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赤火流云 人扬眉剑出鞘
    又一阵风卷过时,喊杀声更加近了几分,这次众人都听清楚了,果然在外面长乐塬上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变故。

    随着廷尉杜周话音刚落,御史大夫张汤也正要跳出来问罪的时候,却见元召根本就不屑于理他们,往前走了几步,对在羽林军

    侍卫们严密保护之下的皇帝刘彻深施一礼,声音清朗,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陛下,大国之重,在文在武!今文华事既然已了,臣请陛下登高一望,去看看我大汉健儿的威武雄姿,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皇帝的一双剑眉扬起,肃然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但他在元召的眼睛里领会到了意味深长的含

    义。

    “哦?虽然不知其可,朕却愿意去看个究竟!李敢,随安国侯头前开路。”

    皇帝既然都这样说了,刚要发难的张汤等人马上闭上了嘴巴,且去看看究竟,再说也不迟!元召瞥了这些“敌对势力”一眼,冷

    冷的一笑,自己快四年没有在朝堂上发出过声音,看来某些人的尾巴又翘起来了啊,是该让他们再重新夹回去的时候了!

    片刻之后,随着他的脚步指引,皇帝和一些重要大臣都来到了长安学院那座最高的建筑,望星台的最上层。

    望星台,顾名思义就是夜晚看星星月亮的地方,这处平台非常宽阔,可容纳几百人没有问题。虽然尚不知道耗费那么多的财力

    物力建造这处足有五六层楼高的地方有什么用,不过现在没有人去多问,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元召手指的方向。

    “陛下请看,刚才我们听到的声音是从终南山这边传过来的。哦,他们冲下山来了,据说是一些非常厉害的江湖高手。而且是对

    于朝廷和您都有深仇大恨的九州隐门中人。呵呵!”

    什么?!一听这话,今天负责贴身保卫皇帝安全的西凤卫副统领凤九差点儿跳了起来。西凤卫和九州隐门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

    天了,有无数人互相死在对方手上。那些江湖亡命客具有怎样的手段,他了解的很清楚。连忙仔细去看时,那处开始窜出敏捷

    身影的山间密林离的长安学院并不是太远,在这高高的平台上看的很清楚,从山上冲下来再越过中间那片几里距离的缓坡平地

    ,就能杀到长安学院来啦!这么短的距离,对于身手高超的江湖人士来说,用不了一刻钟的功夫而已。

    “元侯!赶快去聚集长乐塬上所有的人手都来这边防卫吧!然后派人马上去最近的军营求救。这些袭击者怕不有两三千人之多啊

    ,陛下在此,形势危急了!”

    凤九急得连连跺脚,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就应该多带人手啊。现在连同羽林军在内,也不到几百人的防卫力量。敌

    众我寡而且对方是隐门高手,这确实有些危险了。到了这会儿,他也顾不得其他了,一面焦急的让元召想办法调派人手,一面

    和李敢两人就要护拥着皇帝赶快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做到万无一失再说。

    却见元召一动不动,站立在望星台的边缘,并不去管别人的情绪,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看着皇帝的脸色。

    “陛下,可知道臣建造这望星台的本意?”

    听到他突然问这样不相干的问题,皇帝收回远望的目光,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心中暗自思量,元召这家伙素来行事

    出人意料,他既然一点儿都没有着急的意思,肯定已经胸有成竹。既然如此,又何必担心而失仪呢!他瞪了一眼有些慌乱的凤

    九和李敢,示意他们休得乱做主张。

    “朕还刚想要问来着呢!安国侯且说来听听吧。”

    现在世人对元召的称呼有些乱,大多数的人还是习惯称呼他为长乐侯,不过在皇帝这里,自从给了他这另一个赐封的侯爵后,

    他便一直称他为安国侯了。

    在终南山的北坡上,已经有越来越多手持兵刃的身影从密林中跃出来,然后迅速的分成了几股,从不同方向往这边冲杀过来。

    乌云偶尔散开,阳光投射下来时,反射了刀剑的光芒,这边的所有人已经都看得清清楚楚。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江湖人士已经杀

    到了那片缓坡地带,然而很奇怪,从这里望过去,那一片地域空空荡荡,安安静静的,长乐塬上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出来阻挡的

    。

    “我大汉之人只知道西域诸国三十六,却不知道从这些国家再往西去,还有我们所未知的西部大州国家无数呢!而且,在那些国

    家的古老流传中,有着并不亚于我们华夏神州的文明。尤其是这等天文望星之术,与我们中原流传的大为不同,自有其独到之

    处。”

