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烈烈风尘 壮士埋骨黄沙
    位于长乐塬南端的渭河码头,这几年已经成了一处极为繁忙的场所。自从当初长安三县合力开凿龙首渠沟通泾渭水系,形成了极大的方便。汉朝的各郡县便相继模仿,到现在为止,已经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水运体系,天下商品的运输大多以船运的形式来完成。因此,渭河码头的繁忙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长乐塬上杂花生树,落英缤纷,元召站立在码头对岸的春光里,在等待着从西边而来的故人。这几天已经有许多人在这里下船,成为他的重要客人。而今天他要等的人,是第三次以汉使的身份出使西域各国将要归来的博望侯张骞,还有同船而来的匈奴王子余丹一行。

    时候还早,早先赶回来通报消息的快舟说大队船只已从汉江转入渭水,还要有大半个时辰就可以到达了。元召回头对跟着来码头的董仲舒说知此事,怕他上了年纪身体有些吃不消,劝他先回去休息。没想到这老头儿把胡子一翘,对元召的婆婆妈妈甚为不满。

    “元侯休得对我等如此特殊照顾。老朽虽然年老,却还没有到不堪的地步。好好去想你应该做的事就好,长安学院马上开院,各方面要准备的周全一些,可不要出现一点儿疏忽才好。”

    元召连忙点头称是。有主父偃和董仲舒这两个人主持大局,他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减轻了一大半儿。长安学院的各项事务,他只要在大方向上拿主意就行,而具体的各种琐碎事宜,他们两个人都做到稳稳当当绝无遗漏。

    “听说昨天夜里,有江湖人物来闹事了?”

    昨夜在终南山密林里的厮杀,闹得动静有点大,终于惊动了长乐塬上的人,董仲舒一大早就听说了,既然连黑鹰军都出动了,他终究有些不放心,便额外的多问了一句。

    “无妨,不过是些自不量力的家伙。早些的时候确实疏忽了,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大胆子。已经安排崔弘赵远他们做好警戒了,不会再让他们有机可乘。董师不用担心。呵呵!”

    元召脸上露出笑容,董仲舒见他已经重视此事,便不再多问。他今天来此等候,是迫切想要见到随着汉使船只从西域而来的那些记载着西方文化的珍贵文字的。安全方面的事,他相信元召一定会保障好,无需他多操心。

    有马的嘶鸣声响起,元召抬头往不远处看了看,隔着几百步外的渭水边上,名叫霍去病的年轻校尉正在仔细的用刷子替龙马梳理着身上的鬃毛。春暖花开,万物复苏,马儿褪去了冬天的绒毛,重新渐渐长出油光发亮的鬃毛,显得很是精神。

    霍去病卸去了盔甲,一身白衣箭袖外罩大红英雄氅,在河边满脸严肃的干着自己的事。一个百人的黑鹰军小队在附近来回逡巡,没有骠骑校尉的命令,却并不会到近前去。人人都知道自家校尉这几天心情不爽,大家都非常小心谨慎。

    不过如果他们敢大着胆子凑近霍校尉的身边,听清楚她嘴里小声哼着的轻快小调儿时,一定会惊掉下巴的!

    在军中威风凛凛的骠骑校尉,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去直视她的眼睛。因此,在所有人眼中的“英雄男儿”眼眸深处偶尔流露出的一抹柔情,便从未被人察觉。

    这一抹柔情,当然是偷偷瞥向那个青衫男子的。现在她终于有借口名正言顺的离开大营,在长乐塬上、在他的身边策马跟随了。

    想到这一点时,收回目光,心中便有着淡淡的喜悦。她甚至觉得应该好好的感谢昨夜那些江湖高手们的出现,更应该感谢那里面有个极其厉害的家伙。虽然自己差点儿送命,但也就此重新找回了和从前一样的心情。

    昨夜终南山密林中,等霍去病察觉到大事不妙而想要与对方两败俱伤时,得到消息的元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终于赶到了。元召一招之间同时救人伤敌,可以说是急如流星,势若霹雳!

