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斩妖除魔 叱咤剑气如虹
    在今夜这种情况下,朱安世认为,这世上只有一个敌人来值得忌惮,那就是元召。→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而其余的人,他并不认为会对隐门这几百高手形成威胁。

    想当初他也是狂妄无忌的性格,自以为凭借一身本事就可纵横天下傲视群雄了。直到在四年前的长安之夜,元召以一人之力屠灭江都王府时,他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后,才知道这世间有他从来未曾想到过的武学境界。

    那夜大难不死侥幸逃得性命,他重新回到隐门,在众长老跟前刻苦习练武艺,意图有朝一日能够有机会报仇雪恨。虽然知道那也许很难,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一刻都没有松懈也没有忘却。他一直坚信,就算元召再厉害,只要他是人,就有对付的办法。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从来不是武功,而是智计!

    几百名隐门高手在此,对付来袭的敌人,并没有什么值得太担心的。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暴露了这次行动的最终意图,他们并不需要转移,直接在这山中密林把来的人都消灭掉就是了。

    因此,这些人虽然已经准备转移地方,但行动从容不迫没有表现出什么惊慌。然而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发现,刚开始的这种轻敌想法是多么的无知和愚蠢了!

    普通军中士卒怎么会是江湖高手们的对手呢?这是显而易见的事。然而今夜的遭遇,将会突破这些江湖人物的认知,因为他们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汉军士卒,而是黑鹰军。而且是经过四年炼狱锻炼的黑鹰军,一旦遇到真正的敌人,长期被压抑的怒火爆发出来,必将是十分可怕的。

    接到紧急通知的黑鹰军行动非常迅速,当第一批寻踪赶到的黑鹰百人小队大声喝令从洞中涌出来的打扮各异人众扔下刀剑,就地投降的时候,对方不仅没人理会,反而抡刀就砍。这就不用客气了,于是随着带队的尉官厉声令下,当头一排弩箭射去,在这阴暗不定的光线中,即便武功再好,想要躲闪也是很难办到的事。

    一个照面儿的功夫,就被射趴下了一大片人。后面的大吃一惊,这才意识到来者不善,遇上硬茬了。朱安世刚走出洞口来,就看到自己这方伤亡惨重的同时,远方树林中正有无数同样打扮的身影闪现,向这边包围过来,他连忙大吼一声,各自突围,去约定的地点集合,然后拔出刀来,领着随身的几十人向东南方向山间窜去。

    朱安世早已经不是从前意气用事的那个年轻人了。自从经历过那次大变以后,他对危险的嗅觉非常灵敏,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改变主意去逃避。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在今晚能够逃脱的极少部分人中,随着他首先隐没在黑暗中的这几十人,占了其中的多大部分。而其余的很可怜,都成了这终南山中的孤魂野鬼,最终没能逃脱五千成建制黑鹰军的围杀!

    终南山地域虽然广阔,但黑鹰军把这儿当作他们的军事训练场所,差不多有七八年时间了,这儿的一切山势地形基本上每个人都很熟悉。怨只怨这些隐门中人没有打听明白,自以为潜伏在这儿很隐蔽,却没有想到落入了人家的围猎场,只能说是倒霉到家了。

    并不是他们身手不够好,也不是他们不够勇敢。只不过很可惜,再好的武功修为也还做不到以肉身抗弩箭的地步。随着不同方向的黑鹰军士卒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没有在第一时间来得及逃脱的大批隐门江湖高手即便是拼命抵抗,也根本就抵挡不住对方的进击。

    倒地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即便那些身手特别高的,仗着敏捷的身法和刀法精奇躲过对方的弩箭,杀到面前想要冲杀出去,无奈在对方士卒们配合密切的攻杀面前,结果也只是死的更惨而已。随着包围圈越来越锁紧,五千黑鹰军步步紧逼,大有把他们全部消灭的势头。

    而事实上,五千将士合围以后接到的命令就是,把面前的所有匪人全部杀光!发出这条命令的骠骑校尉持剑而立,在夜色中看不清脸上神情,不过所有部下们都已经听出了这其中包含的狠绝。他们的心中凛厉的同时,眼神更明亮,手中刀握的更紧,弩箭也发射的更稳。

    军伍中人有谁没有听说过春秋战国那些名将传说呢!为将之道,首在于严,次在于狠,然后才是智、信、仁、勇。看看孙、吴、白、李诸位最负盛名的大将,无一不是如此。霍校尉小小年纪,不仅智信仁勇严具备,最难得的能做到行事狠辣而面不改色,将来绝对是名将无疑了!追随这等人物,虽为之赴死亦甘心情愿矣!

