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归来长安 原是故地情深
    元召终于又回到了长安。他的伤还并没有痊愈,但他还是来了。这既不是为了皇帝的征召,也不是为了朝堂的权力,只是因为他的亲传弟子霍去病要踏上新的征程,他要亲自注视着她远行。

    皇帝已经采纳了元召的提议。在长安城南最大的校军场内公开选拔西征将军,比武夺帅。皇帝诏书中说的很明白,凡是大汉军中将士,皆可参加。只要能在骑射、兵器等各方面力压诸军者,马上就可以登点将台授将军印。

    元召已经详细的对霍去病交代过皇帝此举后面牵扯的复杂关系,嘱咐一定要小心。霍去病骄傲的抬起头,她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纠缠呢,想要去做的事,谁挡在马前,就把谁打趴下就行了!

    元召见她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人的骄傲是天生形成的,遇到困难只会越挫越勇,却永远也不会改变。更何况,已经束甲罩袍的霍去病脸上流露出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偶尔展现出来的娇憨之态,大咧咧的说了一句。

    “不是还有师父嘛!不管捅出任何篓子,你自然会有办法帮我善后呀!嘻嘻。”

    都这样说了,做人家师父的岂能示弱?虽然打马而去的身影并没有求他去观战鼓励,但临去时眼神中的希望,元召已经记在心中。

    于是,他带伤来到了长安。有许多事,也确实到了该处理一下的时候。有许多将来的打算,还要从这里开始。

    作为具有双侯爵称号的人,在长安城内,元召现在其实有两处府邸。一座是位于朱雀大街中段的安国侯府,这是皇帝亲赐的。而另外一座就是长乐侯府。

    窦太后送给他的那座府邸,在当年毁于大火。后来就在原址上重建了一座。其实依照元召的意思是烧就烧了吧,没有必要再去专门儿建一座府邸,自己又不喜欢在长安城中久住。但他的这一想法,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具有长乐侯称号的人,怎么能在长安城中没有府邸呢!这不仅是他身份的象征,更是追随者的一种情感需要。元召想了想也很有道理,就答应了下来,并把这件事全权委托给管家元一来办理。

    元一秉承着元召的意思,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原址上建造起了一座风格非常独特的府第。这儿没有什么成片的雕梁画栋高楼殿宇,全部都是宽敞明亮的低矮建筑,居住舒适。并且把节约出的地面,都修成了草地、园林与池塘。一走进来就感觉心胸开阔,满眼的绿色。

    当初长乐侯府中的那些家人仆役,虽然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但事情过去后,又都回到了这里。毕竟像长乐侯这样的主人是天下难找的,所有人都曾经承受过他的恩惠,自然不会轻易地离去。

    长乐侯府中隆重而热闹,元召回到长安的消息不胫而走,各种各样不同身份的人开始涌向这座在废墟上重新建立起来的侯府。不知不觉间,今年刚刚二十一岁多一点的元召,已经早已成为了足以搅动长安风云的人物。

    无论是怀着怎样目的人,各种拜访、探望,自然是要好好接待。天下事本是一场大戏,人人为客串,既然身在其中,就要扮演好自己所承担的角色。

    管家元一虽然身份只是侯府的管家,但实际上他已经承担起了这座侯府中的所有事务。不管是对内对外,可以说是事无巨细,都要经过他的点头。这既是元召对他的信任,也是他心底自觉的忠诚。

    元府中原来的十八名护卫,除了率领着船队远涉重洋的元十三之外,现在只剩下了九人,其余的都在四年之前的那场突变中死去了。

    而这剩余的九人,以元一为首早已经立下了誓言,大家伙的命,从此以后就是侯爷的了,无论为他做任何事,即便是大逆不道,违抗天威,也绝不退缩。余生热血,甘为死士!

    这件事,他们并没有告诉元召。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这位侯爷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这样做。在他眼里,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人可以有义务为他人无偿献命。

    可是他们还是决定这样做了。九个曾经出身自未央宫中的汉子歃血为盟,在未来的岁月中以长乐侯府和侯爷的安危为第一要务。这个誓言,在当初元召顶风冒雪千里杀王为他们死去的兄弟报仇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决定!

