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山河戎马 曾经一段佳话
    ..,

    如果说几年之前,元召还并没有想要介入各种势力纷争中的话,那么到了今天的局面下,他就不得不早做筹谋了。

    不管是元召情愿还是不情愿,他的身上,在世人眼中早已贴上了太子党的标签儿。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很怀疑,自己与建章宫和太子走的这么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呢?历史的车轮自有其巨大的惯性,如果驾驭不了它的方向,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粉身碎骨!

    历代帝王都以真龙天子自居,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可是素来变幻莫测反复无常,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吃人的。皇家的无情,是因为权力的需要。皇帝本人的思维有时候会很奇怪,他唯恐自己的继承者不足以担起王朝的重担,于是会给他想尽办法的加注力量。然而一旦其势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又会担心自己的威严受到虚弱,于是,在这样敏感的关系中,便给了许多想要博取富贵者可乘之机,宫闱中的各种悲剧便应运而生了。

    太子刘琚的性格果然和历史上记载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喜欢读书、仁德恭顺。这样的性格,在平常人家也许是个好孩子,但在未央宫中,却算不得一个好的皇位继承人。

    当然,现在说起这些还有点为时过早,皇帝也还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别的意思。但在他的心中,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已经是有了一丝犹豫了吧!

    开始对漱玉宫背后的势力加以扶持,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即便现在还没有对太子不满的心思,但他想要在宫中搞那一套和朝中同样的平衡术,已经开始显露端倪,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卫青行军作战的本事自然高于这个时代的所有将军,但要论起参与朝政的能力,他就差得远了。????因为在对匈奴战争中取得的几次胜利,黑鹰军已经成长为所有汉军中最厉害的一支军队。而曾经作为这支骑兵主将的卫青,他的地位也一天比一天重要。建章宫因为有了这个巨大的外援,卫皇后的地位也更加牢固。但与此同时,不知不觉中皇帝投过来的目光里便多了许多审视的色彩。

    以李璇玑目前所表现出的才干,担任北军大营的主将一职,显然是有些不够格的。但皇帝却仍旧是这样做了。不仅把这几万人马交到他的手上,而且在去年以剿灭郡县流民叛乱的功劳,赐爵关内侯。要说这背后没有别的意思,元召是绝不会相信的。

    皇帝刘彻可是个玩弄平衡术的高手!而且元召相信,经过前几次的教训,现在军中遍布的西凤卫暗探一定已经牢牢地掌握了将校们的思想倾向。所有风吹草动,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传到皇帝耳中的。这绝不是他的凭空想象,而是根据许多事情的推测得出的结论。

    身为大司马大将军的卫青,其实手中并没有什么权力。自从皇帝刘彻逐步改变了军制,继朝政大权独揽之后,军事大权这几年也终于一步一步的握到了手中。所谓大将军,也只不过是一个空头名号,平时根本就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只有在战争发生时,才会由皇帝亲自授权,统领兵马出战。这也是当初元召执意交出兵权退出军中的原因。

    今夜元召之所以对卫青说起这许多权力背后的复杂关系,是因为他想要对这位只对战争感兴趣的老实人交个底,让他提前做到心中有数,不要等到若干年后风云突变的时候,一点儿准备和后手都没有。

    而之所以选在这个时机对他说起这些,也是因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元召心中很明白,皇帝是不会让他长期置身朝堂之外的。这次回到长安,必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而不管他站在朝堂什么位置上,也绝不可能再对卫青推心置腹的说这些话。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如果一个朝廷重臣与一个军中大将军在私下谈论这些含有悖逆内容的东西,那就有谋反作乱的嫌疑了。

    元召房中的灯亮了很久,他希望自己今天夜里的这些话,会起到一定的作用,让这位未来的军中柱石会牢牢地记住。相比起平定周边敌国、开疆扩土这些事,长安城内的风云才是最危险的。

    卫青的脸色很凝重。他今天来的目的,本来是要详细的问问元召有关于西征之事的。因为听到这个消息后,黑鹰军中许多将士的心中都有些蠢蠢欲动。他们非常希望能再去西域好好的打一仗。这样的想法,就连卫青也为之心动。

