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略施手段 胜负指间云烟
    打人一巴掌,把自己的命打没了!

    这样的事,纵然是在场的大臣们见多识广,可是不要说从来没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不仅是他们,恐怕就连皇帝陛下也没有听说过。

    廷尉杜周显然已经是救不活了。急匆匆被接过来的几位太医院医者,在经过检查和抢救之后,纷纷摇头,表示已经无能为力。

    大臣们面面相觑神情各异,今天发生的这一幕太诡异了,令人感觉有些不真实。谁能想得到,在一刻钟之前还趾高气扬的踏入含元殿坐在九卿之首位置的那个人,才这么会儿的功夫,忽然就成了一个死人!

    当皇帝刘彻进入大殿登上龙椅的时候,廷尉大人的尸体还没来得及抬走,暂时先匆匆的转移到大殿的角落里。大汉廷尉乃国之重臣,皇帝陛下的得力助手,这件事太重大了,身为臣子的谁也做不了主,只能等到皇帝亲自来处理决断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最心腹的西凤卫大统领凤彦之都没有来得及向皇帝禀报。等到皇帝落座完毕,群臣拜贺各归其位后,这位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大统领才凑到皇帝的身边,低声禀报了所看到的一切。

    听完他的简略诉说后,皇帝差点儿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早就想过今天的朝会可能有许多不平静,甚至会有激烈的对抗。可是却怎么都没想到,朝会这还没开始呢,就先来了一波大浪!元召这家伙上来就先把自己亲自任命的廷尉给弄死了!啊……什么?不关元侯的事?皇帝冷冽如刀的目光看了西凤卫大统领一眼,吓得凤彦之连忙缩回了话头,他只不过是在最后替元召辩解了半句,就看到了皇帝想要杀人的目光,便老老实实的退到了一边。

    凤彦之心中的惊骇其实比谁都重。他修为深厚,从前好像听一些前辈提起过,说这世间如果武学修为能够达到至高境界者,有本事把加诸于自身的外来之力成千百倍的反噬回去……难道元召就有这种能力?凤彦之一念至此,感觉浑身不寒而栗,自己的猜测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泄露半分的。

    含元殿里鸦雀无声,所有的臣子们都把头低着,唯恐皇帝的目光落到自己脸上,这件事在还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说出任何意见,都是凶险莫测。因此还是装哑巴的好。

    皇帝的眼中闪动着光芒,从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着下面,落到安静坐在那里的元召头上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他不用去看,也不用去想,就知道杜周的突然暴毙与元召绝对脱不开关系。

    别人不清楚元召的手段,他还不知道吗?当初这家伙既然连“千里杀王”这样的事都干的出来,略施手段当面弄死个把人而不让人察觉,他绝对也干得出来!

    看着元召以青年人的脸孔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坐在那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皇帝刘彻心中又气又恨又可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了,如果不是在这含元殿上当着所有大臣的面,他绝对会忍不住跳起来把他劈头盖脸暴打一顿的。

    然而,有些事就算他心中已经认定,却也不能说出来。而且作为皇帝,好像还要由他来为今天的这件事定性,毕竟这是堂堂的含元殿,大汉廷尉的尸体还在那儿摆着呢,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传扬出去,在天下人的耳朵里,可就真的会不明不白了。

    皇帝收回在元召头顶乱刀砍他的目光,磨了磨牙,在这一刻,心头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捏着鼻子,平息了一下情绪,话音如同从天际飘下。

    “丞相,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背锅侠”公孙弘揉了揉脸颊,这会儿他也已经平静下来。听到皇帝又问到自己头上,他素来早就习惯了,不过这一次没有什么好怕的,事实清楚,大家伙都看得明白,这件事怎么都和自己扯不上关系。

    “陛下啊!幸亏您过来的晚些,躲过了刚才的危险局面。陛下有所不知,那会儿的形势是多么凶险……如果不是元侯手脚灵便,拉着我逃开,恐怕就连老臣也是凶多吉少了。”

    以前面对皇帝的问答,丞相公孙弘总是显得非常小心,要斟酌再三确定没有疏漏之后才回话的。不过这次不用,只管照实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就是,反正大家都可以作证。

    大臣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一边观察着皇帝的脸色,朝会虽然已经开始,但所有人都知道,在没有把这件事处理完之前,任何别的奏议,皇帝陛下都是无暇理会的。

    听完公孙弘的讲述,皇帝点了点头,随口安慰了他几句,毕竟这么大年纪受到了惊吓,也算是无辜的受害者了。待他归座后,看到旁边一人脸上神色变幻,不禁又开口问了一句。

    “御史大夫,丞相所说的这些,你可还有什么想补充的没有?”