    霍去病的那一剑其实并不能伤得山月老人,对方所练功法十分邪门儿,当剑锋逼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随着弯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正好躲过了宝剑的锋芒。就在他心中暗自得意,想要把用剑的这个厉害年轻校尉毁于铁爪下的时候,一只脚带着千钧之力就把他踹飞了出去。

    山月老人感觉到心脉大震,身在空中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世间竟有如此人物!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心念急转知道今夜必定讨不到便宜了,他在身子落地的时候急如星火地回头看了一眼,牢牢地记住了对方的相貌,然后身子就势一滚,窜入旁边的灌木丛中,就此消失不见了。

    一般人承受元召这一脚之力,不死也要去掉大半条命。然而山月老人的身体仿佛自带着防御功能似得,自动化解了部分劲力,因此虽然受伤,却并没有什么大碍。见到他如此怪异的手段,连元召也感到有些惊异。回头见霍去病好在没有受伤,不禁狠狠地教训了她几句。

    霍去病虽然刚才经历危险,却是蛮不在乎的样子,师父极言厉色地训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她就是改不了好勇斗狠轻身锐进的毛病。在听到她小声的不服气嘀咕着说,师父你不也总是如此吗……元召也只得使劲的瞪了瞪眼,拿她没有办法。

    刚才的这一番打斗,其实只不过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黑鹰军对渐渐退后的那些隐门高手的进击并没有停止,双方还在互相拼杀,只不过刚才见山月老人出手,他们还以为会有转败为胜的机会呢,却没有想到,几个照面儿的功夫,连被他们视为神魔的人竟然自己逃跑了,所有的隐门高手们瞬间失去了抵抗下去的勇气,他们转身就往山洞里跑去。

    而黑鹰军将士们见霍校尉无恙,而且元侯又赶来了,则精神大振,有他们在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杀!杀光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匪类。

    乘胜追击之下,隐门高手们根本就无处可逃,只得都跑进了山洞深处,伏在洞中各隐蔽处负隅顽抗,他们还心存妄想,如果早先逃出去的人去通知洛长老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相救的。

    黑鹰军士卒勇敢的攻了进去,然而敌暗我明的情况下,造成了好几个人被突袭受伤。元召低声对霍去病吩咐了一句什么,骠骑校尉眉峰竖起,把手中的宝剑一挥,命令所有人都退回来。既然有最简单的方法,何必要去流血呢!

    于是得到最新命令的黑鹰军迅速行动起来,几百人用弩箭封锁住洞口,而其余的人在片刻的功夫就用手中的刀剑砍伐了大批的枯枝杂木,把洞口都塞满了,然后一把火点燃,烟火并举之下,很可怜,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全部死翘翘矣。

    黑鹰军清理现场,救助受伤的同袍,然后集合回营。至于第二天的清理工作,自然有蓝田县的衙役们来进行。当浓烟散尽,元召进入洞中查看的时候,这才发现,山洞深处的大石头上,有一具小儿的躯体被开膛挖心,把血都吸干了,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经过随后赶来的蓝田县令领人辨认,这小儿正是先前失踪的那户当地人家的孩子。元召微微皱了皱眉头,想起那老者的古怪身手,显然与此有很大关系。他对众人叮嘱了一番,要是再发现此人的出现,一定不要随便去招惹他,要立即来告知,那个老家伙很邪门儿,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可能还会有些麻烦。

    霍去病马上趁机提出,今夜的这些江湖高手既然已经逃脱了一大部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几天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卷土重来,因此,绝对不能忽视。她愿意率领着黑鹰军做好警戒任务,全力保障长安学院的安全。

    元召想了想,终于点头答应。霍去病马上就着手布置了下去,从现在开始,五千黑鹰军的主要任务就是巡视整个长乐塬地带,绝对不能让不明身份的可疑人物再混进来。众将士接令,马上分头行动去了。而她自己,当然就心安理得的跟在了师父身边。

    渭河上游终于出现了船队的影子,十几艘大船鱼贯而下,在渭河码头停靠下来。以博望侯张骞为首的大汉使团第三次出使西域的任务历时半年多时间,到今天终于又回到了长安。不过这次的行程,不比前两次顺利。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麻烦,随行保护的汉军在与突袭之敌的战斗中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元召与张骞互道过辛苦之后,见连他身上也带了轻伤。听他简略地诉说了西域几个国家对汉朝态度的突然变化,他意识到,这一定是匈奴人在那边有所行动了。而且,在回程的路上,大汉使团遭遇的骑兵突袭,也是匈奴人的浑邪王部干的。再加上今年以来,在玉门关之外匈奴骑兵的不断出现,杀掠边民和来往客商。如此看来,经过将近四年的平静之后,匈奴人的力量又已经重新聚集起来,新的战火恐怕即将点燃了。

    是被动应战,还是主动出击?这是大汉马上要面临的主要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