒冰。

    “还不说?”

    “有本事就杀了我啊!长老会给我报仇的,小畜生……!”

    声音嘎然而止。既然是求死的硬汉,那就去死吧!赤火剑的侧锋轻轻掠过地上大汉的脖子,一颗头颅便滚在了一旁。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疼痛加上恐惧,飞云子再也坚持不住,支撑着身体的剑掉在地上,他也就势坐在了血泊中,大口的喘着气,却不敢去看刚刚死去的同伴。蓦然身体一僵,冰冷的剑锋放在了他的肩头。

    “那么,你呢……想要痛苦的死还是痛快的死?”

    一刻钟之后,得到了想知道的全部答案后,骠骑校尉霍去病顺手给了飞云子一个痛快。只要是敌人,就不能有丝毫的怜悯,对敌人的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酷!师父教给的这个道理,她从来就执行的很彻底。

    云猛感觉到嗓子有些干,他在眼前这个年轻校尉的身上,看到了元召的影子,果然是他教出来的弟子啊!

    “霍校尉,现在怎么办?是不是需要马上下山告知元侯,让他来想对策。”

    云猛听完刚才那个人所说的一切后,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当前局势的严峻。九州隐门的力量,他当然也知道的很清楚。没有想到他们竟策划在这个时候来捣乱。

    这次他们纠集起来的力量竟然有几千人之众,现在大部已经混进了长安,而在这终南山中,也有大批的潜伏。此前长安三县的府衙竟然对此事一无所知,想起这件事有可能会引发的严重后果,云猛感觉到冷汗直流。

    “不用。你们赶快把受伤的人送下山去吧。这里我自会处置!”

    霍去病心中的委屈现在还没有消除呢,这倒正是一个好机会。不就是一些江湖人士想要来给师父找麻烦吗?自己现在就去把这些人摆平了!也正好消消心中的火气。

    云猛没有再多说,他知道元召的几个弟子都是很骄傲,眼前的霍去病尤其如此。死伤的衙役也确实需要马上救治,他连忙和众人收拾残局,一面心中却打定了主意,下山之后就马上去告知元召此事,只有他拿主意才让人放心。

    “放火箭!发信号,命令全体向这边集合。你们几个去分头告知,如遇身份不明者出没,不降者,杀无赦!”

    霍去病看了看地上死去的人,并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对身边的这一小队亲随下达命令。将令一下,无人敢于怠慢,一支响箭拖着长长的火光尾巴穿出密林,冲天而起。然后有几人分头而动,对各黑鹰小队传达命令去了。

    “师父曾经在这个年纪能做到的事,我也一定要做到……!”

    赤火剑在手,已经真正成长起来的霍去病浑身散发出凌厉的杀气,此刻当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朱安世是被响箭的光芒惊醒的。那些在洞口内外闭目养神的隐门弟子们也吃惊的睁开了眼睛,不明白离他们不远的密林当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尚不清楚这支带火的响箭意味着什么,但朱安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不妙。

    除了洛长老带去长安的人众,还有去各处探听消息的人没有回来外,今夜潜伏在这附近等消息的还有几百人之多,而心思狡诈多疑的朱安世就是他们的临时统领者。

    很快,有在密林暗中潜伏的人跑了回来,告诉他们一个大事不好的消息,发现很多训练有素的士卒开始往这个方向奔袭过来,看模样就是那支传说中作战非常厉害的黑鹰军了。很明显,此处已经泄露了行踪。

    “走吧!为保险起见,此地不宜久留,让大家集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