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姿国色 如花美眷玉成
    如果从元召内心来讲的话,其实他还并不想在今年就正式进入朝堂。长乐塬上许多计划好的事刚刚铺开摊子,千头万绪差错不得。而且在他心目中最为重要的长安学院发展,尤其不能耽搁。

    长安学院,在他未来的计划中,将会对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产生重大的影响。无论传授学问、学术研究还是百科发展,这个已经汇聚了许多优秀人才的地方,隐藏着巨大的潜力,虽然现在还极少有人意识到它在未来的作用,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这个地方所吸引,从山南,从河北,从东海之滨,从西南之地……慕名而来者,每天都络绎不绝。

    在这一方面,元召其实非常感激董仲舒那老头儿。董仲舒治学大半生,桃李满天下,曾蒙受他讲学或者挂名为其弟子者,不下几千人众。这些人中不乏饱学之士或者是天下大儒,听到董师的传书招唤,自然是毫不迟疑就打点行装上路而来。

    当然,主父偃、东方朔、司马相如、徐乐、终军……他们这些人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交游故旧,曾经学长,呼朋引伴,共襄盛事。

    无论是董仲舒、主父偃还是司马相如诸辈,都是海内有望之人,当今文坛令人仰望的存在。有他们所在的地方,自然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更何况,长安学院的全称可是“长安皇家学院”!当今天子御笔亲书的金字招牌在那儿明晃晃地挂着呢。这样的分量,在天下文人士子的心目中已经是极其沉重了。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将来打长安学院学成出来的人,从某一个方面来说,那可是名师督导、天子门生啊!不管是在仕途发展还是个人学识所成,可谓一条终南捷径,将来前途未可限量。

    当今天子“唯才是举”的用人口号已经提出来将近十年了。现在的事实已经表明,这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看看现在朝堂上那些朱紫之辈中有多少是从布衣或者是低层官吏中脱颖而出的,就会明白,朝堂重臣必将会越来越要求严格,唯有才者居之尔!

    而自从入春以来,朝野内外都议论纷纷的关于长乐侯元召即将正式登上朝堂一事,虽然褒贬不一说法各异,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一个早些时候流传的说法,正在被渐渐的证实。

    其实不管是朝堂上的大多数大臣们还是民间人士,心里都有一杆秤。按照这位年轻侯爷对大汉江山社稷和天下黎民做出的贡献来说,他早就有资格堂而皇之地在含元殿上参与朝政了。

    只不过,前些年他的岁数实在是太小了。虽然说战国时期有甘罗十二拜相的传说,但那毕竟是列国纷争的时代。而今大汉一统,建章立制,在一众高冠博带的大臣中间排列着一个小孩子,终归看上去有些太过于妖孽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元召自己坚持不入朝,虽然顶着一个尚书令的头衔,但很少见他利用这个职位来做什么事。正因为如此,在一些朝廷大臣们心中,对他这般知道自己轻重而不随便逾越的行为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新设立的尚书令这个职位,在皇帝的官制改革中,到底处于多么重要的地位。元召却比谁都明白,自己真正一旦正式执掌尚书台,必然要秉承皇帝的旨意,把他设立内朝机制的权力发挥到最大,那样一来,内朝与外朝三公九卿之间的矛盾将会严重对立,而他就将成为处在风口浪尖儿上的人物。

    在心中的一些部署并没有完成之前,元召还不想去做皇帝手中的这把利剑或者是靶子。如果他那样做了,提前介入朝政,那么将会陷入无休止的权力斗争中,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这几年想做的事。

    因此,元召宁愿顶着一个虚衔儿,把皇帝赋予内朝臣子的巨大权力推给尚书台的常侍和侍中们,而尚书令这个尚书台的主官,世人倒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即便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也没有关系,只要皇帝一个人还记得就行。而且,皇帝刘彻不仅记得,他无时无刻不想让元召去把这个重任担起来。为此,可以说是为其量身打造的这个新官职,那方大印在匣中,已经等待了好几年的时光。

    不久之前的长乐塬君臣会面,在秘密交谈的时间里,讨论得最多的其实并不是大军西征的事,而是元召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正式的走马上任踏入朝堂。