    不过,听完元召的一番话,他心中渐渐熄灭了这个念头。原来,这背后还有如许的惊心动魄!这让他暗自心惊。

    “元哥儿,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说,绝对不能让黑鹰军在大汉军中一支独大。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元召终于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

    “不错,就是如此了。黑鹰军只要在战争任务来临的时候,能够一直保持不败,这就可以了。至于说要去主动地争取出征多立战功,呵呵!近期之内是绝对不能去这样干的。”

    “可是,军中有许多将校想要争得这次出战机会啊!这也是为了大汉的利益,如果放着精兵强将不用……恐怕会冷却将士们的心。”

    “出战的机会还是会有的。先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嘛,这次的战事一旦铺开,匈奴人必定两面出动。那么我们在西征的同时,北面的防御就必须加强。黑鹰军敢战之士,可会同诸军再出雁门关,直驱河套草原三城之北,对于匈奴人形成正面的震慑力量。这样一来,他们必不敢轻举妄动,西征军所受到的军事压力必定会大大减轻。呵呵!只对付休屠王浑邪王两部的话,大胜可期!”

    卫青轻轻击掌赞叹,这果然是万全之策。他又问了此来的最后一个问题

    “可是……去病有把握力压军中诸将,拔得头筹登坛拜将吗?”

    “我敢保证,万无一失!呵呵!后天校军场比武夺帅的时候,黑鹰军中如果有勇者想要上场较量,你却也不必阻拦。我这次的本意,就是要让她借这个机会一举震慑全军,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冠军侯!”

    “这样……对去病是不是有些要求太高了?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我元召调教出来的这第一个弟子,就是要有这种锋芒!如果赤火军以后逐渐能够独当一面,与黑鹰军并驾齐驱,那么你身上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哦,我说的不是与外敌作战,而是朝堂之上啊!”

    话不必说透,卫青也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心中有许多无奈和失落,又有许多欣慰。那个曾经趴在他肩头亲热的叫他舅舅的小冰儿已经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总受人欺负而寻求他保护的黄毛丫头,她已经有能力去独领一军沙场争锋征战天下。也许以后会成长为比他还要卓越的英雄!他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人,不禁为十多年前自己肩头扛着那丫头去见元召而感到无比庆幸。

    “哦,差点忘了说。那个、那个……嘿嘿。”

    元召惊奇的抬起头,不明白一向做事正大光明的卫青为什么说话支支吾吾起来。

    “有什么事就说呀,在这里还有什么难以表达的事吗!难不成说……青哥你要娶媳妇了?哈哈!”

    他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料,那身材高大的男子像是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吃惊的瞪眼看着他,张了张嘴,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

    “这你都能猜到?!卫皇后前日刚刚传信给我呢,你就已经知道了?莫非是太子提前告诉的你?”

    元召脸上神情也有些微微的呆滞,这、这是什么情况?他猛然记起了历史流传中的某些轶事,好像明白了过来。而卫青则鼓足勇气,把话继续说完。

    “唉,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你。想当年,我们姐弟都在平阳公主家里做仆从。阿姐为歌姬,我为骑奴……这些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一直没有对你提起过罢了。”

    几年时间已经累功封为长平万户侯的男子说起这些不堪回首往事的时候,脸上神情很平静。元召对这些事虽然早已经熟知,但他一点儿都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微点头,听他诉说 。

    “那个时候,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呵呵!那平阳公主对我们姐弟却一直很好。因此这些年来,阿姐从来没有忘记过她的恩情,建章宫与公主府之间也多有交游。自从几年之前公主新寡后,阿姐见她落落寡欢,不知道是怎样的缘由,就把这件事牵扯到我的头上来了。只不过,想我卫青本是卑贱出身,怎么能配得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元召已经哈哈大笑着猛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恭喜恭喜啊!青哥,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你现在可是天下闻名的大汉军中英雄,国之干城!这样的身份,怎么会配不上平阳公主呢?此天作之合,毋需再多做考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