    如果说皇帝已经在心中认定杜周的死是元召在从中做了手脚的话,那么张汤虽然不敢这么肯定,但他心中也是十分怀疑。只不过,任凭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元召是用了什么手段,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让杜周送了命。

    说杜周有病?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自己的这个得意门生,已经追随他二十多年了,是他一手把他提拔到了九卿之首的高位,杜周的身体健康的很,从来没有生过什么病,怎么会不偏不巧,就在与元召发生冲突后,忽然就发病暴毙了呢?这么巧的事,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陛下,丞相说的虽然是事实。但臣还是有几句话要说!想那杜周,身为大汉廷尉、九卿之首的朝廷重臣,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含元殿上,这、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之事啊……不管他是为何而死,这一切的起因,却都是因为他与元召起了冲突而引起来的。元召这厮……实在可恶!更何况,此前廷尉府查的有元召勾结诸侯王等不法事,这其中到底有没有关系?陛下英明!还请明断呀!”

    不得不说,同样是酷吏出身的张汤,在一些事情上嗅觉还是非常灵敏的。虽然杜周是怎么死的大家都亲眼看到了,但他还是把原因扯到了元召身上,只要有可能,就要把他拉下水!

    听到张汤这么说,许多大臣心中早已经暗自犯起了嘀咕。这御史大夫也太能颠倒黑白了吧?大家伙儿耳不聋眼不瞎的,刚才可都看得清清楚楚呢!如果不是皇帝正在问话,不能轻易地打断,有几个忍不住早就想越班而出,替元召好好的辩解一番了。

    皇帝脸上不动声色,摆了摆手示意张汤暂停,他终于又一次把目光转向了元召,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

    “元召,这件事还是你自己来说吧!廷尉之死,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嗯?!”

    皇帝的话音很重,任谁都听的出来,很多人心头不禁一震。无数的目光偷偷瞥过坐在丞相和御史大夫中间的那个年轻人,心里为他捏了一把汗。天威难测,正在此时!

    乌云遮蔽了天空,空气中带了潮湿的味道。也许,今年春天最珍贵的一场春雨即将落下。长安城内外的许多人,当天边隐约的春雷滚动时,他们停下来手头的所有事,在某些力量的组织下,不约而同从城市的四周向朱雀大街最北端的未央宫汇聚而来。

    这当中既有手工百业者,也有部分牧渔农人,而更多的则是从事商贾活动的大大小小商贩们。他们今天鼓足勇气走出这一步,既不是为了对抗皇权,也不是为了反抗官府,他们只是想要发出自己的呼声,说出想说的话,让身在九重之内的当今天子能够真正的听到……这既是为了自身,也是为了整个行业,更是为了这个天下!

    仿佛心头已经感知到这股力量的汇集,名叫元召的男子站起身来,平静地走到大殿中央。自从他十二年前第一次踏进含元殿的时候起,已经在这里进行过数次的当庭争辩。风云起落,生死攸关,每一次都不亚于一场真正的战斗!

    他并不想轻易的杀人,不过人家已经磨刀霍霍落到他的头顶了,又怎能坐以待毙呢?这不是一个凭着道理就可以讲通的时代,只有手中的实力,才是必胜的手段。既然已经是列为敌人的人,那他从来不会手软。更何况,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些耐心来和想要阻碍他做事的对手纠缠。有些时候,把障碍干净利落的铲除,就是最省时省力的手段。

    “陛下,微臣此前听到了许多流言……为了维护自身的清白,因此今日上朝,是想要和几位对臣做出严重指责的大臣们好好解释一下的,顺便也算是对陛下有个交代。可谁知道,臣刚刚走进含元殿还没坐稳呢,廷尉大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蹦了过来,对臣横加喝斥还不算,竟然不容分说出手打人!这一点,所有在场的大臣都可以作证。陛下应该知道,臣略通医术,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根据廷尉种种表现臣可以判断出,此人是犯神经病了!而且已经病入膏肓,发作起来十分可怕。因此,臣马上招呼丞相和大家赶快躲避,防止受到伤害……然后,拿着刀子砍人的廷尉大人病症就自己彻底发作,终于呜呼哀哉……哦,就是这样,陛下明鉴。”

    皇帝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了。这些事自己早就听前面那两位说过了,还用着你小子又在这里絮叨一遍!

    “元召,朕问得是廷尉之死有没有你的原因!”

    “陛下,在这含元殿上,臣可以明确的说,廷尉之死,与臣没有丝毫关系!”

    皇帝目光一动,他当然可以听的出,“含元殿上”这几个字,元召加重了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