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文华之盛 以载道育精英
    大汉太史令的煌煌史笔,对于开拓首次盛世的这个时代,给后人留下了详尽的记载。在这二三十年的时间里,文治武功,为历代之最盛。

    而在那些传奇中,帝国后来最负盛名的四支军队,就是诞生在这个时候。它们分别是黑鹰军、赤火军、黑蛟军、飞虎军。

    黑鹰军的第一位主将是卫青,赤火军的第一任主将是霍去病,而大汉楼船黑蛟军的主将就是后来被皇帝亲自赐名为元中华的元十三。至于飞虎军,又叫作“皇家飞虎军”,它的横空出世,还要稍晚一些。

    如果要论起对帝国功勋的大小,可能很难有具体的数据来分出高低。但要说起光芒的璀璨,则必属赤火军无疑!大汉赤火军,从它的旗帜第一次出现在这世间起,就带着烈焰一般的光芒,凡是这片红色火焰出现的地方,融沙石化金铁无坚不摧,它的使命只有一个,就是前进、冲锋!锋芒从来没有被挫折过一寸。

    春天的风卷过汉中大地,也带来了西北的黄沙气息。今天选定的黄道吉日,似乎天气并不是很好。虽然天气已经很暖和,但在夹杂着风沙的西北风中,却仍旧有着略微的春寒料峭。

    皇帝刘彻的庞大车驾队伍,终于来到了长乐塬上。天子出行,各种仪仗自然非同小可。虽然长安到长乐塬的距离也不过五六十里路程,但这支各种仪仗齐全的队伍一路走来,也用了将近大半天的时间,等待的人群恭迎圣驾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午时了。

    随行护驾的羽林将军李敢安排人做好了警戒,然后在内侍官恭请声中,皇帝从马车御驾上下来,双脚踏上了土地。随行的大臣和迎接的人群一起行礼参拜,山呼万岁,场面肃穆而热闹。

    皇帝刘彻环顾四周,微微点头致意。他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没有来过元召的这块封地了,此时看着眼底出现的巨大变化,他的心中有着非常的得意。这块一直荒废的高塬,没有想到交到元召手上之后,变成了风水宝地。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如此巨变,时至今日,它对于长安的作用,已经显得越来越重要了。

    面对着皇帝发出来的感慨,元召自然是谦虚的应对,口中称颂几句皇帝的恩德,说这一切都是多亏了皇帝陛下的扶持,自己只不过是在圣恩之下尽了微薄之力而已。所有的大臣们见这位具有双侯爵位的人经过这几年时间的沉寂,身上似乎起了某种说不出来的变化,有的捻须微笑,有的则面色阴沉,个人心情皆不相同。

    皇帝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最满意的就是他的这一点了。知分寸,懂进退。虽然有些时候胆大妄为到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但他心中对大汉天下、对自己都是一向忠诚的。对于这一点无需多言,只看他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就明白了。

    长乐塬这边皇帝自然也来过好几次,但像这次大张旗鼓摆开御驾仪仗的来,却是头一次。皇帝亲临,微服私访和御驾钦查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种隆重的象征,象征着以天子之尊对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件事的最大肯定和嘉奖。

    作为今天的重头戏,为长安学院的正式开院剪彩致礼,自然是皇帝最感兴趣的事。在几年之前那次著名的宣室阁奏对中,元召第一次提出想成立一所综合性的大型治学之所,为国家培养人才的时候,皇帝马上就点头同意了。这与他心中的想法正是不谋而合。

    作为一个胸中有着极大抱负的皇帝,他对各方面的人才都是极其渴求的。随着这个天下越来越繁荣,出现的事物越来越多,各种需要解决的棘手问题也越来越涌现出来。想要安安稳稳的做一个皇帝,也许很容易。但要想做一个青史留名万民拥戴的好皇帝,却很难。这一点,他执政越久,就感触越深。

    他曾经十分羡慕高祖皇帝时期那种谋臣如雨武将如云的局面,心中时时在感叹自己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多的智勇之士辅佐呢!不过后来有一次在和元召提起这个话茬时,元召的一句话让他从此改变了态度。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一个时代的精英,他们共同构成了所处时代的框架。每一个时代的人物,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陛下何必舍近求远去羡慕前朝的贤臣呢?天下郡县,草莽民间,到处都有良材美质,只要善于发现加以雕琢,国家栋梁,何愁不得……!”

