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千乘万骑 杀场傲然红衣
    这个世界上的事往往如此,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黄雀却从来没有想到,早有人用弹丸瞄准了它的要害!

    赵远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感觉到很惭愧。作为元召最信任的人之一,早在很久之前,元召就让他暗中组织起了一只秘密的力量,专门用来探听各种消息,传递有用的情报,以保障长乐塬上的各方面安全。

    这支力量有怎样的规模又是如何的强大,除了元召和赵远掌握详细之外,唯一多少知道内情的就只有主父偃和崔弘了。

    元召不需要养死士,但他必须要有一批绝对忠诚的人,来进行一些维护自己利益的行动。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有一批人的身家性命都系在他的身上,他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大家着想。这是最基本的义气和担当。

    一直以来,赵远作为首领,无论是执行元召下达的命令,还是及时嗅觉一些有关于长乐塬的风吹草动,他和手下的人都做得很好。但是这一次,他为自己的失误感到有些不可原谅。

    就在终南山上,有一批潜伏在此的意图不轨者过了两三天时间,他和手下人竟然一无所知。这不得不说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失误。尤其是在这长安学院马上就要开院的紧要关头,如果不是因为蓝田县追查失踪小儿而惊动了对方,被黑鹰军一举歼灭的话,那么真的等到这些江湖匪类捅出大娄子,那他就是和手下全部引刀自裁,恐怕也对不起侯爷一直以来的信任啊!

    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下,赵远恶狠狠的对所有手下人员下达了命令,对于侯爷接下来的计划,一定要瞪大眼睛看好了,绝对不能再出一点儿差错。其实根本就不用他说这些狠话,手下们早就全体出动了。那些从长安城跑出来重新偷偷潜伏进终南山的家伙,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早就落进了人家的圈套中。被一双双眼睛盯的死死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

    不过,元召并没有让任何人轻举妄动。只是吩咐他们,好好的暗中盯着就好。至于他有什么想法,现在还并没有人知道。也许,他是想在一个最合适的时机一个不漏地把他们全部消灭吧?当然,这只是赵远在自己心里所想的。

    他们已经大体掌握了对方的人数,总共有将近二三千人之多吧。这已经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尤其是对方全是江湖高手。他们一旦发动起来,必然十分可怕。因此,赵远和来协助他们的崔弘早已经命令全部人员做好了准备,一旦事情紧急,就马上先发制人。

    这些人毕竟是江湖高手,不好对付啊!到时候拼杀起来,伤亡肯定是难以避免的,是否应该建议侯爷向皇帝求助,派西凤卫高手们来帮忙呢?不过,当赵远和崔弘心中有些忧虑的去对元召说的时候,却见元召神态轻松的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必放在心上。

    “求什么西凤卫帮忙啊!这些猎物,我好不容易想办法才把他们从长安城赶到这山里来的呢。是要有大用处的,岂能让别人来染指?呵呵!”

    赵远和崔弘两个人当时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什么、什么……猎物?难道这些人的行踪都在侯爷的掌控之中?那……他们会有什么大用处呢?那些人可是想要来杀人放火的啊!

    “侯爷师父,此话怎讲?”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元召淡淡的笑了起来,他看了看刚才和他在一边喝茶对弈的主父偃,会意的点了点头,这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在他们面前,一切都不必隐瞒。

    “侯爷的意思是说,他要用这些人的血来淬炼一把利剑的锋芒了!那把即将要划破西北苍穹的利剑,只有见过血后,才能真正的剑气如虹。哈哈哈!”

    几千人的性命和生死,在青袍老书生嘴里说出来风轻云淡,彷佛只是刚才棋局上的一枚棋子,在手指之间被轻轻的抹掉了。

    赵远和崔弘看了看元召,又看了看主父偃,再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迷惑不解的神色。他们是真的没有听明白。

    “这些人,是我为冰儿……哦,是为我们的骠骑校尉准备来练手的。我已经答应了,一旦出兵西征的决议在皇帝陛下面前通过,一定会全力保举她为西征军主将的。而在此之前,当然要让皇帝和朝廷重臣们看到骠骑校尉和那手下五千骑兵的威风嘛!所以啊,这些什么九州隐门的家伙来的可太是时候了!哎呀,你们说说,上哪儿找这么合适的猎物去呢?呵呵!”