    虽然元召觉得自己在二十一岁的年龄就站到含元殿的九龙台阶下还有些早,但他在认真的想过之后,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

    皇帝的催促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元召已经预感到,大汉朝最激烈壮阔的时代马上就会来临了!时不我待,他必须要抓住最合适的时机,站在风口浪尖,去引导大浪的方向,以最精准的手段,使其不能偏离一点儿轨道。否则,如果重新回到历史的轮回中,那他这么多年做出来的努力,将会没有一点儿意义。

    在还没有人所知道的将来,元召非常相信自己对时间节点的判断。赤火军和黑鹰军的两面出击,如果没有特殊的意外,必定会大获全胜。而且这次胜利,将会比汉朝的任何一次对外战争都要意义重大。

    原来历史时空中的大汉军西征,即便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最终还是取得了那么辉煌的胜利。那么现在,在粮草后勤供应充足,提前情报打探详细,出征军队士气高涨,各类武器作战装备更加精良……等等有利条件下,如果还不能取得大胜的话,那么元召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也不用白费这些力气!

    既然胜利已经可以预期,那么接下来大汉帝国的大好局面,就非常值得期待了。天下如棋局,落子应无悔!这样的一盘好棋,再往后,就必须要有最高明的国手来斟酌布局了。

    这是一个重要的关口,也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如果把握好了,那么自然就可以按照元召从很多年前规划好的局面去发展。如果一个不慎,抓不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那么极有可能重新回到原先的轨道。皇帝这条巨龙,在志得意满的极度膨胀之后,为了权利和**,将会释放出怎样的破坏力,谁也无法预测。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元召,想要与皇权对抗,他自问也将无能为力!

    这段大好的时间点,将并不会很长,从这次河西战役即将取得的胜利直到下一次与匈奴的彻底决战,也就是几年的时光而已。这段时间,就是最好的改变历史走向的机会,元召等待多年,自然是天下唯我,当仁不让!

    皇帝刘彻对于元召终于答应正式走上朝堂,非常高兴。这位识货的皇帝现在心中无比感激的就是那位已经逝去多年的窦太后,正是她慧眼识珠首先发现了元召,而把他用荣宠的手段留了下来。现在再回想起来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许多话,皇帝竟然有自愧不如的感觉。只凭着这一点,他就早已经消解了曾经对窦太后暗存的怨气,每当祭祀先帝时,都会特意在心中对这位睿智识人的太后表达一份特别的敬意。

    皇帝刘彻有着广阔的胸襟,更有着无与伦比的驭人之术。他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里可是不揉沙子的,元召胸中所藏的东西,还远远的没有展露出来啊。这样才大如海的人,不好好的利用,那才是傻子呢!

    不贪心,不贪功,知进退,懂分寸……已经慢慢成长起来的元召,皇帝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样的人物,要以什么样的方法驾驭,他曾经想了不止一次。

    而今,元召既然已经答应了开始他的朝堂之路,皇帝也终于做出了决定。元召,只能以情意笼络而绝不可以力迫之。以长公主下嫁,其实在很早之前就是卫皇后和他商议过的事。以大汉公主之尊,皇帝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成为独一无二的元府女主人,只不过,碍于元召的坚决态度,最后皇帝和皇后选择了妥协。

    元召在入朝之前,必须成亲,完成人生的大事。而他将会同时迎娶两位如花美眷,不分大小一碗水端平,各自分府而居。

    利安公主自然是入住安国侯府,那里将是她和安国侯的爱巢。而苏灵芝将会被迎娶进长乐侯府,作为长乐侯的夫人,以后她的儿子将会继承长乐侯的爵位。

    元召其实是非常无奈的。按照他的想法,既然素汐和灵芝都钟情于他,而自己也曾经承诺过不会辜负她们,那么大家都住到一起好了,一家人多么热闹嘛。然而这个时代的礼法,偏偏就不能遂其所愿。这让他在暗暗偷着乐这个时代可以左拥右抱的同时,不免心中有无限的遗憾呐……!

    万恶的封建礼法啊!元召暗自咒骂。然而让他更想不到的还在后头呢,麻烦马上就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