    皇帝听他说起这些,眼中开始流露出几分兴趣。中原从夏商周王朝开始,自古以来就有占卜星象问苍生祸福的神秘术法,虽然

    真正懂得传承者寥寥无几,但历代的帝王对于这些都有着浓厚的探知欲。他刘彻自然也不例外。

    “那么,元卿,你说的这些,和这座望星台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众人紧张的看着那些来者不善的江湖客们越来越近的时候,皇帝却转过了身来,不再去关心即将面临的危机,反而饶有兴趣

    的和元召交谈起来。

    “陛下,这其中当然有着极大的关系。自古以来我们华夏文明的发展,除了充分运用我们自身的智慧之外,积极的去探知、发现

    和吸收中原以外的文明,然后融会贯通,为我所用。所以才出现了春秋战国诸子百家那样璀璨的时代,给我们留下无尽的精神

    宝藏,供我们从中吸取营养,壮大整个华夏民族的未来。”

    皇帝脸上的兴趣越来越浓,他好像隐约知道元召接下来将要说什么了。而众位臣子中的某几个绝顶聪明之辈,也悄悄地竖起了

    耳朵,虽然眼睛还在紧张地盯着远处的刀光剑影。但已经在用心的听了起来。

    “陛下想必还记得吧?当初臣提出建这座长安学院的时候,对陛下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萃取天下九州之精髓,为我大汉之所用

    !臣听闻极西方有国,其天文历法物理学术可能比我们的更有独到之处。所以臣就预先建造了这座望星台,准备时机成熟的时

    候,去把他们的成果拿过来,放到这望星台上,好好的研究研究呢!呵呵!”

    许多人听的目瞪口呆,什么叫把人家的成果拿过来?这世间不管是哪个国家,谁不是把自己的文化精髓视若国宝的?谁会拱手相

    送?然而皇帝却听明白了元召话中“拿过来”的本意,在这一点上,他早就知道,这位年轻的重臣骨子里和他是一样的人!

    “好!只要有比我们好的东西,不管那些国家离得大汉有多么遥远,元卿要是有决心有办法办得到,朕一定会无条件支持,绝不

    含糊!”

    “陛下放心,凡我大汉所需者,无论天涯海角,臣也会竭尽所能,使其为我大汉所用。”

    “好好好!你想如何做,可具折奏来,朕必准之!朕不负你,相信你也必不负朕!如果需要调动何处兵马……是需要细柳营的黑

    鹰军出动了吗?”

    “呵呵!陛下,这次好像已经轮不到他们了……。”

    他们君臣两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却早已急坏旁边的人。其中凤九和李敢最为焦急,他们两个人是这次御驾出宫的安

    全负责者,这会儿眼睁睁地看着几千的江湖高手汇聚成了黑压压的人群,在各自头目的带领下,越过那片缓坡地带,卷地而来

    ,马上就要长安学院的范围内了。可是在这样的紧急时刻,不仅皇帝没有下令羽林军去拼杀迎敌,就连元召和长乐塬上的

    人也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在那么大的一个范围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去抵挡的,这、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元侯……形势危急矣!末将愿意马上率领羽林军去截住这些来突袭的人。你们和诸位大臣,赶快先撤出长安学院吧!元

    侯……!”

    李敢终于忍无可忍,他伏地请命之后,就要跳起身来拔剑带人出去拼命。有人从背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淡淡地说了一声。

    “李将军,何必如此急躁呢!且稍待片刻,自然会有人剿灭这些胆大妄为之徒。”

    李敢闻声回过头来,只见元召眼中有着闪烁的光芒,他放开了他的手臂,然后对皇帝躬身为礼,抬起头看着对方惊喜的目光。

    “陛下,在这长乐塬上,有一把曾经被遗落的宝剑,已经磨练了四年的时光。而今它在匣中作铮铮之鸣,欲破匣而出,饱饮鲜血

    久矣!不知道陛下能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让其化作倚天长剑,穿山裂云,直刺西北苍穹呢?”

    “朕……准之!”

    “好!臣谢恩,他们……来了!”

    元召陡然立起身来,目光如电,所有人顺着那方向看去。缓坡之后,如雷霆的马蹄声骤然炸响,似银瓶乍破浆迸裂,翻却黄河

    水倒流。风大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