    是啊!皇帝深以为然。从前以朝廷的名义所办的太学等寥寥的治学机构,并不能起到真正的培育朝廷所需人才作用,反而更像是一处互相清谈的场所。而长安学院,就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他对此报以很大的期待。

    皇帝陛下既然对此事如此重视,御驾亲至,朝廷的诸位大臣们除了有特殊任务留守长安的之外,自然都是要跟随的。从丞相公孙弘以下,御史大夫、廷尉、太中大夫、将军……等等,文武百官倒是来了有将近一半儿。就连已经退隐的窦婴等诸位老臣也都来到捧场。

    经过元召的提议,已经被皇帝亲自任命为长安学院第一任大祭酒的董仲舒,当然是今天的主角。董仲舒冠袍礼带面容庄重,以十分严谨的态度,认认真真的向皇帝大体介绍了学院的初期规模、制定的规程以及从天下各处延请或者是慕名而来当教授的博学鸿儒们的热情。

    听完之后,皇帝龙颜大悦,既然准备的已经这样完善,那么长安学院的兴盛必定指日可期。在这样的场合,这位好大喜功的帝王自然是当仁不让,命令太子刘琚研磨,元召捧过长乐塬上最新制造出来的上好纸张,他挽起袖子挥毫落笔,“长安学院”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一挥而就。

    皇帝亲自御笔题写名字,标志着这所学院的出身就带着金灿灿的光泽,以后想要不天下闻名都难啊!

    长安学院位于长乐塬的南端,背靠终南苍山渭水,怀抱的方向是整个关中平原,象征着其包容万物,吸纳天下学问的气势。占地总共接近几百亩,各种建筑造型古朴而简洁大方。大型的学堂,连绵不绝的厅堂、学子学习居住之所,很多重要的藏书机构都采用了这个时代还非常罕见的砖瓦结构,这是为了防火的需要。

    元召虽然算得上是这儿的主人,但他并没有刻意的去突出自己在这其中所起的作用。有些功劳并不用多说也不用宣讲,世人心中自然有数。他面带微笑站在一帮朝臣中间,听着皇帝陛下的一番简单演说,在明媚的春光中,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觉。

    世间造物各有其妙,如果人能预知自己的另一种命运和道路的话,那么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眼前的这些人,从皇帝到大臣,有很多人的人生节点和轨迹因为自己突然闯入这片时空,而造成了巨大的改变。

    对长安学院这座综合性学术重地的未来寄予无限期望的董仲舒,可能永远也已经无法知道,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本来可以把他所学的一家之言推上一个世间任何学派都无法企及的神坛,令这片大地在从此以后的几千年中,都俯首在他的那套帝王学说里。而他本人,也在高高的神坛上俯视苍生,被历代帝王所尊奉。

    把一个这样的人物,硬生生的折断他隐形的翅膀,让他心甘情愿地就任教化世人培育国家需要人才的长安学院首位大祭酒。元召感觉心中特有成就感!

    “吾日暮途远,故倒行而逆施之”这样的悲愤之语,恐怕也不会再从那个满面笑容的青袍老书生嘴里说出来了吧?因为自己的干预,终于让主父偃止步于朝堂那个大漩涡,再也不用去做那些愤世嫉俗倒行逆施的事,也免了他自己被诛灭九族死无全尸的灭顶之灾。在以后的余生岁月里,和“幸福的教书匠”董仲舒老先生两个人一起,呆在这长乐塬上,喝喝茶,下下棋,没事儿的时候帮自己出出主意什么的,这是多么悠闲惬意的人生嘛!自己真是个大好人呐!元召忍不住狠狠地夸了自己一句。

    来自西北高原的云,果然是多变的色彩。刚刚还是春光正好,马上就又风起飞沙,黑色的层云笼罩了太阳的光芒。皇帝陛下的训话已经接近了尾声,长安学院宽阔的草地和广场上正在聆听的臣民人等,就在这时候,隐约听到了风中夹杂而来的喊杀之声!

    李敢大吃一惊,先顾不得其他,马上命令手下的羽林军先把皇帝陛下所在的地方保护起来。然后随御驾而行的部分西凤卫护卫也马上行动起来,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个严严实实。

    虽然刀兵之声有些远,但所有人都有些惊慌起来,东张西望的想要探究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皇帝刘彻在广场高台上也停止了讲话,他有些疑惑地把目光投向就站在下面的元召,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快快保护陛下!元召,你搞什么鬼?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惊扰了圣驾,你担当的起吗?”

    大汉廷尉杜周首先跳了出来,踊身跳到台前,怒目横眉以手戟指着身边的元召,一副赤胆忠心的模样。(http://)《汉血丹心》仅代表作者流年书柬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平台。

    【】,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