    侯爷做事,从来未曾顾及过自身的安危,这次更是为救人而受了重伤差点儿丧命,这般赤诚待人的侠烈,古今罕有。凡是身边之人,无不为自己有幸追随而感到巨大的荣耀。因此,元召重新回到长乐侯府的时候,早就在此等待多时的所有上下人等全都发出了真诚的欢呼。

    而且令他们感到又惊讶又欣喜的是,元召这次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那个所有人早就熟识的素妆女子就那样笑吟吟地走下车来,仪态大方的跟大家打过招呼后,被侯爷挽着手带进了侯府。

    这可是一个重大的信号啊!虽然侯府中的所有人都曾经猜测过未来的府中女主人可能会是苏灵芝,但猜测毕竟是猜测,毕竟谁也不会知道长乐侯爷的真正心思。但当今天亲眼所见这一幕时,显而易见,侯爷已经做出了决定,府中的大喜事不远了!

    以苏灵芝为良配,正是元召身边所有人对他的殷切期望。而今见终于水落石出,阖府上下不免欢欣鼓舞。就连冷家姐妹虽然有些小小心思,但见侯爷终于公开挽着灵芝的手而不是那位传说中的利安公主踏进长乐侯府大门,她们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前段日子长安城内不是风传皇帝已经把长公主指配给侯爷了吗?难道……那些只是谣传?”

    喜欢八卦是女人的天性,这一点不分什么时代,也不分年龄的大小。更何况冷雪一直对自家侯爷从心底倾慕,虽然心中有些酸酸的滋味,但还是忍不住探究起了元召的秘密。

    姐姐冷霜就矜持的多,她心思缜密,早就知道元召的很多心事。包括他与灵芝、素汐还有那位淮南郡主的纠葛……不过她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对别人说起过,包括妹妹都没有提起。听到冷雪的好奇心,她却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会是谣传。世界上的事,从来都是无风不起浪。我们都曾经在未央宫中长大,你难道不知道?皇家既然已经做出的决定,不会那么容易更改的……。”

    心思单纯的妹妹惊讶的抬起头,她知道姐姐一向看事情很准的,难道侯爷自己的终身大事,还将会闹出什么大的波澜吗?

    “可是、可是……侯爷都已经正大光明的牵着灵芝的手走进侯府了啊!难道这还不足以表明态度吗?我敢肯定,侯爷这肯定是故意做给所有人看的。包括那个想要乱点鸳鸯的皇帝!哼!”

    她心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知道自己不应该为了这些事而生气,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没有两句,又气鼓鼓起来。冷霜叹了口气,轻轻地握住了妹妹的手,冷雪的心事她自然明白,自己的心中又何尝不是烦乱呢!

    当初窦太后把她们送出宫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明白,让她们姐妹今生就待在元召身边侍奉,这对于她们来说,也就是意味着如花儿一般的年纪,都已经成为了元召的私人物品。

    可是这么多年来,元召对她们虽然很好,可是这种好,只是如同一家人一样的好,并不是她们暗自憧憬过的那种好啊……她们待在他的身边,丝毫不避嫌的照顾着他的起居和成长,直到今天,昔日的少年终于成为了名满天下的英雄。可是,他没有给过她们一句承诺。未来……不知是怎样的未来!

    “别乱说话,也别胡思乱想了。雪儿,侯爷做任何事从来都自有分寸的。他……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名叫冷霜的女子黯然的低下头,她的心并不冷,而是比任何人都热。她用这句话宽慰着妹妹,也宽慰着自己的内心。庭院中,梨花已经飘落满地,正是春之四月。这对双姝花儿也如这绽开的繁花一般,正是最娇艳的盛放年纪,只是不知道,她们心中的那人,何时才会来采摘。

    这些女儿心思,她们自然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元召也许知道,也许不知。但无论如何,大家终于又重新在新侯府中开心的生活,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喧嚣暂时停歇,身材高大的男子并没有带军中随从,自己一个人匹马来到了长乐侯府。元一连问都没有问,就带着他进到元召所在的地方。

    室内烛火明亮,有淡淡的茶香飘散,似乎是早就知道他的到来,元召笑着随便摆了摆手让他坐下。有的人之间,默契于心,本就无需客套,淡若水却浓似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