    厮杀声震动了山林,飞鸟和夜莺惊起无数。死亡流淌的鲜血引来野兽在黑暗中窥探,似乎随时准备嗜血而食。突然风起,无数火把的闪动中,有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山洞中扑了出来,掠过后方的人群头顶,夹裹着无尽的黑暗杀机向十余丈之外的攻击者袭来!

    一轮弩箭刚刚射完,遵照将令抡刀往前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黑鹰军士卒,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出现的袭击者扑倒在地当场毙命。在这一瞬间,没有人能看清对方的身形,也没有人看清对方究竟是用什么武器杀的人。只听得一声怪叫,那身影落在当地,好像是一只巨大的洪荒猛兽现出了身形。

    这是什么东西?!站立在稍后位置的骠骑校尉心中一凛,一种本能的危险感觉涌上心头。来不及细看倒地的军中兄弟们死活,她一面口中急令其余人赶快闪开对方距离,一面凝气在胸,一声清叱,手中赤火运剑如虹,纵身跃起在半空,横斩那怪物前胸。

    说是怪物,其实却是个人。不过,听到山洞外的厮杀,出来查看情况的山月老人此刻和怪物也没有什么分别。修习自西域的妖术本来就很邪门儿,他那会儿吸食了小儿心头血之后,正在山洞深处静坐慢慢调息。自感到功力刚要有所进展,忽然被外面乱七八糟的声音打断了心境,自然极其恼怒。因此,运转功法跃出洞来,一出手就是残暴的杀招。

    山月老人一击之后,并不打算停手,他练此邪术突然被打断,胸中会气机暴涨,整个的身体比平日里涨大了两三倍还不止,如果不大肆破坏一番发泄其中的戾气,极有可能会反噬其身走火入魔的。不过就在他打算冲入对方的人丛中,来一番摧枯拉朽的暴虐杀戮时,一道剑气截住了他的去路。有一人如同飞鸿在天,持之横胸劈斩!

    山月老人别看此时的身形古怪,但神志十分清醒。他对世间武学见多识广,不过对方这一出手,却让他口中不禁“咦”了一声,如此气势十足的剑式从意想不到的方向斩来,而且后面还暗藏着十分厉害的杀招,实在是极其罕见。

    “难道是名叫元召的那小子来了?”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他却并不怠慢,手臂一挥,一丈多范围内平地杀气蒸腾,拦腰锁玉带,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攻到了霍去病的胸腹之间。

    霍去病身在半空,在火光明灭之间眼睛看得清楚,那个巨大身形手臂抬起的时候,有一道铁链样的东西脱臂而出,在光影之中彷佛是他的手臂暴涨了两三丈,而在那铁链末端,更是有锋利的锯齿狼牙闪着寒光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原来如此!对方使用的是如此犀利的武器。怪不得刚才他一个起落的功夫,就倒下了一大片人呢!

    霍去病不退反进,手腕急转,夜林中听的声音清脆,一剑就把对方的武器当头斩断。感受到那铁链上传来的雄浑力量,震的她手臂有些酸麻,也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幸亏是赤火剑削铁如泥,否则这一下要吃大亏。

    她心中吃惊,却不知道山月老人比她吃惊更甚。他手中的铁链旋刀是独门的武器,乃是采用西域乌兹国精钢打造,极其坚硬犀利。每次出手极快,往往杀人于无形。却没想到被对方一剑就毁了。这一下,他怒火万丈,不由分说,余下的半截铁链脱手而出直击对方面门,同时身形如闪电,瞬间欺到对方落地之处,手爪如钩扣向哽嗓咽喉。

    好个霍去病!临危不乱,趁着落地之势身子侧了侧,躲开了袭击的半截铁链,左臂握拳遮挡招架对方杀招,右手剑已经顺势而起,斜刺敌人左肋间。这样贴身而斗,最是凶险,也许生死就立见分晓!

    山月老人阴测测的一笑,他枯瘦如铁的手臂被对方隔开后,本来已经被化解了扣杀咽喉的杀招,然而谁能想到,他的手腕忽然就翻转暴长了三寸,那如铁钩的手指从一个意向不到的角度直奔霍去病的双眼插去!

    霍去病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还有这样的怪异邪招,也是她对敌经验不足,本来倚仗着宝剑的锋利,不需要这样贴身缠斗的。在这方寸之间却已经躲闪不及!百忙之中连想都没有想,她手中剑并不回挡,反而继续斩去,拼了被对方戳瞎双眼,也要把剑插进对方的胸肋间,竟然取的是两败俱伤的招数!

    在后面黑鹰军将士们的大声惊呼中,有疾风从身后掠过,一双有力的手臂猛地把她拉了过去,然后来人踢出的左腿似乎带了风雷之势,山月老人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脚踢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