    原来是这样啊!两个人终于恍然大悟,然后心情大振。元召既然早已经成竹在胸,一切尽在其掌握中,那还有什么值得多虑的呢!现在只能说,隐门高手们太倒霉了。

    “师父,这些人都是身具武功的高手,实力不容小觑。师妹和他手下的兵士们能不能应付的来啊?需不需要我们暗中帮忙?”

    崔弘与霍去病当年同时拜入元召门下,是共同成长起来的,虽然她总是欺负这个老实人,但崔弘对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师妹却是很呵护的。此时既然明白了元召的心思,仍旧不免有些担心。他们几个都是知道霍去病真实身份的人,所以在这儿说起来,也不必隐瞒什么。

    元召坚定的摇了摇头。匈奴西部草原上的休屠王和浑邪王部,可称得上是草原上最强悍的部落。他们手下的将近十万骑兵,把西域那些国家震慑得服服帖帖的,其战斗力可想而知。如果长乐塬上这五千黑鹰军连这些如同一盘散沙的江湖人士都收拾不了,那么去西域作战想要取得骄人的战绩又何其难也!

    “不必担心!江湖高手?呵呵!那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铁骑的厉害!在明日之前,你们只要好好的监视山中动向就行。到时候会有一场精彩的好戏等着看的,只希望这些高手们不要输得太惨,让我们失望哦!”

    元召语气中对黑鹰军骑兵竟然这么有信心,他们几个一边替霍去病鼓劲儿高兴,一边也不禁信心满满起来。

    “真是没有想到啊!我们同门学艺,当初她的个子还那么弱小……现在竟然已经封候,马上就要拜将了呢!真是又羡慕又高兴。从此以后再见到她,可是真的要心甘情愿的做师弟了。呵呵!”

    “元侯慧眼识珠!将来你的这个弟子所做出的成就,必然无可限量!”

    “等到你们师徒都成了世间传奇的时候,我主父偃可要好好的替你们喝几杯,也不枉了有幸相识一场!”

    几个人互相感叹议论,那位崭露锋芒的骠骑校尉身上,已经越来越有了元召当初的影子,这是所有了解他们的人眼中都看到的事实。至于这次出征会取得怎样的赫赫功勋,还要拭目以待。

    与此同时,在长乐塬大营一处校军场内的骠骑校尉霍去病,却并不知道她正在成为一场谈论的中心。她此刻骑在马上,全身披挂整齐,严肃的看着全部集合起来的五千黑鹰骑士们,心中波澜起伏。

    就在稍早些时候,元召亲口对她说出了自己的“狩猎计划”。并且明确地告诉她,能否拜将西征,就看她和手下兵士这次的表现了。

    一定不能丢脸啊!既然师父给自己创造了这样好的机会,那么就绝对不能辜负。不仅要完成他说的目标,而且要做的更好更快更利索。自己这将近四年时光的付出,真正考验的时刻,就在明天!

    “你们所有人,全体都听好了!……记住,这次不再是演习,是真正的实兵作战,要把那些面对的敌人全部消灭!我的目标是,一个都不许漏网!……你们这几年里不是总抱怨当初得到的机会不公平吗?这次就给你们这个机会啊!只要能圆满的完成明天的任务,不久之后,我们马上就可以挥师西进,策马直出玉门关,那儿的广阔天地里,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细柳营黑鹰军当初的那些功勋又算的了什么?我有一个想法……。”

    话音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彷佛在酝酿心中所想要说的话。那匹马似乎知道主人的心意,硕大的马头随着高高地昂了起来,仰天长嘶了一声。骠骑校尉的战马是真正的汗血宝马,所有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一人一骑,心中热血在慢慢的沸腾。

    “明日此时,当敌人的鲜血染红我们手中刀剑的时候,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拿出最勇敢的状态。我们将要凭自己的威武和实力,创立我们自己的名号……黑鹰军?哼!将来我们的威风一定要超过他们!我们的名字是赤火!赤火军!烈焰无敌,席卷四方!”

    年仅十八岁的骠骑校尉拔出了手中的剑,春秋名剑赤火,在大红英雄氅下发出刺目的光芒。那颗无羁的野心经过元召在岁月里的纵容,终于第一次展现出来。(http://)《汉血丹心》仅代表作者流年书柬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